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道光皇帝》第六章 第04节


想到这里,便急忙进宫面见皇上,把惇亲王准备欺瞒皇上之事奏给道光。

“启奏皇上,惇亲王对福晋管教不严,以下犯上,误走神武中门,即使无僭越王权 之心,但有触犯礼制之实。惇亲王不思悔过,反而强辞夺理,四处宣说,福晋所走是神 武东门,为自己开脱罪状。此事不可不严究!”

“此事当真?”

“臣不敢有半点虚假,惇亲王一来,皇上可亲自询问。”

道光闻听瑞亲王奏报,心中将信将疑,不知如何处断。正在这里,太监来报,惇亲 王叩见皇上。

瑞亲王刚退走,便宣惇亲王进养心殿。惇亲王拜见完毕,平身坐下,道光先开口问 道:

“绵恺,你福晋误走神武门中门一事你可知晓?”

“启禀皇上,臣来此正为这事。”

“你以为该当如何处置?”

“皇上,臣福晋所走的是神武门东门而非中门,那纯是谣传。这事可请吏部尚书英 和等人明查,瑞亲王也可为臣作证。”

道光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一拍御案,骂道:

“大胆狂徒,你一向对家人管教不严,早有僭越皇权之心。明明触犯定例,还敢狡 辩,欺骗圣上,苟且无耻。身为亲王,不知维护礼制,遵守法纪,反而率先僭越。来人, 拿下这个狂徒,革去王爵,交宗人府和刑部严议处罪。”

道光严惩惇王的事迅速传遍朝廷上下,满朝文武官员为之耸动。惇亲王福晋听说丈 夫被抓,吓得哭哭啼啼进宫跪请皇太后和皇后说情。

这一日,皇上在养心殿批阅回疆新送到的报捷文书。

道光看罢长龄告捷文书,心中一阵释然。近日,虽有京中轿行风波一事烦心,但回 疆平叛连连报捷,道光心中多了几分安慰,也不断下谕旨嘉奖边陲将士,给予奖赏和鼓 励。

刚放下御笔,御前太监常永贵来报,说皇太后、皇后和惇亲王福晋求见。

道光一听便知道为惇亲王一事而来,倘若不见,其他人倒没什么,这太后脸上可没 有光。尽管刚刚给太后办完六十大寿,太后心中十分欣慰,但惇亲王毕竟是孝和太后亲 生之子,更何况,惇亲王福晋犯例也是由于给太后拜寿所引起的,太后当然不能不问。

见还是不见,道光一时也优柔寡断起来,心里乱糟糟的。最后,还是心一横,命常 永贵传下话去,就说皇上忙于处理回疆公务,让太后率领后宫请人先回去,待皇上处理 完军务一定亲自向太后请安。

太后等人无奈,只得先回后宫等皇上。

道光打发走太后诸人,便命御前大臣赛冲阿召见宗人府掌管隆格亲王。

隆格匆忙人养心殿叩见道光:“臣隆格拜见皇上,不知皇上宣臣为何?”

“隆格亲王,免礼赐坐!”

“谢皇上!”

“惇亲王轿行一案,你宗人府如何议定?”

“噢,皇上为此事召见臣。按我大清律例,惇亲王福晋误行神武门中门是僭越皇权, 惇亲王管教不严,照违制革职例,理应革去王爵。”

“嗯,绵恺也太可恶!身为亲王不知管教家人,还推诿隐瞒,欺蒙朕,实不可恕! 但念手足之情,加以严惩,朕也于心不忍。前日虽令你等严议,实是朕气极之言,刚才 太后等人前来说情都被朕挡回去了,你看此事如何处理最为恰当?”

隆格亲王知道皇上想减轻对绵恺的处罚,但皇上一言九鼎、话一出无法收回,想让 他给找个台阶,便试探着说:

“皇上,惇亲王福晋误走神武门中门,也许。惇亲王真不知道,这可能是家人所为, 但惇亲王对家人管教不严也是有过。可暂保留王爵、罚俸五年,每年支领半俸、分十年 坐扣,以此警醒绵恺及朝中诸王。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道光思索一下,缓缓点一下头说:“好吧,就按隆格亲王的议定而处置。不过,朝 中一切职务全部革去,仅保留王爵,乐部事务由定亲王管理,雍和宫中正殿事务由庆郡 王管理。”

减轻对惇亲王绵恺的处置也算道光给太后面子,此事若发生在其他亲王身上,也许 惩处更重。尽管减轻了对惇亲王的处罚,但一般王公大臣、亲王、贝勒心中都不免一惊, 又增加对皇上的一层了解,当今皇上表面上随和亲切,骨子里却狠毒刚硬。

张格尔和卓近日来情绪极为恶劣,时常训斥手下士兵,对周围的人都不满意,甚至 对他心中的宝贝——“芙蓉花”玛达娅也没有好脸,除了晚上把她搂在怀里发泄情欲, 其余时间就把她丢在脑后。

张格尔只想一个人在室内静静呆着,思考目前回疆的局势,思索近日来的一连串噩 梦,也思考那梦中的小银狐。越想心中越不得其解,也就心绪越乱,坐立不宁。

张格尔在室里来回踱着,从门到窗子,又从窗子到门。这时,士兵报告,说伊萨伯 克将军求见。

“不见!”张格尔把桌上的所有茶杯全部打翻,“哗——”一地碎片。

士兵又来报告,说他有要事相告,一定要见。

“他妈的狗蛋,什么伊萨伯克将军,浩罕国神明军师,什么法罕大兵,他妈的狗屁 不如!”

张格尔只顾骂着,也不说见与不见,卫兵没有办法,只好怯生生地问一句:“是否 让他进来?”

张格尔愣了一下:“让他进来吧!”

伊萨伯克进屋一看,满地是茶杯碎片,心中已明白几分,便微笑着说:

“张格尔苏丹,我们国王伊列汗想为你再打一仗,力争挫败清兵,巩固喀什噶尔的 安全。”

“哼,什么想再打一仗,眼看清军兵临城下,想出城逃回浩罕吧?”

“张格尔苏丹,你如此说话有愧于浩罕对你的帮助,伊列汗确实想为你征服回疆, 否则,也不会带几万兵远道而来。”

“你们哪里是帮助我,只不过想换取我回部的城市和领土罢了。”

“你不是没给我们一寸土地、一座城市吗?”

“以前不是说过,你们和我回部大军一起东进,攻下一城,割给你们一城,而你们 在阿克苏、柯尔坪全打了败仗。”

“唉!”伊萨伯克也叹息一声,“并非我浩罕大军不想打胜,清兵实在狡猾,人数 又多,我大军远程来此作战,地形不熟,也不服水土。”

伊萨伯克进一步辩解:“况且你回部人马缺乏统一训练,不服调令,自作主张,怎 能不败?”

“以前就别提了,现在清兵军临城下,必须想法击败清军,否则,你我将无安身之 地。”

伊萨伯克心中冷笑,但脸上却面带笑意,“我想亲率浩罕大军前去迎敌,打出我浩 罕的威风。”

张格尔沉默不语,许久才抬起头,问道:

“你有取胜的把握?万一失利,岂不动摇我军心,引火烧身,将清兵引入我城下?”

“那也不能坐以待毙,必要时可舍弃此城,固守他城。”

“喀什噶尔如守不住,其它城如何能够守住?”

“我和张格尔苏丹固守喀什噶尔,可让浩罕王伊列汗带兵驻守英吉沙尔,万一此城 守不住,也可有个退路。”

张格尔明知伊萨伯克想给伊利汗提供机会,让浩罕国占有英吉沙尔,也不直接点破。 从目前清兵进军之势,这回疆西四城恐难以固守,倒不如让出一城给伊列汗驻守。万一 喀什噶尔失守,也可找个安身之所。况且,他也想让伊列汗走远点,特别是伊列汗总是 和玛达娅眉来眼去,心中老大不快。想到这里,便卖个人情说:

“英吉沙尔是我回部重镇,今暂且让伊列汗驻守,待统一回疆后一定归还我回部。”

伊萨伯克一听张格尔同意让出一城,心中大喜,忙说道:

“暂且帮你防守,这样我们几个城市也可互相呼应,对抗清兵进攻。”

“这次兴兵可能又要失败。”张格尔心头一阵酸楚。

“话不能这么说,增加兵授,加固喀什噶尔防守,胜败未可限定。”

“目前清军已攻克阿克瓦巴特,喀什噶尔的门户被攻破,此城已处于清军攻势之 下。”

“敌军虽攻破阿克瓦巴特,但我们可在浑河岸边设防。”伊萨伯克献计说。

“我已派托哩、呵里雅、汰劣克、倭里等人率十万人马前往浑河,并沿岸二十里设 防。”

“仅此还不行,可沿岸挖掘三道深沟,再垒土筑岗一道,冈上筑有空穴,里面排列 大小炮位,阻挡清军渡河。”

张格尔听后,也认为伊萨伯克的建议较好,又下令给弟弟巴布顶,命他火速前往浑 河筑岗设炮。同时,又从周围调集二万多兵力沿喀什噶尔汉城与回城设防。

张格尔一方面做好喀城的防守工作,另一方面又悄悄让心腹将士做好出逃准备,以 防万一守城失败。

回疆的天气始终透着神秘,诡秘多变,刚才的满天星斗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刹 那间,深蓝的天空变得灰暗,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树木摇曳着,小草狂舞着,浑河的 水流得更响了。

张格尔在睡梦中累得满头大汗,他又在追逐那头永远无法追上的小银狐了。卫兵的 叫喊声将他唤醒,他猛地推开怀里的玛达娅,急忙坐起来,披衣问门外的侍卫:

“深更半夜,乱喊什么,有话快讲!”张格尔有点不耐烦,他多日来一直不耐烦。

“报告张格尔和卓,不,张格尔苏丹,清兵已攻破浑河!”

“什么?清兵已攻破浑河,这不可能,情报准确吗?”

“是从浑河败退下来的士兵汇报的!”

张格尔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士兵问:“托哩、阿里雅他们呢?”

“听说托哩将军、倭里将军全部战死,呵里雅将军下落不明。”

“快去打听清兵到哪里,有情况速来回报!”

士兵退走后,张格尔有点后怕,外面虽没有雨雪,但那狂吼的风好像是对他而来。 张格尔内心有点发抖,多年以来,从没有过如此的恐惧,有一种末日来临之感。看样子 喀什噶尔已守不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想至此,张格尔命贴身卫士喊来儿子布素鲁 克和侄子依山,命令他们快速准备,弃城远逃。

长龄攻占喀什噶尔,至此,被张格尔反军盘踞半年之久的回疆中心——喀什噶尔终 于得到收复。这一仗击毙反军六万余人,活捉反军近四千人,连张格尔的妻子爱则尔毕 比,侄儿呵里雅也被活捉。唯独没有找到张格尔的任何踪迹,心中十分着急。估计张格 尔可能逃亡回疆西四城其它几城,便召集杨遇春、武隆阿等人,兵分几路扫荡各地反军。

命令杨遇春与阿勒罕保带兵一万进攻英吉沙尔;武隆阿和余步云及哈朗阿带兵一万 兵进叶尔羌;杨芳与额尔古伦率大军一万进攻和田。

自喀什噶尔被攻陷后,各地反军闻风丧胆,平叛大军所到之处,如风卷残云,势如 破竹。

浩罕国玉伊列汗亲自率兵一万余众入侵回疆,并和张格尔叛军相互勾结,妄图趁火 打劫抢占一些城市,扩大浩罕疆域,不但没捞到任何好处,反而损兵折将,与清兵的几 次较量均以失败而告终。在伊萨伯克的精心策划下,从张格尔手中骗取英吉沙尔一城, 准备以此为据点,固守该城,再从浩罕调兵,想在回疆另有所图。

忽然,探马来报,喀什噶尔被清兵攻陷,张格尔不知逃亡何处,浩罕军师伊萨伯克 也被杀。伊列汗闻报,心惊胆颤。心想:喀什噶尔如此之快就被攻破,英吉沙尔岂不一 攻就破,现在调兵已来不及,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但到嘴的肥肉再吐出来,心中实在 不舍,便下令加强防御,先坚守一阵,看一下局势的发展再另谋他路。

不几日,清兵进抵英吉沙尔,一打听,领兵将领是号称“髯将军”的杨遇春。伊列 汗有点绝望,“髯将军”之威名在西域早有传说,现在他来攻城,胜的希望成为泡影, 便下令手下浩罕官兵收拾停当准备撤兵。

苏兰奇自从告别萨赖占之后,心中十分歉疚,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萨赖占,对不起娜 佳,也对不起儿子。他多次想接近娜佳,但伊列汗防卫甚严,根本无法和她接触。

一次偶然的机会,苏兰奇和娜佳相遇,但在众多的浩罕兵面前,他不能说一句话, 只用关怀的目光安慰一下娜佳,便退去了。后来,他想方设法递给娜佳一个纸条,告诉 她父亲和苏伦德都在,并且很思念她,都在为救她而四处活动。

这几日,苏兰奇一直在思索如何救娜佳。目前清朝大队人马兵临城下,伊列汗出城 与清兵交兵大败而还。浩罕兵马人心惶惶,伊列汗准备弃城逃回浩罕。这是一个极好的 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果这次再救不出娜佳,那么,伊列汗逃到浩罕,搭救娜 佳将永无可能,自己还有何脸面活在世上。可是,如何搭救?苏兰奇冥思苦想,他人单 力薄,尽管近日防卫有所松懈,但在浩罕国王的行宫中救出一个女子,实在不容易。

苏兰奇被伊列汗派遣到英吉沙尔东门,和浩罕将军哈里都阿一起驻守东门。苏兰奇 心中大喜,终于找到解救娜佳的机会了。

夜里,苏兰奇悄悄写一封书信绑在箭上射向清兵营垒,说明自己的情况,约定明天 夜里和清兵里应外合,打开东门迎接清兵入城。

第二天晚上,苏兰奇早早来到东门和哈里都阿一同巡视一遍城门的防守,便回到兵 营请哈里都阿饮酒。待把哈里都阿灌醉后,苏兰奇迅速召集自己的一些布鲁特亲兵做好 内应的准备。

夜半,伊列汗被吵闹惊醒,听说东城已被清兵攻破,急忙起身窜逃。这时,苏兰奇 跑了进来,跪报道:

“尊敬的国王,我们快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清兵已攻破东门。”

“我命你和哈里都阿驻守东门,你二人为何守不住一个城门?”

“清兵实在骁勇,臣等无能,请大王恕罪。臣急忙从东门赶来保护大王出城。”

“念你忠诚,这次饶恕你,快收拾一下,保护娘娘安全!”

“是!臣遵命。”

苏兰奇甚喜,急忙带领几名士兵收拾一下,并向娜佳暗示,做好逃跑准备。这时, 另有官兵来报,请伊列汗快速出城,一切准备完毕。伊列汗交待几句转身离开,苏兰奇 一看时候到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腰刀砍死娜佳身边的两名将官,带着娜佳飞身 出逃。

伊列汗左右不见娜佳等人到来,心中十分着急,怕出意外,趁清兵尚未到来,便带 领几名贴身将官赶回寻找。

苏兰奇和娜佳没逃多远,便被伊列汗等人追到。伊列汗一见大怒,骂道:“苏兰奇, 你贼胆包天,敢诱骗娘娘出逃。”说着,持刀迎上,其他几个贴身将官也把娜佳和苏兰 奇围住。激战十几分钟,苏兰奇和娜佳渐渐不支,正在危急时分,随着一声大喊,跑来 一匹战马。

“娜佳、阿爸不要害怕,苏伦德来了!”

苏兰奇听到儿子熟悉的声音,心中一喜,十分欣慰。就在他一愣神之际,伊列汗锋 利的宝刀刺进苏兰奇的心口。同时,一名浩罕将领的刀也砍向娜佳,娜佳猛一闪身,虽 然躲过这致命的一刀,但胳膊上也挂了彩,鲜血慢慢滴下。

苏伦德见亲人被伤,大吼一声,发疯般挥动大刀扑上去。正在这时,清兵大队人马 也已赶到。

伊列汗见状,再不逃就没有机会了,下令撤退,在几名亲兵保护下向西奔逃。

苏伦德急忙上前抱住倒地的父亲,急切地喊着:“阿爸,阿爸,你醒醒。”

“大叔,你醒醒!”娜佳也拖着受伤的胳膊走过来焦急地喊着。

许久,苏兰奇才睁开浑浊的双眼,看着跪在面前的儿子.想抬手抚摸一下亲爱的儿 子,但双臂是那样的无力,苏伦德心领神会地握住父亲的双手。

“阿爸,今后再也不用分开了,还有娜佳。”

“孩子,阿爸对不起你们!”

“不,这许多年,阿爸你受苦了,今后我们一定好好待你,侍奉你!”

苏兰奇欣慰地笑了,脸越来越苍白。

“孩子,阿爸不行了,今后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娜佳。”

凄惨的笑容挂在唇边,欣慰而满足的笑意僵在脸上,苏兰奇慢慢闭上眼睛。

欲哭无泪,欲呼无声,苏伦德茫然地抱着阿爸僵硬的尸体,在娜佳的搀扶下走向草 原深处。

英吉沙尔、叶尔羌、和田等地很快收复。

张格尔终于落网,尽管超过了道光所规定的期限,扬威将军长龄仍很兴奋,一颗悬 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立即命令杨遇春用日行八百里的特急速度向道光皇帝红旗报捷。

一路上,红旗报捷信使,风驰电掣,昼夜兼程,跨越茫茫戈壁沙漠,穿过河西走廊, 飞掠中原大地,仅二十二天,这一特大的喜讯就从喀什噶尔飞递到京城。

自从大兵进入回疆,道光几乎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等待佳音。按照清朝惯例,各地 战报必须由兵部传给奏事处,再上报皇上。这天晚上,各兵部官员都已回家,只有一年 迈的老司员在值夜,刚巧捕捉张格尔的捷报传到,老司员无奈,只好一个人颤巍巍地进 宫奏报。这时,道光正在御书房审阅公文,忽闻捕获张格尔的捷报送到,欣喜万分,急 忙下诏:“能够忠于职守,值班如此,传递军机,赏戴花翎,提升为军机处行走。”

老司员谢恩退下,道光又命小太监火速将此喜讯飞报慈宁宫慎皇后得知,并命人在 慈宁宫摆下御宴一桌,马上到慈宁宫和慎皇后饮酒共享这一喜讯。

第二天早朝,道光刚刚在龙座上坐下,尚未发话,众文武大臣一齐跪下为皇上贺喜, 夸赞皇上英明。道光一听,更是喜不自胜,当即下令给刑部尚书,今年实行天下大赦, 减免惩罚。接着又下一道圣旨,对所有有功于平定张格尔叛乱的朝中大臣封赏:加恩赐 封长龄为威勇公爵,世袭罔替,赏戴宝石帽顶,授为御前大臣,赏用紫韁,换带双眼花 翎。加封杨芳为果勇侯爵,世袭罔替,赏用紫韁,换带双眼花翎,在御前侍卫上行走。 并撤去过去对长龄、杨遇春、杨芳、武隆阿等人的一切处分,各有奖封。

因军机大臣运筹军用物资接济及时,保障前线供给,为平叛胜利进行提供保证,也 应奖赏,加封武英殿大学士曹振镛太傅衔,赏用紫韁;吏部尚书王鼎赏戴花翎;兵部尚 书玉麟晋升为太子太保,工部尚书穆彰阿加封为太子少保。同时,在延朝臣,王公贝勒 等也各有封赏,并传谕长龄等人,将平定回疆的各次重要战役一一绘成战图,以此宣扬 将士功绩。

一切封赏工作布置停当,道光退朝回到养心殿,内心极为舒畅,命小太监端上一杯 一品龙井香茶,他边品茶,边哼了几句昆腔,又回想一下还有什么工作没有做完备。

想起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追击匈奴单于,都能够封狼居胥,玄碑表功,名垂青山, 古人一将军尚且如此,况我大清一代帝王,何不效法古人,立碑于喀尔铁盖山前,扬名 西域,威镇回疆。先祖康熙、雍正,还有乾隆爷爷,他们每次平叛获胜,都御制碑文, 勒石太学,并将有功之臣绘像紫光阁。我虽在政绩上,暂且逊色先祖,但在平定回疆叛 乱一事,自慰足可与他们相提并论,至于将来的政绩如何,我也刚刚承继大统几年,只 要勤心勤德,体察下情,约束吏制,这大清的江山也会再次兴盛,甚至会超过爷爷乾隆 当年的政绩。

记得小时候,自己十岁那年,随皇祖乾隆到承德木兰秋弥,一时性起,引弓射杀一 鹿,先皇祖对自己特别厚爱,经常把自己叫到御书房,指点读书,希望皇孙将来能超过 爷爷。如今,自己做出这等平定张格尔叛乱的大事,当然也应该效法先祖将有功之臣绘 像紫光阁,给子孙后代立下楷模。

五月上旬,张格尔被押解到京城,献俘于太庙、社稷。道光重赏了押解的将领后, 便下令给礼部的官员,选定吉日,准备举行受俘典礼。

清朝以武功定天下,大凡边陲作乱,出兵征讨,大军凯旋归来,则举行献俘受俘之 礼。自清入关至今,一百八十多年间,先后受俘四次,即康熙征准噶尔获胜受俘;雍正 平青海获胜受俘,乾隆平伊犁、两金川各受俘一次。今天,道光举行受俘,则是清朝第 五次受俘礼,也是最后一次接受外俘投降仪式。

五月十二日,阳光灿烂,万物一片清新,整个京城热闹非凡,男女老幼均着新装, 街道两旁,茶楼酒店,旅馆以及各种铺面也都张灯结彩,大街已提前洒扫几遍。自紫禁 城太和殿到午门,一路地铺红毡,御林军沿街站立,谨慎防守,整个长安大街不准行人 往来,大街两旁站满京城的老百姓。因为今天是受俘吉日,道光也想向天下百姓显显威 风,夸功于民,便下令今天破例不实行静街,平民百姓可以站在路旁自由观看。

上午十时许,黄钟大吕,金鼓齐鸣,紧接着鸣炮奏乐。在一片喜庆而又祥和的声乐 中,道光身穿簇新龙袍衮服,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地登上午门城楼,两边大内侍卫一字 排开,甚是威风凛凛。

道光皇帝升座后,三军将校呐喊行礼,声震九霄。这时,都统领哈朗阿、吉专勤通 阿、祥云保和胡超等八名将官押解张格尔北向跪拜。

接下来,兵部尚书玉麟跪下高声奏报:“启禀万岁我主,回疆平定,匪首张格尔已 被俘获,谨献阙下,请旨发落。”

道光满含春风,捋一下浅浅胡须,朗声道:

“交刑部议处!”

接着,两旁御前侍卫大臣高声喊到:

“交刑部议处!”

侍卫喊声刚落,刑部尚书毓明紧走几步,跪下接旨,张格尔便由兵部司官转交给刑 部司官。毓明便派八名刑部官兵接管过来,押出天安门。

最后,则是满朝文武大臣,王公贵族向道光三九叩拜,行庆贺礼。道光又传下逾旨, 对众人进行加恩加封加赏。

礼毕,金鼓再次齐鸣,各种器乐共奏,在一片凯旋的乐曲声中,道光缓缓退下。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道光皇帝 作者:赵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