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原逐鹿》18.“品”字形战略部署


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

针对蒋介石及其统帅部集中兵力对解放区南线两翼——陕北和山东的重点进攻,企图在消灭这两区的解放军后,再转用主力于其他战场,以各个消灭解放军,中共中央军委、毛泽东确定,继续在内线作战,执行积极防御战略方针,要求陕北。山东战场的解放军实行诱敌深人,集中优势兵力,抓住战机,逐批歼灭进犯之国民党军,粉碎国民党军的重点进攻,为尔后转人战略进攻创造条件;要求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等战场的解放军,依据各地的具体情况,举行战略性反攻,大量歼灭国民党军,逐步收复失地,以配合陕北、山东战场解放军的作战。

遵照中央中共军委、毛泽东的指示,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战场的解放军指战员,立即行动起来,发起攻势作战,谱写了感人的战斗篇章。

晋冀鲁豫军区部队,经过8 个月的英勇奋战,至1947年2 月底共歼国民党军25个旅,连同地方团队共23万余人,粉碎了国民党军控制鲁西南和打通平汉路、同蒲路的计划,粉碎了国民党军向整个晋冀鲁豫解放区的进攻。

1947年3 月,蒋介石从晋冀鲁豫解放区调走了17个旅的兵力,去加强陕北和山东的重点进攻,这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晋冀鲁豫解放区的压力,使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处于机动和对敌作战的有利地位。

蒋介石在晋冀鲁豫仅剩31个旅。在这些部队中,大部遭解放军歼灭性打击,兵源补充,物资供应,特别是粮食供应困难,士气普遍低落。

国民党军的布防情况是:王仲廉集团的4 个整编师和孙震的两个整编师以及地方团队约10万人,守备在豫北地区平汉线和道清线一带;刘汝明的两个整编师和徐州绥署的一个整编师,守备在鲁西南黄河以南一带;第5 绥区部队的一个整编师和徐州绥署的一个整编师加上约20个地方团队,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包围着我豫皖苏根据地;王敬之集团的4 个整编师约8 万余人,集结在鲁西、平阴和滋阳地区;胡宗南的4 个旅和阎锡山的部队3 万余人,集结在晋南,整个兵力从东往西一字长蛇阵排开。

根据冀鲁豫地区国民党军的兵力及部署,1947年3 月6 日,毛泽东在给刘伯承、邓小平的电报中指出:“下一步行动,似打黄河以北之王仲廉、孙震两部,与华东作远距离之配合较为适宜。”还指出:“在一般情形下(特殊情况除外),刘邓军须在黄河以北,基本上解决王孙两部,并调动吴绍周指挥之两个师到黄河以北给以歼灭,然后南下陇海较为有利。因黄河已放水,过去与现在情形已不相同。”

豫北,是敌人打通平汉线的前进基地。敌人的重点进攻开始以后,这个地区成为敌山东战区和陕北战区转运兵力的枢纽。如果能尽早消灭这股敌人,或占领这个地区,就能切断敌人之间的相互联系,使其彼此孤立,对我山东部队和陕甘宁部队反击敌人的重点进攻,将是一个极大的支持。

遵照党中央的批示,刘邓决心发动豫北战役,以歼灭王仲廉、孙震两部。

敌豫北兵力的具体部署是:王仲廉集团的4 个整编师和孙殿英的暂编第3 纵队等地方团队约7 万余人,布防在平汉线西侧、道清线两侧以及原武、武断、温县、沁县、济源等地区;孙震的两个整编师和王祝三部地方团队约2.5 万人,则在黄河以北的楼阳、浚县、滑县、延津、封丘、长垣地区。

王、孙所部的这两个守备区,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因此这里的敌人曾用心修筑战壕和碉堡,工事坚固,火力点密集。并且他们曾同晋冀鲁豫野战部队交过锋,吃过苦头,行动特别谨慎,回避野战,害怕铁路交通被切断。

刘邓深知王、孙两部的这些特点,并据此确定了对其的作战方针:集中优势兵力,重点占领黄河铁桥和新乡之间地区,然后向北发展,解放豫北广大地区。

依据这一作战方针,野司将参加豫北战役的部队,划分为四个集团,同时明确了任务分工:一集团,由第1 纵队4 个旅和冀鲁豫军区的第4 分区一部组成,战斗任务是围歼黄河铁桥守敌,炸毁黄河铁桥,破坏大桥以北亢村以南的铁路段,占领原武和原阳。

二集团,由第2 纵队、冀南军区的两个独立旅和冀鲁豫8 分区一部组成;任务是,主力在新乡东南的张店待命,以一部分兵力(一个旅)佯攻滑县,迷惑敌人。

三集团,由第3 纵队和第6 纵队组成;任务是,以一部兵力占领新乡以南的小冀、获嘉等地,主力歼灭由新乡南下增援之敌。

四集团,由太行军区两个独立旅、第17师和第4 分区、第5 分区组成,任务是,以一部兵力切断新乡和汲县之间的铁路,占领潞王坟,主力进攻辉县。

为了作战任务的顺利完成,野司在刘、邓主持下召开了作战会议,确定豫北战役分三步执行的计划。

第一步,破坏黄河铁桥和平汉铁路郑新段,粉碎敌防御体系,然后向新乡挺进,调运敌王仲廉部回援,在运动中歼灭敌有生力量。

战役的第一步于3 月22日开始,战至3 月28日,先后解放了原武、原阳、延津、封丘、淮阳等5 座城镇和牛市屯等地,将国民党地方武装王祝三部歼灭一部。

3 月30日夜,晋冀鲁豫野战队决定围歼汲县守敌第32师。因该敌内部的地下工作者进行了策动工作,如策2 、3 、4 集团将守敌围困,以配合地下工作者迫敌起义。4 月2 日拂晓,我对汲县守敌实施攻击,并于当日占领东关与外围据点多处。但出人意料的是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失去了内应。汲县迟迟未能攻下。

此时,王仲廉在顾祝同严令之下,速从武汉调第9 师,从黄河南调第66师,从淇县调第41师的一个旅,从焦作调第3 师等部增援汲县守敌。

鉴于敌人大量增援,以及我已在该地歼敌5000余人,占领了黄河以北平汉路东西200 余里,南北140 余里的地区,迫使敌人拟将调往山东战场的第66师和第9 师改调豫北战场,打乱了敌人的战略部署,支援了山东我军的作战,基本达到了第一步预定作战目标,我军于4 月3 日黄昏主动撤出汲县地区。

豫北攻势的第二步,避开优势之敌,挥师北上汤阴、安阳地区,占领平汉路安阳和淇县段以及卫河以西广大地区,在此开辟战场,诱王仲廉部北上,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当时晋冀鲁豫野战军各集团的行动计划是,二集团北进五陵集,占领卫河以西的菜园、大韩家、太保、楚旺、四隆、崔桥等地。三集团主要是夺取淇县和汤阴,控制平汉路淇县和汤阴段。四集团一部在汲县、新乡佯动,主力北进配合四集团夺取淇县和汤阴,余部北进鹤壁、水冶、观台,收缴散敌。一集团为预备队在司马、北城等地待令。

就在4 月3 日撤出汲县以后,晋冀鲁豫各集团马不停蹄,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于当日夜分路北进。4 月10日,先后占领淇县、畜村、宜沟、鹤壁、楚旺等据点,歼灭了河南地方一武装第1 总队、第2 总队、第3 总队约1 万余人,破坏了安阳至汲县段平汉路,卫河以西地区和平汉路西侧都被我军解放。前锋抵达安阳。

因作战失利,王仲廉在受到顾祝同严厉训斥后,急忙亲率第66师两个旅、第41师一个旅、第40师一个团和第2 快速纵队(即第49旅)和第32师快速北援。但是,王仲廉十分恐惧被歼,当发现我军主力后急忙后撤。

汤阴,是国民党军在豫北的一个重要据点,是豫北平汉线两侧的枢纽,军事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刘邓分析后认为,我军如果围攻汤阴,王仲廉必定再次增援,我军则可在运动中歼敌。

4 月10日,我军迅速包围并攻击汤阴。

果然不出所料,13日,王仲廉又率4 个半旅为第一梯队北援汤阴,并以第32师为第二梯队随后跟进,在淇县和卫河西岸掩护。

为有把握歼灭敌人,不使其再次溜掉,刘邓命令各集团:务于4 月15日以少数兵力将敌诱至宜沟、屯子山以南地区,主力则于16日对其发动攻击。按照刘邓的命令,4 月16日下午开始,一集团和二集团从东往西攻击,二集团和第四集团从西往东攻击,很快将敌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割裂开来,将敌前锋第一梯队包围在淇河以东和卫河西北的狭长地区之内,至18日和敌人展开激战、由于未将敌退路切断,敌人且战且退,大部溃逃,只有无法展开的第二快速纵队被我军揪住,并将其全歼,敌第66师和第41师被歼一部,收复了淇县、浚县和滑县三城,共歼敌1.2 万余人,活捉第二快速纵队司令官李守正。

豫北攻势的第三步为围歼汤阴之敌。

王仲廉率援兵遭到沉重打击之后,星夜溃逃到新乡。

5 月1 日黄昏,我对汤阴守敌发起攻击。

汤阴守敌孙殿英比较顽固。他经营汤阴多年,城防工事也较坚固,攻城战斗具有一定的艰巨性。

我军用大炮轰城的同时,实行坑道作业,用炸药炸毁城墙,开辟前进道路。经过一天两夜激战,终于打开了突破口,攻入城内,同敌展开激烈的巷战。于5 月2 日上午,将敌全部歼灭,生获敌暂编第3 纵队孙殿英部下7000人。汤阴解放后,王仲廉与孙震集团将主力收缩至新乡、汲县附近,转人防御。自此,安阳守敌陷于孤立。

王仲廉害怕再失安阳,将整编第40师留在新乡的一个团空运到安阳,以加强守备。

我军攻克汤阴后,于5 月9 日即对安阳外围据点发动攻击。战至25日,外围据点基本扫清,歼灭整编第40师二个团和地方团队一部共7000余人,缴获迫击炮6 门及轻重机枪等武器。

由于安阳城工事坚固,短时间难以攻取;王仲廉不敢北上增援,没有围城打援的战机;加之晋冀鲁豫野战军为了争取时间进行战略进攻的准备,刘、邓决定停止攻击,改以太行、冀南军区部队围困安阳之敌,野战军转人休整。至此,豫北攻势胜利结束。

豫北攻势历时两个月,共歼灭国民党军4.5 万余人,解放了南自原武、封丘,北至安阳以北、整旺,长150 余公里,东自濮阳,西至淇县,宽100 余公里的地区,控制了平汉路150 余公里,破坏了国民党军联系东西两线枢纽地带的防御部署,有力地配合了陕北、山东战场解放军的作战,为粉碎蒋介石的重点进攻作出了积极贡献,并为晋鲁豫野战军主力尔后转人战略进攻创造了条件。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原逐鹿 作者:张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