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原逐鹿》53.陕北之恋


东北国民党军在东北野战军的沉重打击下,一再损兵折将,丢城失地,陷入了更大的困境。

新5 军被歼后,吓得陈诚手足无措,星夜发电向蒋介石告急。蒋介石见东北战场连连失利,十分恼火,于1 月10日亲飞沈阳,召开军事会议,追查失败原因,研究东北人事安排与作战方针,商讨对策。

蒋介石派陈诚到东北,意在挽救东北危局,没想到陈诚已黔驴技穷,回天无力。更令蒋介石伤心的是,新编第5 军在公屯被歼,军长被俘,陈诚非但不承担责任,反而将责任推到下级军官身上,要惩办第9 兵团司令官廖耀湘和新编第6 军军长李涛。与此同时,国民党内部东北朝野,大肆攻洁,“杀陈诚以谢国人”之声不绝于耳。

陈诚深知自己抵挡不住东北人民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以治病为由请求蒋介石将他调回南京。蒋介石看到陈诚继续留在东北,只能使局势更糟。这样,更换东北战场主帅就成为当务之急了。

蒋介石反复考虑,决定将范汉杰及其兵团所属整编第54师由山东调往锦州,并设东北“剿匪总司令部”。蒋介石回南京后,于1 月12日致电廖耀湘,“惟望吾弟益加振奋自勉,为各军之模范,须知东北国军乃以弟部为骨干”,故应“有难先当,有急必援,先人后己。”同时,致电第207 师师长罗友伦:“此次在沈相晤,以时间匆促,仍未能面询详情”,“尚望益自奋勉,雪耻灭匪,依照昨日会中指示,努力发扬革命精神,时时以彻底执行命令,誓死达成任务”。蒋介石在一周反省录中写道:“东北新立屯与沟帮子各要点相继失陷,共匪紧逼锦州,沈阳形势更形孤立,国军若不积极出击,作破釜沉舟之决心,则沈阳20万之官兵皆成瓮中之鳖;故发致各军、师长手书,望其团结一致,同仇敌忾,以九死一生之志冲出一条血路。”

1 月17日,国民政府明令设置“东北剿匪总司令部”,特派卫立煌为东北行辕副主任兼“东北剿匪总司令”,执掌东北军务,东北行辕主任名义上仍由陈诚兼任,以照顾陈的面子。2 月1 日,“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在沈阳正式成立。郑洞国、范汉杰、梁华盛、陈铁、孙渡相继任副总司令,赵家骥任参谋长,彭杰如任副参谋长。5 日,陈诚调回南京。5 月13日,国民政府明令免去陈诚参谋总长兼东北行辕主任等各职。

蒋介石决定派卫立煌去东北,是因为卫立煌论资历和声望,能够独挡一面;论人事关系,像杜聿明、郑洞国、范汉杰、廖耀湘这些人或是远征军时卫立煌统率过的,或是过去卫的老部下,更重要的是卫立煌在美国军界获得好评,又刚从美国考察归来。派卫立煌去东北,再合适不过了。

当时一般高级将领诚惶诚恐,谈虎色变,对去东北人人视为畏途。卫立煌明知去东北是跳火坑,但又感于蒋介石的知遇之恩和蒋答应调兵增援东北,而且表示“万一战局失利,责任也不能由你来负”,乃同意“先去看看再说吧!”

卫立煌上任后,一面加紧整肃军政,严令永吉、长春、四平之敌死守坚城,督促沈阳外围之抚顺。本溪、铁岭、新民。辽阳等据点守军加强防务。一面又对恢复国民党军在东北的主动权信心不足,准备不得已时放弃永吉、长春,收缩兵力确保沈阳。

在此形势下,东野决心继续实施冬季攻势作战方针,开始第二阶段作战。除以一部包围法库、阜新外,进兵辽南,夺取辽阳、鞍山、营口,主力进至沈阳以南地区打援。首先攻取沈阳的南大门辽阳,拦腰斩断中长路,切断鞍山、营口国民党守军向沈阳的退路,然后逐次消灭之。攻打辽阳的任务交给了想啃硬骨头的第4 纵队和6 纵,总兵力约5 万余人。

1 月31日,在第4 纵队司令员吴克华、政委彭嘉庆指挥下,东北野战军第4 、第6 纵队以5 倍的兵力完成对辽阳守军的包围。

辽阳城,位于沈阳以南的中长铁路线上,是拱卫沈阳的重要据点。守军为新5 军暂编第54师及“剿总”司令部、第52军、新6 军的部分留守人员,连同铁路警察共约1.1 万余人,依托坚固城墙、外壕和城内重要街口地堡工事坚守待援。守军自称为“铁打的辽阳”。

经过周密部署和充分准备,5 日傍晚,4 纵和6 纵领导联名向各参战部队发出6 日晨发起总攻的命令。

2 月6 日7 时许,围城部队对辽阳城内守军发起总攻。总攻先在主突方向高丽门打响。8 时半城墙被突破,4 纵队三个师像潮水般涌进古城。10时,6 纵队两个师也从西边突人城内。由于缺乏坚固的纵深防御配置,在解放军五个师的强大突击面前,国民党守军很快陷入混乱状态,真是兵败如山倒,纷纷缴枪投降。战至下午15时30分,战斗胜利结束,全歼守军1 万余人。

眼看着辽阳守军被歼,卫立煌虽在沈阳地区握有20万兵力,但惧怕出援遭歼,踌躇徘徊,未敢轻动。

辽阳被攻克后,鞍山、营口完全从“沈阳防卫体系”中分割出来了。守军十分惊恐、动摇,欲撤无路,欲逃不能,进退维谷,只好依城固守,等待援军。

为扩大战果,林彪、罗荣桓决定乘胜实施第二步计划,继续南进,夺取鞍山。遂令4 纵、6 纵及所属的炮兵迅速南移,于2 月12日与原监视鞍山之敌的辽南独立一师一起,完成了对鞍山的包围。

鞍山守敌是第25师等部共1.3 万余人。鞍山与古城辽阳不同,是一座易守难攻的现代化城市。其布局不规则,现代建筑物较多,四面环山,地形较为复杂,日本时期就曾构筑了许多坚固的钢筋混凝土碉堡。国民党占领后,又在市郊的制高点、制钢所和市中心广场等地,加筑了大量永久性和半永久性工事,并沿市区加修圩墙、壕沟,附设铁丝网等障碍物,并将神社山筑成能控制全市的核心阵地,形成了一个点面结合的坚固、完整的城市防御体系。

根据守军防御深长的特点,攻击部队都组织了第3 、第4 梯队,以备用在向市内发展。

2 月18日,解放军占领了鞍山外围据点,逼近城下,完成了攻城准备。19日6 时许发起总攻。各攻击部队在炮火支援下,迅速突破敌防御。6 纵于10时将铁路以西敌人分割成数块,尔后即向市区猛烈进击;4 纵迅速插入市中心,占领了神社山、制钢所及东站等要点。经过16个小时的激战,至20日零时战斗结束,全歼守敌1.3 万余人,著名的“钢都”鞍山获得解放。

在我围攻鞍山时,沈阳之敌仅以4 个师分别向浑河以西和沈阳以南作了象征性出援,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东北野战军解放鞍山后,决定继续南下,再夺营口。

担负此任务的4 纵第10师、第11师和辽南独立第1 师,不顾连续作战疲劳,轻装奔袭,逼近营口。

解放军在加强军事攻势的同时,发起了政治攻势,对国民党官兵宣传蒋介石在东北的统治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打是被歼,守是被歼,逃也是被歼。

2 月25日,营口国民党军第52军暂编58师师长王家善,在我军声威震慑和政治争取下,率部起义,毅然逮捕了第52军中将副军长郑明新、交警第3 部队少将总队长李安等反动军官,并协助我军歼灭了交警总队等部3000余人。

至此,解放军在辽南连拔三城,扫清了中长路南段国民党据点,控制了海上要冲营口。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原逐鹿 作者:张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