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94回 周借长风融山河 华因老实代总理


话说周恩来总理的遗体在八宝山仙化以后,邓颖超捧着骨灰盒由原路乘车返回。冬天的黑夜到得很早,灵车返回时,长安街上已是灯火齐明。聚集在长安街两旁的人仍在寒风中守候着,灵车徐徐地开过来,人们只见灵车来,不见总理回,止不住嚎啕大哭。直至深夜,聚集在长安街两旁的群众才走掉。灵车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劳动人民文化宫门前停下来,邓颖超手捧骨灰盒,由吴桂贤扶着,慢慢走下灵车。在军乐队和礼兵的引导和护卫下,邓颖超捧着骨灰盒,满脸悲怆地向劳动人民文化宫走去。

从1月12日开始,首都人民群众络绎不绝地去劳动人民文化宫,吊唁周恩来总理。吊唁大厅的正中央的桌子上,安放着周总理的骨灰盒,一面党旗覆盖在盒上,盒子上方的墙上,挂着周恩来总理的大幅遗像。从早到晚,参加吊唁的人排着长队,天安门广场上满是慢慢移动着的人流,无穷无尽,无声无语。人流缓缓地向劳动人民文化宫流去。从早到晚,从不间断。

姚文元和张春桥等人看到人们这么悲痛地悼念周恩来总理,大为恐慌。恰在这时,新华社、北京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送来报告,请示如何组织报道全国人民悼念总理活动。张春桥嚷起来:"不能报道,不能以死人压活人!"江青恰好进来,看看报告,冷笑着说:"怎么,主席说话不算数了?要向主席示威是怎么着?"姚文元点点头说:"江青同志讲得好,这是向主席示威,不能报道。"于是,他拿起电话向新华社下了命令:"不组织报道。"这一句话传下去,新华社的大通稿、北京电视台的荧屏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中、《人民日报》的版面上一字不提全国人民悼念周恩来的活动。反之,《人民日报》在周恩来追悼会举行的前一天,即1月14日,在一版刊登了题为《大辩论带来了大变化》的长文章,这篇文章是姚文元亲自跑到人民日报社布置刊登的,文章强奸民意,说全国人民这些天来都关注着清华大学的大辩论……

人们读了这篇报道,都大为惊愕和气愤。明明全国人民都沉浸在无限的悲痛中,可是这家报纸却硬说人们都关注着清华大学的大辩论。指鹿为马,强奸民意,莫此为甚。人民愤怒了、开始了抗议行动,大批抗议信件涌到该报,有的信封上写着"戈培尔编辑部收"。众所周知,戈培尔乃是德国纳粹元首希特勒的宣传部长,他有一句名言,"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但戈培尔的这句名言在英雄的中国人民面前却失去了作用,人民不仅痛斥这家党报的堕落,还一群一群地直接到报社门口去抗议,痛斥该报造谣宣传,吓得鲁瑛去向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求援,调兵保护报社。

人民群众对四人帮的愤怒情绪开始爆发,一些讽刺、痛斥四人帮的诗词在民间迅速流传开来,一场伟大的革命运动在酝酿中。

l月15日,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周恩来总理的追悼大会。尽管开会的时间被严格保密着,但全国人民还是知道了。追悼大会刚开始,全国的火车、汽轮、工厂一齐拉响汽笛,上海黄埔港里的外轮也都拉响汽笛,向周恩来总理致敬。上海市委领导人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等人被汽笛声震得坐卧不宁,立即密告了张春桥。

追悼大会结束后,根据周恩来的遗愿,他的骨灰要洒在祖国的大地上。邓颖超领着西花厅的秘书们来到人民大会堂西大厅内的北小厅,向总理的骨灰肃立默哀。然后她打开骨灰盒,用颤抖的双手捧起一捧骨灰,哽咽着说道:

"恩来同志,你的愿望实现了,你安息吧。"说着,泪水从她的脸上哗哗地流下来,秘书们也悲痛得大哭起来。

晚八时许,治丧委员会的代表和西花厅办公室的几个秘书护送周恩来的骨灰,随着邓颖超来到通县机场,车子在一架苏制安-2小型飞机旁停下来。这是架专门用来喷撒农药的飞机,现在即将起飞执行喷洒总理骨灰的任务。一名空军将领早已等候在飞机的舷梯旁,秘书们每人怀抱一只装着骨灰的小白布口袋登上飞机。一颗红色信号弹升起,飞机轰鸣着冲上天际。年轻的驾驶员胥从焕稳稳地操纵着驾驶杆,飞机到京郊南口附近,驾驶员凭窗下望,只见机翼下是蜿蜒的长城,他打开喷撒器,周恩来的一部分骨灰从喷撒面飞出,化为一阵长风,去轻吻着中华民族的象征--长城。飞机又飞到密云上空,驾驶员再次打开喷撒器,周恩来的一部分骨灰从里面飞出,化为一丝淡云,轻轻地飘落在燕山丛中……周恩来总理的英魂,深深地与祖国大地铸在一起,他没有墓地,也没有墓碑,但中国的每一座大山都是他的丰碑,每一条河流都倾诉着他对人民的怀念。晚12时,安-2飞机喷撒完总理的骨灰,在通县机场安全降落,秘书们向一直守候在机场上的邓大姐报告了喷撒情况,邓颖超才放了心,和大家一起乘车回去休息去了。

总理去了,谁代理总理职务呢?毛泽东在考虑着这个问题,政治局委员们在考虑着这个问题。叶剑英找了个机会晋见毛泽东,推荐李先念代理总理职务,毛泽东"哦"了一声再没有说下去,叶剑英看出毛泽东不太愿意,话不投机,便退了出去。

叶剑英退了出来后,即调车去了西山,这里是军委的办公区,警戒森严,山下只有一条路可以上去,路口有数道岗哨,不得允许,任何人都插翅难进。这天,叶剑英正在山上休息,秘书进来报告:"王震同志来了。"叶剑英"哦"了一声,连忙吩咐:"快请。"王震的车沿山道而上,在叶剑英的小楼前停下来。叶剑英迎出来,握着王震的手问:"什么风把你吹上山来了?"王震笑着说:"是右倾翻案风把我吹上山来了。"叶剑英警觉地用手捂住王震的嘴:"噤声!"他看看四周,把王震拉到屋里,提醒他说:"以后说话要注意,这种时候……"王震恼火地说:"我越想越气,他们都快把小平吃了,我们这帮老家伙今天被说成走资,明天被说成回潮。庆父不死,鲁难不已,只有把他们抓起来,才能解决问题。"说着他伸出四个手指。叶剑英没有说话,只是把大姆指朝上指指,又倒过来朝下指指,然后伸开手指,做个抓的姿势。王震起初不懂,问叶剑英:"参座,你这是什么意思呀?"叶剑英笑而不答。王震再仔细想了一会,顿时明白了,参座的意思是主席现在健在,不宜动手,只能等主席百年之后再行动。王震佩服地说:

"还是参座想得周到,我给参座当个参谋长吧。"叶剑英点点头,没有说话。王震辞别叶剑英下山,他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但他万没料到,在山下的一幢房子里,早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了。王震的车一过去,此人立即用无线电话机报告了毛远新。原来毛远新早就在这里设立了暗哨,监视着西山的这块禁地。他最近已连续接到监视报告,说李先念、陈云、王震等连续上了西山,他准备把这个情况立即报告毛泽东。

毛泽东在卧室里正考虑着代总理的人选。他的白内障经过手术治疗已痊愈,眼睛已经复明,所以又能够看线装书了。他放下线装书,数着政治局委员的名字,王洪文、叶剑英、张春桥……数来数去,也定不下代总理的人选。就在这时,毛远新来了,一来就问候道:"主席吃饭还好吗?"毛泽东指指沙发,让他坐下,问道:"政治局会议开得怎么样啊?"毛远新站起来,拉了一把椅子往主席床边挪挪,坐下来汇报道:"春桥同志最近狠狠批评了小平,说他架空主席,妄图夺权。"毛泽东摇摇头说:"言过其实,他对文化大革命有想法是真的,夺权么,还不至于。此人我了解,从不拉帮结派,当然主持工作是不行的了。”

毛远新说:"主席不知道呢,总理逝世后,小平、先念、陈云、王震接二连三上西山。"毛泽东警觉地问:"他们上山干什么去了?"毛远新说:

"还不是上山找剑英串联,主席还不知道,总理一去世,剑英就上了西山。"毛泽东眼睛睁大了,若有所思地"噢"了一声,又问毛远新:"他们上山谈什么呢?"毛远新说:"大概是为了商量推荐总理的人选吧。”

讲到这里,毛泽东很有兴趣地问毛远新:"那么政治局对新总理的人选有些什么议论?"毛远新小心地回答道:"江青同志提议春桥担任,政治局多数同志也认为春桥比较适合。"毛泽东又紧问一句:"你看谁合适?"毛远新迟疑了一下才说:"邓小平是不行了,先念也不太适合,我真说不好,请主席指示吧。”

毛泽东闭上双眼,似乎睡意朦胧,但思维却在飞快地跳跃。他明白了,"四人帮"没有听他的话,还在拉帮结派,毛泽东最讨厌的就是在党内搞帮派,张春桥当总理,妄想,那么谁来干呢?突然一个名字像闪电一样在他的脑海中闪了一下,他问毛远新:"华国锋怎么样?"华国锋?毛远新愣了一下,让华国锋当总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有吭声。毛泽东断然说:"我就要这个没能力的。国锋厚重少文,从不搞阴谋诡计,不拉帮结派,他当总理,我放心。当然得先锻炼一下,就是代总理吧。"毛远新赶紧表态拥护:

"主席选得好,国锋同志最适合当总理。"毛泽东由华国锋的厚重少文又想到了西山,对毛远新说:"剑英既有病,那就先养病吧。养病期间,由陈锡联主持军委工作,向政治局传达下去。"代总理的人选确定后,毛泽东如释重负,开始训导起侄儿来:"远新,你好像对国锋有些看不起?"毛远新"哦"了几声,窘得说不出话来。毛泽东抚慰道:"你的看法也有一定的道理,国锋能力不强。但历史上往往是这样的人才能负起重任,不负先主委托。我给你讲一个西汉的故事吧--"那是西汉高祖末年,刘邦病危。吕后问刘邦:"你百年之后,何人可以托付大事?"刘邦答:"萧何。"吕后又问:"萧何以后呢?"刘邦答:"曹参。"吕后又问:"曹参以后呢?"刘邦答:"周勃,周勃厚重少文,然安刘者必周勃也。"最后到底是周勃左袒,夺取北军,铲除吕氏势力,重新振兴汉朝--毛泽东讲到这里,叮嘱毛远新说:"你是学工的,读历史书少,要好好在这方面补课。学工的脑筋活,不像学文的脑筋死,学一点就能用上。”

毛远新口里答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谁说的学文的脑筋死,这位大伯父就是学文出身,可他的脑筋有多活。他早就看过大伯父的湖南第一师范的同学周世钊写的《毛泽东的青少年时代》。那里面写到,大伯父在一师读书时,历史和古文都是顶呱呱,但数学物理经常不及格,数理丢分文史补,全靠文史的高分把总分拉及格。大伯父也不爱图画课,有次静物写生,大伯父用直尺在图画纸上打了一条直线,又用圆规在直线上划了半个圆,题了句唐诗"半壁见海日"便交上去了。另外,毛泽东关于周勃安刘氏的典故也令毛远新不安。周勃铲除的是吕后势力,那么华国锋将要铲除谁呢?理应是邓小平之类,但是,最近一直以吕后自居的却是江青啊!

莫非,江青也将重复历史,被现代的周勃铲除?毛远新不禁打了个寒噤。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