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原逐鹿》35.攻坚石家庄


1947年夏。陕北。

小河村会议结束后,担任右翼钳制国民党胡宗南军任务的彭德怀、习仲勋领导的西北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部署进攻榆林。把胡宗南主力拉至毛乌素沙漠边缘。中共中央军委于7 月31日宣布,西北野战部队正式定名为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和前委书记,张宗逊任副司令部,习仲勋任副政治委员,张文舟任参谋长,徐立清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1 、第2 、第3 纵队又两个旅,共5 万人。

榆林是国民党政府“北平行辕张垣绥靖公署晋陕绥边区总部”所在地,是绥远、陕西的重要门户,有“晋陕绥边区总部”总司令邓宝珊部一个军,胡宗南的一个旅及地方部队1.5 万多人守备。

此时,中共中央机关的处境仍然是严峻的。胡宗南的军队虽已疲惫不堪,并已受到三次沉重的打击,但他的主力仍没有受到多大伤害。由于我西北野战军正从陇东向陕北的榆林附近集结,7 月底8 月初,胡宗南所属整编第1 军刘戡部奉命向北推进,一部已逼近小河村所在的靖边县一带。

在这种形势下,为了安全起见,同时也为了靠近西北野战军指挥部,便于商定彻底粉碎胡宗南的进攻,中共中央机关也决定转移。

往哪里走呢?西边再没有解放军的部队,蒙汉支队也只有u 多人,只能保障芦河一段;南边是敌占区;北边也不行,正在打仗;东边是敌董钊的部队。毛泽东说,无路可走,我们顺大理河而下,向东。

“三支队”决定“怒向刀丛觅小诗”。

8 月1 日,太阳刚刚出山,毛泽东率中央机关大队人马离开小河村,沿大理河川向东北方向进发。为了保密,党中央代号“三支队”改为“九支队”,由周恩来兼任司令员和政治委员,叶子龙任支队参谋长。

不敢顺大路走,要翻山,山径小道,十分艰险,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都不敢骑马,一起走路。一路上,周恩来随同毛泽东行进,处处为毛泽东安全操心,遇到危险地段时,他都要前去勘察,确信绝对安全,才让毛泽东通过。

从小河村启程后,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或骑马,或走路,一边欣赏陕北的大好山川,一边思考着各种问题。每到宿营地,电台立即架起来,和各战场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为了吸引胡宗军的主力,“九支队”也有意在白天行军诱敌北上。

当天,毛泽东一行住在靖边县青阳岔。这是第二次驻进青阳岔。

半夜里,任弼时叩响了毛泽东和周恩来的窑门,“刘戡从后面赶上来了。”

青阳岔不比小河村,座落在公路上,刘戡的汽车跑得快,说到就到。

队伍又在仓促中爬上马背。8 月2 日到达火石山。

第二天中午,侦察员飞马报告,刘戡离这儿不远了。毛泽东昨晚同村干部谈得很晚,现在正在睡觉。周、任准备让他休息一天,可是刘戡紧追不舍,最终还是叫醒了毛泽东。

毛泽东问:“白天行动方便吧?”

周恩来说:“只能顾一头,顾了地上就顾不上天了。”

队伍离开不久,乡亲们刚刚收拾了一下村中的窑舍,刘戡的部队就进了村。可是,什么也没发现。

8 月4 日,“九支队”到达子洲县巡检寺。

8 月8 日,侦察员报告说刘戡出动了,负责行军的任弼时磕掉烟斗里的烟灰说:“收拾东西,我们也上路。”

当天,“九支队”宿营绥德县李家崖。

这时,在毛泽东的调动下,蒋介石果然出动了,他于8 月7 日匆匆到了延安,立即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在安塞、保安地区的胡宗南主力共8 个旅,分两路向绥德、茂县方向急进。另以钟松的一个整编师组成援榆“快速兵团”,限于8 月11日进抵榆林。由董tIJ 、刘戡率胡军全部机动兵力9 个半旅“尾追毛泽东”,企图将中共中央机关消灭或赶过黄河。

8 月8 日,胡宗南派出的飞机就在“九支队”行进途中跟踪侦察、扫射、轰炸。

这时,侦察员报告说,钟松“快速纵队”已经涉过无定河,到了刘家嘴,离榆林城不足百里。

毛泽东和周恩来摊开地图一看,除了东边,其余三面都有敌人。

周恩来说:我们只能按现在方向行动了,绥德去不成,到榆林、米脂、佳县三角区去。侧沙、侧水,兵家大忌呀!

毛泽东说:我们不能停留在这里,还要走,要在董钊到达绥德前赶过绥德。

这时,榆林方面的作战也不顺利,彭德怀得知援敌急速前进,于8 月9 日电请毛泽东:“榆林城坚,东北两面河,西南两面水坑、水道,不易进行攻城,最快也要到十五日才可攻克”,而钟松增援甚急,故决定“集中六个旅先歼灭援军后再攻城。”

毛泽东当日复电同意彭德怀的部署。

可是,没料到狡猾的钟松率部从横山出长城,沿沙漠急行军,绕过了我军的伏击圈,三天即赶到了榆林,使彭德怀既打援扑空,又攻城不下。

8 月10日,“九支队”离开李家崖,达到绥德县黄家沟。

正是这期间,毛泽东、周恩来等指挥了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

8 月11日中午12时,正在指挥部队攻打榆林的彭德怀,突然收到毛泽东的急电,电报说,榆林非急攻可下,而国民党钟松部仍有可能迅速增援,拟决心暂停攻城,集结7 个旅,准备打钟松。

8 月12日,毛泽东又指示彭德怀,要他撤离榆林后,“即在榆林、米脂间休整待机,隔断敌刘戡、钟松两部,吸引该敌,以利陈谢行动。”并指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员贺龙,立即部署各后方机关迅速移至黄河以东。

8 月10日和11日,彭德怀指挥部队对榆林进行两次爆破与强攻,由于缺少炮火的有力支援和周密的组织准备,攻击均未能奏效。敌钟松率整编36师从长城外沙漠地驰援,绕过西北野战军阻缓部队,8 月11日已进抵横山以北地区。敌军靠拢,野战军围城打援已不可能,于是,彭德怀下令停止攻击,于12日撤围,将部队集结到榆林东南、米脂西北地区休整待机。

钟松所部整编36师乃胡宗南的主力精锐,在此之前驰援榆林,给彭德怀制造了不少困难,便骄傲异常,自吹“共军可以吃掉别的军队,就是吃不掉36师”,并声称要“一战结束陕北问题”。

8 月13日,刚刚进入榆林城的钟松,第二天便奉胡宗南之命率两个旅南下,与刘戡的5 个旅主力会合,以便在榆林。米脂、佳县三角地区歼灭彭德怀的西北野战军。

胡宗南神气十足,急令董钊、刘戡抢占绥德以拦截我党中央。形势急剧变化,情况越来越紧张。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原逐鹿 作者:张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