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志愿军援朝纪实》第116章 决定性反击(1)


志愿军第15军在完成决定性反击准备后,决定首先反击597.9高地,于10月28日和29日,以野炮、榴弹炮进行了预先炮火准备,猛烈轰击"联合国军"在597.9高地表面阵地上构筑的地堡和防御设施。

10月29日夜晚,第15军以第86团和第134团各1个连,越过"联合国军"炮火封锁区,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597.9高地坑道,与原坑道部队一起作为反击的第一梯队。以第86、第134、第135团共7个连组成反击的第二梯队;第91团集结于五圣山前1000、700、511等高地一线,作为反击部队的后备梯队。

10月30日晚9时,志愿军的决定性反击开始了,在志愿军炮兵强大炮火的掩护下,第15军的突击队多路、多波次地向597.9高地的敌人发起进攻,经过5个小时的激战,将南朝鲜军第2师第31团1个营又1个连全部歼灭,并击退南朝鲜军1个营的多次反扑,歼其一部,恢复了该高地大部阵地。

10月31日凌晨4时,"联合国军"开始更大规模的反扑。由南朝鲜军第2师第31团和埃塞俄比亚营充当主要攻击力量。4个营的敌人共发动了40多次进攻,仅仅战斗了一天,南朝鲜军第31团便完全丧失了战斗力。《韩国战争史》记载,这个团直到朝鲜战争结束也没能恢复元气。

11月1日,战斗愈演愈烈,成为一场名副其实的"打钢铁"的现代化战争。在这一天的战斗中,"联合国军"集中了数10架飞机、70余辆坦克和大量火炮,共发射了12万余发炮弹。双方炮群都瞄准了597.9高地,你炸一遍,我轰一通,你拦击我的增援,我袭击你的反扑。597.9高地阵地上浓烟蔽日,火光冲天。8米多厚的坚石坑道都被炸塌了,土松得连机枪都没法架,志愿军战士们只好用麻袋包垒起射击台射击。"联合国军"虽然气势汹汹,但经过几天的鏖战却已是强弩之末,再也没能夺去597.9高地。

"联合国军"在597.9高地失败后,范佛里特迅速调整部署,增调火炮,加修工事,积极加强537.7高地北山的防御,同时急调南朝鲜军第9师增援第2师,企图集中力量固守537.7高地北山。

11月5日,志愿军第3兵团成立五圣山战斗指挥所,作为第15军的前方指挥所,归第15军军长秦基伟直接指挥,由第12军副军长李德生负责统一指挥第31师、第34师的反击作战和第15军第29师的配合动作。

为了争取战役的全胜,志愿军第3兵团根据志愿军司令部关于"坚决战斗下去"的指示,决定尽全力乘胜反击537.7高地北山之敌。第3兵团随即调整部署,将第15军第45师除炮兵,通信和后勤保障部队外,撤出战斗进行休整,由第12军第31师接替执行上甘岭地区的作战任务,第12军第34师两个团(第100团、第106团)为预备队,并抽调火炮,将支援上甘岭作战的火炮增至300余门。

11月6日,志愿军司令部向中央军委报告了继续反击的决心和部署。7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复电同意,并指示:此次五圣山附近的作战,已发展成为战役的规模,并已取得巨大的胜利。望你们鼓励该军,坚决作战,为争取全胜而奋斗。

上甘岭小小山头上的浴血奋战,因为关系全局,因为不断涌现出黄继光等一大批舍生忘死的勇士,一直牵动着志愿军全军将士的心。中央军委、毛泽东主席的指示,上甘岭上的浴血奋战,使志愿军全军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从志愿军司令部到兵团以及其他兄弟部队,都全力进行支援。上甘岭作战要什么有什么,自入朝作战以来,志愿军好像从来没有这么阔绰过。兵员、武器、弹药、粮食、医药器材,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全军上下都为争取全胜而斗争。

537.7高地北山阵地狭窄突出,受"联合国军"注字洞南山和537.7高地主峰,以及志愿军在战前主动放弃的597.9高地东侧11号阵地的三面包围。敌人在10月30日控制表面阵地后,以南朝鲜军第2师第17团1个营据守,动用大批南朝鲜劳工和士兵,昼夜突击,构筑了比较坚固的野战工事,设置了铁丝网、地雷等大量障碍物,并采取各种手段对志愿军坚守的坑道进行破坏,组织严密的火力,封锁中国军队向该阵地接近的道路。

尽管敌人严密设防,志愿军第12军还是将作战部署作了相应的调整,悄悄完成了部队轮换。将坚守537.7高地北山坑道的第29师第87团调到二线休整,以第31师第92团及第93团一部担负反击和巩固537.7高地北山的任务,以第91团及第93团一部继续巩固597.9高地阵地。

11月10日,朝鲜的寒冬悄然而至,从凌晨开始,气温降至零度以下。志愿军第12军决定次日以第92团第1、第7、第8等3个连的兵力,反击537.7高地北山的敌人。为了减少战斗发起后部队在接敌运动中遭敌炮火杀伤,便于紧接炮火延伸时突然对敌发起冲击,各突击队于10日夜,不顾严寒,隐蔽运动至537.7高地北山坑道内和敌前沿岩下待命出击。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志愿军援朝纪实 作者:李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