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印之战追秘》02章 新德里,中国总理舌战群儒


新德里,1960年4月25日晚7时3O分,周恩来将举行记者招待会。

消息传来,顿时轰动了新德里的记者。

各外国领事馆及新闻台社都知道,在此之前周恩来曾提议和尼赫鲁共同举行记者招 待会,这个意见遭到了印方的拒绝。为了使各国外交使团和舆论界对中国立场有进一步 的理解,周恩来才决定单方面行动。

新德里的新闻记者向来以敢于藐视权威和大人物,以尖锐的诘问和发难使别人难圆 其说而引为自豪。如今,居然碰上一个敢在狮子嘴上捋唇毛的。

晚7时一到,总统府圆柱厅里已是人头攒动、空无一席了。记者们静候周恩来登场。

经受过风浪和战火考验的周恩来阅历惊人的丰富,他似乎已经预见到招待会上可能 出现的尴尬场面,为了取得先声夺人的效果,平息一下有些记者有目的的愤怒火气。人 一到齐,工作人员便开始散发早打印好的周恩来的声明,上面扼要简洁地阐述了中国的 立场:边界从未划定,问题通过友好协商解决。在谈判未达成协议之前,双方应维持边 界现状,不应片面行动,更不允许使用武力来改变这种状况。最后,周恩来将双方的共 同点或接近点规纳为六条,一并印在显赫的位置上。

晚7时20分,周恩来、陈毅带领随行人员走近圆柱厅的边门。韦尔娜突然闪了出来, 惶急地说:“总理先生,有帮人准备不顾外交礼仪向您发难,您可要小心啊!”

周恩来微微点头,从容不迫他说:“谢谢您,韦尔娜小姐。”说完继续前行。

韦尔娜又迅疾地抢到前边,语音凄颤地说:“周,这不是招待会,是射击场,您是 唯一的靶于,上千只枪口都瞄准了你,你不能进去。”

周恩来严肃了,轻轻抚了抚韦尔娜瘦削的肩膀。“放心吧,新德里的子弹打不倒我。”

韦尔娜没有危言耸听。的确,印度新闻托拉斯的一伙人,预先抢占了有利位置,准 备在周恩来一走进大厅时,就狂呼口号,给他一个下马威。可惜得是,他们的注意力被 手中的周恩来的声明吸引住了。以至周恩来跨进大厅,踏着红地毯,缓缓走上靠前排居 中的讲台时,才有一个尖细的声音喊:“中国佬,滚出去!”但这阵小小的骚动还没等 掀起大浪,就被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淹没了。

周恩来用睿亮的双目扫视了一下会场,然后开始了45分钟的讲演,他的语音沉稳, 略带沙哑,却极富魅力。台下的记者在笔记本上“唰唰”地记录着。周恩来再次重申了 中国的立场。最后情真意切他说:“中国、印度,都有着5000千年的古老文明,印度的 圣河佛殿、经典颂文,曾经给中华民族的成长注入过丰厚的营养。中国的四大发明,特 别是造纸术和火药,也为印度的经济、文化的繁荣做过贡献。几千年来,我们一直和平 相处,休养生息,在历史的长河中,中、印之间从未发生过真正的战争。我希望,我们 这一代人,即使遇到再大的问题,也应坐下来,通过协商、谈判解决。切不可对上辜负 了列祖列宗的遗德,对下贻害后世子孙。”……

周恩来的演讲刚一结束,圆柱厅里便爆起掌声的大潮,韦尔娜拍着巴掌,兴奋地站 了起来。数百名记者受到感染,也纷纷离座站起来。

在新德里召开记者招待会,是一种令人畏惧的煎熬。印度内政部长夏斯特里在一次 招待会上曾被质问得面红耳赤,当场出丑。财政部长德赛竟在招待会中途被嘘下讲台。 这一点各国的领导人和政治家都有耳闻。但是,令人无可争辩的是,自从周恩来跨进这 座圆柱厅的第一步起,他就控制了整个会场,那些准备发难、炮轰的记者们,居然随着 周恩来的一举手、一投足,语音的抑扬起伏,老老实实地聆听了45分钟,这确实令人不 可思议。

周恩来端起茶杯,侧身呷了一口茶。他从不正对听众喝水,事无巨细,都处处体现 出对他人的尊重,这就是周恩来的魅力之所在。

周恩来转回身,清了清喉咙,说:“有位朋友告诉我,在座的有不少是战神鸠摩罗 的子孙,准备好了炮弹轰击我。我觉得,心里有火、有气,就应该发出来,我愿意承受。 因为,我是你们的朋友。”

这一下,会场居然沉静下来,出奇的静。终于,有一个留大胡子的人站起来说: “我是印度新闻托拉斯的记者,请问周恩来先生,中印边界的领土划分已经是十分明确 的了,难道还有什么必要再进行谈判,再重新划分吗?”

周恩来耐心地回答:“如果你对中印边界的百年历史多做些研究,并且能真诚地倾 听一下中国政府的呼声,我想,你是不会提出这种问题的。”

这位印度人刚坐下,身旁一位欧洲人站了起来:“我是英国路透社记者詹姆斯,总 理先生口口声声要靠谈判来解决问题,请问,原本属于别人的东西,你认为有什么资格 和必要去讨论这东西的归属吗?”

周恩来严肃他说:“詹姆斯先生,在国与国的领土纠纷中,你刚才的比喻显然不十 分恰当,我愿就这个比喻再做些说明,如果一个强盗夺走了别人的东西,那么原物的主 人不该向强盗讨还吗?”

詹姆斯气急败坏他说:“你……你敢说印度是强盗。”

周恩来但然他说:“强盗,有,但不是印度,而是英国的殖民政策。中国和印度是 朋友,而且应该永远是朋友。”

后排一位记者拍了拍詹姆斯的肩膀,站起来问:“总理先生,你们不打招呼,在有 争议的地区擅自修了一条公路,这难道也是在表示和平、尊重和友谊吗?”

台下响起得意的嘘声、口哨声。

周恩来诚恳地答:“不错,我们是在喀喇昆仑山侧修了一条公路。这就是青藏公路, 是为了改善新疆、西藏地区的交通困难状况而修筑的,其中有几段因山脉阻隔,穿越了 阿克赛钦地区的一角。我们原本以为,这是众所周知的中国领土。后来印度政府提出了 抗议,我们愿意就此问题进行协商解决。如果这不算和平、尊重、友谊的话。那么印度 政府越过传统的边界,在有争议地区建立军事据点,武装巡逻,不但不打招呼,而且逐 步推进,动枪动炮,这又算是什么呢?如果说彼此都伤害了感情的话,我们中国也仅仅 是因为一条用于和平建设的公路。”

台下的记者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周恩来的雄辩虽早有耳闻,但今日才是第一次 领教。

“我是印度独立报记者托姆拉。总理先生,你不认为,中印之间的领土争端,愈演 愈烈,直到今天动枪死人的境地,完全是你们自恃大国身份,对印度横行侵犯的结果吗?”

周恩来冷峻他说:“不对。缅甸、不丹、尼泊尔都是小国,也都和我们有麦克马洪 线的困扰,可为什么我们能和平地达成边界协议呢?事物的逻辑并不是当一个大国与一 个小国发生纠纷的时候,大国就必然是无理的、蛮横的。如果这样的逻辑成立,那么印 度同巴基斯坦、锡金的边界纠纷,也是大国欺侮小国吗?事实上,印度无论从哪方面看, 都不是一个小国,她的综合国力,她的人口,她的国际地位和威望,尤其她引以骄傲的 几千年的古代文明,一丝一毫也不比中国差,这怎么说得上是大国对小国的侵犯呢?”

托姆拉激怒地涨红了脸,晃动着粗短的胳膊,扯着嗓子喊:“不管怎么说,你们是 侵略者,是你们伤害了印度的感情,你们要滚出去……”

周恩来的面孔异常冷峻,语气却异乎寻常的平稳:“如果说到伤害感情,我想反问 一句,究竟是谁伤害了谁?去年我国在平定西藏叛乱时,明知有些人背后搞鬼,我们并 没有责怪,而是在采取军事行动前,电告贵政府,保证对印度侨民提供保护。达赖喇嘛 逃往贵国避难,中国政府根据‘对政治犯可以给予保护’的国际惯例,予以了宽容。在 边界纠纷中,中国军队没有前进一步,连例行的边界巡逻也停止了。我们伤害谁了吗? 可是印度政府呢?面对领土纠纷拒不谈判,至今不断派出军队在我领土内巡逻。多次开 枪,打死打伤我边防军民。去年,在我国处理自己的内政西藏问题时,各城市都举行了 大规模的反华游行,声援西藏叛乱集团。更令人无法容忍的是,去年4月,在贵国盂买, 政府怂恿一批歹徒,将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肖像贴在中国总领事馆的墙上,往肖像上 抛掷变质鸡蛋、烂西红柿和砖瓦泥块。请问,这是什么?这不仅是伤害了我们的感情, 而且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侮辱。”

托姆拉惶急地辩解道:“那是一小部分人,绝不能代表印度政府……”

坐在周恩来身侧的外交部长陈毅猛然站了起来,抓起话筒怒不可遏地喊道:“够了, 不要狡辩了,我只说一句,中国是受到损害了,中国是受到了损害了,毛泽东主席有句 话:“人个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谓予不信,皇天可鉴。”……

大厅里的人被陈毅的话全部震慑住了,记者们你看看我,我瞅瞅你,苦笑着摇头, 尴尬地喘气。

在座的每个人都明白,陈毅不光是外交部长,而且是身经百战的元帅。

周恩来接过话筒说:“请愿谅,我的外交部是一时愤慨所致,并非威言恫吓。我想 最后再说一句,中印两国都曾是帝国王义的殖民地,饱受过帝国主义列强的欺凌和蹂躏。 中印两国应该友好、和睦。自家的事好商量,绝不能让边界纠纷再继续扩大,以致做出 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

韦尔娜站起来,极严肃庄重地说:“我还有一个问题,总理先生能够坦诚相告吗?”

周恩来扬扬手说:“我想,我会尽其所能的回答你。”

“那好,据我所知,您今年已经62岁了,比我的父亲还要大8岁,可是,你为什么仍 然那么年青、美俊,像个小伙子,能回答吗?”

全场上静默有顷,猛然炸锅般爆出一阵畅快的大笑,将刚才剑拔弩张的火药味驱赶 得纤缕不存。

与刚才舌战群儒,大展辩才的情形相左,此时的周恩来,倒真有些腼腆了。他望了 望身旁忍俊不禁的陈毅,又摊了摊两手,嗫嚅着说:“这样的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

“不行。”这两个字,居然是上千名记者用不同语言异口同声发出的轰鸣。

周恩来搓了搓两手,说:“好,我回答,我只是按照东方人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 进行生活的……我……”

周恩来的话音未落,台下的掌声、叫好声犹如天边滚过的巨雷,上千名记者全部站 起来,跺着脚,拍着巴掌,喉咙里喧泄着各种代表欢乐和赞赏的音符。

这浑杂的持续长达7分钟的雷声里,竟然包括刚才那些曾向周恩来发难的人。

然而,周恩来的和平祈求落空了。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印之战追秘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