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原逐鹿》12.生剥硬剔剜出“上将首级”


1947年3 月,素有“中国雄师”之誉的华东野战军,集中在胶济路段地区。进行着战间休整。其场面生动、气势宏大,构成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的一道可喜的风景线。

华东解放区,包括苏中。苏北。淮南、淮北和山东省全境,南濒长江,北近平津,东临黄海,西与晋冀鲁豫解放区相邻,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华东野战军由华中野战军和山东野战军组合而成,这一强大重兵集团,直接威胁着国民党的心脏区——南京和上海。

内战一开始,蒋介石就把进攻的矛头直接指向华东地区,上百万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犹如滚滚恶浪,一波又一波地扑向华东这片战略要地。

8 个月间,华东野战军歼敌24个旅,连同地方武装共约30万人,特别是宿北、鲁南、莱芜三个相联的战役,共歼国民党军12万余人。

其中的莱芜战役,共歼国民党军5.7 万余人,生俘和击毙国民党军20余名高级将领,首创一次歼灭7 个整旅的纪录,蒋介石心痛得连连哀呼:“国军在莱芜和吐丝口遭遇重大的损失”,是国军的“一次重大耻辱”。

莱芜之战,不仅重创了国民党军,而且重墨浓彩地在整个解放战争进程中,划上了具有特殊意义的一笔。

自此,蒋介石被迫改变战略,由向解放区的全面进攻改为向陕北、山东的重点进攻。

1947年2 月26日,莱芜战役结束后的第4 天,在南京高级军事将领会议上,蒋介石阐述其重点进攻战略方针要义时,忧心忡仲坦露:“我想在关内的共军,虽以陈毅一股为最顽强,但我们如果能够不顾一切,集中兵力,首先来对付这股共军,现在还来得及。如其我们再像过去一样,不听统帅的命令,各自为政,任其东奔西突,各个击破,则二三个月以后,你们大家都要死无葬身之地。因为,陈毅组织民众的技术、训练军队的能力和其作战的灵活,我们前线的高级将领中,可以说很少人能够和他相比。他过去唯一的欠缺就是没有重武器,所以我们的部队虽不长于野战,但凭借工事,还可以固守。现在他在向城和莱芜得了我们的武器,如果我们不能在他重武器部队训练完成(2 个月到3 个月)以前,将他包围歼灭,那他的势力日益增加,我们无险可守,不仅山东将非我有,就是已经收复的苏北,亦将重变共区!所以我这几天,时时刻刻在研究如何剿灭陈毅这股共军的办法”!

于是,蒋介石在密召胡宗南商议、部署陕北攻势的同时,又直接参与和督促白崇禧、陈诚加紧重点进攻山东的步骤:撤销徐州、郑州两个绥靖公署,以陆军总司令顾祝同坐镇徐州,组成“陆军总司令部徐州司令部”,统一指挥徐州。郑州两个绥靖公署的部队。

将冀鲁豫战场王敬久集团调至山东,连同山东战场原有主力,编组成3 个兵团,加上第2 、第3 绥靖区所辖部队。

加紧进行黄河归故,即在花园口合拢,使黄河回归故道,以限制晋冀鲁豫野战军南北机动,切断华东与晋冀鲁豫的联系;此外,整编第9 师正由武汉向山东调动中。

在兵力上,蒋介石用于山东方向的已达24个师、60个旅、45. 5 万余人。占其进攻解放区总兵力的27%,占重点进攻兵力之66%,“五大主力”中之“三大主力”,即整编第74师、整编第11师第5 军均集中于山东战场。

蒋介石及其统帅部的企图很明显,就是要第一步打通津浦铁路徐州至济南段和克州至临沂公路,全部占领鲁南解放区;第二步将其主力推进到泰安、莱芜、新泰、蒙阴、沂水一线,迫使华东野战军在鲁中山区与之决战,或压迫华东野战军北渡黄河,以实现其占领整个山东解放区的目的。

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战争准备,国民党军在山东战场达成了如下兵力部署:第1 兵团司令官汤恩伯指挥整编第74、第25、第28、第57、第历、第83师,集结在临沂、都城、新安镇、海州之线,先以一部配合第三兵团打通临沂至克州公路,然后以主力向蒙阴进攻。

第2 兵团司令官王敬久指挥第5 军及整编第72、第7i第85师,集结在江上、宁阳地区,在第2 绥靖区部队策应下,首先打通津浦铁路济南至克州段,尔后向莱芜、新泰方向进攻。

第3 兵团司令官欧震指挥第7 军及整编第11、第48、第64、第20、第84师,集结在克州、邹县、腾县地区,在第三绥靖区部队协同下,打通临沂至克州公路,侵占鲁南解放区,然后向新泰、蒙阴进攻。

第3 绥靖区司令官冯治安指挥两个整编师,第2 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指挥5 个军,除配合以上行动外,分别集结徐州外围及青岛、潍县、济南各要点,担任防御。

同时,蒋介石接受以前分路进攻常被分割歼灭的教训,决定采取“密集靠拢、加强联系、稳扎稳打、逐步推进”的新作战方针,以加大兵力密度,集团滚进,以使解放军无法分割和各个击破。

为了切实实施对山东重点进攻的方针,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顾祝同进驻徐州统一指挥,蒋介石则坐镇南京亲自统筹决策。

莱芜战役胜利后,华东野战军第1 、第2 、第4 、第6 、第7 纵队及特种兵纵队,在胶济路西段之淄川、博山、周村、张店地区,第8 纵队在临胸、冶源地区,第3 纵队在邹县之城前、平邑之庞庄地区,第9 纵队在平度以北地区,第10纵队在章丘之相公庄地区,开始了一个月时间的整训。

陕北的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时刻关注着山东战局的发展变化,针对国民党军重兵逐步集中的情况,对于华东野战军的作战方针和任务,及时作出了重要指示。

3 月6 日,毛泽东电示陈毅、粟裕。谭震林等:“考虑行动应以便利歼敌为标准。不论什么地方,只要能大量歼敌,即是对于敌人之威胁与对于友军之配合,不必顾虑距离之远近。转人外线之时间现亦不必顾虑。”

同时,明确指出,大约本年全部时间均可用于内线作战。集结于津浦铁路沿线克州、邹县、膝县地区之国民党军第7 军及整编第11、第64. 第20师等部,北进不要阻止,让其进至泰安一线,于我最为有利。

3 月10日,中共中央军委又指示:华东野战军应利用当前有利时机,“彻底休整一个月,以利尔后作战”。并要求华东部队在今后10个月内歼敌40至50个旅,以粉碎敌军的重点进攻,并为我军转人战略进攻创造条件。

中共华东野战军前委为了落实中共中央军委、毛泽东的指示,决定召开一次高级干部会议,以统一对形势任务和作战方针的认识。同时,决定全军转人整训,从思想上、组织上、军事上充分做好迎击国民党军重点进攻的准备。

1947年3 月8 日,华东野战军纵队及师以上干部会议,在山东淄川以东的大矿地召开。

首先,会议传达了中共中央军委毛泽东的指示,对莱芜战役经验进行总结,讨论如何贯彻执行“一面打仗一面建设”的方针。

随后,粟裕作了莱芜战役经验总结和今后作战任务的报告,陈毅作了增强部队组织纪律性,反对不良倾向,加强政治工作制度的报告。

会议还组织与会干部学习、讨论了中央的指示及其他有关文件,要求高级干部认真学习毛泽东思想,明确这次战争在中国民主革命阶段中的地位,善于体察自己责任的重大,在实际行动中顾全大局,维护统一集中,加强团结,克服本位主义和个人主义,积极争取完成中共中央所赋予的任务。

同时,野战军领导机关还召开了政治工作、参谋工作、后勤工作等会议,全面总结经验,部署工作。

经过学习、研究,与会人员感到,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要求华东部队在今后10个月内歼敌40至50个旅,以粉碎国民党军的重点进攻,赋予华东解放区的任务是艰苦而光荣的。完成这一任务有着许多有利条件,但也存在不少困难。

这主要在于:莱芜战役后,解放了一度被国民党军侵占的胶济路沿线地区,将鲁中、渤海、胶东、滨海4 个解放区的几十个县连成了一片。野战军主力已高度集中统一,并已积累了大兵团作战的经验,武器装备大为改善,部队士气旺盛,求战心切,战斗力有了显著提高。山东解放区各级党、政、民工作有牢固的基础,人力物力仍较充分,广大人民支前的积极性甚高,支前组织经过整顿,得到进一步加强。华中及鲁南边缘地区的游击战争也正在开展。可是,随着国民党军重兵的逐步深人,解放区将受到严重摧残破坏,部队机动作战回旋地区相应缩小。野战军虽然在行动上、指挥上统一了,但在组织上、制度上还不够统一。加之国民党军接受了历次被歼灭的教训,不会轻举冒进,这就增加了寻机歼敌的困难。而内线歼敌任务的加重,外线出击时间的推迟,作战规模的扩大,又增添了山东解放区人民的负担,给支前工作增加了困难。

面对华东战场的种种情况,陈毅、粟裕坚定地表示:为了全局的胜利,即使华东野战军全部牺牲,我们也会再建一支新的野战军去参加全国的大反攻。纵队和师以上的领导也一致表示,坚决完成中央军委赋予的歼敌任务。大矿地会议于3 月11日结束。

在统一了高级干部思想的基础上,华东野战军前委决定:立即对正在休整的华野各部队,进行一次旨在贯彻大矿地会议精神,加强思想建设,完成部队整编,加强军事训练,总结战时政工经验,整顿总结战时政工经验,整顿群众纪律,以提高部队战斗力,迎接新的更加艰巨的作战任务的大整训。

按照华野前委的统一部署,各纵队召开了营以上干部会议,传达和学习了大矿地会议精神,并在全体干部战士中进行了形势任务教育。

通过教育,使每个指战员深刻认识到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陕甘宁和山东解放区的重大意义,认清了战胜敌人的有利条件和存在的困难,从而增强了胜利的信心和责任感,并加深了对战争长期性、艰苦性的认识。

各纵队还结合总结8 个月的作战经验,深人进行了运动战的思想教育,使广大指战员加深了对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理解。

各营、连还联系部队实际,自觉检查和纠正了本位主义。个人主义、绝对平均主义和骄傲轻敌等不良倾向,全局观念和组织纪律性明显增强。

这一切有效的教育,无疑为迎击国民党军的重点进攻,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

部队的整编工作,也自上而下有步骤地继续进行。

华东部队在1 月下旬即开始了统一整编,但由于当时情况比较紧张,作战任务繁重,许多具体工作未能及时进行。

在继续完成了第8 、第9 、第10纵队的整编工作后,各纵队按编制调整了干部、兵员和武器装备,组建了炮兵营、工兵营,有的还组建了侦察营。

从地方部队中抽调的2 个旅、11个团的兵力,也升级为野战军。同时,将大批新参军的战士及莱芜战役中的数万解放战士,充实了野战军的建制和兵员。

对纵队司令部的工作制度,作出了更加明确的规定。健全了机关,整顿了连队组织,调整了新老成分和参军、解放战士的比例,保证了连队的纯洁和巩固。

各纵队还按照华东野战军后勤工作会议的要求,将供给。卫生部合并,建立了后方勤务部,配备了常备担架队和运输民工队。各团增加了担架连的建制。

在团以上单位建立了缴获物资处理委员会,统一分配、调剂战场缴获物资,改善了部队武器装备。对军工生产单位、医院和兵站等,进行了扩建和调整。

经过整编,华野各部队统一了编制和供给标准,兵员充实,组织健全,武器装备加强,整个野战军在组织建设方面统一集中的要求得到了贯彻。

休整中,华东野战军前委的进一步加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在团以上单位建立党委会,实行集体领导,坚持政治委员制度和政治工作制度作用的要求,也得到了贯彻落实。

还是在华东野战军高度集中实施机动作战的时候,中共中央就根据新的情况提出:军队中应执行红4 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决议,恢复党的各级委员会,实行党委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凡作战行动方案,军队建设的大政方针,均应经党委会充分讨论后作出决定,再交军政首长分工负责,领导各部门执行。

华东野战军前委深知,加强党委集体领导制度,加强政治工作建设,是人民解放军完成作战和建军任务的根本保证,是组织建设的中心环节。

这次,在野战军召开的政治工作会议上,依据中共中央和前委的指示,具体研究了部队党委会的职责、关系和工作方法。

明确要求各级干部自觉服从政治委员的领导,尊重政治机关,积极参加做政治工作。并确定以加强连队党支部建设为当前政治工作的中心。

严格强调各级政治机关和政治工作人员应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实施对部队的政治领导和组织领导,在完成各项任务中起模范带头作用,善于团结群众,依靠群众,运用积极分子开展政治工作。

经过以上一系列的工作,华东部队的党委集体领导制度。政治工作制度进一步加强。

在休整时间,华东野战军前委还根据以后作战任务,发出了总结8 个月以来的作战经验,以加深对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理解,进行战术技术训练的指示。

为了胜利完成中共中央军委赋予的继续在内线作战大量歼敌的任务,华东野战军前委,要求各纵队贯彻“打一仗进一步”、执行“以战教战”的方针,采取多种形式和方法,提高指战员的战术技术水平。

各部队针对自己情况和实战需要,普遍采取召开各级战术检讨会。干部集训等方式,就所参加的历次主要战役、战斗进行总结,尤其注重总结在各种情况下进行战斗组织指挥及突击、爆破、火力三结合等方面的具体经验。

在深人总结实战经验的基础上,广大干部对运动战和歼灭战的指导思想,对钳制与突击的辩证关系,对如何捕捉战机,采取各种机动作战的方法,以及如何组织山地、村落的攻防战斗,如何发挥炮兵威力、组织步炮协同作战等急待解决的一些重大战术问题,又进行了认真的讨论研究,并求得了一致的认识,从而加深了对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理解,提高了各级干部的组织指挥能力。

在连队总结中,广泛运用了群众性的说战斗、说经验,评指挥、评技术、评动作的方法,充分宣扬了“智谋与勇敢相结合”,“技术与勇敢相结合”的范例,使广大指战员吸取了许多宝贵的战斗经验,进一步认识到提高战术、技术水平的重要性。

作战经验的总结和认识的提高,激发了广大指战员的练兵热情,各纵队迅速掀起了学习战术、演练技术的热潮。

干部以山地、村落攻坚战术为中心,战士以射击、投弹。爆破、刺杀、土工作业五大技术为中心,结合排、班、小组的战斗动作,勤学苦练,群众性的练兵运动搞得轰轰烈烈。

遵照野战军的要求,各纵队、各师、各团间互相参观学习,交流作战、训练和管理教育的经验,整个部队的战术技术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和进步。

休整中,中共华东局和华东野战军前委,十分强调整顿和加强部队的群众纪律,并采取了行之有效的方式方法,对部队的纪律进行教育和整顿。

解放战争开始以来,华东部队英勇作战,不怕流血牺牲,显示了人民军队的本色。在作战行动中,一般注意了遵守群众纪律,保护人民利益,并出现过许多拥政爱民的模范事例,军政、军民关系基本上是正常的。

可是,各部队也出现了一些破坏群众纪律的现象,如随便烧老百姓的柴草,吃老百姓的东西,强拉民工及群众的牲口,对地方党政干部和人民群众态度蛮横,甚至打骂地方干部及民工等,造成了不良影响。

究其原因,是由于在连续紧张的作战行动中,对部队遵守政策纪律要求不严,对基层干部管理教育抓得不紧,对部分干部的骄傲情绪未能有效纠正,对一部分人员受国民党军队军阀习气的影响,也未能有效地教育克服。

这些破坏群众纪律,损害群众利益的问题若不及时整顿,就会使军队脱离群众,使战争难于持久,特别是在根据地缩小、人民负担较前加重的情况下,严格整顿部队纪律,就更为重要。

为此,中共华东局和华东野战军前委,要求各纵队务必做到和做好以下工作:普遍认真调查违反群众纪律的情况,并利用典型事例,分析原因,说明危害程度,用以教育部队,提高部队的觉悟。

召开有地方党政机关和人民团体代表参加的整顿纪律大会,负责同志要亲自主持,启发严重违犯群众纪律的人在会上作出反省和检讨,以增进军民的了解,挽回不良影响。

深人进行人民战争思想教育,使广大指战员懂得人民的支援是战争胜利的根本保证,理解爱护解放区一草一木的重要意义,自觉地节省人力、物力,发扬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与根据地人民同呼吸、共甘苦,树立长期作战思想。

各级党委和首长在布置行军、设营、作战任务时,必须同时布置如何维护党的政策和群众纪律,做到既完成任务,又不损害群众利益。

发挥连队党支部的堡垒作用,在整顿中,建立党支部领导下的纪律检查小组,以加强日后经常性的检查。

与此同时,号召地方党政机关和军队广泛开展拥军优属和拥政爱民活动。

经过以上这些工作,部队的纪律性有了很大的加强,严格执行各项纪律,已成为广大指战员的自觉行动。

在休整中,华东野战军各部队还在以前实战经验的基础上,总结出了一套比较完整的连队战时政治工作经验,其中的群众性诉苦教育、立功运动和团结互助运动,被誉为“连队政治工作的三把钥匙”。

诉苦运动,是最实际的阶级教育,是群众性的自我教育,最有效的一种方法。早在1946年初的百日练兵运动中,华东有的部队就曾进行过“算血账”的教育,这是诉苦教育的初步尝试。解放战争开始后,解放战士陆续补入部队,各部队先后运用诉苦的方法,有效地提高了他们的觉悟。

随着战局的发展和解放区土地改革的普遍展开,部队的作战任务越来越艰巨,阶级斗争更加尖锐复杂,加上大批俘虏补人连队,其中原国民党军的老兵又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因此,部队的成员和思想作风也随之较前复杂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做好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最大限度地发挥全体指战员的自觉性和能动作用,对于团结内部,巩固部队,克服困难,争取作战胜利,贯彻党的路线和政策,具有决定的意义。这就对部队战时政治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这次休整中,各纵队普遍进行了诉苦教育,并且取得了显著成效,充实和丰富了这一教育运动的经验,使之更加系统和完善。

整个诉苦教育运动,一般都经历了这样几个阶段:思想动员。主要是以多种多样的方式,如参加地方群众诉苦大会,请地方干部作报告,揭露地主剥削压迫农民的罪行等,启发广大指战员认识诉苦的意义。

召开诉苦大会,典型现身说法,控诉旧社会。旧军队和阶级敌人的种种罪恶,“人人倒苦水”,“有苦诉苦,有冤伸冤”。

运用本单位的诉苦材料,用阶级分析的方法,帮助广大指战员认识苦难的阶级根源,挖出总根蒋介石,“变私仇为公仇”,划清敌我界限,激发阶级仇恨,提高阶级觉悟。同时,批驳“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宿命论”、“风水论”等糊涂观念。

引导指战员进行两种社会、两种军队的对比,进一步认清土改和战争的关系,为谁当兵为谁打仗的道理。干部战士从切身经历中体会到,“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不忘毛主席”,自觉清除各种错误思想,一心一意跟着共产党干革命。在提高认识的基础上,制订个人和集体立功计划,召开反蒋诉苦复仇立功宣誓大会。

生动扎实,步步深人的诉苦运动,不仅提高了工农出身的同志阶级觉悟,而且教育改造了非无产阶级出身的同志,加深了新老战士之间和官兵之间的阶级感情,增强了内部团结,对于巩固新战士,溶化俘虏,纯洁部队,提高战斗情绪及推动政治工作,都起了重大作用。

此次休整中,各师团还普遍用一周左右时间,深人进行了为人民立功的思想教育。

立功运动,是发扬革命英雄主义的群众运动,是人民军队本质的反映。这一运动,在华东野战军有着优良的传统。

最先,是华中野战军第1 师第1 旅第2 团(即华东野战军第4 纵队第10师第29团)于1946年苏中战役中,在原有的英模运动的基础上,根据群众的自发要求创始的。

华中野战军于同年10月13日,初步总结推广了该团开展立功运动的经验,同时鲁南军区也在民兵中开展了这一运动。

后来,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发出关于开展立功运动的指示,决定在部队和民兵中广泛开展立功运动,号召“人人立功,事事立功”,并于12月25日颁布了《立功运动暂行条例》,使其正规化、制度化。

华东野战军开展的立功运动,得到中共中央军委的充分肯定和赞扬八解放日报)曾两次发表短评和社论,介绍华东部队和民兵开展立功运动的经验,阐述了立功运动的重要意义,并号召将这一运动推广发展到各解放区和部队之中。

这次休整期间,各纵队按照华东野战军前委的指示,在团以上政治机关所属评功委员会的领导下,经过群众评选,逐级审查,按权批准,评出了宿北、鲁南、莱芜战役以来的立功单位和个人。

随后,各纵队都举行了盛大隆重的群英大会和庆功大会,给立功者颁发功劳证,向立功者家属送功劳状,组织英雄模范和立功者作巡回报告,大力宣传英雄模范的事迹,号召全体指战员以英雄模范为榜样,开展“人人立功,事事立功”的革命竞赛,掀起群众性的立功热潮。

后来的战争实践证明,立功运动是建设人民军队,争取解放战争胜利的政治工作的有力武器。凡是立功运动开展得好的部队,革命英雄主义与正气得到发扬,革命进取心和荣誉感不断增强,战斗情绪更加旺盛,有力地保证了作战与各项工作任务的完成。华东野战军休整期间开展的立功运动,取得了不可磨灭的重大成效。

在时间紧凑,内容丰富多彩的休整中,华东野战军各纵队逐开展了学习王克勤,实行思想、技术和体力的团结互助教育。

王克勤是晋冀鲁豫野战军的一位班长,他从一个解放战士成长为爱兵模范和战斗英雄,创立了思想、技术、生活互助的带兵方法,对带领新战士、团结改造解放战士起了很大的作用。

团结互助运动是一个有组织有领导的官兵互教、互学、互管、互帮的群众运动。在连队党支部的领导下,干部以身作则,发扬我军阶级友爱的管理教育传统,充分发动群众,在思想、技术、体力等方面,广泛进行互助活动。

为了将团结互助运动进行的卓有成效,华东野战军政治部专门发出通知,对该运动的主要项目、内容和意义,进行了具体阐述,指出:思想互助,主要是教育党员和积极分子,使他们明确做思想工作是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学会做思想工作的方法,成为政治指导员的有力助手。在激烈的战争环境中,干部战士的思想变化万千,不断出现新的问题。连队中有了众多的“小指导员”,就能随时随地进行思想互助,及时解决思想问题。

技术互助,就是把在军事上有一技之长的特别是有专长的解放战士组织起来,发挥他们“小教员”的作用。在训练中互教互学,在战斗中边打边教,达到传授技术,交流作战经验,提高作战本领,增强作战勇气的目的。

体力互助,是在部队高度机动,大踏步进退,连续作战的情况下开展起来的。在频繁的战斗行动中,干部、共产党员以身作则,帮助新战士和体弱的战士扛枪支、背包、米袋,挖工事,照顾伤病员,既增强了上下之间、同志之间的团结,又提高了行军速度,保证了作战任务的完成。

团结互助运动的基本组织形式,是互助组,通常每个班分成3 个互助组,每组3 至4 人,党员、新老战士、解放战士适当配备,以保持党员和老战士的骨干作用,发挥每个人的特长。

互助组,战时即是战斗小组,适合于战斗队形变化和小群动作战术的要求,能够保证顺利指挥联络和互相督促战场纪律,成为提高部队战斗力的一个重要因素。

由于华东野战军各纵队认识正确,态度积极,在教育中创造性地落实其野战军政治的要求,部队的团结互助运动开展的深人扎实,达到了预期目标。

华东野战军的这些做法,得到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充分肯定,并在全军普遍推广。

经这大矿地会议和胶济路整训,华东野战军指战员进一步。认清了战争的长期性和艰苦性,增强了全局观念和必胜信心,上下团结一致,在思想上、组织上达到了高度集中统一的要求,军政军民团结大为巩固,战术、技术水平有了新的提高,从而在思想上、组织上、军事上为迎击国民党军的重点进攻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整训后的华东野战军部队,如虎添翼,精神更加振奋,以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所向披靡地与围攻而来的国民党军搏斗。

一场重兵集团相对、斗志斗勇的生死搏斗开始了。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原逐鹿 作者:张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