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原逐鹿》42.诱敌出巢,再战告捷


1947年9 月14日,东北民主联军在林彪等人指挥下,发起大规模的秋季攻势战役,迫使蒋介石先后从晋察冀战场抽调5 个师出关增援,减少了我晋察冀战区的压力。杨得志、杨成武等晋察冀野战军领导决定组织保北战役,吸引国民党军出动。10月3 日,杨得志、罗瑞卿、杨成武向中央军委、中央工委和晋察冀军区领导报告了出击保北的3 个方案。

10月4 日晋察冀野战军发布作战命令:决心“乘东北我军大举出击,敌北平行辕为应援东北,在我区采取守势之际,我决再度发动保北战役。”具体部署是:以第2 纵队配属独立第7 旅围攻徐水,吸引国民党军出援;以第3 、第4 纵队在徐水以北和以东地区集结,准备在运动中歼灭从北,东方面来的援军;以独立第8 旅监视石门第3 军。

此时,国民党军为防解放军乘虚而人,将主力部队做了相对的集中:第16军驻守大清河以北之雄县、霸县、新城;第22师守卫平津间交通线;第94军第1 师第1 旅配置于涿县、沫水、定兴;第5 师在北河店、固城、徐水;新编第2 军的两个师守保定;罗历戎的第3 军作为主力中的主力,镇守石家庄。这些地区,除石家庄外,都在保定以北铁路线的东西两侧,他们企图以此部署确保平津保三角地带这块战略要地。

杨得志、杨成武、耿飚认为,如果把这块三角地带比做一头牛,北边的北平就牛头,东西两侧的天津、保定便是牛腿。他们决心既不砍它的头,也不剁它的腿,而是在保定以北实行中间突破,吃掉这头牛最肥的部分。战役的第一阶段,是围城打援,即围攻徐水,这里既是北平的南大门,又是平汉路的咽喉之地。打徐水以吸引敌人来援,便于在运动中歼敌。关键是围攻徐水的部队动作要猛,要以最快的速度占领徐水,打痛敌人。

朱德、刘少奇赞同晋察冀野战军的方案,复电:“同意你们出击保北并仍以寻求打运动战为主之方针。”

国民党保定绥署主任孙连仲获悉解放军将再战保北,急忙向其统帅部报告,求取应付之策。

10月11日,进攻徐水外围的战斗打响了,至次日晨扫清北河店至徐水间国民党军据点,13日围攻徐水。

徐水告急,孙连仲派出6 个团,在1 个战车团的配合下,由高碑店、定兴南下,4 个团由新城霸县出发,经容城驰援徐水,还急令第3 军立即出动,在4 天内由石家庄赶到保定,以便从南北两面夹击围攻徐水的晋察冀野战军。

杨得志等以一部继续围攻徐水,以主力拦击北路援军。

15日夜,国民党援军接近我军阻援阵地。野司一声令下,3 纵、4 纵迅速出击,杀向敌第94军。可是敌人5 个师云集一团,解放军竟一时未能将敌第94军分割开来。

经激战至17日,与国民党援军在徐水、固城、容城之间形成对峙局面。虽然杀伤了不少敌人,但我战役计划未能实现。

河北容城东马村前线指挥部里,杨得志司令员俯身在地图上,手上的铅笔缓缓地在徐水和石家庄之间移动着。这位安源矿工出身的勇猛将军,18岁上井冈山,22岁就当上红军团长;长征路上正是他率领前工团,突破乌江天险,安顺场抢渡大渡河。平型关下,也是他令日寇闻风丧胆。多年戎马生涯练就了他一身的智谋和胆略,甚至还带有几分传奇色彩。

徐水城仍在激战,硝烟弥漫,炮声震天。

徐水城几百公里外,二杨期待已久的援敌终于出现了。这是北线出来的国民党第94军第5 师和第43师以及独立第5 师及战车第3 团,该敌先后经团城南下;驻在清河北的敌第16军第94师、第19师也经白沟进抵容城、杨村附近。

为打破僵局,晋察冀野战军主力西移,打算到易县、满城地区,诱敌西进,待敌分散时歼其一部。

谁知在这个节骨眼上,1947年10月17日,聂荣臻正在阜平史家寨出席边区土地会议,忽然接到从安国发来一份敌情通报,称:石家庄敌第3 军军长罗历戎16日率该军主力赴保北战场,企图南北夹击保北晋察冀野战军。

蒋介石飞到北平,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误认为晋察冀部队在保北地区,已被他的主力所钳制,陷人被动,脱不了身,就叫孙连仲命令石家庄第3 军军长罗历戎率主力北上,赶赴保北战场,企图会同由平、津出援之敌南北夹击我晋察冀野战军于保定地区。

聂荣臻收到电报,于当天下午电告正在前线指挥战事的杨得志、杨成武、耿飚等野战军领导。

电报称:“石家庄敌第3 军军长罗历戎率第三军军部、第7 和第16军第66团已出石家庄。16日渡过渡沦河北进,17日可能达新乐地区,18日可能抵定县,预计9 日可能达方顺桥。”聂荣臻命令野战军主力急速南下打敌,“勿失良机”,并告已令冀晋、冀中解军用一切努力滞阻第3 军。

正在由驻地容城东马村西进途中的杨得志、杨成武和耿飚3 人看完电报,喜出望外,立即下马,在路旁打开地图,仔细研究起来。

他们认为,敌情发生了这样重大的变化,北进西移的预案必须改变,而且要快,不然,不但难以歼敌,且有可能陷入被敌人南北夹击的境地。这一仗打好了,就可以扭转长期以来敌我双方对峙的局面。

杨得志说:“尽快抓住罗历戎,打掉它,歼灭它!这个敌人是自己送上门来的,战机确实难得!”

杨成武、耿飚完全赞成杨得志的意见,异口同声地说:“打!坚决地打!”

蒋介石错误地估计形势倒帮了我军的大忙,在保北战场上千调万寻未能出现的局面,却在石家庄方向形成了。

现在面临的首要问题是战场的选择,在哪里打掉罗历戎呢?

参谋长耿飚伏在地图上,沉思良久,果断地伸出笔去,围着清风店地区画了一个大木的圈。说:“我看就在这里打了!”

清风店以北是望都、保定,以南是定县、新乐,对我军是比较理想的战场,只是罗历戎的第3 军距清风店地区只有叨多里,我军主力离清风店地区,最近者150 里,最远者达250 里以上,且正在继续西进。所以,能不能打好这一仗,关键是我军能不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罗历戎的前边,到达清风店。

瞬间,一切的一切突然都集中在了时间上!

“对,就是要用我们的两条腿和国民党比一比!我看敌第三军是不敢夜行军的,他孤军深人我们解放区,一小时能走10里就不错了,再加上徐德操的独立第8 旅和地方武装的袭击、阻击,第三军最早也得明天黄昏才能到达清风店。这样我们就可以争取一夜的时间。”

于是,断然决定改变原来的作战部署:主力不再向西;而是向南,用遭遇战的形式把敌人歼灭。以一部兵力在第2 纵队司令员陈正湘的指挥下,继续围攻徐水,抗击国民党援军;而在保北地区的其余野战军部队,则由野战军司令部亲自率领疾速南下,歼灭北进的敌第3 军。

决心既定,耿飚蹲在秋风萧瑟的田野里起草命令:全军除原攻击徐水归2 纵指挥的部队外,其余部队接今后一律立即掉头南下,奔赴清风店地区。

三位将军收起地图,掸掸落在上面的泥土,回身上马,掉转马头,脸上都露出兴奋的表情。是啊,在徐水以北地区与敌对峙数日,使人憋了一肚子气,现在像一阵和风从心头拂过,把积淤的郁气都吹走了。

当晚,随着电报机的滴滴哒哒声,动员令传达到了部队:“为了打大胜仗,必须集中一切兵力、火力,猛打猛冲。猛进,发扬我军的传统作风,狠打、硬打、拼命打,丝毫不顾虑,冲垮敌人,包围敌人,歼灭敌人!必须不顾任何疲劳,坚决执行命令不怕夜行军、急行军,不管吃不上饭,没水喝,不顾连天连夜的战斗,不怕困难,不叫苦,不许怠慢,走不动也要走,爬着、滚着也要追,坚决不放跑敌人。全体干部以身作则,共产党员起特殊作用。敌人顽抗须坚决摧毁,敌人溃逃必须追上歼灭。号召打大胜仗,为人民立功!……”

落日西沉,时针正指向17日17时30分,从接到敌情变化的电报到发出南下清风店的命令,总共用了不到半小时!

动员令像吹响了号角,激动着每个人的心,长长的行军队列在无边无际的原野上疾进、飞跑。

聂荣臻收到了野战军司令部发来南下歼敌的电报,立即回电:“南下打敌如时间短促,可先派一个团急进至望都以南阻击,主力亦须急进,勿失良机。已令冀晋、冀中用一切努力滞阻该敌。”

野司来的电报上还写着:用7 个旅兵力南下歼灭第3 军,留4 个旅在北线阻击。对在北面留下4 个旅,有的人觉得多了,以为留1 个旅就行,但聂荣臻说:“一个旅不行。这是平原地区,不是个山口子,到处都要用兵,到紧迫的时候,敌人也可能来个反包围。为了歼灭由石家庄北进的敌人,必须坚决把企图由保北南下的敌人堵住,才能保证消灭第3 军的主力。野司的部署是适宜的,就不要变动他们的决心了。”

他同意了野战军的作战部署,立即发布命令,命独立第8 旅和冀中、冀晋军区的部队,以及该地区的民兵,死死抱住北进的第3 军,既迟滞其前进,又要阻止其后退,防止他们缩回石家庄,为聚歼这股敌人创造有利条件。他又要正在参加土地会议的冀晋军区政委王平,立即赶赴前线,全力组织地方部队迟滞第3 军北上的行动,这是为野战军赢得、取得战役胜利的关键措施之一。

地方部队的阻击很有成效,从新乐到定县约25公里的路程,罗历戎用了一昼夜多时间才到达。

各部队接到命令后迅速向南疾进。第3 军已经离清风店约45公里,而野战军还在徐水地区,相距120 多公里,必须用比敌人快近两倍的速度强行军,在一昼夜内到达清风店地区。部队昼夜兼程,连吃饭都是边走边吃。战争的残酷性在这场几乎超过人体极限的状况中也体现了出来,部队已连续战斗了7 昼夜,又投人了通宵达旦的急行军,人们个个满眼血丝,边走边打吨。有的走着走着突然停住了双脚,站在原地睡着了,等后面的人推了一把,醒来又快步跟上队伍。

为了争取时间,各部队尽量轻装,只留下手中武器。

为了争取时间,提倡能走则走,能跑则跑。

部队如江河急流般奔涌向前。

10月18日24时前后,各部队按时或提前4 至6 小时到达了指定地区。19日中午在清风店地区把第3 军挡住了。首先接敌的2 纵队4 旅等部队立即向敌人开火,把敌人抓住,后续部队源源而至。罗历戎促令部队转入防御。19日晚,晋察冀野战军已经把敌人包围在清风店一带20多个村子里。

当解放军到达方顺桥以南的时候,罗历戎带领的14000 多人马,像蜗牛一样刚刚爬过定县城。原来他们一过河,便遭到地方武装和民兵的阻击和袭扰。道路被破坏,地雷到处爆炸,还有不断射来的冷枪冷炮。17日,罗历戎发现我独8 旅尾随其后。为免遭袭击,他下令部队靠拢,将万余人挤成一团,行动更加迟缓。

19日午后,罗历戎的部队渡过唐河,临近清风店,计划当晚宿营望都城。正在这时,一架飞机从北飞来,低空盘旋飞行,投下通信袋,上书:“北上第3 军指挥官请注意:大部共军南下,距你们不远,即作战斗准备。”

罗历戎接报心中一惊:“不好,果真麻烦了!”不一会,又一架飞机飞临上空,又投下一个通信袋,写明:“共军大批密集部队南来,距离你们很近,请第3 军紧急作好战斗准备。”

罗历戎这时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第3 军已成了对手的猎物。他赶快命令部队停止在清风店附近,构筑工事,准备作战,并报孙连仲和第34集团军司令李文,要求速运粮弹。孙连仲派来飞机,给第三军投下大量弹药、饼干等物。

19日天黑前,解放军第6 、第9 、第10及第u 旅,分别进到北支合、东西瓦房、北营及清风店附近,第4 旅及第35团进到西南合以南地区。第12旅进到市邑地区,控制了唐河渡口。尾随敌人而来的我独8 旅和3 个民兵团也在唐河南岸布了防。迅速将全部敌人迂回包围在清风店东北的几个村子里,当即连夜冒雨进行战斗准备工作。

见已包围第3 军,杨得志、杨成武、耿飚发布战斗命令:北面阻援兵团应“用一切有效手段,求得在敌前进中歼灭其一部,大量杀伤消耗敌人,坚决阻敌南援。”待我南面将第3 军4 个团歼灭后,“再放敌南来”:“南面各兵团。坚决歼灭北进之敌,集中兵力、火力,发扬三猛战术。对北面不要顾虑,即使北面之敌进到望都,我仍要继续打下去,一直歼灭这股敌人为止。”

20日拂晓,寂静了一夜的清风店地区沸腾了。天色微明,解放军发起攻击。一经接触,罗历戎就把部队收缩到以西南合为中心的几个村子里,构筑工事,形成了梅花形防御体系,兵力、火力均较集中,固守待援。

罗历戎的判断是,解放军长途跋涉,十分疲劳,再说解放军既要消灭他的第3 军,又要挡住北面的援军,根本不可能。只要援军一到,对解放军形成两面夹击,不仅可以转危为安,而且还可转败为胜。于是,他一面命令部队加紧构筑工事,一面向北平和保定求援。

李文复电:“即调兵南下。”接着孙连仲复电:“本部已达徐水,决于马日摧破当面之敌向方顺桥挺进。”

攻击南合营、南合庄、高家佐、西南合村的战斗打得十分英勇顽强,解放军冒着猛烈的炮火和飞机的轰炸扫射,向预定目标猛扑。可是打了一天,进展不大。

20日晚,野战军领导研究决定,将敌分割,各个歼灭。ZI日凌晨,第10旅集中35门大炮,对南合营猛烈轰击,将敌人前沿工事全部摧毁,然后在炮火掩护下向敌人冲锋,40分钟解决战斗。其余各部也采用这个办法,攻占敌人据点。第4 旅和第6 旅21日晨开始进攻罗历戎军部所在地西南合村。敌人守得很顽强,到当天晚上19时才突破其前沿阵地,并将西南合村团团包围。21日白天,敌机不断前来助战,被击落。击伤各一架,飞行员被俘6 人。

这一天,杨得志采取分割战术,把第3 军切成若干小块,集中兵力,将罗历戎及其主力第7 师所在的西南合外围扫清,打破了他的“梅花形”防御体系。

战斗进行到ZI日晚上,周围的几个村庄都被我军攻占,罗历戎剩下的1 万多人马,被我军围困在西南合村。这个不满400 户人家的村子里,敌军到处狼奔犬突,乱成一团。虽连连向北平发求救电报,可直到22日凌晨,仍不见援兵到来。

罗历戎一面组织部队集结防守,一面发出了“SOS ”的信号,这是国际通用的求救信号。这个信号被晋察冀野战军侦察部门收到了。

罗历戎没有想到,他的援兵已被解放军阻援部队给拦住了。就在保南清风店激战正酣时,保北的一场恶战也在进行。

我军主力南下后,留在保北的只有2 纵5 旅、3 纵7 旅、8 旅及冀中军区独立第7 旅,共12个团。而当面之敌却是扭在一起的5 个美械装备师,共19个团。留在这里负责阻援指挥的是2 纵司令员陈正湘和政委李志民、3 纵司令员郑维山和政委胡耀邦。他们心里清楚,北线阻击与南线歼敌是同一战役的两个战场。如果19个团的敌军主力突破我军阻击南下,不但敌第3 军之危顿时可解,而且势必对我南下部队形成夹击之势。只有坚决阻击援敌于保北战场,才能确保歼敌第3 军。

18日,解放军4 个旅依然摆着决战架式,照样围攻徐水。

19、20日两天,解放军依靠一道又一道阵地,沉着地抗击着国民党军的猛烈攻击,炮弹雨点般地落在我解放军阵地上,飞机狂轰滥炸,坦克轮番冲击,可是一次又一次进攻硬是被解放军打了回去。

21日,阻援到了最紧张的关头。孙、李以10个团的兵力向解放军阵地猛攻,孙连仲甚至亲自飞临上空督战。在独8 旅扼守的伸向南方的公路上,国民党军派出约3 个团的兵力,在炮火和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像汹涌的浊浪1 样,进行集团冲锋,一个浪头卷着一个浪头向我阵地冲来。敌人一次又一次突围被击退,在我钢铁般的阵地前,布满了敌人的尸体。

22日凌晨,解放军在强大炮火配合下,向西南合村罗历戎第三军发起最后攻击,很快打掉了敌人的师部、军部。敌人失却了统一的指挥,被打得七零八落,不得不放下武器投降。

22日11时30分,战斗全部结束。全歼敌第3 军军部、第7 师及第66团,活捉了第3 军军长罗历戎、副军长杨光钰、副参谋长吴铁铮、第7 师师长李用章等。清风店一仗,罗历戎的第3 军主力1.3 万余人,全部被歼,这一仗,是解放战争中最著名最成功的运动战之一。

战斗结束后,聂荣臻和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员萧克、晋察冀野战军第一政委罗瑞卿来到前线。聂荣臻会见了杨光钰和吴铁铮。这两个人都是当年聂荣臻在黄埔军校任教时的学生;吴铁铮十分羞愧地对聂荣臻说:“20多年没有见到司令了。”

聂荣臻开朗地说:“现在不是又见到了吗!”

聂荣臻问吴钦挣:“你看今天蒋介石的军队,和1925年大革命时的国民革命军有什么不同呀?”

吴铁铮长叹一声,说:“现在这个军队,和那时孙传芳的军队一模一样。”

清风店战役取得重大胜利后,中共中央致电祝贺。朱德当即赋(贺晋察冀军区歼蒋第三军)的诗一首:南合村中晓日斜,频呼救命望京华。

为援保定三军灭,错渡涉沦九月搓。

卸甲成云归故里,离营从此不闻布。

请看塞上深秋月,朗照边区胜利花。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原逐鹿 作者:张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