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越战争秘录》28.在"睡美人"的乳峰上


大自然的神力匠心,将战区连绵的主山峰塑成一个纵卧着的美人,漫山丛林恰是她的睡衣,缭绕飘动的云雾,则成为她披着的轻纱。这是战区著名景观"睡美人"。雨后初睛,战士们总想观赏一下她的姿容,设法留下一张"睡美人"的彩照。

战火在"睡美人"的绿衣上留下斑斑痕迹,像一块块贴上去的各色的补丁,那一个个构筑起来的工事,看去也只是补丁上稀稀疏疏的针脚。

八连一排防守的无名高地,是在中越边境我方一侧500米处,这里是"睡美人"高耸的胸部,人们常指指点点:咱这山峰是"睡美人"的乳峰,这山泉,是乳汁。

4月28日凌晨3点25分,下起大雨,雨柱倾泻在阵地上,倾泻在黑漆漆的原始森林中,雨声遮盖了一切响动。敌人机灵极了,说来,立刻就到了阵地跟前。阵地上手榴弹爆炸的闪光与轰响连成了闪电雷鸣。

"送上门来!"张茂忠把身子钻出洞顶,用冲锋枪在上面扫射,他有个习惯:不受洞的约束,洞外无死角,敌人从哪个方向来,也得撞他的枪口。

张茂忠看到了相邻的15号哨位打得正激烈,他们的副班长,哨长黄子国把守着射击孔,枪口的火舌在黑夜中格外亮,敌人的子弹在那洞壁上溅出无数火星。

他想冲过去助一臂之力,班副需要他的支援,他却不能去支援。

几个小时之前黄子国到这边来过,请示支援的是烟,谁都知道张茂忠断炊也不会断烟,可他把猫耳洞折腾遍了,连烟屁股也没找到一个。黄子国苦笑一声:"不用找啦,烟还在小贩子那儿存着哩。"

黄子国上阵地前是去买过烟的,他掏遍了衣服,只找到一元八角二分的零票子,这便是他所有的存款了,可这儿不够买一盒好烟。小贩们为了赚钱,不怕地雷,不怕炮击,不怕特工,老山守卫者的钱好赚啊。

士兵们在猫耳洞内把每月的十几元,顶多二十几元的津贴费全部化为烟雾,谁到了这潮、闷、与世隔绝的洞内也得抽烟。连队的"吹牛协会"对猫耳洞吸烟有过很高明的见解:"我敢说老山战区烟草人均消耗量位居世界首位。"

黄子国冲着外边扑来的影子点射,枪声响得像炸了膛,每一发都有回声,他听到的手榴的爆炸声也是那么响,震得身子失去了平衡,心也晃动起来,是侦察兵朱立国守着洞口,在朝着企图冲到洞口的敌人甩手榴弹。

一种轻微的却使人心惊的声音在昏黑的洞中传导过来,不好,是小朱倒下了,腰间与臂部都中了弹。他挣扎着翻一下身,趴到洞口,依然甩手榴弹,只是一枚比一枚甩得近,到了第九枚,只甩到洞口不远处,是敌人到了洞口,还是......

子弹又击中了小朱的手臂。

亮光一闪,黄子国看见小朱一动不动,只有滑腻腻的血冲击着他,是他昏迷了,还是......

黄子国不再瞄准,只朝着黑影连连扫射,奇怪,这急促密集的枪声,变得那么微弱,那么沉闷,声音象传走了,传得很远,飘然而去,在那山的尽头,声音一定比这儿还响。

那是黄子国在呼喊。

父亲的信:"国儿,你已走了三年啦,跟领导要求一下,年底回来吧,那天你哥拉着我去趟医院,回家后你妈就一劲儿给我做好吃的,可我啥也吃不下,恶心,只怕不行了,你再不回来,咱家的医术八成就让我带进棺材去了啊......

回信:"爸,您老人家保重,别尽往坏处想,年底我一定回来,你可要等我回去啊......"

弟弟的信:"哥哥,父亲得的是肝癌,昨晚去逝了。临终前他还在叫你,说'我没把医术传给子国,我怎么去见老祖宗啊。'父亲一死,母亲接着就病倒了....,你早说要回来,咋还不回来呢?......"

回信:"弟,部队就要往南边开了,事情多得很,母亲就靠你照顾了,哥谢谢你,别忘了替我给父亲坟上添把土......"

枪口闪着火光,那是他的心在喷着烈焰。他看到射线内的敌人。

敌人的子弹飞来,击中了他的烟喉。

他张开口,想对身边的新兵说话,但血从咽喉处涌出来,他已发不出声。只有心灵在呼喊:父亲啊,儿要回来了,你的医术就不会失传,你可以含笑九泉了;母亲啊,儿子为您尽孝来了......对,还要办一所家庭医院,让你们未过门的媳妇,不,那时就该过门了——当助手......

突然,他的机枪不响了,敌人的子弹又击中了他的左胸,击中了他的眉心。

新兵的泪音:"班长,我们班副不行了!"

张茂忠骂道:'你胡扯什么蛋!"可他分明看到黄子国的手在射孔外垂着。

他看到班副那个哨位的两个新兵疯了似的冲出哨位。那个鲁云乐1969年才出生,他还是个孩子啊,他抱着黄子国留下的那挺轻机枪,枪上有黄子国的血,血还没凉,扫射,还是扫射,一百发子弹,全都扫了出去,旁边的樊万齐端着冲锋枪,扫射着,还嘶喊着:班副啊,我们给你报仇来了。

张茂忠的大脑也失控了,他要冲上去,他要替那两上战士去扫射,战友啊,你们的班长来了。

张茂忠冲到洞口,当他看到那个失控的战士在一个劲扫射时,他反而冷静了。连里的电话:"张茂忠你记住,一个班的性命在你的手里擤着,你一定要冷静下来,沉住气!"

一直打到8点钟,张茂忠才来到黄子国的那个哨位,地下是一件破雨衣,上去一把将那件雨衣掀开,看到副班长黄子国躺在那儿,满头都是三角巾,班副的身子都惊了,战士还给他包扎,给他做人工呼吸,总以为奇迹会发生,以为他们的班副会活过来。

排长卢德安来了,他在黄子国身边看到个满是血的小布口袋,那里装的是做米酒的曲子。黄子国说过:"等凯旋时,我请大家喝米酒。"

那酒曲被血泡化了。

黄子国,你可知道,在你牺牲后,你的未婚妻只听说你负了重伤,立刻给你来信:"无论你伤轻伤重,我都要和你结婚!"

那是个好姑娘啊,当初你怕连累她,才没有在参战前结婚。

哨烟还没散去,团里派担架队来了,还给每人带来了两包"春城"香烟。

张茂忠一看到烟,先大哭起来,谁看到烟谁就哭,副班长没抽上烟就走了啊。

"一班长,给你们班副点支烟。"排长吩咐。

张茂忠将烟点燃,一左一右地放在黄子国面颊两侧,就在俯身的瞬间,忽然发觉副班长的眼睛微微睁开着,伸手为他合上眼睑。一抬头,又睁开了,还是望着那山峰,望着茫茫苍穹,他话没说完,他分明是在诉说,是在呼唤。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越战争秘录 作者:金辉、张惠生、张卫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