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原逐鹿》16.聂荣臻挥师横扫正太路


国民党整编第74师被围后,南京的蒋介石、陈诚再也坐不住了,他们接二连三发出电令,一面好言劝慰张灵甫,一面加速调兵增援。

后来,飞到徐州督战的蒋介石,认为第74师战斗力强,且处在有利地形,临近又有强大的增援兵力,不仅没有被歼灭的危险,而且是与华东野战军决战的好机会。

于是,蒋介石异想天开地部署了所谓“磨心战术”,企图一面以第74师为“磨心”,将华东野战军主力紧紧吸住在孟良崮周围,一面紧令其第5 军、11师、64师等共10个整编师,从新泰、莱芜、河阳、汤头等地赶来增援,在蒙阴以东、汉河两岸地区进行合击。

蒋介石给张灵甫打气说:“抓住共军主力,实为难得之良机,正是你部再为党国尽力之时,务必要奏奇功于一役。”

陈诚也为张灵甫壮胆说:“我们已经下达了最严厉的命令,要外线部队立即增援你们,你们也要密切配合,来一个内外夹击,中心开花,尽歼顽敌!”

汤恩伯更是日夜忙碌,一会儿“寒西电令”一会“删已电令”,对张灵市既哄又捧,说什么“贵师为全区之枢纽”,“只要贵军站稳,则可收极大之战果”。

而此时已成为瓮中之鳖的张灵甫,却利令智昏,把74师看作“金刚钻”,自以为“战斗力强,建制完整,兵力集中”,“共军想吃也吃不动”。他竟自鸣得意地声言:“以我张灵甫为诱饵,把共军吸引在我的周围,有利于四面夹击”,“两下一挤,共军就完蛋了”。

其实,等待张灵甫的,是华东野战军“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之势。他的末日已经来临。

一直密切注视敌军动向的华野总部,始终充满围歼第74师的必胜信心。

陈毅在一次华东野战军的作战会议上,针锋相对地说:“白崇禧、陈诚叫张灵甫居高临下,中心开花;我就叫张灵市片甲不留,自掘坟墓!”

将第74师团团围住的华东野战军指挥员,到进攻阵地前沿一看,孟良崮及其周围山头,方圆不过数里,尽是光秃秃的石头山,山峰陡峭,草木稀疏,而被困在里面的国民党军不下4 万人。第74师没吃没喝,工事无法构筑,人马无法隐蔽,都不禁这样嘲弄:“蒋介石、陈诚真是‘天才’的指挥,明明是下了一着死棋!”

“张灵甫呀张灵甫,这下子你要出演失街亭了!”

在蒋介石“严令”督促下,国民党从东西南北各个方向前来增援的10个整编师,硬着头皮攻击前进,向74师靠拢。

战场上,出现了华东野战军5 个纵队包围着整编第74师,而国民党军却又有10个整编师包围着华东野战军的战争奇观。

如不迅速歼灭第74师,让国民党军实现了反包围,将使华东野战军部队处于危险境地,影响战役的胜利,后果不堪设想。

针对这一情况,华野前委一面命令阻援部队坚决阻击援敌,一面命令主攻部队加紧猛攻,不惜任何代价,坚决迅速。全部、彻底歼灭第74师。

陈毅向全军发出“歼灭74师,活捉张灵市”的号召,全体指战员立下了“攻上孟良崮,活捉张灵甫”,“消灭N 师立大功,红旗插上最高峰”的誓言。

粟裕打电话给第1 纵队司令员叶飞,告诉他:“战役发起后,党中央和毛主席又来了指示,说不要贪多,首先歼灭第74师,然后再另寻战机。现在,敌人的10个整编师已经被围在我军身边,先后打响。当前主要的任务是协同兄弟纵队把第74师这个轴心敲掉。这样,敌人役有依靠了,我们就可以免得两面作战。如果拖延下去,情况的逆转是难以预料的!”

陈毅也打电话给叶飞说:“蒋介石要和我们决一死战,敌人已经派重兵把我们反包围了,情况十分严重。现在关键的问题,是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孟良崮。哪怕1 、4 、6 纵打光了,只要把敌人消灭,也在所不惜。我给你们补充,恢复你们的番号!”

陈毅同志和华野前委的决心,传给了从北面主攻孟良崮的第4 纵队司令员陶勇、从南面主攻孟良崮的6 纵队司令员王必成、从东面主攻孟良崮的8 纵队司令员王建安等。

天黑以后,叶飞和1 师廖政国师长,一同来到小曹家圈。叶飞问纵队副司令何克希:“独立师打得怎么样?”

“303 高地、285 高地,经过反复争夺,整整打了一天,敌人刚才又把这两个地方夺去了!”

“拿回来厂‘叶飞果断地说。

当何克希等把叶飞的决定传达下去以后,问起了1 师那边的情况,叶飞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塔山、尧山拿回来了”。何克希立即意识到:叶飞的注意力已经不再放在这些阵地上了,更艰巨的任务在等待着他们。

果然,叶飞坐下来,叫参谋铺开军用地图,指着地图上一圈圈曲线标示的山区说:“整74师已经全部聚集在孟良崮固守待援。野司获得的情报说:敌人企图以整74师为轴心,吸引我军主力在它周围,再以10个整编师来夹击我军,实现他们与我华东野战军决战的目的,并为第74师解围。”

这时,前沿送来报告:303 、285 高地又夺回来了。

第1 纵主力经过一天的准备,第二天拂晓,猛攻东南的520 和540 高地,逼近了孟良崮。这时,右翼迂回的第8 纵队,已从东北打到孟良崮以西,围攻芦山;第9 纵队已攻占孟良崮东北高地一处;4 纵逼近520 高地;6 纵从鲁南赶来,打进垛庄、北晚、荡子郎一线。

第74师虽被压缩在孟良崮的荒山上,却仍在顽抗待援。

更艰苦的战斗也在阻击阵地上展开了。第1 纵队阻击阵地,遭受敌第25师、65师的猛烈进攻,血战竟日。

复浮山、蛤蟆圄、界牌、天马山一线,整天罩在烟火里。

从阻击阵地传来的电话不断报告:“敌人遗尸满地,还是成营成团地向山上涌,炮火没有间歇,部队不分队形,像羊群,像蜂群一样乱哄哄。”

中午,三山店、交界墩的阻击部队伤亡殆尽,阵地被国民党军强占;下午4 时,界牌被国民党军占领;随后,天马山。复浮山、蛤蟆圄全线告急,敌人已攻上天马山山腰,接着部队与指挥所失去联系。

此时,何克希手里已经没有预备部队,别的战线上的部队也赶调不及,情势非常严重,大家都为阻击阵地着急、担忧,指挥所里紧张得空无人声。

忽然,耳边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值班参谋抓起电话机,只听到廖政国师长响亮的声音:“我要作战参谋带一个连,跑步去反击天马山了!另外,我使用了友邻四纵的一个营,请报告野司,这个营暂归我们指挥。”

原来正在天马山危急之时,有一支部队在山沟里向东急进。廖政国查明是第四纵队的一个营,立即对营长说:“我是第一师师长,命令你们立即赶援天马山”。

那位营长说:“我营奉命跑步赶去攻击孟良崮,任务相当紧急”。

廖政国向烟火弥漫的天马山一指,说:“天马山阵地的得失,关系重大。如果敌人打通联系,全局皆危。我手里仅剩七八个警卫员了,只有使用所有到达这个地区的部队”。

营长考虑了一下说:“好,为了整个战役的胜利,我们执行你的命令”。

这个营赶到天马山时,附近的上下马头圄争夺战正在猛烈进行。这支主力军的投入,立即转变了情势,把已冲到山顶的国民党军压了下去。

随后,廖政国迅速把可能组织起来的非战人员,或成立一个班,或成立一个排,也先后赶去天马山,终于将敌击退,稳定了天马山阵地。

5 月15日13时,陈毅、粟裕下达了总攻第74师的命令:华野所有炮火集中轰击孟良崮诸山头,所有部队向孟良崮高峰挺进,决不准第74师跑掉一兵一卒!

发起孟良崮战役以来,华东野战军部队连日作战,虽然十分疲劳,但眼见国民党的头号“王牌”已经被困于绝境,无不精神振奋,斗志昂扬。

此时此刻,从指挥全局的华野总部,到英勇拼杀的前沿阵地,上上下下全军一心,惟一的目标和共同的誓言,就是“坚决消灭第74师,不让敌人跑掉一个!”

在艾山脚下的一条山沟里,由粟裕率领的华野前线指挥部,此刻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繁忙,里里外外紧张地工作着。

粟裕是13日来到此的。这里的岩洞很多,号称“千人洞”。其实,大的不过六七米,小的只有一二米。前线指挥所设在一个“扫把形”的山洞里,上面还不停的滴答、滴答地漏水。

华野司令部人员,把洞口的石头搬搬挪挪,垒起一道抵挡蒋机飞弹的墙。又从老乡那里买来一些麦秸,在洞内铺成最简易的“床”。一部12门的交换机,三门电话单机,沟通着总部与各纵队,以及和前沿阵地的联系。

14日,陈毅也来到这里。

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这潮湿、阴暗、狭小的岩洞,竟成为叱咤风云的一代名将指挥千军万马的司令部,从这里发出的道道命令、条条指示,指导了震惊中外的“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激烈战斗。

陈粟要求部队不要怕敌人天上的飞机和地面的援兵,明确指出:我们有困难,敌人更困难,一定要坚持打下去,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陈粟要求炮兵狠狠地集中火力猛轰,给第74师以毁灭性打击。指示各营、连抓紧敌人挤成一堆的时机,集中强大炮火,予以准确打击!

情况紧急,战斗异常剧烈。陈毅、粟裕几乎接连两三天没有合过眼,而且等待他们的,将是更多的不眠之夜。

两军决战,拼得你死我活,敌我双方都全力以赴,几乎每个山头都要经过几番争夺,整个战场呈现出更加紧张、更加猛烈、更加残酷的激战状态。

围歼战,是一场剧烈的阵地攻坚战。

孟良崮及其周围,山峰陡峭,岩石累累,土质坚硬,所有可以攀登的地方,第74师都堆了鹿寨,凡是较大的岩石裂缝,都修筑了掩体或防弹洞,易守难攻。

华东野战军各部队,从四面八方多路展开突击。国民党军第74师和第83师第19旅第57团云集于孟良崮芦山及附近山地,依托巨石和山头阵地,居高临下,不断发起反冲击。

华东野战军每攻克一点,往往经过数次、十数次的冲锋,反复争夺,直至短兵相接,刺刀见红。战况激烈程度,为解放战争以来所少见。

经过英勇顽强的冲杀,逐次粉碎敌人的顽抗,缩小了包围圈。第74师在抵抗无效后,倾全力组织突围。在飞机轮番轰炸掩护下,张灵市指挥部队先向垛庄突围,被第6 纵队打回,改向西冲击,被第1 纵队打回,转向东面突围,又被第9 纵队打回,均未得逞,其伤亡累累。

入夜,第74师即被压缩在孟良崮芦山等东西3 公里。南北2 公里的几个山头上,人员、马匹、辎重密集于各山头、山谷,完全暴露在华东野战军的火力射击范围。

万泉山,是第74师在我军紧缩包围圈后,企图打出一条突围通路的希望所在。因此,万泉山的守军第83师第57团,倾全力向华野23师阵地进行疯狂反扑。

8 纵队的指挥部下决心攻占万泉山,歼灭第57团这个惟一与第74师联系在一起的国民党军第83师部队,以使第74师成为完全孤立之敌。万泉山成为双方激烈争夺之地。

担任主攻万泉山任务的,是擅长攻坚作战的67团。

攻击发起后,山上山下枪声大作,犹如狂风暴雨,照明弹此起彼落,明若白昼。国民党军第57团依据山头阵地,利用悬崖陡壁进行殊死顽抗,在其围墙被炸开后,又组织火力,把缺口严密封锁起来,阻止华野部队突击队前进。

战斗延续8 个小时,呈胶着状态。

67团4 连爆破英雄李洪章,拂晓前带伤再次携带炸药和手榴弹,冒着敌密集火力,接近第57团围墙进行爆破。炸药一响,敌人又匆忙堵击缺口,他一连打出几个手榴弹,将敌人击退。

这时,班长吴志宣、机枪手刘志昌,奋勇冲上山顶,迅速将突破口撕开。突击队占领阵地后,敌人连续三次反扑,都被击溃了。天快亮时战斗才结束,第57团全部覆灭于万泉山上。

连日天晴,烈日如火,天上飘着几缕浮云,没有一丝丽意。第74师粮尽水绝,饥渴难熬。

在许世友纵队控制的野猫圩沟,有一眼山泉。第74师在机关枪、迫击炮的掩护下,发起集团冲锋,拼命争夺这眼山泉。

在此攻击防守的25师对团的一个连,连续打垮敌人20多次冲锋,连指挥员接连牺牲或负重伤,先后有7 名干部战士自动代理指挥。敌人在野猫圩沟留下大片死尸,却没有得到一滴泉水。

被围困的敌人饥渴至极,有的饮马血、吞马肉,有的甚至喝马尿、人尿。第74师的粮弹给养,只得依赖蒋介石派飞机空投。

为了给飞机指示投落点,国民党军在山头摆开识别标志。华野部队指战员看到敌人铺红布,他们也铺红布;敌人换白布,他们也换白布。

在敌对双方呈胶着状态的战场上,蒋机驾驶员在空中无法分辨真假,空投下成包的馒头、大饼、饼干、牛肉等食品和弹药,大部落人华野战士手中。敌官兵好歹得到一点空投食物,各部之间又你争我夺,以至火拼起来。

正当我们的迫击炮弹打光了,得到敌机投落下的成箱炮弹,随即填进炮膛,倾泻在敌人的阵地上。

战士们眼看敌人挨了自家的炮弹,爆发出阵阵欢呼,“运输队长蒋介石真慷慨”的歌声,震荡着沂蒙的山山岭岭。

在夺取万泉山后,23师立即倾全力组织了8 个半营的兵力会攻芦山、孟良崮这两个第74师的最后阵地。

攻击顽敌第74师的中心阵地,战斗异常激烈,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芦山的守敌,从山脚下就开始布防,层层扼守,与我突击部队顽强冲杀,反复争夺。

各团的攻击部队,乘着黑夜夺取了敌人一、二道外围阵地。第74师立即组织反扑,在强大火力掩护下,凭借复杂地形,与我短兵相接,竭力拼杀,遭我沉重打击,伤亡极大,仍至死不退。

于是,我战士纷纷跃出工事硬拼刺刀。敌人一次反击被打垮,又一次反击打过来。一直激战到天明,攻击部队还是只能控制一、二道外围阵地。

各路国民党援军向孟良崮地区步步进逼,使得歼灭第74师的战斗不能有一刻的迟缓。

16日上午,陈毅、粟裕命令华东野战军各主攻部队,再次发起猛烈攻击。首先集中强大炮兵火力,向敌军密集的山头、高地猛烈轰击。在浓烟和火光中,敌人的血肉和岩石齐飞,一片混乱。

芦山,是孟良崮地区的最高峰,也是孟良崮主峰的屏障。第6 纵队49团在沿横山东侧出击,配合兄弟部队攻占芦山。

以“磨心‘自居的敌74师,眼看所谓”内外夹击,中心开花“将成为泡影,就失去了据守制高点顽抗的信心,把保存自己的希望放在夺路突围上。

上午10时后,饥饿疲惫的第74师官兵突然拼死挣扎,在飞机轮番轰炸扫射掩护下,从芦山与李子园、横山连洼出击,妄图向沂蒙公路垛庄一线逃命。

敌军所向,火力空前猛烈。首当其冲的,正是我向芦山攻击的49团。团指挥员果敢沉着,冒着弹雨,指挥部队全力奋勇出击。

2 营很快占领芦山与李子园之间敌人前进道路上的两个山冈。原作为机动出击的1 营,此时也登山与2 营一起,共同组织密集火力阻塞国民党军前进道路。

在强大火力杀伤了,从高地向下冲击的敌人,重叠仆倒在尸体上。刹那间,敌人尸体成堆,又给自己构成了一道突围道路上的障碍。

在我步兵与敌人英勇冲杀的同时,我军炮火也向敌纵深猛烈射击。激战15分钟,敌先头部队两千多人尽遭歼俘,后续部队立即向后清窜。这一仗,我49团俘敌近千,缴获很大,单汤姆冲锋枪,就足够装备3 个团。

第9 纵队挥部随部队进展靠前指挥,这是纵队司令员许世友的一贯作风。第9 纵队25师同26师合力攻击,奋勇冲杀,与敌人展开白刃战,有的山头反复争夺十五六次。

这时,陈毅打来电话,询问第9 纵队进展情况,许世友斩钉截铁地回答:“现在已经打成这个样子,还能让敌人跑了?我手头还有一个师没有用上,张灵甫的第74师,休想从我这里跑掉一个人!”

陈毅以他特有的宏亮嗓音说:“好!现在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孟良崮拿下来。谁打下盂良岗,谁就是战斗英雄!”

放下电话,许世友意识到最后突击的时机已经到来,当即命令各部加强战斗组织,抽调机关人员补充战斗部队,并将所有预备队全部投入战斗。

许世友对25师师长肖镜海说:“你们师长当团长,团长当营长,营长当连长,带头冲!”各级干部遵照许世友的命令,身先士卒,给了部队极大的鼓舞。

在600 高地上,25师缴获了第74师6 门榴弹炮,一时找不到炮手。这时,在俘虏群里站出几个人,他们都是被抓壮了抓来的,早已恨透了国民党军队,都卷起袖口说:“长官,你放心,他们哪里有人,我们都知道!”说着,马上掉转炮口,向孟良崮主峰猛轰。

16日下午2 时许,是华野主攻各部队向芦山最后攻击的时刻。

突围不成、退守芦山的残敌,凭借620 高地向下猛扫机枪,猛掷手榴弹二并不时发出垂死挣扎的嚎叫。当四面的炮声发出怒吼,华野各部队冒着枪林弹雨,迅猛扑向山顶。

从正面攻击的部队冲上山腰,与敌人展开手榴弹战。敌人凭着高地向下冲击,我们的战士依赖岩石掩护向上甩掷。爆炸声响成一片。

经过20分钟的激战,第74师失去了最后的抵抗力,纷纷向后退缩。

一个连长带的队伍,好似插进敌人后背的一把钢刀,6 挺机枪一梭梭扫去,与四面蜂涌冲近山头的各友邻部队的枪弹汇在一起,像大雨倾盆泼出,敌人随着一个个栽倒下去。

敌阵中无数张嘴巴发出“缴枪啦!”“投降啦!”的哀号,倒举着枪托,挥动着高高挑起的白毛巾,或是脱下帽子,示意投降,以求保命。

攻上芦山山顶的,正是誓报涟水城下一箭之仇的第6 纵队的干部战士。

原来气壮如牛的张灵甫,再也沉着不住气了。

顶又顶不住,突又突不出去,张灵甫惟一的招数就是向蒋介石求援,向左右邻救援。

报话机频频传出张灵甫的呼救声,越来越急促。面临灭顶之灾的他,不得不一反往日那国空一切的骄横神态,向第25师师长黄百韬、第83师师长李天霞苦苦哀求:“黄先生、李先生,赶快向我靠拢!赶快向我靠拢。”“请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吧!”

蒋介石眼看其“王牌军”将葬身沂蒙山区,对各路增援部队下了死命令。在16日上午8 时,74师覆灭前的8 小时,蒋介石给增援部队发出手令:“如有萎靡犹豫,巡逡不前,或赴援不力”,“以贻误战局,严究论罪不贷!”

汤恩伯这个曾挥师猛进,直取坦埠的兵团司令官,其气劲也荡然无存。

蒋介石也好,汤恩伯也好,硬软兼施都已失效,直至16日下午,各路援敌始终没有跨越我包围圈一步。

在围歼第74师的最后关头,王必成使出了“杀手铜”。只见他大吼一声:“特务团,现在是你们上的时候了,给我像刺刀一样刺进去,像猛虎一样扑上去!”

原来,王必成把特务团作为6 纵的预备队。在此之前,特务团光看着别人冲锋、战斗,自己捞不上,早就憋足了劲。特务团个个是身强力壮的棒小伙,经验丰富的战士。

接到命令,在副团长何凤山率领下,特务团像一条条出海的蛟龙,猛扑向孟良崮山顶。集中所有的轻重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冲入敌阵,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很快把敌人消灭了。在俘虏群中的魏振钦,主动向我军表白身份说:“我是74师少将参谋长!”特务团继续前进,在74师指挥部——一大岗顶北侧山洞,遇到了敌人最后一次拼死抵抗。

张灵甫眼看我军已经逼近山洞,便逼迫所有龟缩到固顶的残兵败将,包括他的卫队,进行绝望的反扑。

特务团3 连在轻重机枪火力掩护下,很快冲到洞口,张灵甫的卫队长带着人刚从洞内探出头来,就被三连击倒20多人。我特务团3 连指导员邵志汉也在冲杀中中弹牺牲。

第74师副师长蔡仁杰,第58旅旅长卢醒、副旅长明灿,57旅旅长周安义先后被我击毙。

直至16日下午,整编第74师被我全歼,各路援军也均遭到重大杀伤。

张灵甫被击毙,第74师被全歼,像晴天霹雳撕破国民党首都南京的昏暗沉闷,震撼了整个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中心。蒋介石痛心疾首地惊呼“以我绝对优势之革命武力。竟为劣势乌合之匪众所陷害”,“真是空前大损失,不能不令人哀痛”。

孟良崮战役,歼灭国民党军3.2 万余人,彻底粉碎了蒋介石及其统帅部的“鲁中决战”计划,严重挫败了敌对山东的重点进攻,有力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胜利信心,配合了陕北及其他战场的胜利攻势。

战役结束后,国民党军第1 兵团司令汤恩伯被撤职,整编第25师师长黄百韬、第83师师长李天霞等也分别受到处分。

后来,粟裕在回顾这次战役时说:“后来的事实证明,经过孟良崮战役,敌人虽仍未放弃对山东实施重点进攻的计划,但其进攻的势头已经被打掉了,并且从上到下真正地被我们打怕了。”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原逐鹿 作者:张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