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原逐鹿》37.辽西走廊三战三捷


就在彭德怀调兵保护中共首脑机关的17日,钟松将36师分成两个梯队由镇川堡向乌龙铺急驰,刘戡主力也进到吉镇以南地区,即将在乌龙铺与钟松会合,将我党中央夹在当中,就像两块大石头中间的一条缝。已经可以清楚地听到枪声。彭德怀判断,刚愎自用的钟松必会经沙家店地区向东,必须在钟松与刘戡会合前,在运动中消灭钟松,只有这样才能保障毛泽东和中央的安全。

这边,刘戡和钟松两支大军愈加靠拢,那边,毛泽东带领“九支队”从容出发。中央警备团大部留在山上,准备阻击敌人。可是,山洪瀑发,奔腾的佳芦河拦住了“九支队”的去路。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周恩来、任弼时亲自指挥部队和老乡们架设浮桥。毛泽东若无其事地坐在河边一块大石头上,拿着铅笔专心致志地批阅电报。

木桥架好了,为安全起见,周恩来在桥上来回走了两趟,才请毛泽东过河。可是毛泽东却要机要人员把电台、文件先运过河,他这才从容地走过桥去。

人刚过河不久,雷雨大作,桥被洪水冲垮,“九支队”在大雨中行军,在电闪雷鸣中默默前进。傍晚时分到达佳县杨家园,为山洪所阻,即在此宿营。

8 月18日3 时30分,彭德怀下达歼灭钟松36师的命令,命令3 纵队一部兵力吸引钟松,主力抗击刘戡部,阻其与钟松会合,而集中1 、2 两个纵队和新4 旅、教导旅对付36师的两个梯队。

当天上午,野战军主力与钟松部交锋,因天降大雨,敌后梯队仓惶撤至沙家店地区。这正是彭德怀所希望看到的。

可是,当晚彭德怀收到中央军委的电报,得知由于佳芦河水涨,难以渡河,毛泽东等无法向北转移,只好转为向西北方向冒雨前行,几乎陷于绝境。彭德怀看完电报急得满头大汗。他用手指在地图上比量着刘戡、钟松两路敌人的距离,紧锁眉头,板着脸一言不发,对着地图沉思,坐立不安,眼睛红肿。他命令继续严密监视敌人,一有情况,立即报告。

钟松被打后,急忙向刘戡求援,而刘戡借口没有胡宗南的命令不能出动,在一旁袖手旁观,钟松只好命令部队在沙家店附近高地构筑工事,坚守待援。这时,钟松发现西北野战军主力并未渡河,且就在他部队的附近,于是急电其前梯队123 旅回撤沙家店。

彭德怀分析两部敌军态势,判断敌军并未摸到西北野战军意图,决心仍先行歼灭第36师。同时,适当调整了部署,以新4 旅阻击回援之敌。

19日上午,毛泽东率“九支队”离开杨家园,于中午到达佳县城西北的梁家岔,与野战军主力会合,从而结束了长达19天的长途艰险行军。就在这里,迎来了沙家店大捷。

当晚21时半,毛泽东电告彭德怀:“我们20日在梁家岔(梁家岔在柏树坞北三十里、槐树湾南十里)休息不动。”

毛泽东与彭德怀之间随即架通了电话。

8 月19日晚11时,彭德怀电报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拟明号(天)拂晓包围沙家店附近敌之两侧而歼灭之。得手后逐次向东北各个歼击之。”由于不能到中央驻地去,请中央转移到离梁家岔20里的刘全塌,以靠近主力。

20日3 时,毛泽东复电彭德怀:“完全同意你对三十六师的作战计划。”“据区政府报告,刘全塌西北15里之刘庄有小股敌人,因此今天在梁家岔不动,如该敌向梁家岔前进,我们拟向槐树湾方向转移。”由此可见,中共中央、毛泽东的处境是何等险恶。尽管彭德怀主力已经在沙家店附近将钟松36师分割包围,但刘戡主力近在咫尺,敌人两支人马加在一起共有十万大军,而我军只有8 个旅共3 万多人,这一仗能不能打赢,还要作两手准备。因此,毛泽东下令,各大队轻装,备好七天干粮,把文件烧毁,随时准备向西突围。他说:“沙家店一带要打大仗,两军主力都集中在这里,地区狭小,打得好,我们转危为安,不走了;打不好,我们就往西走,出长城,进沙漠。”

这是一天前毛泽东与周恩来共同筹划好的。当时,毛泽东对周恩来说:“钟松自以为援榆有功,头脑发昏。他远离主力孤军冒进,一到镇川堡,就分兵两路,派123 旅东进乌龙铺,他奔沙家店,企图与刘戡会合。他这样东西摆成一字长蛇阵,正好给我军创造了歼敌机会。”两人商定,就在沙家店设伏歼灭敌36师,并作了具体部署,只是由于电话还没有架通,只好派人直送彭德怀处。

毛泽东、周恩来与彭德怀在两地同时制订出这一方案,真是不谋而合。在此之前,毛泽东曾亲临前线和彭德怀一起研究作战部署。那是19日傍晚,中央机关到达梁家岔,这里到野战军指挥部不过10公里,距主战场沙家店只有20多公里。对于毛泽东、彭德怀来说,这场战斗太重要了,我军处境万分艰险,稍有不慎,就可能全军覆没。他要亲自到前线去看一看。毛泽东来到西北野战军彭德怀的指挥部,挥动着他那双有力的大手,对着彭德怀说:“眼前陕北的处境,就像我们常说的过‘山’一样,快爬到山上时,千万不敢松劲,要咬紧牙关,一鼓作气爬上去。过了山,往后的路子就好走了。”

研究完作战方案,彭德怀把毛泽东送到门外,再三请主席注意安全。毛泽东笑着说:“你们仗打好了,我就安全;你们仗打不好,我就不安全。”

8 月20日拂晓,彭德怀下令发起总攻击。激战一天,歼敌整编36师师部及两个旅共M 余人,活捉敌少将旅长刘学奇。听到这一喜讯,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欣喜万分,毛泽东当场挥毫重写了他在1935年10月书赠彭德怀的诗句: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原逐鹿 作者:张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