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印之战追秘》06章 择绕桥印军再次玩火


天早透黑了,山林的夜,出奇的静。只有克节朗河水永不疲倦地弹奏着舒缓的小夜 曲。

桥面坑道里,潜伏着3名中国士兵。

这是我边防团派出的前卫警戒哨。

吴元明半蹲在坑道里,一边咀嚼着苦涩的草根,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敌情。

他清楚地记得上岗前连长刘道臣的话。

“根据情报,敌人这几天可能有行动。你们一定要提高警惕。”

“择绕桥是主要的通道,要保护好,桥西阵地不能丢。”

“敌人如果向你们开枪,你们可以还击。这是昨天军区张司令员来视察时下达的最 新命令。今年以来,我们已经有49名战友倒在他们罪恶的枪口下,这笔血债一定要他们 偿还。什么时候反击,听命令。”

对面树林里发出一阵唏唏嗦嗦的声响。

吴元明赶紧捅了捅身边的沈定湖和王确云。

今儿个敌人要动真的了。

果然,树林里出现了几个黑瞎子般的人影,慢慢向白天的哨位逼近。

哨位上有两个穿军装的草人,是吴元明和战友们扎的,晚上立在那几,和真的没啥 两样。

敌人上当了,吴元明慢慢探出枪口,心里忍不住想笑。

“哒哒,”两声枪响。

印军打响了第一枪。

吴元明冲着响枪的地方“嘟嘟”就是一梭子。

只听对面“哎哟”了一声。山林又恢复了沉寂。

沈定湖贴着耳朵问:“敌人撤了吗?”

吴元明悄声说:“只敲掉一个,他们肯定还要搞鬼。”

“轰隆!”一声爆炸。两个草人倒了。

敌人以为枪没打准,扔出了两颗手榴弹。

沈定湖正要还击,吴元明一把拉住他,咬着耳朵说:“别急,等他们露脸。”

果然,几个印军见没动静,站了起来,晃了晃手电筒,要欣赏一下刚才的战果。

“打!”吴元明的枪口首先喷出了一溜火舌。沈定湖、王确云的冲锋枪也像刮风一 般响了起来。

敌人像受了惊的兔子,回头便跑。

晚了,愤怒的子弹雨泼般倾泻过来。

枪声停了,一个受伤的敌人还在高一声低一声的痛苦地喊叫着,他大概是刚才那伙 人中唯一的幸存者了。

敌人被激怒了,3个地堡里的轻、重机枪,一齐向他们这个小小的阵地倾泻着子弹, 堑壕前的泥土、石块被打得四飞迸溅。

突然,一颗手榴弹落到了堑壕里,尾部“嘶嘶”冒着青烟。

沈定湖手急眼快,抓住手榴弹又扔了回去。“轰”的一声,手榴弹在敌人的头顶爆 炸了。

吴元明高兴地喊起来:“打得好,就这样干。”

敌人的地堡离战士们的堑壕太近了,只有十几米,还不如篮球架到中线的距离远, 手榴弹从拉弦到爆炸大约需要5秒钟,所以扔过来的手榴弹大都还没炸。

吴元明和战友们一气扔回去18个手榴弹,他们每人携带着4颗手溜弹都还没舍得用呢!”

忽听背后一声响,又是敌人扔过来的手馏弹。

吴元明慌忙去摸,咦,怎么不见冒烟?

终于他摸到了,是一块石头。

“咚,”又是一声响,沈定湖赶紧摸,摸到一截松树根。

敌人没手榴弹了,就用这些东西乱扔起来。3个战士身上每人都挨了几下子。

什么军队什么板眼,硬是一群流氓。

印军开始打炮了。炮弹掠着树梢,吱吱怪叫着落下来,把堑壕前后炸得烟雾弥漫, 后边的主阵地上也是一片火海。

吴元明忽然明白了,大声说:“小沈、小王,敌人想攻占择绕桥,绝不能让他们的 阴谋得逞。”

3个人分了工,一人封锁一个地堡。

地堡里的敌人一露头,一梭子子弹马上就飞过去。

桥西这个小阵地成了敌人眼中的芒刺,他们开始实施集中轰炸了。

炮弹雨点般倾泻下来,堑壕早已夷成平地。3个战士的耳朵都被爆炸的巨响震得流血。 浓烈的黑烟和滚滚的热浪呛得他们喘不过气。

又是一声巨响,吴元明只觉得右腿一颤,便酸麻的失去了知觉,他知道自己受伤了, 迅速抽下腰带,将腿根部狠狠扎住。

急救包和衣服都被烧焦了,像晒于的红薯干贴在身上,一动,就扑束束地掉下来。

炮声停了。

硝烟散了。

择绕桥还在。

阵地没有丢。

吴元明抹了把脸上的灰土。两个战友从土里钻出来,顽皮地向他眨眨眼睛。

月亮露出了皎洁的脸。

山林恢复了先前的宁静。

克节朗河水还在唱着那首永不厌倦的歌。

3个战士却听不到了。

永远听不到了。

他们的耳膜被震裂了。

天放亮了。

印军地堡枪眼里,伸出一个黑糊糊的布包,布包绑在一根木棒的顶端。布包上插着 一根引信,正“嘶嘶”冒着蓝色的火花。敌人要炸桥,把3个战士困在桥西。

吴元明欲扑上去,可是猛一使劲,没站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受伤了。他猛拍了小 王一掌。

小王会意地纵身跃出堑壕,扑向药包。

吴元明和小沈的冲锋枪,同时封住两个地堡的枪眼,小王抑住药包,一把扯掉导火 索,接着和地堡里的敌人争夺起炸药包来。

敌人抓住木棒用力往里拉,小王挟住药包死劲往外拽。

这种“拔河”比赛简直是战争中的奇观。

小王个头不高,力气也不大,使上全身吃奶的劲,仍然拽不出来。

死神就站在旁边,多延续一秒,清醒过来的敌人就会打死他。

“快放手,”吴元明着急地喊。

他不知道,小王耳朵也听不见。

小王好像已将一切抛置脑后,圆脸憋得紫红,拼上性命也要赢得这场拔河的胜利。

吴元明灵机一动,大喊:“扔手榴弹。”

小王听不见,也不理会。

地堡里的敌人吓坏了,慌忙松了手。

小王没防备,一个后仰摔在地上。

炸药包脱手,顺势落到河里。绑炸药包的木棒,一多半竖在河面上。

从此,这木棒就直立在择绕桥下的急流里。

它成了印军越过麦克马洪线,向中国武装进犯的铁证。

如果哪位读者有兴趣,路过择绕桥,尽可以查证一下这木棒的来历。

次日,中国外交部代表声明,强烈抗议印度军队越过麦克马洪线,向驻守在克节朗 河择绕桥头的边防哨所进行猛烈的炮击。打死打伤边防连长刘道臣等七人。这是继朗久、 空喀山事件后的又一次严重的军事挑衅。中国军队将保留还击的权力,并警告印度政府, “玩火者,必自焚。”

印度外交部照会,抗议中国军队越过麦克马洪线,悍然向印度边防哨所进攻,开枪 开炮打死官兵13人,伤26人。这是中国政府有意恶化两国关系,妄图霸占印度领土的又 一罪行。

两国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各说各的理。

世界舆论倾向何方呢?

“中国军队敢出兵朝鲜,和美国军队硬碰。太好战了。”西方的记者说。

“中国军队镇压了西藏军队的反抗,嗜武成性。”不了解内情记者说。

“印度是个弱国,怎么敢和社会主义阵营的中国打仗。”不结盟国家的记者说。

一个时间内,中国似乎有些孤立。

他们不是别有用心,便是在凭空猜想。

其实,只要到择绕桥头转一圈,那根直立在克节朗河中的木棒,便会告诉他们全部 真象的。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印之战追秘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