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95回 祭清明悼念恩来 讨国贼声援小平


话说毛泽东选定华国锋为代总理以后,毛远新赶快出来找到王洪文,请他召集政治局会议,传达主席重要指示。王洪文不敢怠慢,赶紧把在京的政治局委员找来。颐年堂里,16名政治局委员个个都正襟危坐。大家都知道,毛远新今天要传达的肯定是主席关于代总理人选的指示。谁当代总理,与每个人的政治前途都有密切的关系。王洪文、张春桥自以为代总理人选非自己莫属,所以更显得紧张不安。

毛远新打开笔记本,传达代总理人选:"毛主席指示,提议华国锋同志担任代总理。"会场上没有一点声音,王洪文、张春桥惊愕地张大了嘴巴。毛远新又缓慢而大声地传达一遍:"毛主席指示,提议华国锋同志担任国务院代总理。”

王洪文、张春桥还是没有反应过来,邓小平、李先念、陈云、叶剑英、陈锡联带头鼓起掌来,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目前情况下最理想的人选。

张春桥涨红着脸,一副失落相。江青仍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问毛远新:

"主席是这么讲的吗?"毛远新苦笑一下说:"谁还敢在这个问题上开玩笑,我再读一遍主席的指示,毛主席指示,提-议-华-国-锋-同-志-担-任-国-务-院-代-总-理。"江青无话可说了。邓小平抢先表态:"我衷心拥护主席的英明决定。"江青无可奈何地也表了态:"我坚决拥护主席的决定。"王洪文、张春桥是打掉牙齿和血吞,也勉强表态拥护主席决定。

会议决定,立即发出中共中央文件,向全党全国通报:中央已决定,由华国锋同志担任国务院代总理;在叶剑英同志生病期间,由陈锡联同志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

张春桥表面上举手赞成中央的决定,回到钓鱼台以后,却是闷闷不乐。过了几天,也就是2月2日,中共中央1976一号文件下达,传达了华国锋和陈锡联任职的决定。秘书把文件送给张春桥,张春桥冷笑两声说:"又是一个中央一号文件,去年中央发了一个一号文件,宣布邓小平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第一副总理,不出一年就垮了,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秘书又报告说:"上海的老马他们来了,住在京西宾馆,首长要不要去看他们?"张春桥点点头说:"晚上去吧。"秘书说:"好,我准备一下。”

秘书走后,张春桥满怀不悦地提笔写下了一行字:"一九七六年二月三日有感",随后信笔写道:

又是一个一号文件。去年发了一个一号文件。真是得志更猖狂。来得快,来得凶,垮得也快。

错误路线总是行不通的。可以得意于一时,似乎天下就是他的了,要开始一个什么新"时代"了。他们总是过高地估计自己的力量。

代表人民的利益,为大多数人谋利益,在任何情况下,都站在人民群众一边,站在先进分子一边,就是胜利。反之,必然失败。正是:

爆竹声中一岁除,东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2月12日晚上,两个人从钓鱼台的一栋小楼里走出来,一高一矮,都穿着军大衣,帽子戴得低低的,嘴上捂着大口罩,在门外黑影处,他们上了小卧车。车子缓缓开出钓鱼台大门,直朝西驶去,十几分钟后,车子在京西宾馆的大门口停下来,门卫看了看车号,摆手让进去了。

卧车在宾馆大楼前停下后。那个中等个子的人对另一个说:"你先在这里等着,我上去一下。"说完,关上车门向大楼走去。门岗向他要证件,此人说:"你们向上海的马天水打个电话,就说新华社记者来送材料来了。"门岗要通马天水的电话,说了几句,然后放下电话说:"请进吧。”

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接到门岗电话,在房间里等着记者到来。那位记者进来后,马天水问:"材料呢?"记者摘下口罩,马天水惊喜地叫起来:

"啊!春桥同志!"张春桥脱掉大衣,往沙发上一坐说:"宾馆里住满了参加中央打招呼会的人,人多嘴杂,不能不化妆一下。"随后他压低声音说:

"中央这次打招呼,是准备进一步开展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邓小平已被停职检查。但是,中央同情邓小平的大有人在,斗争还很复杂,估计形势还将会有更大的变化,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王秀珍--这位上海纱厂的劳动模范,文化大革命中跟着王洪文造反起家的女工,现在的上海市委书记为张春桥抱不平:"中央为什么要让华国锋当代总理?论水平、能力、贡献,都应该是春桥同志嘛。春桥同志当代总理是人心所向。"张春桥正色道:"话不能这么说,我们都要服从中央的决定。"王秀珍一拍桌子,激愤地说:"就是杀头坐牢,我也主张春桥同志当代总理,我已向中央写过信了,我还要写。"张春桥赞赏地看看这位女工,摆摆手说:"勿谈哉,勿谈哉。上海怎么样,有什么新动静吗?"徐景贤说:"有点风吹草动。不过,他们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张春桥提醒他说:"不能大意噢。该抓的要抓,该杀的要杀,杀他几个,看谁人敢动?"徐景贤说:"春桥同志的指示很重要,我们回去后要抓一抓。"中央打招呼会议结束后,姚文元也到京西宾馆看马天水他们。一进宾馆的房间,姚文元就神色紧张地说:"你们还呆在这儿干什么?快回上海去,马上回去。"马天水惊问道:"出了什么事吗?"姚文元把几份材料扔在桌子上,神色严峻地说:"现在斗争形势非常紧张,北京市发现多起反标事件。这些反革命分子公开张贴反动标语,为邓小平鸣冤叫屈。政治谣言越来越多,一些反动诗词在到处流传。你们看看,什么拥护三项指示为纲、拥护全面整顿,什么砍头不要紧,拥护邓小平。党内那个最大的走资派死了,但是被他扶上台的那个死不改悔的走资派还猖狂得很。这股风不是独立的,上海也有动静。你们赶快回去,要迎接大的斗争。"马天水等人听了姚文元的话,顿时紧张起来,赶快坐飞机回了上海。

这时的上海、南京,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上海的马天水们竭力压制上海人民悼念周恩来总理。上海《文汇报》不但不报道人民的悼念活动,反而连续刊登含沙射影地攻击周恩来总理的文章。上海人民怒不可遏,互相传抄诗词,寄托自己对总理的哀思,声讨"四人帮"祸国殃民的滔天罪行。马天水等人回到上海后,立即布置追查政治谣言。布置批邓任务,指示要追查风源。他们要上海注意,右倾翻案风的风源就是党内那个才死去不久的最大的走资派,就是他把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扶上台的,上海的大小印刷厂开足马力,印刷上海市委的通知,一天一夜就印了500多万份,紧急送到各单位。

这份通知激怒了上海人民,革命风暴正从黄浦江畔开始兴起。上海,正如一个炸药库。人民的不满和愤怒已到了极点,只要一点即将爆炸。终于,人民的愤怒在3月5日这天开始爆炸了。

3月5日,是一个历史上温馨的日子,13年前的今天,毛泽东为全国学雷锋运动题写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题词。为了纪念这个日子,新华社播发了消息,报道了人民解放军沈阳部队某部学习毛泽东和周恩来为雷锋同志题写的题词,坚持学雷锋的先进事迹。其实,文化革命,把一切优良的社会美德都斥之为封资修,打砸抢成为时尚,学雷锋运动早已被破坏殆尽。邓小平复出后,曾尖锐地批评了社会道德风尚败坏:"雷锋叔叔不见了"。这且毋论,问题是《文汇报》抄到新华社的通稿后,按着上海市委的意见,公然删掉了通稿中的周恩来题词,登在3月5日的《文汇报》上。

这是四人帮和上海市委公然践踏人民的神圣感情,公然攻击周恩来总理。事情远不止此,《文汇报》紧接着又刊登了《走资派还在走,我们就要同他斗》的报道,文章公然点出"党内那个走资派要把被打倒的至今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扶上台"。

图穷匕首现,四人帮的狼子野心已暴露无遗,上海和全国人民紧急行动起来,声讨四人帮的反革命罪行,从3月5日开始,人民群众的抗议电话,似暴风骤雨,震撼着《文汇报》大楼,报社大楼的外线电话,日夜不停地响着,抗议信件、电报、汇成了一股怒潮,冲击着《文汇报》编辑部。接着,数万名来自上海和全国各地的群众在《文汇报》社门口愤怒声讨《文汇报》,"保卫周总理!","揪出《文汇报》的黑后台,谁反对周总理就打倒谁!”

"警惕赫鲁晓夫式的人物上台!"愤怒的抗议声,如大海怒潮,不可阻挡。不无讽刺的是,在抗议声中,几个人把十几张大字报贴在《文汇报》大门口,人们一看,大字报上抄写着1957年反右派时毛泽东写的《人民日报》社论《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大字报抄写者在按语中说:"当年反右斗争,文汇报是资产阶级的喉舌。现在文汇报故伎重演,重蹈覆辙,又成为一伙新资产阶级野心家篡党夺权的舆论工具。”

上海市委得知《文汇报》社被围,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马天水紧张地说:"在北京时,文元、春桥就提醒我们要迎接新的斗争,上海现在果然出现了反革命暴乱。大家看怎么办?"王秀珍分管民兵工作,立即提议:"对反革命分子不能手软,立即调动民兵和部队镇压。"徐景贤说:"我同意,不过部队不要出动,动用民兵就可以解决问题。"马天水说:"好,大家没有意见,就这么办。”

当天,马天水、王秀珍调动数千民兵,头戴钢盔,手持大棒,冲进文汇报社门前的人群中,乱打乱抓,打死打伤群众无数,被捕的群众塞满了提篮桥监狱。

上海惨案激怒了江南人民,南京市人民群众陆续结队走上街头,抬着周恩来遗像和花圈,举着横幅游行示威。群众一边游行,一边喊着口号,"我们要真正的社会主义民主,不要法西斯专政!""人民是主人不是奴隶!”

"梁效梁效,专会造谣!"游行示威的群众越来越多,最后发展到数十万人,浩浩荡荡地汇集在南京雨花台(这里在建国前是国民党屠杀共产党员的地方,建国后成为人们悼念先烈的圣地),焚烧花圈,发表演说,朗诵诗歌,悼念总理,声讨国贼。

江苏省委书记彭冲闻讯赶来,面对着人民的爱国热情,热泪盈眶,和群众热烈拥抱,激动地说:"同志们,你们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与此同时,数万名工人学生、机关干部来到南京站,把一幅幅大字长标语贴在站内升火待发的旅客列车上,"揪出中央的赫鲁晓夫式野心家!""谁反对周总理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敬爱的杨开慧同志,我们永远怀念你!""文汇报必须向全国人民公开谢罪!""打倒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新牌修正主义者×××!""把文汇报的黑后台×××挖出来!”

旅客们这时也纷纷从车上下来,帮助刷贴大标语。忽然,一队学生走来,把一幅长标语刷在开往北京的列车上。人们读去,只见标语上赫然大书五个字:"打倒张春桥!"人们顿时欢呼起来,火车司机们拉响汽笛,向英雄的人民致敬。

忽然,一个干部模样的年青人冲到站台上值勤的公安干警面前,指着大标语,口出秽言:"他们在贴反标,他妈的你们为什么不管?"一个公安干警抽出手枪,回骂道:"他妈的你敢反对周总理,你是哪个单位的?"年青人盛气凌人地说:"我是上海市委的。我命令你们立即把他们抓起来!"干警眼一瞪,吼道:"我看你完全是冒充上海市委干部的坏分子,给我铐起来!"两个干警上来,不由分说,给他戴上手铐押走了,人们拍手称快。

汽笛一声长鸣,列车开动了,带着"打倒张春桥?的醒目标语,驶出车站,向北京开去。这条标语像一簇火炬,立即把大江南北的斗争烈火点燃。4月1日,南京市七十万人抬着巨大的周恩来遗像,举行声势浩大的悼念游行。彭冲等江苏省委领导人又一次在游行现场表态:"悼念周总理是合法的","我们和人民站在一起"。上海市数万人再次包围文汇报社,高呼口号"全国人民拥护邓小平"、"坚决把上海帮从中央赶出去"。杭州市人民用钢筋焊成五米大的巨型花圈,做成几十米长的"总理伟大!小平不倒!若倒小平,天下不平!"的大标语。花圈摆放在大街中央,标语悬挂在百货大楼,数万人一队的游行队伍接连不断。在武汉,人民在长江大桥口摆放着四米左右的数万只花圈,守桥部队派出哨兵日夜守护,不许坏人破坏。数万群众在大桥上召开悼念大会,大喊口号,"打倒张春桥!""打倒姚文元!""打倒江青!"途经这个九省通衢的列车,都被刷写上了大字标语。

列车继续飞驰着,清明节前夕列车抵达北京时,天安门广场已是花圈如云,人山人海。人民英雄纪念碑上,刷满大标语,"坚决支持南京人民的革命行动!""彻底砸烂资产阶级政客的喉舌--文汇报!""第一副总理爱人民,人民爱第一副总理!"大标语的空隙中,贴着许多小字报和诗词,"红心已结胜利果,碧血再开革命花。倘有魔鬼喷毒火,自有擒妖打鬼人。""野心家祸国殃民生不如死;革命者鞠躬尽瘁虽死犹生。"……

在广场上,到处都有人在朗读诗歌,演讲,北京市公安局的便衣在人群中窜来窜去,许多群众骑着自行车在监视他们,随时提醒人们躲开。

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基座上贴了一首诗,人们立即过来传抄:

清江摇桥恶浪翻,黑天黑地皆惨惨。项羽英魂白天降,扫荡阴霾见青天。

又一个青年走了过来,把一首诗贴在基座上,人们哗啦一声都涌过来围看,只见此诗不同他诗:

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

围看者不禁叫一声"好",纷纷抄录起来。又有一人前来贴了一首诗:

黄浦江上有座桥,江桥腐朽已动摇。江桥摇,眼看要垮掉。请指示,是拆还是烧?

到了4月3日夜,天安门广场的悼念活动达到了高潮,国庆检阅时可容纳几万人的天安门广场,今天至少聚集了100万人。一个戴着黑呢小帽,竖着大衣领子的矮个子男人在广场上被挤来挤去,随着人潮的涌动一会儿移向西边,一会儿移向东边。广场上到处是激昂的演说声,两只大气球被固定在广场上空,气球上悬挂着两条巨大的标语:"怀念总理","自由民主"。广场上草坪和树枝上都缀满了白色小花,每一根灯杆和旗杆上都挂满了花圈和花篮。人民英雄纪念碑上面挂着一幅特大的周恩来遗像,遗像周围缀满了花圈。从人民英雄纪念碑到金水桥南侧的国旗旗杆,搭了十几道彩门,彩门悬挂着巨幅标语。在国旗旗杆的大理石台座上,摆着一只巨大的花圈。台座上有人慷慨激昂地演说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

突然,广场南侧传来惊心动魄的呼声:"同胞们,军队来了,大家都去保卫花圈啊!"人们顿时山崩地裂般地喊起来:"走啊,保卫周总理啊!"人民英雄纪念碑台座上,果然站满了手持上了刺刀的步枪的士兵,他们平端着枪,神情紧张。一个年轻军官站在前面,用电喇叭喊道:"奉中央命令,这里要修理,请大家回去休息。"回答他的是广场上几十万人有节奏的喊声:"解放军--回去!解放军--回去!"阵阵喊声确如春雷不断炸响。

年青军官的喊叫声完全淹没在这火山爆发般的怒吼中。刚来广场的那位小个老人身不由己地被推挤到人民英雄纪念碑跟前,他目睹这一历史性的壮观场面,不由得想起了在巴黎见过的工人斗争场面,想起了自己和周恩来、陈毅、赵世炎、蔡和森、蔡畅、向警予、李富春、聂荣臻一起和法国政府驱赶中国留法勤工俭学学生的无理措施斗争的情景。他心中感叹道,人民是历史的主人,谁要想愚弄人民只能得到历史的惩罚。

突然,一个留小平头的小伙子拿着扩音器跳上基座,迎着寒光闪闪的刺刀和黑洞洞的枪口,对士兵慷慨激昂地喊道:"士兵弟兄们你们辛苦了,我叫侯玉良,是北京重型机械厂的工人。今天,首都百万人民来广场悼念敬爱的周总理,你们是人民的子弟兵,你们的枪口应该对准那些祸国殃民的窃国大盗,怎么能对准你们的父老兄弟呢?你们听听人民的呼声吧!”

广场上上百万人震天动地地喊起来,气壮山河地吟诵道:

敬告工农子弟兵,请你们聆耳听。今天人民悼念周总理,今天人们把民主自由争,是非你们应看清,莫给恶魔当帮凶,不要忘,你们的枪刺,是工人的双手来制造!不要忘,你们的躯体,是农民的粮食来铸就。你们的父老兄妹在盼望你,猛冲在和敌人的斗争中;怎么能,把锋利的刺刀,刺向神圣的天安门广场,工农子弟兵,快听听人民的喊声:谁要镇压群众,请你们掉转枪口把他崩。

士兵们听着上百万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低下了头,但仍平端着枪。一个老军人霍地跳上基座,一把撕开军衣,露出伤痕累累的胸膛,朝士兵们喊道:"同志们,请你们看看我。这些伤疤是谁留的,是日本鬼子、国民党给我留的。谁救活了我?是老百姓,是他们用血、用乳汁救活了我,你们不是都看了《红嫂》吗?我就是被《红嫂》用乳汁救活的那个八路军。你们怎么可以把刺刀对准红嫂呢?我是北京军区副师长,你们不隶属我的部队,但我恳求你们,撤走吧!”

年轻的军官低下了头,喃喃地说:"我也是热爱周总理的。"他转过身,命令部队:"集合,撤!"群众拍着手掌,为他们让开一条道,那位矮个子男人也拍着手。一个人转过头来,不经意地看了看,觉得此人面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等那位老人在两个年轻人的保护下走了,他才一拍大腿,兴奋地喊道:"邓小平来了!"人们都四顾惊问,"在哪儿?在哪儿?"此人说:"就在我旁边,我看着面熟,可就没有想到是他,唉!”

邓小平来广场了!人们纷纷传诵着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邓小平来广场的消息很快被张春桥知道了,他在当晚举行的政治局会议上提醒大家说:"天安门广场上的闹事有大人物在背后活动,你们知道吗?邓小平到广场去了。"姚文元紧跟着说:"有人在天安门广场演说,说主席要把江青同志赶出政治局,多亏周恩来保了下来。"江青脸红脖子粗地喊道:

"放屁,把那个反革命分子抓起来枪毙。"华国锋点点头:"情况的确很严重,很恶劣的,必须想个妥当的办法,先请吴德同志介绍一下情况吧。"吴德说:"好吧,我介绍一下,现在纪念碑前送的花圈达2073个,花圈上写的单位有1400多个。昨天拂晓前清理过一次,投入了五千民兵,三千公安人员,公安人员都着便衣。广场上的人数今日达到一百万。"江青盛气凌人地指着吴德的鼻子训斥道:"反革命分子这样猖狂,为什么不反击?你这个市委书记怎么当的?你马上把天安门广场的花圈全部拉走!"吴德连连答应:"是,是。"华国锋想想说:"今天是清明节,这样搞是不是会使群众不满,再多放两天,过了清明节就清理是不是更好些?"张春桥反对说:"当断不断,反为其乱,必须立即采取行动。"江青拍手称好:"对,赶快调大部队进城来。"张春桥摇摇头说:"不好,不能调部队,不能开枪。出动民兵,靠民兵解决问题。"李先念摇摇头说:

"还是要稳重、谨慎些,尽量避免和群众发生冲突。"江青立即起来驳斥李先念的意见,李先念又反驳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一哄而上,围攻李先念,陈永贵、吴桂贤只觉得双方各有各的理,不知该倒向哪边才对。

华国锋听着委员们争吵,最后大家不吵了,他才说:"根据大家的意见,一、天安门广场事件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反革命事件;二、明日拂晓,全部清走花圈;三、由公安部负责组织在全国追查政治谣言;四、要做好事态进一步扩大的准备,调五万民兵进入中山公园和劳动人民文化宫待命,北京卫戍区再调五个营的部队,民兵和部队全部戴柳条帽或钢盔,每人配备短木棒一根。北京军区要有机动部队待命。大家看这样行不行?"多数委员都认为这个方案可行,事情便这样定下来了。

会议散了以后,陈锡联、吴德、王洪文去调部队和民兵,姚文元去准备新闻报道,大家都分头行动起来。

江青回了钓鱼台,一下车,就命令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立即到钓鱼台来,刘传新放下电话后,立即赶来。江青非常亲热,请他坐下,故作关心地问:"传新,你想立功不?"刘传新说:"想,不知怎么立法?"江青诡秘地说:"明天上午,你出动两辆广播车,到天安门广场跑几圈,喊一些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批林批孔批周公、批党内走资派的口号,你的任务就完成了。"刘传新担心地说:"这恐怕会引起群众的愤怒,他们要砸广播车怎么办?"江青冷笑两声说:"就怕他们不砸呢,砸了就好了,物极必反嘛。"刘传新想了想,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4月4日深夜,天安门广场上的人大部分走了,还剩下数千人守护着花圈。突然,从劳动人民文化宫、中山公园、人民大会堂、中国历史博物馆、"三联"指挥部里冲出两万民兵,一万警察,五百部队战士,他们按照预先划定的区域分片包围了广场,驱散了数千名留在广场上的群众,随之,大卡车、大吊车隆隆地驶进广场,民兵战士、干警把广场上的所有花圈、花篮、彩门、标语,包括周恩来的遗像扔进卡车。大吊车伸出长臂,把那些用钢筋焊接的超大型花圈吊上卡车,贴在广场上的诗词都被清洗干净。到深夜12时,广场上已是空空荡荡,一片大劫后的狼藉景象。

就在这时,一辆大红旗轿车从中南海徐徐开出来,在广场东南侧的"三联"指挥部楼前停下来。这是刚成立的一个专政机构,全名是民兵、干警、军队三方面联合指挥部,在这里指挥行动的是北京卫戌区主要负责人、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首都工人民兵总指挥马小五。轿车停下后,车里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年青人。出出进进的民兵们一看,原来是王洪文。刘马等人听说王副主席来了。连忙把他迎进去,向他汇报了战果。其实不用汇报,王洪文过来时已看见了,他关心的不是这些,而是在广场周围集结的武装部队的数目。他问刘马等人:"在广场集结的部队有多少?"刘马等人报告,有民兵两万,部队两营,干警一万。王洪文听了,连说:"太少,太少,"这么点人怎么够呢?速调民兵进来,至少要有5万民兵,5营部队才行。明天可能有更激烈的斗争。"刘马等人回答,调令已下去了,民兵,部队正源源不断地往广场开进,8万根短木棒已都做好,正在陆续送来。王洪文听了很满意,叮嘱他们:"一切行动要听指挥,行动要果决。”

第二天一早,几十万人涌进广场,一看所有的花圈都被搬走,顿时火了,围住三联指挥部,呼叫着口号:"还我民主!""还我花圈!""我们要邓小平!"几百名民兵和警察挥舞着木棒,不断地击退涌来的人群。

突然,一辆公安局的广播车驶进广场,大呼:"党内那个走资派是克己复礼的孔老二!""反击右倾翻案风!""周公是复辟的总根子!"这种明目张胆地攻击周恩来的反动言行激怒了人们,哗地把广播车围住,掀翻在地,点火烧车,黑烟、大火升腾起来,三联指挥部小楼也燃起了大火,广场上顿时烟火升腾,一百万人的吼声汇成抗议的声浪,数万人手挽手向人民大会堂冲击,要求与政治局对话,数千名军人挽着臂膀,在台阶上排成数道人墙,居高临下地阻挡着冲来的人群。

人民大会堂的会议室里,政治局委员们拉开窗帘,俯视着广场上的骇人场面。张春桥指着广场,对邓小平说:"天安门广场事件,你是要负责的。"纪登奎大吼一声,"这是犯罪!"华国锋招呼大家:"别看了,过来开会吧。"张春桥走过来,教训似地对华国锋说:"不能再软弱了,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姚文元连连敲着桌子:"调部队,快调部队,在广场上杀他一批,他们就老实了。"华国锋拿不定主意,王洪文说:"还是按照昨晚定的方案,由民兵和部队带短棍解决问题,我昨晚问了一下,民兵和部队都调齐了。"华国锋还是拿不定主意,"广场上有一百万人哩……"张春桥鬼主意多,眼睛一转一个点子上来了,他对华国锋说:"动武不能在白天,傍晚最好,先让吴德同志喊话,大部分人听了喊话会离开广场,剩下的都是骨干分子,我们就可以动手了,也不会伤了看热闹的妇女娃娃。"华国锋一听,果然好计,问大家:"就这样定了吧,大家有没有意见?"陈永贵、吴桂贤首先表态同意,其他人也没有补充意见,华国锋大声说:"好,就这么定了,请远新向主席汇报吧。”

毛泽东躺在幽暗的卧室里的床上,毛远新在床边的小凳上坐下,对毛泽东说:"主席,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严重的事件,一些人以悼念总理为由,在天安门广场贴反动传单,进行反革命煽动,今天他们又砸了公安局的广播车,烧了民兵指挥部,汇集在广场上的人有百万之多,政治局今天开会决定采取果断措施。”

毛泽东满脸不悦,周恩来总理逝世后民间自发组织的悼念活动令他十分不快,他隐隐感到这里包含着深深的对他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也就是对他本人的不满和抗议。特别使他不快的,中国人开始不听话了,中央明明通知,各地不要搞悼念活动,但人们就是不听,这不是故意跟自己对着干嘛。毛泽东对于天安门广场事件的性质和处理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想法。昨天,他签阅同意了政治局调兵的建议,今天上午江青来看他时汇报了事态的进一步进展,他基本同意江青的用武力镇压天安门广场事件的建议,但又否决了她要求开除邓小平党籍的建议。听了毛远新的汇报后,毛泽东立即说了一句令世人寒心的话:"君子动口也动手!”

但对邓小平,毛泽东还是网开一面,他用红铅笔在纸上写道:"同意,要保留党籍,以观后效。”

政治局讨论了毛泽东的指示后,一致拥护,随即几个军人走来,把邓小平带走隔离审查。张春桥大喊:"反击,立即反击。"华国锋一声令下,部队和民兵开始整装准备出击了。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在人民大会堂协助华国锋指挥,他们不时地看着表,焦急地等待这一时刻的到来。

4月5日下午6时25分,装设在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上的华灯灯柱里的扩音器响了,吴德在扩音器里不断地重复着说:"……今天,在天安门广场有坏人进行破坏捣乱,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革命群众应立即离开广场,不要受他们的蒙蔽。今天,在天安门广场有坏人进行破坏捣乱,革命群众立即离开广场……”

广场上的人陆续离开广场,但还有数千人停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周围。

9时25分,广场上的华灯突然熄灭,五万民兵,五个营的战士,三千干警手持木棒,从天安门广场四周的院子里和建筑物里冲出来,一部分人封锁了广场,大部分人冲进广场,举起木棒狠打,天安门广场一片惨叫声……

黎明时分,天安门广场除了民兵、战士、干警外,再没有一个群众。十几辆清洁车来回在广场上转圈,清扫垃圾,然后又来了十几辆洒水车冲洗广场上的血迹,他们直干到天明才基本清洗干净。

第二天,毛远新、江青、张春桥、王洪文都来到游泳池,向毛泽东报告了行动的过程,毛泽东称赞说:"士气大振,好!好!"。毛远新说:"前天政治局会议,春桥同志当邓小平面说,你看看天安门的情况,人家要你出来当纳吉。"毛泽东点点头说:"是的。这次,一、首都;二、广场;三、烧打这三件好;性质变了,据此,赶出去!"说着,还用力挥挥手。

毛泽东又提议华国锋正式任总理,并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张春桥心里不痛快,表面上还装得十分高兴,大家见大事都定下来了,也就告别主席回去了。

当晚8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正式宣布了中共中央的几项决定:一、中共中央认定天安门广场事件是反革命事件;二、华国锋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三、撤销邓小平的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一出游泳池,江青兴奋地一挥手:"走,我们去吃一顿,庆贺胜利。"几个人嘻嘻哈哈地跟着江青赴庆功宴去了。他们走后,游泳池又是一片寂寞,游泳池放映员在电影厅里为毛主席放映达式常主演的新片子《难忘的战斗》。毛泽东看着看着,眼泪流了出来。屏幕上出现了解放军解放上海后举行入城式的盛大场面。只见许多女学生跳到坦克上,为战士献花。毛泽东哭着问护士长吴旭君:"你是上海人,当年你也献了花吗?"吴旭君说:"是的,当年我爬到坦克上为解放军献了花,那副情景和电影上演的一模一样。"毛泽东听了,顿时嚎啕大哭起来。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