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原逐鹿》41.声东击西,首取彰武


进入战略进攻阶段后,华北解放军的攻势逐渐加强。

1947年4 月26日,朱德、刘少奇率领中央工作委员会一行经过将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到达晋察冀军区所在地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这里是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的大本营。

朱德到达阜平时,聂荣臻正在指挥正太战役,前方战事正酣,没有能亲自迎接中央工委的领导人。5 月3 日,正太战役行将结束,聂荣臻才赶到平山县封城,会见了刘少奇和朱德。聂荣臻向他们汇报了工作。

正太战役,从4 月9 日至5 月10日,共歼敌3M余人,进一步孤立了石家庄的敌人,使华北解放军开始转入了主动。

4 月22日,毛泽东致电聂荣臻、萧克、罗瑞卿等,称赞说:“你们现已取得主动权,……正太战役完成后,应完全不被敌之动作所迷惑,选择敌之薄弱部分主动地歼击之,选击何部那时再定。这即是先打弱的,后打强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各打各的)政策,亦即完全主动作战政策。”

在过去的近一年作战中,晋察冀解放区虽然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同其他战区相比仍有差距,这主要是整师、整旅的歼灭战打得少。周恩来在1947年7 月21日的小河会议的讲话中说,我军各区成绩次第为:华东、晋冀鲁豫、东北、晋绥和陕甘宁、晋察冀。晋察冀战绩不大,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就作战而言,是对中央军委运动战、歼灭战的思想领会不深刻,运用不得法。聂荣臻对此有过深刻的分析:战争爆发后,“军事指导上犯了一些错误,执行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的运动战的方针不够大胆。那时有一种保守性‘怕失地盘”“在这样的思想下,主动性不足,集中主力主动进攻敌人,大量歼灭敌人,这种指导思想不明确,因而运动战的思想就不能很好贯彻。这使得我们的自卫战争,在这一年中胜利是很不足的。”

朱德、刘少奇的到来,大大加强了晋察冀军区的战略领导。他们对前一阶段晋察冀军区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同时也指出存在的不足。朱德、刘少奇同聂荣臻等一起研究晋察冀军事工作,确定了进一步集中兵力,在运动中大量歼灭敌人的部署。

朱德在给军区高级干部作报告时指出:“你们最近打了一些胜仗,只是仗打得零碎了些。如何打大歼灭战,你们还没有十分学会。从张家口退出来以后,没有很好地把兵力集中起来。河北这个地方很好,物产丰富,人口众多,民兵和地方武装也很多,如果你们学会了集中兵力,一定能够打大胜仗。”

解放战争进行了近一年,蒋介石对解放区全面进攻战略受挫,不得不转为重点进攻,解放军在作战上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都是一些零碎的仗,大的歼灭战还没有尝试过,所以朱德着重强调要打大的歼灭战。

他指出:“打歼灭战,是红军的传统战略思想。我们历来是靠歼灭战来壮大自己,你们一定要贯彻打歼灭战的思想。”

“党政军民一定要团结一致,军队的纪律必须整顿好,要整顿好,要依靠人民群众,依靠民兵和地方武装,到处打敌人,把野战军腾出来专门打歼灭战,决不能叫主力到处去抵抗,应该加强地方部队的建设,从地方部队挤出一部分人来充实野战军。现在是吃饭的人多,打仗的人少,这不行。要实行总力战,党政军民结合为一体,共同对敌作战。”

6 月1 日,朱德、刘少奇就晋察冀军事工作的初步处理情况给毛泽东写报告,建议组建实施攻坚作战的野战军。报告写道:为了今后能更好地打击敌人,在几次晋察冀中央局会议中决定:(一)组建野战军;(二)建立军区后勤部,使野战军脱离后方勤务工作,只管训练与打仗两件事,这样,部队就可以轻快有力灵活使用。中共中央批准了这一建议,重新组建了晋察冀野战军,直属中央晋察冀中央局和晋察冀军区领导,杨得志任司令员,罗瑞卿、杨成武任政治委员,耿飚任参谋长。

随后,在朱德指导下,聂荣臻与军区其他领导人拟定了青沧、保北两个战役的作战方案,部队即向东挺进了。

我东北野战军发动了强大的夏季攻势。蒋介石急令北平行辕派兵增援东北。为配合东北我军作战,晋察冀军区受中央军委之命牵制华北之敌,阻止其向东北增援。

此时,晋察冀军区有四个作战方向可供选择:一是察哈尔南部;二是北平至保定之间;三是大清河北;四是天津以南的青县至沧县之间。聂荣臻陪同朱德召开了纵队以上干部参加的作战会议,根据敌情和任务,仔细分析了各个作战方向的利弊得失:察南敌第16军部署比较分散,但该区域城寨多,战役打响后傅作义必驰兵来援,不易速决;北平至保定间,国民党军部署有第94军、第53军和整编第62师之第95旅,主力云集,不易取胜;大清河北地区之国民党军兵力虽弱,但可从东。西、北三面迅速增援,难以速决;青沧线虽然敌工事较坚,又有运河、碱河等障碍,但守敌全是保安部队,且成一线式部署,较为孤军突出,是华北之国民党军防御体系中既敏感又薄弱之点,且在该方向作战可直接威胁天津,使国民党军不敢轻易出兵驰援东北,且刚刚结束的正太战役使国民党军注意力仍集中在解放军主力所在的南线战场,易于达成战役的突然性。

为此朱德和聂荣臻决定向青沧线的国民党军出击,以破坏津浦铁路青县到沧县段为主。

为了打好这一仗,6 月10日,朱德来到河北河间县,出席冀中军区干部会议,着重讲解了打歼灭战的原则:(互)集中兵力,主动作战。所谓主动就是让敌就我,而我不就敌。我能调动敌人,而不受敌人调动;(2 )打敌之侧背,包围歼灭敌人。打侧背须要胆大,要练出“欲打”敌人跑不了,“欲退”敌人追不上的本领。要发扬迅速、秘密、坚决的红军传统;(3 )利用有利地形,把敌人消灭掉。缺少这些原则,恰恰是晋察冀军区在正太战役以前,许多重要的战役、战斗没有能打成歼灭战的重要原因。

6 月12日,青沧战役打响。这一带守军大多是国民党收编的伪军,老百姓称之为“铁杆汉奸”,解放军以第3 、第4 纵队为主力,配以察哈尔军区、冀中军区、渤海军区等地方部队,发起进攻,激战3 天,胜利结束,共歼国民党军1.3 万余人,解放了青县、沧县、永清三座县城,控制了80公里的铁路,阻止了敌94军出关增援东北,有力地支援了东北我军的作战行动。

6 月25日,晋察冀野战军又发起保北战役。

保北地区,指地靠保定的徐水至汲县一段的铁路沿线地区,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保定一带,西有险峻的太行山,东有群川河谷,宣化、大同是它的外围屏障,倒马关,紫荆关是它的内地阻隘,它们互相联络,构成表里之势,共同护卫着京师。这里是国民党军在华北的战略基地,集重兵于此,解放军只有向保北出击,才能调动敌人,寻机歼敌。更重要的是可以钳制华北国民党军,配合东北民主联军作战。所以,每次解放军出击保北,作战命令上都有“配合东北我军”的字样。

战役发起后一切顺利。一周内,我军连下两城,歼敌数千,紧紧吸引住了傅作义的机动兵团。第一阶段战略任务完成,部队斩获颇多,一切都按着原定计划进行。

固城是河北徐水、定兴两县之间的一个镇子,国民党守军一个团,全部用美械装备,构筑的工事很坚固,有大小碉堡500 余座,大部是钢盘混凝土筑成的永备性工事。镇周围有5 米宽的外壕。我军以一个旅一个团攻击团城,一个旅在固城以北阻击援兵。国民党军队为解固城之围,以四个团的兵力,在航空兵、炮兵掩护下,向我军猛攻。我军一面顽强抗击援军。一面集中优势兵力,以炮兵与步兵协同,攻破国民党军队的坚固设施,全歼守军。

保北战役,晋察冀野战军全歼徐水、固城、满城、完县等据点国民党守军7000余人,取得了全歼国民党暂编第31师的胜利,调动了增援冀东部队的回援,使敌人处于疲于奔命的状态。华北平原,除几座大城市外,我军已可随处出击,独步天下。

6 月29日,朱德致电中央军委说:“青沧战役和保北战役之所以取得胜利,是由于打堡垒及攻城的战术、技术都有相当的提高,能步炮协同作战及善于使用炸药。能迅速秘密组成,故能成功,对于打歼灭战大有进步。”又说今后华北作战“已转为主动,但仍以围城打援为宜。在平原作战为有利,大炮能自由运动,攻城器械能搬运便宜,群众甚好,供给容易,即使是较坚固的城堡,如准备得好,时间宽裕,亦可攻破。”

在朱德、刘少奇的指导下,从4 月到6 月,晋察冀军区主力部队南下正太,东取青沧,出击保定,三战三捷,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

7 月20日,他们给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的电报说:“晋察冀工作,这三月来已有转变。”“现在野战军已完全组成,所委人员已到职,人员补充也正在进行。”提出我军将来反攻时,最重要的是炮弹、炸药的补充,把分散的军工生产统一起来。各解放区野战军反攻时,应特别注意组织后方运输补给。

为配合东北民主联军作战,经过充分准备之后,晋察冀野战军于9 月初发起大清河战役。9 月1 日至6 日,晋察冀野战军第三纵队攻占了洗水外围据点及东、南两关,虽被迫撤出战斗,却调动了国民党军西援。第2 、第4 纵队及冀中军区部队乘此于9 月10日向大清河北国民党军发动进攻,给国民党军第16军和保安第7 团以沉重打击。

但是由于胃口太大,战役之初围敌过多,虽消灭敌军5000多人,却打成了消耗战。首次歼灭战便不理想,刚组建的野战军部队情绪有些波动。有人发牢骚说:“肉没吃到,倒把门牙顶掉了。”

朱德对这一情况非常重视,立刻同刘少奇一起致电报告中央军委、毛泽东:“大清河战役团围敌过多,不能最后解决。”“但此次土气旺盛干部之有牺牲精神,较以前不同。……未获大胜,后方干部难免浮言。”

朱德准备亲自去晋察冀野战军再整顿一个时期,帮助他们打好一两个胜仗,在给中央军委的电报中说:“朱拟去野战军整理一时期,随同杨、杨等打一两个好仗,将野战军竖立起来。”

在陕北的毛泽东接到这个电报后,立刻以中央军委的名义致电朱德、刘少奇和晋察冀野司,肯定大清河战役,并为朱德的安全提出意见。电报说:“此次大清河战役,歼敌一部,虽未获大胜,战斗精神极好,伤亡较多并不要紧。休整若干天,按照该区具体条件部署新作战,只要有胜利,无论大小,都是好的。”并特别关切地说:“朱总是否亲临前线,请加慎重。”

而此时毛泽东本人正率领一支很小的队伍在陕北高原与敌胡宗南重兵周旋。不顾自己的安危而关心远在千里之外的老战友,这是何等深厚的友谊啊。

中央领导人对野战军的这些鼓励,大大坚定了广大指战员打大歼灭战的决心。晋察冀野司领导杨得志、杨成武等利用休整时间,集中各级干部开会,认真研究作战中暴露出来的各种问题,制订新的作战方案。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原逐鹿 作者:张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