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印之战追秘》03章 “里窝那”进攻计划出笼


1962年10月1日,正逢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13周年大庆。当首都北京的夜空鸣响着隆 隆礼炮,绽开着五彩缤纷的花朵的时候,印度首都新德里国防部作战厅里,正在进行着 决定印度命运的作战会议,主持会议的是印度国防部长梅农。参加会议的有击军总参谋 长塔帕尔上将,前陆军参谋长蒂迈雅上将,参谋局长考尔中将,东部战区司令莱普森中 将,第33军军长乌姆拉欧·辛格中将,第4师师长尼兰詹·普拉沙德少将,参谋部助理迪 隆少将,参谋部作战处长帕利特准将;此外,还有3位文职官员,内阁秘书凯拉,国防部 秘书克萨林,情报局局长马立克。

身为文职官员的梅农,虽然担当着国防部长的重任,但当他面对着一个个肩扛金花、 绶带斜挂的将领时,总有一种情不自禁的压迫感。为了保持自己的尊严,他的看家法宝 便是斥责、嘲笑他们。因此,属下的将领对他多有不满,可又不得不感激他,因为他用 频繁的调动不断晋升他们的军衔,同时又大幅度地提高了军官、特别是将军们的薪金。 他在任期间,军队的武器装备也得到了很好的改善,尤其是他同尼赫鲁之间极亲密的私 人关系,没有一个军官不对此感到畏惧。

梅农首先做了简短的开场白后,说:“尼赫鲁总理已前往伦敦参加英联帮总理会议, 临行时授权让我制定一个将中国军队清除出去的作战计划,我已经指令总参谋部拟定了, 这就是“里窝那”作战计划,下面就请帕利特准将宣读作战计划的文本。”

帕利特准将摊开文件夹,说:“取名‘里窝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这是一个 地名,意大利的一个港口,二次大战时,总参谋长曾在那儿作过战,仅此而已。”

接着,他宣讲了作战的任务和要点,在东部,要占领塔格拉山脊,将中国军队赶出 塔格拉山;在西部,要拔除中国军队的21个据点,占领全部有争议的阿克赛钦地区。为 了加强东部的军事力量,拟在最快时间内组建特种部队第4军,考尔中将亲赴东北边境指 挥,并兼任第4军军长。进攻的准备,要在10月10日前完成。

帕利特准将刚刚讲完,蒂迈雅上将就高声喊叫起来:“不可能,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你拿什么去组建第4军?凭什么同中国军队打仗?怎样在10月10日前完成进攻准备?你知 道那儿的地形地貌吗?全是1万4千英尺以上的连绵不绝的大山,在地图上量出3个小时的 行军距离,实际要走上3天。后勤保障全部要靠空投,可是,那儿连一块空投的平地都找 不到,制定这种计划,不是疯子,就是傻瓜。”

考尔中将敲了敲桌面,严肃他说:“蒂迈雅将军,请你放尊重些,这份作战计划, 是我和塔帕尔上将一块制定的,你尽可以批评、修正,但决不许可诋毁,更不能全盘否 定。要知道,印度的每个人都不耐烦了,指责我们为什么不把中国人赶出去。许多报纸 骂我们是胆小鬼,不能担负起保卫祖国的重任,做为一个军人,你能忍受吗?再不行动, 政府就要垮台,我们都要被送上绞刑架,你懂吗?”

蒂迈雅冷笑连连他说:“如果这个计划出自别人之手,或许还有探讨的可能,可是 你一参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短短的10年间,你从一个少校升到中将,坐上了参谋局 长的宝座,你算什么,你真枪实弹的指挥过一次战斗吗?还不是凭着你那张漂亮的脸蛋, 巧舌如簧的嘴。为了你的提升,我曾经辞职过一次,很可惜,没有挡住你亨通直上的官 运。这一次,我豁上一切不要,也要阻止你,什么‘里窝那’完全是几张烂纸,你也绝 不能出任第4军军长。”

考尔尖利地说:“你最好放明白些,这是作战会议,不是可以随意进行人身攻击的 议会,我的任命书是尼赫鲁总理临行前亲自签署的,为此你尽可能再辞职一次,不过这 回,不会有人再劝你收回了。”

这一刀深深刺穿了蒂迈雅的心脏。两年前考尔由第4师少将师长升任参谋局长职务时, 蒂迈雅曾极力反对,认为他好夸大言辞,极富幻想,又无实际作战经验,担任仅次于参 谋总长的职务,确实不能胜任。但尼赫鲁断然否决了他的意见,直接签署了任命书,为 此,蒂迈雅一气之下,请求辞职。如果蒂迈雅坚持到底的话,那么军队内任人唯亲的裙 带路线真相或许会大白于天下。然而,蒂迈雅在尼赫鲁一番恳切言辞的劝导下,收回了 辞呈,尼赫鲁便给了他一个闲职。新闻界为此做了一番沸沸扬扬的报道,责怪他的“儿 童游戏式的”小孩子脾气。蒂迈雅将军受尽了凌辱。从此,便也雄风殆尽、闭门不出了。

但是,做为一个戎马一生的老军人,他始终关注着中印边界的军事纠纷、当看到尼 赫鲁推行考尔的前进政策,不断往前推进,修建了一个个军事哨所时,他感到既可悲又 可笑。这只是一种小孩子捋大人胡须游戏,一但大人被扯痛了,便会给一巴掌。为此, 他多次给尼赫鲁写信阐明这种做法的愚蠢可笑,希望他能下令收回军队,聚成铁拳,在 关键方面给中国军队以致命的打击。然而,尼赫鲁却宠信梅农和考尔,默许他们继续往 前走。第一步是把哨所建到中国哨所前面,看到对方没有动作,第二步又把哨所推进到 中国哨所的后面,切断中国哨所与主阵地联系。现在他们要推进第三步了,把中国士兵 哨所拔掉赶出去。这可是潜藏着最大危机的一步。蒂迈雅根据一生的作战经验认为:前 两步中国忍让了,第三步绝不会忍让。积蓄已久的中国军队不但会打败他们的进攻,而 且会趁势反击过来,消灭全部印方边境部队,甚至会趁势追击,攻占新德里。这是决定 国家命运的时刻,他不能再沉默了。他自报奋勇参加了这次作战会议,又挺身而出陈述 了一大通理由,然而,他除了从辛格中将那饱含同情的目光中得到些许安慰外,其它的 都是漠然的冷眼和嘴角的蔑笑。他绝望了,喜马拉雅山不只是美丽的雪山女神,她还有 两个恶魔的化身,一个是难近母,一个是时母,她们不仅相貌狰狞;而且性情残酷,全 印度的婆罗多将毁在这两个恶魔的手中。不知是哪根神经的灵感,使他忽然想起长篇史 诗《摩河婆罗多》中的这个传说。他两眼含春盈眶的泪水,缓缓站了起来,颤抖无助的 手,无意间碰翻了茶杯,茶水溅到了考尔笔挺的军服上。

考尔惊呼一声,接着暴怒地搡了蒂迈雅一把,险些把老头子推个趔趄,愤愤他说: “老精怪,早下台了,还罗嗦什么,不知羞耻。”

蒂迈雅仿佛没有听到,呻吟着说:“部长先生,快从梦中醒来吧!中国军队并非不 堪一击,也不会永不还手。想想蒋介石的八百万军队,想想朝鲜战场上的美八军,想想 刚刚被镇压的西藏军队吧!我不想说,可我不能不说——中国军队要胜过我们百倍。”

这最后一句,激怒了在座的全体高级将领。顿时,椭圆形的会桌上响起一片责骂声: “你不配当军人!”

“浑蛋!”

“卖国贼!”

“滚出去!”

“滚!”

蒂迈雅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恳怜地望着梅农。

梅农只是眨动了一下厚眼皮,连头也未抬,挥挥手说:“你走吧,你确实老了。”

蒂迈雅用手背抹了抹老泪横流的脸,挪着颤巍巍的步伐,弯着沉重的腰脊,向外离 去。

临近门口时,他忽然转过身,威风凛凛地大喝了一声:“狗崽子们,你们将一个个 被枪毙。”

随着重重的一声门响,作战厅里沉寂下来,许久没有发言,蒂迈雅的预言,仿佛将 在座的人心都冻僵了,凝固了,失去了灵动的活力。

许久,这沉默都未被打破。

忽然,作战厅里响起了一个悠长、平稳,时而还有起伏变化的鼾声。

国防部长梅农,旁若无人的伏在桌上睡着了。

这位动过一次脑手术的老人,尽管有爱打瞌睡的毛病,但是今天的会议,他似乎不 该睡着,这是决定印度命运的会议,也是决定他命运的一个夜晚。

当两个格斗的巨人,拔出腰间锋利的剑,准备向对方的要害一刀捅去的时候,他却 睡着了。

暴怒而又狂傲的考尔对着梅农的耳朵,大喊了一声:“继续讨论‘里窝那’计划。”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印之战追秘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