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原逐鹿》66.中秋月夜发起攻势“


1948年3 月8 日,周恩来和任弼时指示中直机关负责人廖志高、汪东兴等,开会研究中央机关由陕北转到华北的准备工作。

3 月10日,周恩来在中直机关全体人员会上宣布:一年来,敌我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中央坚持在陕北的任务已经胜利完成。为了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全国范围的胜利,中央决定东渡黄河,移驻华北。

中共中央前委决定,中央机关和军委总部东渡黄河,到河北平山县杨家沟。

经过1947年7 月以来的这番激烈角逐,蒋介石在军事上从此一蹶不振,他所代表的国民党反动统治也随之江河日下,陷于风雨飘摇之中。向解放区进攻的300 万国民党军队,死伤。被俘110 多万,占三分之一以上,从建制上说,蒋介石共有248个旅,被消灭97个半旅,也超过三分之一,蒋军必败,我军必胜,将成为事实。

与此相反,毛泽东作为善于驾驭战争规律的战略大家,以其精湛的指挥艺术和卓群的胆识,赢得了扭转战争全局的主动权,战线迅速向长江北岸推进。全国大反攻的时候到了,无论从陕北这个局部,还是从全国战局来看,中共中央、毛泽东坚持留在陕北的任务已经胜利完成。形势的发展,要求中国革命的统帅部走出陕北,向华北进发,走向全国,在更宽广的天地间绘制更加壮阔的历史画卷。

启程前,负责中央首长警卫工作的汪东兴,派警卫科长慕丰韵带一个战士到了吴堡、佳县和山西临县,专门了解黄河渡口的情况。渡口选在吴堡的川口。

为了防备国民党飞机袭扰渡口,汪东兴提前抽调了一个警卫连的兵力到渡口布防,并将到渡口的时间选在下午。

3 月ZI日,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央和军委机关离开杨家沟,经过两天行军,穿越吉镇、蚂栩峪,于23日中午赶到黄河西岸的吴堡县川口园子塔渡口。

经过精心挑选的二百多名水手组成了水手营,船只也编了号。

前面是汹涌激荡的黄河,身后是陕北黄土高原。站在黄河渡口,毛泽东留下深长的回味。

从1947年3 月18日至1948年3 月23日,毛泽东、周思来、任弼时率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机关,转战陕北,凡一年零五天,行程2000多华里,途经12个县,驻足38个村庄。这是一次艰难而伟大的行程。

在陕北那战火纷飞的行军途中,哪怕只是临时休息,报务人员也会迅即架起电台,接通中央与各地的联系。一到宿营地,不等卸下马搭子,毛泽东等便开始办公,批阅电报,起草指示;端起饭碗,手边还不离开文件。不管是炕沿、树墩、缸盖、碾盘,石头,随处一坐,就是办公桌。

转战陕北的非凡一年中,条件虽然艰苦异常,环境虽然险象环生,但毛泽东却意气风发,精力充沛,指挥若定,充分展示出非凡魄力和战略家的远大目光。

如今,就要离开生活了近13年的陕北了,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让人难舍难分。

该吃午饭了,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席地坐在河滩上吃着随身带的干粮,喝附近老乡烧的开水。当地的干部看见毛主席、周副主席这么艰苦,感动得落下了眼泪,觉得没照顾好中央首长,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一再向各位首长表示歉意。

这时,毛泽东站起身来,面对前来送行的陕北老乡,无限深情地说:“乡亲们,我知道咱们陕北的老百姓生活是很艰苦的,所以就没有事先让你们准备饭,我们打游击在外边吃饭惯了,这没什么关系。我知道陕北人民群众对我们很好,现在就要离开陕北了,还真有点舍不得。等全国解放了,我们还会来看望大家的,谢谢你们,谢谢陕北的乡亲们!”

为了防备敌机空袭,吃罢午饭就过河,毛泽东上船前,同送行的地区、县干部和老乡们握手告别,直到船快开动了,还不住地招手。

接着,毛泽东等又转身同船工们—一握手,说:“同志们,又要辛苦你们了,劳驾你们了。”并和大家合影留念。

毛泽东的船由水手工会指导员薛海玉和12名最优秀的水手驾驭。

船离开黄河西岸好远了,毛泽东仍不肯坐下休息,站在船上,挥动着双手向送行的人群致意。

刚起锚时候,水面还比较平静。可越往前行,水面越不平稳。船划到河中间,水面上骤然发生了变化。滚滚的巨流夹杂着磨盘大的冰块,咆哮着,横冲直撞。小小的木船,忽而被推上浪尖,忽而又被卷入巨浪之中。冰块把小船撞得“咯吱咯吱”直响,船颠簸得很厉害,警卫人员怕出危险,都紧靠着毛泽东站着。毛泽东若无其事地说:“你们放心,船工们的本领是很高明的。”

就在这样的黄河水上行舟,毛泽东仍然兴致勃勃。望着渐渐往后退去的深蓝色远山、黄土地和频频招手的乡亲们,毛泽东依依不舍,他对叶子龙说:“怎么样?以陕北为背景,给我照一张像吧。”

叶子龙说:“好,照一张。”说完,拿出照相机,给毛泽东照了一张相。

毛泽东笑着说:“好啊!把陕北的人民,陕北的山水照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纪念。”

船工们经过半个小时紧张而顽强的搏斗,终于使船冲出了激流。

这时,毛泽东仍然站在船上,望着对岸远去的人们,望着渐渐在眼前消失的陕北一座座大山,深情地说:“陕北这个好地方,陕北人民对我们太好了。我现在和撤离延安时一样,还是不愿意离开陕北。但是,我们不能再提出,不打败蒋介石,我就不离开陕北,如果这么说,那就不切合实际了。”

这时,运载中央首长坐骑的船上,几匹马被惊涛骇浪吓惊了,在船上相互拥挤,随着一声马嘶,毛泽东骑的那匹老青马被挤进滚滚浊流中,船上的人都急坏了。谁想这匹平日显得极温驯的老青马,竟格外冷静,水性又好,嘶鸣着在河中打转,最后拼命向西岸游去。

毛泽东看着心爱的老青马游向西岸,这才松了一口气,默默地道:“‘马’犹如此,人何以堪?再见了,陕北!等全国解放了,我一定会回来的!”

十几条木船把中国革命的统帅部送到了黄河东岸,送到了指挥全国解放战争的前沿。这时,毛泽东凝望着汹涌飞卷的浪花,深情地说:“黄河真是一个大天险啊!如果不是黄河,我们在延安就住不了那么长时间,日本军队打过来,我们可能又到什么地方打游击去了。”

毛泽东还说:“过去,黄河没有很好地得到利用,今后应该利用黄河灌溉、发电、航运,让黄河为人民造福。”“你们可以藐视一切,但是不能藐视黄河。藐视黄河,就是藐视我们这个民族。”

船队经过一片浅滩,按预定方向在黄河东岸山西省临县下滩里平稳靠岸。岸上早有成群结队的干部群众迎候着,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边下船边向大家招手。

下船后,毛泽东等又与船工交谈,嘱咐当地干部要关心他们的生活。

毛泽东刚上岸一会儿,那匹落水的老青马又被西岸的木船载送过来了,毛泽东抚摸着老青马,连声向送马的同志道谢。为了按时到达宿营地,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首长没顾得上休息,就又踏上了北上的路程。沿黄河北上,经临县达士、磁口,下午2 时左右到达临县寨则山,决定在这里过夜。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原逐鹿 作者:张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