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原逐鹿》32.彭德怀创造“新式整军”


陈赓带着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和殷殷嘱托,由陕北回到晋南驻地山西翼城,立即向全军传达了党中央的进军命令,并开始了出征前的准备。

不久,陕北的形势越来越紧张。7 月29日,毛泽东在给刘邓等,并告陈赓、谢富治等的电报中指出:“现陕北情况甚为困难(已面告陈赓),如陈谢及刘邓不能在两个月内以自己有效行动调动胡军一部,协助陕北打开局面,致陕北不能支持,则两个月后胡军主力可能东调……”

第二天,毛泽东又在给刘邓等并告陈赓等的电报中说:“如陈谢于八月下旬渡河,可能争取一个月时间,在豫西立住脚跟。”

陈赓指导部队加紧进行准备工作。8 月初,在太岳解放区的首府阳城,陈赓主持召开了兵团前委扩大会议,传达了中央小河会议精神,经过详细讨论之后,制定了强渡黄河、挺进豫西的军事计划,还研究了新解放区的各项政策问题。

经过十多天紧张而周密细致的准备,渡河作战的一切准备皆已完成。在此期间,战场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刘邓大军已渡过黄泛区、沙河、汝河,国民党军从郑州、徐州、武汉、合肥等地抽调20多个旅进入大别山,尾追刘邓。胡宗南主力部队在陕北已疲惫不堪,自顾不暇。南线的国民党军均无暇顾及豫西、陕南地区,陇海路以南广大地区均由县保安团队守备。这正是陈谢纵队进军豫西的大好时机。

同时,刘邓大军南下后,也急需援助,牵制国民党军主力。为此,中央军委频频电示陈谢,命其急速渡河南进,先展开于潼(关)洛(阳),后转进豫西伏牛山区。毛泽东于8 月9 日致电陈康、谢富治,指示他们提前渡河:“为有力地协助刘邓行动,我陈谢集团应提前于未灰(8 月10日)到未删(8 月15日)间渡河,首先控制渲洛段山区,再看形势决定下一步行动。”

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陈赓与谢富治率部于8 月11日分别由晋南浮山、翼城和豫北的博爱等地出发。全军振奋,士气昂扬。曾经养育过这支部队的太行父老,大力支援子弟兵南征,9 纵队的战旗上,写着太行人民引以为豪言壮语:“太行子弟结长缨,跨河南征缚苍龙。”陈赓和太行父老挥泪告别,依依不舍地开天了这片与子弟兵血肉相连的土地,踏上了新的征程。

此时正值阴雨连绵的季节。白天,战士们在暴风中踏着泥泞的山道艰难行进。晚上,村边,路旁燃起了篝火,战士们脱下淋得透湿的衣服烘烤。尽管艰辛可他们不知疲劳,个个精神振奋,欢欣鼓舞。

此时,山洪暴发,黄河水势突然变化,河水暴涨。听到这个情报,陈赓心里异常焦急。他立刻派纵队司令部情报科长到黄河边日夜监视水情,又专门架起了一条电话线,随时向他汇报水情变化。一天过去了,河水仍在暴涨,两天过去了,河水仍在涨。陈赓急得直跺脚。

陈赓的心中又想起了毛泽东的电报,心里更加着急了。陈谢担心原定的8 月15日前渡河难以实现,即向中央军委发报,表示此刻难以渡河,焦急万分。他怕黄河水情会影响这次渡河的行动,又立即给刘、邓首长发电报:河水突然暴涨,因渡船都是用新伐的树造成的小船,水高浪急,强渡不能,不能如期渡河,焦急万分。只待河水稍落,立即率部抢渡。

8 月12日,毛泽东再电陈赓、谢富治等,要求他们早日渡河援助刘邓:“现敌大军向刘邓追击,若你们于刘邓出陇海线后半个月之久方能渡河完毕,则对刘邓援助过于迟缓。又胡宗南主力正向榆林增援,三十六旅本日到横山、榆林间,刘戡五个旅本日到石湾。彭习亦甚盼你们早日渡河,变动局势。”

同时,中央军委也考虑到陈谢兵团面临的实际困难,8 月14日,毛泽东电示陈赓、谢富治,要他们于8 月20日开始由晋南渡过黄河,25日前渡完,和陕北彭德怀攻打榆林以吸引胡宗南主力南北呼应。

可是,陈康当天复电中央称,“4 纵已出动三日,先头部队已到达阳城西,但连日大雨,山洪暴发,交通全断,我们异常焦急。”

毛泽东在复电中说:“你们推迟几天待水退后渡河是好的,并可以返几天惊动胡宗南,以利陕北我军配合行动。”

“你们看!中央多关心我们。但是,现在是战略反攻,需要整个解放战场统一行动,互相配合,刘邓首长屁股后面的左右跟着二十来个旅,情况太紧急了,我们还是尽量争取早日渡河吧!”看了电报,陈赓激动地说。

刘邓首长接到陈赓的电报后,立即回电:“我们这里并不太紧张,你们晚一天过河也没关系,渡河要确保安全,不能着急。”

看了电报,陈赓感慨地说:“我们吃的是刘邓的饭啊!”

就这样焦急地又等了两天。而终于停了,黄河水终于落下去了,陈赓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下了地。

8 月20日,东路部队抵达济源长泉渡口附近,西线也如期到达平陆劳津渡口。这里地势凶险,水流湍急,两岸均为峻峭的陡壁。

为确保这场战役的胜利,陈赓指示司令部制定了一套周密的作战方案。他亲自带着同志们来到黄河岸边,仔细检查了部队的渡河准备工作。望着奔腾呼啸的黄河,他对四纵队各旅旅长们讲起了当年项羽北渡攻打邯郸“破釜沉舟”的故事。

旅长们听了,都激动地说道:“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只能胜利,不能失败广8 月23日拂晓。黄河浊浪翻滚。

在白茫茫的晨雾中,陈谢兵团兵分两路,右路在茅津渡以东,左路在垣曲、济源问,出其不意地先后发起了渡河作战。一艘艘渡船悄悄地拉到了渡口,突击部队静悄悄地依次登船。在渡河点北岸组织起五个强大的火力点,掩护着部队渡河。左集团的指战员,机智地利用黑夜和连日大雨,河水猛涨,流大声喧,对岸看不见、听不清的机会,登舟起渡。

渡河战斗开始后,陈赓一直坐在报话机旁指挥。

由于动员深人,土气高昂,两个集团只用了半小时就突破了黄河天险。8 月23日,陈谢大军8 万余人南渡黄河,挺进豫西。

24日拂晓,陈赓带着一部无线电话随军渡过黄河。

到25日,陈谢兵团除第9 纵队和后方部队外均已完成南渡任务。

陈谢兵团十万余众横渡黄河的伟大创举,在黄河沿岸人民中引起了种种传说。人们传颂说,一天,大军刚刚来到河边,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黄河咆啸如雷,惊涛骇浪中突然出现一条金色故龙,朝着陈赓将军摇尾颔首,大吼三声,陈赓大手一挥,十万大军骑上巨龙,腾云驾雾,飞过黄河,吓得国民党守军目瞪口呆,一个个乖乖地当了俘虏。

陈谢兵团神速突破天险黄河,出其不意地挺进豫西,使蒋介石措手不及。正当他穷于应付刘邓大军时,他怎么也不会料到陈谢兵团又从侧背杀进一刀。25日,蒋介石飞抵西安,训斥胡宗南在陕北连连失利,如今陈谢大军又威胁西安,要他令董钊、刘戡率部“迅速南下”。

8 月26日,毛泽东在给陈赓、谢富治的电报中指出:“一个月内胡军主力不可能到豫西,你们应乘此时机放手发展。”

第二天,毛泽东又电告陈谢:“胡军六个半旅今开始南退,我军正跟踪追歼。胡主力只有三个旅,歼灭此三个旅,胡即毫无办法了。总之,兰州以东、长城以南。平汉以西,汉水以北广大地区,主动权业已转入我手,望你们放手发展。”

8 月29日,陈赓、谢富治电告中央军委称:“我们对军委意图了解有偏差,过河后主力向东南,准备乘虚抢占洛阳西边。因渡河经验不够,组织欠周密,雨中走山路,驮骡死病很多,河岸道路狭窄等关系,先头部队过河后炮兵、担架等隔断,故发展迟缓。”

8 月30日,毛泽东电复陈赓、谢富治等,指出:“你们现在作战比晋南时环境大不相同,每一次大的行动计划,必须事前报告军委,必须迅速报告敌情我情民情,我们方能及时帮助你们。此次渡河你们重点放在东面,而洛阳附近为敌所必争,不应用主力,西面敌人空虚,攻取较易。现在改变,调头西向,致使丧失几天宝贵时间,给了胡宗南在西南完成其部署的机会,极为可惜。但胡军主力尚在绥德、米脂地区为我军所抑留,洛川以南只有几个旅及若干特种部队,这点对于你们极为有利。望速以全力抢占陕县至虚氏一线,牵制洛阳之敌,避开强固设防据点,专打薄弱点,在运动中歼敌。”

陈谢兵团自进逼洛阳后,就筹划着攻打这座古城,以求给敌人更大震撼。但这时,却连续收到中央军委的指示,要求他们不要打洛阳,而是继续挥戈西进。

9 月2 日,毛泽东致电陈谢,要他们在包围黄河、渭水以南,汉水以北,平汉路以西,西安、汉中线以东广大地区,东西南北往来机动,大量歼灭敌人,以建立根据地。在作战上,“对敌守备薄弱之据点及城市则相机攻取之,对敌守备强固之据点及城市则避开之”,“着重点放在调动敌人打运动战及占领广大乡村,消灭反动武装,发动群众”。电报还明确指出:“目前停攻横水,以一部监视洛阳之敌,主力西进,相机夺取陕县、灵宝、圄乡、卢氏、洛南、商县、商南七城或七城中之几城,着重扫除七县乡村中之反动武装”,“第二步机动方向是东向平汉路或南向汉水以北,临时酌定。”

根据中央军委的这一指示,陈谢放弃对横水的围攻,率主力挥戈西进,9 月7 日进至陕县东南地区。这时,国民党东援陕东兵团一部已到达潼关、灵宝、陕县一带。灵宝,陕县,位于秦岭余脉晴山以北,地处河南与山西、陕西之交。无论打陕县,还是打灵宝,都须先攻克函谷关。这是一处险地,山势险峻,道路多在谷中,深险狭窄,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陈赓、谢富治根据灵陕一带地势和蒋军陕东兵团的部署特点,决心以第38军第55师监视陕县,以第22旅奔袭貌略镇,以第12旅攻取卢氏,以大军主力直趋灵宝、圄乡,割断潼关、陕县、卢氏之联系,然后视情况各个攻取之。

9 日、10日,第55师率先发起攻击,其中,第22旅击溃敌新编第1 旅,占领貌略镇并进至圄乡以南;第12旅等部攻占卢氏,全歼守敌1 个营。然而,进攻灵宝的第4 纵队却出师不利。部队自9 月门日出发后,在崤山与敌不期而遇,打了一场遭遇战。因后勤没跟上,给养短缺,天又下雨,一时陷入了被动。陈赓立即组织部队全力出击,消灭当面之敌,并以第12、13旅利用北面的黄河,从东、南方向迂回,围攻灵宝。为了便于作战协调,他特指定第12旅旅长李成芳全权指挥灵宝战役。

李成芳根据灵宝外围敌工事坚固,阵地纵深大,且地形开阔的特点决定采取“围三缺一”的打法,迫敌出城向西溃逃,以求在运动中歼灭。

经周密准备后,李成芳以一部兵力开始由正面攻击吸引敌人,主力则绕到敌侧后,偷袭与强攻并举。由于守敌误判攻城部队兵力不多,乃离城出击。第*旅等部乘机突然发起反击,并由敌侧后突人敌阵地,激战至24时,将出击之敌和守敌全歼,夺取灵宝,生俘国民党旅长以下sop 余人。

紧接着,陈谢兵团乘胜扩大战果,攻克陕县县城,全歼守敌5000余人。至此,国民党军院东兵团大部被歼。

灵陕战役战果辉煌。经过半个月的连续作战,陈谢大军除歼灭大量保安部队外,共歼国民党正规军3 万余人,解放宜阳、伊川、灵宝等10座县城,矛头不但直指关中威胁西安,而且可利用渭水、黄河以南,汉水以北,平汉以西广大地区国民党军空虚之弱点,迅速展开。

陈谢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于9 月20日率主力6 个旅开始向西安方向前进,以寻机攻歼沿线诸敌,并建立陕东根据地。

陈谢兵团的活动,像一把刀子割断了国民党军中原和西北战场的联系,极大地牵制了蒋介石的兵力,有力地配合了西北野战军的作战。蒋介石心惊胆颤,飞往西安,下令再从进攻大别山的部队中抽出整编第56师空运西安,又令胡宗南从陕北战场将驻榆林的整编第36师28旅等部调往西安,以加强西安防御。蒋介石在西安召集的国民党党政首脑会议上叫嚣:“要在3 个月内彻底肃清陕北共匪,半个月彻底打退陇海路。”但他的这一妄想很快化为泡影。

由于国民党军已将优势兵力逐渐向西安、潼关一线集中。而郑州、洛阳的李铁军兵团6 个旅正向新安、洛宁进犯,我军有机可乘。

9 月26日,陈谢率第4 纵队和第22旅隐蔽东进,悄悄抵达渑池以东地区。李铁军兵团判定陈谢主力还在潼关附近,故继续发动攻势,妄想重占渑池、洛宁,以策应胡宗南整编第15师不断向新安、铁门等地推进;其整编第3 师也向宜阳靠近,敌战线拉长态势突出。

陈谢决定乘敌不备来个迎头痛击。10月1 日,第4 纵队13旅在新安以西的铁门附近,截住了国民党军第“旅。13旅从行军间展开勇猛攻击,打得毫无准备的国民党四散奔逃,并歼敌一部。残敌退守铁门,并与其整编15师师部合兵一处。于是,陈谢又将四纵队第*旅投入了战斗,与13旅密切配合,经一夜激战攻下铁门。守敌除整编第15师师长武庭麟带小部随从弃城南逃外,其余均被歼灭。其中,仅俘敌就达2100余人。

在前50天的机动往返作战中,陈谢大军斩断陇海路,东逼郑州、洛阳,西叩潼关,割断了胡宗南集团和顾祝同集团之间的联系,并调动他们分别从南北两面拍兵回援,减轻了敌人对大别山和陕甘宁边区的压力。完成了中原右翼的战略突破,有力地策应了西北野战军的战略反攻,完全掌握了战役主动权。

毛泽东在接到陈赓的捷报后,兴奋地对周恩来说:“陈赓的任务完成得不错,你看,蒋介石从陕北抽兵不了不是?”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原逐鹿 作者:张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