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92回 毛远新联络吹冷风 邓小平整顿遭大忌


话说周恩来开完贺龙的追悼会后回到医院,病体更加沉重。这时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等人又开始大批经验主义,大评《水浒》,大批"投降派",宣称评论《水浒》的要害是架空晁盖,现在党内有人架空毛主席,进一步把斗争的矛头指向周恩来总理。这种险恶的政治形势迫使周恩来不能安心养病,他得时刻提防着四人帮射向他的明枪暗箭,就是在这样的严重时刻,周恩来仍然操劳着国家大事。

这天,周恩来吃过药,抬头一看日历,已是7月7日。他吩咐护士秘书:

"扶我起来,今天我要会见克立总理。"医务人员把他扶起来,给他套上显得宽大的旧制服,拿来了那双特制的肥大布鞋,周恩来在医生们的帮助下,费劲地把肿胀的脚套到鞋子里去。

泰国总理克立是来华签订中泰建交公报的,具体的谈判工作已由克立总理和邓小平副总理谈好了,今天到医院是来和周恩来总理正式签署建交公报的。周恩来的手战抖着,费力地在公报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服务员端上酒来,克立总理端起了一杯酒,周恩来总理端不住酒杯,由护士帮着举起酒杯向克立总理敬酒,随后他和克立总理坐在沙发上进行了短暂的会谈。周恩来诚挚地说:"克立总理,你回去告诉所有的人,特别是你的儿子和孙子,中国永远不会入侵泰国。"克立总理感动地掏出一张纸条,探身向前,要周恩来亲手把这句话写下来:"我要把它复印几百万份,挂在我儿子和孙子的脖子上。让泰国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事,这将是我一生中最有价值的收获。"周恩来抱歉地说:"我病得厉害,手发抖,实在写不了。你放心,中国人民从来是说话算数的。"克立总理关心地说:"我充分理解这一点。衷心祝愿总理尽快康复,我将在泰国热烈企盼着您的来访。"周恩来摇摇头说:"我恐怕要辜负总理的盛情了。"克立默然。

会谈结束以后,周恩来硬撑病体,不顾克立总理的劝阻,坚持把他送上轿车。在送别前,周恩来再次对克立总理庄严地说:"总理,我再说一遍,中国永远不会入侵泰国,我们永远是友好邻邦。"克立在车里摇着周恩来的手说:"我一辈子都会记住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对我国人民和政府的友好情谊。”

克立总理走了,周恩来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医生护士扶着周恩来往回走,新华社摄影记者前后左右地又拍起照片来,这已不是拍新闻图片,记者是想多拍一些总理的图片资料留给人民永远瞻仰。一个工作人员提议:"总理,趁记者在,请你和我们合影留念吧。"周恩来停住了,神色凝重地说:"照可以照,但将来可不要在我的脸上打××。"一句话说得人们心情沉重得抬不起头来。原来文化革命中,人们写大标语,大字报时,或翻阅旧照片时,都在被打倒的人的脸上、名字上打××。总理此语意味着什么呢?是不是又有一场政治暴风雨要降临了?

中泰两国建交公报发表后,毛泽东在游泳池会见了克立总理,邓小平、王海容、唐闻生陪同接见。克立总理驱车来到游泳池以后,毛泽东在张玉凤的扶持下迈着僵硬的两腿朝前挪了两步。毛泽东握着克立总理的手,大声地嚷起来。但是,由于他中风后口齿一直不利索,女翻译听不懂他说些什么。张玉凤朝夕相伴在毛泽东跟前,她能听懂毛泽东的话,在张玉凤和泰语女翻译的帮助下,毛泽东和克立总理交谈起来。克立总理礼貌地祝毛泽东长寿,毛泽东沉思了一会反问道:"有什么用呢?唉,几乎每一个来见我并令我欣赏的人回国后都面临灾难。"确实,当时访问过北京的田中角荣、恩克鲁玛、苏加诺等外国政治家回去后都因国内政局动荡下了台,尼克松总统因水门事件也面临着被弹劾的危险。

也许是感到会谈的气氛压抑,毛泽东开起玩笑来,他指着唐闻生说:"决不可相信一个美国姑娘。"大家笑了起来。他又指着邓小平说:"他是对的,你可以相信他。"邓小平爽朗地笑了。虽是一句开玩笑的话,邓小平却从中得到了很大的鼓舞。

这个时期,邓小平正在抓整顿。这年5月,毛泽东召集中央政治局委员,要大家把经济搞上去,把理论学好,要安定团结;再次批评江青等人,叫他们不要搞四人帮。他生气地问江青四人:"你们不要搞了,为什么还要搞呀!为什么不和二百多的中央委员搞团结。搞少数人不好,历来不好。这次犯错误,还是自我批评。"根据毛泽东的指示,邓小平在5月23日和6月3日,两次主持政治局会议批评了"四人帮",使"四人帮"有所收敛,为在全国全面整顿创造了条件,邓小平就在全国大刀阔斧地干起来。

邓小平首先开始整顿军队。克立总理于7月上旬返国后,邓小平即和叶剑英召开军委扩大会议,系统地纠正军队在文化革命以来存在的种种问题,撤回了三支两军人员,端正建军方向,克服军队中的一些不正之风,整编部队。以叶剑英为首,成立了六人小组,专门研究配备军队大单位的领导班子。军队正在整顿中,邓小平又将整顿的斧头砍向江青在文艺界的一霸天下。文化大革命首先就是从文化领域开刀的,这是四人帮祸害的重灾区,经他们八年的破坏,文艺界一片萧条,凄凄惨惨戚戚。当时电影界冲破江青的禁令,拍了两个电影《海霞》和《创业》。《海霞》经邓小平同意在全国放映。江青横挑鼻子竖挑眼,骂《海霞》中的人物衣服好,人漂亮,是专挑"大美人",又给《创业》安了十大罪名,禁止放映。此片编剧无奈只好向毛泽东写信反映情况,毛泽东接到信后把《创业》调去看了一遍,看完后说:"此片无大错,不要求全责备,而且罪名有十条之多,太过分了。"他在信上批示道:"此片无大错,建议通过发行。不要求全责备,而且罪名有十条之多,太过分了,不利于调整党的文艺政策。"由《创业》的问题又引起了毛泽东对文艺问题的思考,他觉得现在缺少诗歌,缺少小说,缺少散文,缺少文艺评论,党的文艺政策应该调整一下。这个意思他在前几天已经讲了,但由于江青的阻碍,文艺界动得不快,于是毛泽东把批示的信转给中央政治局,希望他们切实采取措施改变这种状况。毛泽东的批示和讲话正合邓小平的心意,他召集文艺界有关部门领导人开会,要他们切实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对一批刊物和文艺作品解禁。毛泽东对要解禁的刊物和作品提出了个名单,按照他的指示,由邓小平主持中央政治局讨论决定,恢复《人民文学》、《诗刊》,批准举行人民音乐家聂耳、冼星海的纪念演出会,解禁了一批电影故事片,出版了鲁迅著作,文艺界万马齐暗的局面开始得到改善。江青对这些变化恨之入骨,因为是毛泽东批示的,她也不敢在政治局反对,但这事老在心里翻腾着,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没有两个月的时间,她终于找到一个放屁的机会了。这个机会就是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

大寨大队是怎么出了名的,前文已经备述。本来,大寨大队自力更生改变山河的精神令人佩服,可是他们却忘了一条"因地制宜",不发展林业和畜牧业,单打一搞粮食生产。文革一起,由于政治的需要,大寨大队成为一个万能典型。来一个运动,需要什么经验,大寨马上就能拿出一套。最后调用部队、机关人力财力,负责为大寨造小平原,这就使得大寨这个先进典型开始变馊了。此时大寨大队是全国农业的旗帜,中共中央要求全国的县都要建成大寨式的县,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就是为此目的而召开的。

9月15日,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在昔阳县召开,会场设在昔阳县拖拉机厂的大厂房里,这个厂房刚盖好,还没有装机床。邓小平、华国锋、陈永贵等副总理参加了会议。本来没有她江青的事,她却硬挤来参加。邓小平第一副总理代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讲话,正式宣布对军队、地方、工业、农业、商业、文化教育、科学技术队伍、文艺进行整顿。

邓小平鼓舞人心的全面整顿的口号在这个集中了全国要员3700多人的大会上正式提出来了。

江青预感到邓小平的全面整顿是对他们的巨大威胁。邓小平讲话时,她不断地插话予以打断。在会议期间,她还跑到虎头山上拿起铁锹,摆了个劳动的姿势。她又接见大寨大队干部社员讲话,又是自我吹嘘,又是透露小道消息,又是骂宋江架空晁盖,又是吹吕后。讲着讲着,她就攻击起毛泽东对《创业》的批示来:"有一个电影厂,它名义是全民所有制,它是现代化的厂啊,但是它搞'三大自由一中心',什么叫三大自由呢?就是自由创作、自由结合、自负盈亏,导演中心制。什么都是他们说了算,他们把我们党完全不放在眼里。他们老子天下第一,谁也不敢过问,尽出毒草!你们看过毒草片没有?看过吧?”

邓小平发现江青在背后私自讲话,攻击毛主席的批示,十分气愤,立即向毛泽东汇报了这一情况。毛泽东从新华社记者写的内参清样中也得知江青乱讲话,十分恼怒,明确批示:"放屁,文不对题","稿子不要发,录音不要放,讲话不要印。”

事情还没有完,过了几天,毛泽东突然接到朱德的一封信。朱德来信还称毛泽东为"润之兄",毛泽东微哂一下,往下看去,未看数行,勃然大怒,不假思索,提笔就批:"孤陋寡闻,愚昧无知。30年来恶习不改,立刻撵出政治局,分道扬镳。”

毛泽东生这么大的气是为什么呢?原来朱德的这封信揭露了《红都女皇》事件。说起此事来,还得回到1972年。此年,一个外国女作家来华访问,极想在中国采访当政要人,以便回去写一本畅销书。江青也正想找个外国人,为她写一本书,与此人一拍即合,即邀她来谈话,大肆篡改历史,吹嘘自己,把自己的照片赠送给她,并在照片上题了"江上有奇峰,偶尔露峥嵘"的歪诗。为讨她的喜欢,江青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鼓励她也像斯诺一样,为江青自己写一本《西行漫记》,为此还送给外国女作家许多党内机密材料。这位外国女作家回国后,写了一本江青的大传《红都女皇》,果然轰动,畅销一时。中国驻外使馆发现后,立即报告中央,中央想采取补救措施,但为时已晚,致使党和国家的声誉受到极大的危害。毛泽东本人的形象也被污损。像这样的事,毛泽东能不生气吗?

毛泽东的批示转给了周恩来,周恩来苦笑两声。他能把江青赶出政治局吗?周恩来用笔批了个"缓办"把信退了回去。

9月20日,医生对周恩来进行一次手术。周恩来明白,自己将不久于人世,联想到当前的评《水浒》,骂投降派,他估计江青以后还会用伍豪事件对他进行陷害。于是,他要来了自己以前关于伍豪事件的讲话录音记录稿,手抖着签上自己的名字,下面又写上"于进入手术室(前)一九七五、九、二十"。签完字,周恩来在医生的扶持下进入手术室,他愤恨大声地说:"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

医生打开周恩来的腹腔,发现癌细胞已扩散到全身,已无法医治,医生们只好又缝好伤口,随即向邓小平副总理报告了病情,邓小平难过地指示:

"减少痛苦,延长生命。"邓小平作了批示,医生们想尽办法减少周恩来的痛苦。这次手术后,周恩来已不能下床了,大小便全在床上。秘书医生们为使他舒服些,特意设计了一个便盆。重病中,周恩来仍在学习毛泽东的诗歌《鸟儿问答》。他又把秘书找来,让他为自己写一份给中央的报告,请求中央批准自己死后把骨灰撒在祖国的大地上。此事周恩来已向邓颖超讲过几次,他怕邓颖超难过不愿这样处理自己的骨灰,所以特地向中央写了申请。

邓小平接到秘书转来的申请后,难过得想大哭一场。但是,他不能,繁重而艰险的全面整顿任务在等着他去施行。他知道,周恩来、他心目中的兄长正期盼着他去完成全面纠正文化大革命的任务。

秘书拉开门走进来,轻轻地说:"小平同志,耀邦同志他们已在会议室等着你呢。”

邓小平来到会议室,胡耀邦、胡乔木等人都站起来,邓小平和大家逐一握手。胡耀邦本是十八兵团政治部主任,建国后在四川工作了一个短时期,即被邓小平调到共青团中央担任第一书记,后来又去担任陕西省委书记,文化大革命中被靠边站。九大时,他本来已被内定为中央委员,当康生和他打招呼时,胡耀邦理也不理,遂被康生等人取消中央委员的候选资格。邓小平主持工作,全面整顿开始后,即把这位正直敢闯的得力干部解放出来,让他担任中国科学院党委书记兼第一副院长,主持科学院工作。

胡耀邦今天是来汇报制定《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的情况的,这个文件又叫做《汇报提纲》。这个提纲是根据邓小平的指示制定的。原来邓小平复出后,深感要整顿,必须把被胡作非为的造反派掌握的权力夺回来,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对知识分子歧视侮辱的作风,发展科技,必须系统地消除文革以来的左祸。为此,邓小平委托有关部门起草了《工业二十条》、《汇报提纲》、《论总纲》三个文件。《工业二十条》已在9月初制定完成。这个文件规定要把那些"勇敢分子"、坏人夺去的权力夺回来,决不能把革命统帅下搞好生产当作"唯生产力论"和"业务挂帅"来批,必须实行按劳分配的原则。这个提纲下发全国后,很快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新任铁道部部长万里按此文件抓铁路运输,收效很快,铁路混乱状况很快改观。冶金、机械、矿山等工业系统的生产也直线上升。赵紫阳领导的四川省成绩也很突出。现在中科院的《汇报提纲》也经过反复讨论修改定稿了。

胡耀邦性格活跃,好说好动,性格倔犟,拿起《汇报提纲》先感叹了一番:"这一个多月我是把全部精力用在这个文件上的,是拼了一点老命的。”

《汇报提纲》写得很好,准确地表达了马列主义关于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基本观点,批判了极"左"路线破坏科技工作,迫害知识分子的各种谬论,理直气壮地鼓励科技人员大搞科研。

胡耀邦汇报中,邓小平不时插话。汇报完毕后,邓小平肯定了《汇报提纲》中关于科学技术也是生产力、科研要走在前头,推动生产向前发展的观点。邓小平说:"要选党性好、组织能力强的人搞后勤,搞好科研后勤。"邓小平又望着周荣鑫说:"搞科研就得有人才,教育必须上去,要恢复高考制度。不能公平合理地选拔人才,谁还愿意读书,你这个教育部长要抓抓。"胡耀邦开玩笑地说:"现在动不动就抓辫子,批回潮、批经验主义。过去几年一些同志讲了几句实话,就说是什么分子。荣鑫,小心人家也给你扣个大帽子,有人专门开帽子工厂,看你不顺眼,就给你一顶。"周荣鑫一直当国务院秘书长,四届人大周恩来、邓小平特别点将,让他当了教育部长。这时,周荣鑫听胡耀邦说四人帮要给他扣帽子,头一摆说:"不怕,我不怕他们抓辫子。"邓小平笑笑说:"对,不怕,怕什么?"他幽默地说:"你们的辫子还有我多?我是维吾尔族姑娘,辫子多得很。"与会者都被他的话逗笑了。

《汇报提纲》制定好后,胡乔木主持的《论全党全国各项工作的总纲》(简称《论总纲》)也制定好了。文章指出,毛泽东提出的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促进安定团结和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三项指示,"不仅是当前全党、全军和全国各项工作的总纲,而且也是实现今后二十五年宏伟目标的整个奋斗过程中的工作总纲。”

三项指示为纲在报纸上大张旗鼓地宣传起来,四人帮非常惊恐,拼命抵制。把持清华大学的迟群、谢静宜封锁消息,极力抗拒整顿,攻击党中央。清华大学教授、党委副书记刘冰和其他三个人认为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必须向毛泽东写信反映。他们于8月和10月两次写信给毛泽东,反映迟群和谢静宜的问题。信先寄给邓小平,再由邓小平呈递给了毛泽东。

毛泽东看了信后,没有吭声,这个问题他还得仔细考虑一下。近来,他身体不好,无法主持政治局会议,特意调毛远新这位侄子来当他和政治局之间的联络员。毛远新一来,就给他吹了一些冷风:"今年以来,在省里工作,感觉到一股风,主要是对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怎么看?看主流还是看支流,三七开还是倒三七开,肯定还是否定,我看有些人就是要倒三七开,否定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的成绩不讲,刘少奇的路线似乎也不大提了。”

以后,毛远新不断地来吹冷风,什么工业战线又开始搞管卡压了,文艺黑线又来了。邓小平全面整顿开始后,他来的更勤了。这天,毛远新又来了,毛泽东把刘冰来信的事对他说了。毛远新忧心忡忡地说:"现在邓小平同志刮起了一股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风,比1972年批极左风还凶。我很注意小平同志的讲话,我感到有一个问题,他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很少提批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说是三项指示为纲,其实只剩下一项指示,即生产上去了,我担心中央,怕出反复。”

其实,不用毛远新多讲,毛泽东也看出邓小平这么全面整顿下去,其结果必然是全面否定文化大革命。

毛远新又吹起冷风来:"主席启用小平同志是个英明的决策,可惜邓小平不知悔改,继续走资。对铁路上的一些问题进行全面整顿也是必要的,但是他的全面整顿似乎是个路线问题。”

毛远新的这句话说到毛泽东的心事。当时,自己支持邓小平整顿,是想把一批混乱的突出的社会问题解决,以维护文化大革命的形象,可是现在看来,问题正在走向反面,该反击了。他对毛远新说:"他就是那老一套,黑猫白猫啊。不思悔改,要翻案。"毛泽东拿过刘冰的信,递给毛远新:"这是清华大学刘冰写的信,是告迟群、小谢的,我看信的动机不纯,想打倒迟群和小谢,矛头是对着我的。我在北京,写信为什么不直接寄给我,还要经小平转?小平偏袒刘冰。清华大学所涉及的问题不是孤立的,是当前两条路线斗争的反映。”

毛泽东停停又悲愤地说:"有两种态度,一是对文化大革命不满意,一是要算帐,算文化大革命的帐。小平提出'三项指示为纲',不和政治局研究,在国务院也不商量,也不报告我,就那么讲,他这个人是不抓阶级斗争的,历来不提这个纲,还是'白猫、黑猫'啊,不管是帝国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小平从不谈心,人家怕,不敢和他讲话。说教育有危机,学生不读书,他自己就不读书,他不懂马列,代表资产阶级。说是'永不翻案',靠不住啊!”

毛泽东越说越悲愤,毛远新记下了毛泽东的话,向政治局作了传达。毛泽东希望由邓小平主持,政治局作个决议,对文化大革命三七开来个认定。这近乎是乞求了,但邓小平不干。他引用毛泽东批评他的话--毛泽东前不久曾说过,有些老同志七八年没管事了,许多事情都不知道。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何论魏晋--说:"我是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何论魏晋,我不能写这个决议。”

毛泽东听毛远新说邓小平不干,脸色沉下来说:"看来我该给大家打打招呼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