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志愿军援朝纪实》第26章 美军入侵朝鲜后的半岛战场局势(2)


按照李承晚制定的汉城防御应急计划,汉城以北的每个重要桥梁和公路都应在危急的时刻被炸毁。但是,在南朝鲜军队一泻千里的溃败中,计划上的任何一个字都没有被执行,防御应急计划等同了一张废纸。但是,有一座大桥的炸毁计划却执行得很坚决,这就是汉城以南汉江上唯一的一座大桥,即汉江大桥。这座大桥是汉城通往南方的唯一通路,在大量难民和溃败的军队向南撤退时,这座大桥简直就是生命线。因此,当得知南朝鲜军队要炸毁这座大桥时,美国顾问团参谋长赖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向南朝鲜作战局长金白一说,在部队、补给、装备等没有撤过汉江大桥的时候,绝对不能炸毁大桥。金白一不听。赖特恼羞成怒地再次解释说,即使南朝鲜军队的撤退,也要完全指望这座大桥,何况还有成千上万的难民正在通过这座大桥。最后,赖特找到南朝鲜陆军参谋长蔡秉德,才商定出一个原则:确认敌人的坦克接近桥畔时,再爆破。

但是,在南朝鲜国防部更高官员的命令下,南朝鲜军还是决定立即炸毁大桥。理由是,最重要的不是成千上万的南朝鲜士兵和难民的生命,而是不能让北朝鲜的坦克渡过汉江。守卫汉城的南朝鲜第2师师长提出抗议,师长说他的部队还在市区,装备也还没有撤出,汉江大桥绝不能现在就炸毁。在参谋长蔡秉德已经过江的情况下,南朝鲜作战局副局长立即奔向大桥,企图命令暂缓引爆。他的军用吉普车在难民的人流中根本走不动,等他好容易到达距离大桥还有150米的地方时,他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橙色火球从汉江大桥上冲天而起,接着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在骇人的火光中,南朝鲜作战局副局长眼见着汉江大桥上的车辆、难民、士兵连同桥梁的碎片,一起飞向火红色的夜空。

汉江大桥被炸毁的时间是28日凌晨2时15分。

这时,南朝鲜的陆军主力第2、第3、第5、第7师和首都师还在汉城的外围阻击,拥挤在汉江北岸等待过桥的军队车辆在公路上并排成8列。士兵和难民拥挤在一起,"连身体都无法转动"。

这一切都随着汉江大桥的炸毁被留给了北朝鲜人民军。

战争爆发时,南朝鲜军队有9.8万多人,28日汉江大桥炸毁后,逃过汉江的南朝鲜军队仅剩下2万多人。虽然后来南朝鲜军事法庭以"炸桥方式不当"为罪名,枪毙了负责炸毁汉江大桥的工兵处长,但这次事件给南朝鲜军队心理上造成的影响却长时间难以消失,正如《美国陆军史》中所言:"韩国部队从此但以惊人的速度崩溃了。"

很明显,靠南朝鲜军队来挽救朝鲜战争的局势是绝对不可能了。

当南朝鲜军队惟恐落后地往南逃命的时候,朝鲜半岛之外有一个人要佩带一把手枪迎着北朝鲜军队的进攻北上,这个人就是已70岁的麦克阿瑟。

6月29日,杜鲁门签署给麦克阿瑟的第84681号命令,其要点是:授权麦克阿瑟在朝鲜使用地面部队,但目标是保障远离战区的釜山的港口、飞机场和交通设施;准许动用海军和空军在远东的全部力量打击"三八线"以北的一切军事目标,但要特别注意在北朝鲜的行动应止于中国和苏联边境。

30日,麦克阿瑟从南朝鲜战场视察回来后致电参谋长联席会议说,南朝鲜部队已"完全丧失了反击的能力",目前能够坚守汉城以南战线的唯一希望是"在朝鲜作战区域投入美国地面部队"。

经杜鲁门批准,参联会向麦克阿瑟下达第84718号命令,取消了关于限制使用美军地面部队的规定,授权麦克阿瑟可以使用他所指挥的陆军投入朝鲜的战斗,但以"在目前情况下不危及日本的安全为限"。麦克阿瑟当日即通过在日本的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向第24师下达了出动命令。

第8集团军下辖第1骑兵师、第7师、第24师、第25师,共4个步兵师,以及7个防空营。24师师长威廉·迪安少将被任命为美国驻朝鲜陆军部队总司令。第24师第21团第1营作为先遣队首先入朝,7月1日抵达朝鲜釜山,2日到达大田车站,5日在乌山投入战斗。6日,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被任命为驻朝鲜美军总司令。10日和18日,美国第25师和第1骑兵师分别到达朝鲜,其他地面部队也陆续到达。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志愿军援朝纪实 作者:李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