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志愿军援朝纪实》第114章 一个苹果的故事


在敌人严密的封锁下坚守坑道,饮水成了首要的难题。志愿军政治部主任杜平将军说,像牙膏一类一切含有水分可以润喉润唇的东西,早就被吸吮完了,战士们干渴难忍,只能用舌尖去舔湿润的岩石或是伏在地上吸几口凉气。祖国慰问团带来的水果糖,朝鲜人民送来的苹果,二线部队在自己菜地里刨出来的萝卜,都被当作甲等作战物资前运。在那些日子里,各级司令部的电话上,喊得最多的就是:"水!水!水!"

在那些夜晚,运输部队不顾牺牲,通过敌人严密的炮火封锁,有时全身贴地一寸一寸地往前移动,把粮、弹、萝卜等送进坑道。尽管实际送到坑道里的物资有限,但正是这种"雪中送炭",给坚守坑道的部队以极大的鼓舞和支持。

当时,在上甘岭前线到处流传着一个苹果的故事。负责支援5连的一个火线运输员,往坑道里送弹药时带进去一个苹果。连长看着他汗湿的衣服和干裂的嘴唇,没有接,让他自己吃。他硬是塞给了连长。断水7天,嗓子早已嘶哑的连长把这个红艳艳的苹果在手掌心里掂了一下给了步话机员。步话机员舔了舔已结血痂的嘴唇,把苹果给了正在呻吟着的伤员。伤员由于断水少药,已经昏厥几次了。但当他发现只有一个苹果时,又把苹果递给了连长。连长的手颤抖了,深情地看了看大家,把苹果交给了司号员。司号员没有说话,接过来就递给了身旁的卫生员,卫生员又送给了那位伤员,伤员又交给了连长。5连当时只剩下8个人。连长用嘶哑的声音动员了一番,郑重动员每人吃一口,这个小小的苹果在8个男子汉手里转了圈,才算吃完了。

12.上甘岭坑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对于上甘岭战役,"联合国军"的指挥官们很不理解,明明是用飞机、大炮不间断地对山头轰炸,将其轰平了、轰低了,但只要炮火一停,中国人就反击,"是变出来的吗?"后来,他们将于发现了"秘密",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

确实,中国人的"专利"---地下坑道,是志愿军在上甘岭赢得胜利、消灭敌人的法宝。坑道斗争贯穿着整个上甘岭防御战役。坚固的坑道工事,大大增加了志愿军阵地前沿粮、弹和其他物资的储备和第一梯队的防守力量,有效地削弱了敌人优势装备的杀伤效果,较好地解决了志愿军有生力量的保存问题,在战役中,上甘岭近4平方公里的山头被"联合国军"炮弹、炸弹削低2米,表面的岩石被炸成1米多厚的粉末,但是志愿军部队始终像钉子一样牢牢地扎在那里。

坑道工事是广大指战员在"持久作战,积极防御","消灭敌人,保存自己"的思想指导下,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战争的实际过程中逐步摸索出来的。

1951年6月,志愿军转入积极防御,交战双方紧张对峙。缓过劲来的"联合国军"往朝鲜战场抢运了庞大的补充兵员以及各种物资和装备,各个技术兵种和重装备全部展开。在"联合国军"强大的火力打击下,志愿军工事易被摧毁,部队伤亡很大。在这种情况下,为保存有生力量,志愿军有些部队开始构筑一些单人防炮洞,这种防炮洞同猫耳朵相似,因此被称为"猫耳洞"。随着敌人的火力越来越猛烈,志愿军的"猫耳洞"也越挖越深,相邻的洞子也开始连接起来,形成"U"字形,即马蹄形的坑道。

有了这种坑道,在敌人炮火急袭时,多数人进洞隐蔽,洞口只留下极少数监视人员。敌人火力转移向纵深而步兵接近阵地时,洞口警戒人员发出信号,洞内人员就迅速跃出,进入表面阵地上的工事反击敌人。这样,使部队的伤亡大大减少,既有效地削弱了敌人飞机大炮的作用,又能发挥志愿军近战的长处。

总结秋季防御作战中修筑坑道的经验后,1951年9月16日,志愿军司令部发出指示,要求全军修筑坑道。随后,前线的朝中军队一起努力施工,以无比的毅力、惊人的智慧和忘我的辛勤劳动,半年之内,仅第一线各军就修筑起190公里长的坑道。1952年5月间,第一线防御阵地的坑道工事基本完成,8月间第二线各军防御阵地上的坑道工事也基本完成。在横贯朝鲜半岛的250公里长的战线上,形成了有20~30公里纵深的以坑道为中心的防御体系。据不完全统计,仅大小坑道总长就有1250余公里,这还不包括坑道仓库、坑道汽车掩蔽部、机关坑道掩蔽部、防空洞等设施。而与依托坑道作战相配套的战壕与交通壕的总长,更达到了约6240公里,相当于万里长城的长度。各种工事挖出的土石体积约6000万立方米,以每1立方米为单位进行排列,可绕地球约1周半。在不到1年多的时间里,密如蜘蛛网似的坑道工事、交通沟、战壕,已经盘满在贯通朝鲜半岛的战线上的群山之中,构成了一条战争史上从未有过的坚固的防线。志愿军战员们自豪地说:"这是我们保卫祖国,保卫世界和平的'地下长城'"。

上甘岭的坑道工事,先是由志愿军第15军在接受五圣山一线防守任务后,吸收和发展了朝鲜战场其他地区构筑坑道工事的经验,并结合其防区的特点,仅用6个月时间构筑出来的。上甘岭地区的坑道作业条件艰苦,先后经历严寒和酷暑,还要边施工边与敌人的进攻袭扰周旋。由于上甘岭地区山岩坚硬,工程量也相当大。仅在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第15军即构筑了10米以上的坑道48条,全长769米。在上甘岭战役打响以前1个月内,他们以突击方式构筑坑道式和有掩盖的明暗火力点247个。还构筑了战壕、交通壕、反坦克壕、削壁、陷阱等大量工事,设置了鹿砦、铁丝网等多种障碍物。

上甘岭的坑道工事经受住了防御战役的考验,为中国军队赢得战役胜利立了大功。尽管"联合国军"用大口径火炮、延迟引信炮弹和一两千公斤重的重磅炸弹进行猛烈轰击,并使用炸药包、火焰喷射器、毒气弹、汽油弹和堵塞坑道口等办法对坑道进行破坏,使得志愿军地面工事全部摧毁,有的坑道口由平口打成了巨大的天窗,但"联合国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却始终不能全部打垮坑道。只要坑道工事在志愿军手里,以第二梯队进行反击,里应外合,就既可收复表面阵地,还可消灭敌人。在整个上甘岭战役中,坑道阵地从未丢失过,直至战役结束后,钢铁般的坑道阵地依然巍然屹立在五圣山和上甘岭地区。

"联合国军"不得不承认无法对付志愿军构筑的巧妙的坑道工事。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志愿军援朝纪实 作者:李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