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越战争秘录》49.最后一颗雷属于他


人们都记得遇上的第一颗雷,某部侦察兵排到了第一颗雷,都不敢轻易动它,找了个长竿,挑在竿子的一头,颤颤悠悠地挑了回来。

"挑回来个西瓜啊!"

都跃跃欲试,想上去摸一摸,又不敢。

"只能摸,不能动手动脚,摸一下就犯错误了。"人们还是笑。

第一颗雷总是喜剧。

人们也忘不了自己遇到的最后一颗雷。

最后一颗雷总带着一生的遗憾。

那只是一瞬间,却会改变一生的命运。

那一瞬间,那是那样偶然,那样奇巧。

某部阵地,那是著名排雷大王排除最后一颗雷的地方。那位英雄排了第1201颗雷,雷排完了,在下坡时,他把探雷针往地下的插,正好插在了土里的雷上,炸了,眼睛被炸瞎了,腿被炸断。

在老山,有这样一句口头禅:"地雷一响,国家来养",这话指的是步兵。对工兵来说,是"地雷一响,立即火葬",因为工兵排雷是趴下身子,被地雷炸掉的常常不是脚,而是头。

我们无法听到这些同志谈他们遇到的最后一颗雷。只能找到那些触雷后的"幸运儿"。

刘玉祥:

我是8月22号遇到的最后一颗雷。当时我已经排地雷1193颗。

打了一千条狼,却被狗咬伤了。

最险的还是晚上排雷,黑得连点影子也不见,那草又密,大小枝条纵横交错,眼睛完全失去了作用,只靠两只手的感觉,我把袖子挽到头,这样两只胳膊的触觉也可以利用起来。

探雷针咬在嘴里,把两只手伸到草丛中,一点一点往上抬,轻得很,遇到有绊线,就感觉到了。

最后一次是在救护的那个地方,通路上碎石很多,排过多次了,我想再稍加宽一点通道,让人们通过时更保险些。结果触了雷,当下我被炸得悬起来,屁股摔得疼极了,连忙捂着屁股,生怕屁股摔坏了。

人们过来给我扎止血带,我才想起屁股摔一下算什么,炸的是腿。在医院锯腿,我听得很清楚,中间断了一根钢锯,又换了一根锯条。

以往每排一颗雷,都要记下,那数字越积越大,想起那些阿拉伯数字,有一种荣耀,一种自豪,可最后那个阿拉伯数字,却让人窝囊一辈子。但我不后悔。我听有人说,宁肯什么也不要,还要那条腿,这不可能,总有人会遇到最后一颗雷。

最后一颗雷给我的雷场生活画了句号。

最后一颗雷送给了我两条拐杖,我把它当成人生的脚手架。

侦察连四排长权国红很开明,战士们喜欢找他吹牛,八月份出去搞侦察,指挥组对他说:"你注意点,别踩了雷!"他乐呵呵地说:"踩了地雷还不给咱个一等功?"

他第二天就触雷了。

果然给他记了个一等功。

那次是5月28日,前边的那个战士往石上攀,负重40斤,重心偏了,眼看要倒在通路外边,另一个同志去拖住他,不料负荷太重,两人一块倒下,站起来时,踩上了地雷,一人炸掉左腿。

从那以后触雷的多起来,全连排长差不多在几个月中先后都受伤了,好象敌人的雷很会收拾他们这些兵头将尾。

这次他们是走到雷窝子里了。在前的工兵发出很惨的叫声。四排长权国红赶忙前去救护,却绊响了一颗手榴弹,弹片把胸口炸伤。

权国红把工兵背了起来。工兵的伤很重,可是刚迈出步子,也触了雷,只见泥土全扑了上来,两人全倒在了地上,权国红的右腿被炸掉了,再看那个工兵,又负了第二次伤,这次是炸了眼,"我的眼给泥蒙住了。"工兵喊。

权国红看很清清,那不是给泥蒙住了,眼球被炸了出来。

他心里难受,好象那雷不是炸在腿上,是炸到心窝子里头。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这最后一颗不仅炸了自己,还让已经失去腿的战友送去眼睛。

哪怕是自己的眼睛炸了呢,自己怎么就踩到这儿呢?

想救他,反而害了他。

我怎么回去见同志们,怎么回去向人家人父母交待啊!

战士们把伤员从那深山背下来,人人身上都是血,都累得倒在那不能动了,分不清谁是伤员,抬担架的来了,抓住一个满身满脸是血的就往担架上放,"X你妈,老子没伤,伤员在那儿!"

权国红被抬走了,从那以后他象变了一个人,再不是那样随意开玩笑,最后一颗雷不仅使他失去了一条腿,也给他带来了永生永世的内疚,夜里他总是梦到那位工兵,他遇到任何一个盲人,都会想起那个失去了右腿而又失去了左眼的小兄弟。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越战争秘录 作者:金辉、张惠生、张卫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