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原逐鹿》59.朱德倡导“钧大鱼”


遵照中央军委“想好下步作战计划”的指示,粟裕于1 月22日向中央军委及刘邓提出了下一步作战建军的意见。他认为,国民党军“多采取避实击虚的战法,我兵力分散时,则进犯;我集中兵力时,则后缩;敌我兵力相等,则与我纠缠,不让我安定休整。在上述情况下,我一个战略区之兵力,对当面之敌作战,则难取全胜,如待三个战略区兵力集中,则又失去战机。”因此,建议刘邓、陈谢和粟陈三支军,“在今后一个时期,采取忽集忽分的作战方式,以求能较彻底地歼灭敌人一路……在此区歼灭战结束,敌向此区集中,则我又分散或转至邻区,总以何区便于歼敌,即向何区集中。如此能有两三次歼灭战,则形势可能变化。”

刘邓根据粟裕的建议和兵力集结后国民党军的部署调整情况,也提出了如下建议:粟陈两军按原计划,或直沿平驻路南下,调动敌人,“以便我们集结”。或按新计划,粟陈两军出郑潼线,“尔后再支援我们,但时间千万不宜过长,以一个月为期。”或三军各自寻机歼敌,“我们野战军采取宽大机动,或出淮北,或出汉江、桐柏,有利得多,但大别山要受到很大摧残。”

中央军委充分研究了粟裕和刘邓的建议,并对原作战部署作了相应调整,于1 月26日,确立了“南线三军三个月行动方针”,其要点是:粟裕、陈赓两军,1 月休整,2 月开始新的作战。2 、3 、4 月内可举行三次至四次较大战役,以歼灭较多敌人,即可有力地帮助刘邓,刘邓部队,在3 个月内,以分遣坚持,多休息打小仗,待3 万新兵到手充实部队后,则打中等规模之仗。

3 个月内,粟陈两军作战原则是,调动敌人打中等规模之歼灭战。其机动范围是郑洛潼方向,南阳、襄樊方向,信阳、广水方向,淮阳、开封方向,总以能歼灭较多国民党军军队,首先配合大别山为原则。其次配合西北、晋冀鲁豫和苏北、苏中。

西北野战军于2 月8 日以前从清涧以北开始南进。

山东兵团第7 、第9 两纵队休整完毕后,由胶济线向苏北出动。今后苏北、苏中可形成一重要战场,威胁京沪。

这一方针,更加明确了三军的行动方向与各方达成的作战目的,就基本行动方向而言,是向西发展,这是因为这里有好的战场,可以背靠伏牛山、武当山,依托江汉作前进阵地,如向西发展,则能威胁敌长江防线和大山防线;这里也是白崇禧顾祝同、胡宗南三个集团的接合部,抓住这里就可以抓住敌人中原防御体系的要害和弱点,调动敌人向西,以利大别山根据地的巩固;在这里作战,还可以四面策应。惊了向南以外,西可以策应西北野战军向西安、潼关方向的作战,威胁西线敌人的要地;东可以南渡黄河在豫东鲁西南作战;向北可以与太岳、太行区老根据地联系。

这一作战方针与部署,着重点是打破国民党军中原战略体系。

1948年1 月底2 月初,中央军委指示华野第3 、第8 、第10纵队编为华野第3 兵团,在野战军参谋长陈士荣、政治部主任唐亮指挥下,根据刘伯承、邓小平的统一部署,在淮河。汉水、陇海铁路和津浦路之间机动,打中等规模的歼灭战。刘邓率大别山区的野战军主力推进到淮河、沙河之间休整,尔后机动作战。

邓小平等布置好坚持大别山游击战争之后,即率前方指挥所离开大别山。1948年2 月24日,邓小平率野战军前方指挥部北渡淮河,进到临泉县韦寨,与刘伯承率领的野战军后方指挥部会合。分别两个月后的重逢,大家都分外激动。邓小平关切地询问刘伯承的健康状况,刘伯承幽默地说:“没啥子事,这回大军出山,可要跟蒋介石、白崇禧好好周旋一番了。”

一席话说得邓小平开怀大笑。

2 月25日,刘邓大军指挥部移驻临泉以南的吴营。3 月10日又移驻临泉东南的油房庄。

这时候,随着围攻大别山的失败。国民党军在全国其他战场上也送遭严重打击。

从1947年7 月至9 月,人民解放军发动战略进攻以来,战线步步向国民党统治区域推进,不断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解放区得到巩固和发展,人民解放军日益壮大。刘邓、陈粟。陈谢三支大军驰骋于江淮河汉之间,南可进逼长江,瞰制南京、武汉、威慑国民党统治的中心;西可直出汉水、大巴山,叩击川东门户。

为了应付人民解放军越来越猛烈的攻势,蒋介石不得不收缩战线,由全面防御改为重点防御。除企图继续坚守东北、华北外,对于生命攸关的中原战场,更是尽力纠集重兵建立重点防御体系:津浦、陇海、平汉路之间的豫皖苏地区,有陆军总部徐州司令部顾祝同部17个整编师;大别山、江汉、桐柏地区有国防部九江指挥部白崇禧部16个整编师;陇海路潼关、洛阳段有西安绥靖公署胡宗南的1 个整编师。共计34个整编师54万余人,约占当时国民党军作战部队三分之一的兵力。这些部队主要活动在津浦、平汉、陇海三条铁路沿线,尤以这三线枢纽郑州、徐州、武汉为重点。其作战要旨是:保持津浦铁路线,以平汉、陇海铁路作为分割中原解放军的“十字架”,并以两条铁路线为依托,伺机向中原解放军进攻,置重点于大别山,使刘邓野战军不能在大别山建立巩固的根据地,以达到巩固和确保江南的目的。

对于中原国民党军这种新的战略态势,刘伯承指出:“蒋介石是基督教徒,是要死在十字架上的。”十字架“这个十分形象的比喻,是指陇海铁路与平汉、津浦铁路的交叉点郑州。徐州,预言国民党军的主力要在这些地方被歼灭。他还多次向部属指出:“古人说‘中原逐鹿’,现在这里就是逐鹿场。”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原逐鹿 作者:张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