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道光皇帝》第七章 第02节


第二天赵武先变卖部分家产,雇了辆马车和一名车夫,公媳二人离开家门,直 奔京 师。一路上晓行夜宿、饥餐渴饮,自不必说。

转眼半月过去,这一天终于到了北京。马车进了城门。素娟往街上一看,这京师之 地,天子脚下,果然非一般州县可比。光是大街就宽广得多,街上的行人却是拥挤不动, 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做买的做卖的、赶车的、挑担的、还有玩杂耍、卖大力丸的。素娟 看着这满城的繁华,一下子忘掉了一路的风尘之苦和心中的焦虑忧愁,两只乌黑的眼珠 子不停地向四周张望。

“素娟,咱们先找家客栈住下吧。”公爹的话打断了素娟的兴致,急忙收回眼神道:

“就依爹的话。”

马车走到一个街口,赵武先远远看见拐角处有一处宅院门额上写着“悦来客栈”四 个字。边道:“我们先在前面的‘悦来客栈’住下,再想办法打听明飞的消息。”

素娟点点头,车夫将车停下,素娟忙扶着公爹下车。店小二一见,赶紧上前招呼:

“几位客官,要住店吗?本店高、中、下档客房都有,客官怎么住?”

赵武先答道:“我们要三间下等的客房。这位小姐住一间,我和车夫各住一间。”

“好嘞,客官请。”店小二答应着,就忙着去搬行李。

赵武先三人上楼到客房歇息,不多时店小二收拾好行李,打来洗脸水殷勤地道: “几位客官一路风尘,先洗把脸吧!”赵武先忙道:“多谢店家。”又问道:“我打听 点事儿,不知店家可知道。”

“哎哟,客官,你在这京城打听事儿,找我算您找对了。我祖上三代都在这儿开客 栈,黑白两道,三教九流什么都能遇着。这京师里上自王侯公卿、下至地痞阿混,凡是 有点小名气儿的,我都知道……”

赵武先懒得听他吹牛,便直截了当地问道:

“赵明飞,你听说过吗中”

“赵明飞!”店小二一下子卡了壳,半晌嘟嚷道:“赵明飞,这名字好熟,可我怎 么想不起来在哪听说的呢!”

素娟心里着急,赶紧提醒道:

“他是去年进京赶考的武生,听说中了武状元。”

“啊,我想起来了。”店小二恍然大悟,“去年武科考完试,有两个住在本店的河 南武生喝酒时,说有个安徽的武生赵明飞在考场上技压群雄,今科武状元非他莫属。”

“这赵明飞现在何处?”公媳二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店小二摇摇头道:“我哪里知道,可是我听说开榜后,武科状元却不是赵明飞,是 当今兵部尚书容安的儿子庆廉。也真他妈的邪门,这庆廉是个瘸子,连走路都困难,他 也能中武状元。这当中,不定有什么鬼道道,咱一个开店的,也管不了这么多。”

赵武生听完,呆立半晌,一言不发。店小二说完走了出去。素娟焦急地问:

“爹,怎么办?”

“明飞恐怕已经凶多吉少。”赵武先喃喃地道。

“他不会的,爹。”素娟惊叫道。

“你想想,陈良曾亲眼看见明飞走进兵部尚书府,如今的武状元却是兵部尚书的儿 子庆廉,明飞没有音讯,恐怕是那容安、庆廉父子对明飞下了毒手。”

“真会这样吗?爹,我们去兵部尚书府找容安问个清楚。”素娟急切地道。

“对,我们这就去问那容安一个明白。”

爷儿两个也顾不得歇息,急忙下楼找到店小二,问明去兵部尚书府的路,一路找去。

走了好长时间,爷儿俩来到一处高大的宅院前,门前一对威武的雄狮,石狮旁边有 兵卒把守。素娟抬头一看,大门额上书有“兵部尚书府”五个行书大字。便道:“爹, 这儿就是兵部尚书府。”

赵武先慌忙走到守门的兵卒,躬身道:

“烦这位军爷通报一声,小人求见尚书大人。”

军卒眼皮也没抬,冷冷地道:

“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见我们大人?”

赵武先老脸一红,只得道:“小的是赵明飞的父亲,赵明飞去岁进京赶考,听说曾 到尚书府来过,小人想跟尚书打听一下他的下落。”

“你先等着,”兵卒的脸色缓和了许多,“我给你通禀一声。”

“多谢军爷。”赵武先便和素娟一起坐在石阶前等候。

时辰不大,兵卒带着一名管家走了出来。兵卒用手一指赵武先道:“苟总管,就是 这个人。”

苟总管不待兵卒说完,阴阳怪气地道:

“哎,我说老头儿,你找儿子怎么找到我们府上来了。我们老爷何曾认识什么赵明 飞,这赵明飞何曾到我们府上来过!”

赵武先并不理睬他的话,反问道:

“请问尊驾是不是这府上的苟总管?”

“不错。”苟肯不明白对方意图,回答得很干脆。

赵武先不依不饶地道:“就是你这位总管大人把赵明飞从武校场骗进府中,怎说不 知?”

“这个……”苟肯的猴脸一下子变成猪肝色,半晌才厉声喝道。“胡说八道,我何 时见过赵明飞!”

赵武先察颜观色,证实了陈良的话是真的,一时气冲顶门,大声骂道:“你们这些 黑心贼,到底把我儿怎么了,赶快还我儿子。”素娟也哭叫着上前去抓苟肯。

苟肯气急败坏喝令两名守门兵卒道:

“他妈的乡巴佬,竟敢在尚书府门前闹事,给我打!

两名兵卒立即卷起袖子挥拳而上,赵武先更加气愤,一伸手抓住苟肯的肩膀,把苟 肯疼得“妈呀”一声软瘫在地。一名兵卒挥拳直奔老人背后,赵武先稍一侧身,飞起左 脚,这个兵卒被踢得一直滚到台阶底下,半天爬不起来。另一名兵卒挥拳直扑素娟,他 以为这瘦削的美女早该吓趴下了。其实这素娟虽没正式练过武功,却是长在习武人家, 平时耳濡目染,她也会几个招式,一般的强壮男子休想胜她。只见她不慌不忙,稍一矮 身,躲过对方双风贯耳的一招,右脚突然一个扫堂腿,那兵卒立即摔了个狗啃屎,登时 满嘴满脸的血糊糊。

赵武先抓住苟肯的肩膀,稍一用力,苟肯跟杀猪似的大叫起来,赵武先厉声喝道: “快说你把明飞带到哪儿去了?”

苟肯忙叫道:“爷爷饶命,我说,我说。”

“快说!”素娟从旁催促道。

“我承认,确实是我奉老爷之命把赵明飞从校武场请到府中来的,可是,他什么时 候出去的,现在何处,我就不知道了。”

“你怎会不知道。是你亲口说,你们老爷原定明飞为武状元,怎么如今武状元却是 庆廉?你们把明飞怎么了?”素娟哪里肯信他。

“爷爷,姑姑,这些事,我这做奴才的哪里知道,不过这样好了,我回府中想法替 你们打听打听,明天你到街口的小酒店里等我,我再告诉你们。怎么样?”

“你少耍花花肠子,我们凭什么信你?”素娟哪里肯听。

苟肯立即发誓道:“我苟肯若要耍弄爷爷、姑姑,让我五雷轰顶,不得好死。况且, 我总得出府办事,被你们逮住,一拳接死我好了。”

素娟还不肯依,赵武先却开口道:

“苟肯,我先信了你,你要是耍俺,看俺的老拳不揍扁你。滚。”

苟肯急忙屁滚尿流跑进门去。

“爹,您怎么能放走他!”素娟气呼呼地责怪道。

赵武先解释道:“孩子,我们眼下还没有证据证明是容安害死明飞,就是告状现在 也难告倒他,只能如此。我们小心点儿就是。”

公媳两人只得回到客栈。

“嘟、嘟、嘟!”谯楼上已经打了三更,喧闹了一天的北京城已经沉寂下去,月亮 早已落下,街上一片漆黑,唯有悦来客栈楼上的一间房里还亮着灯。素娟还没有睡,丈 夫赵明飞离别时柔情话语还在耳边索绕,明飞如今你在哪里啊!难道你真的惨遭不幸。 素娟想至此,只觉得心如锥刺,霎时泪如雨下。容安老贼,何其狠毒,难道真是他害了 我的郎君。素娟想至此,恨得银牙紧咬。素娟思来想去,渐渐地眼前模糊一片。

突然,一阵浓烈的烟气呛得素娟惊醒过来,睁眼一看,屋里已被火光映红,素娟大 惊,翻身坐起,忍着呛人的烟味,去拉房门,谁知房门竟被人从外面锁上,慌得素娟大 叫:

“爹,快来救我!”

连喊几声,才听外面赵武先喊道:

“孩子,不要慌,爹来了。”只听“嘭嘭”两声,房门被踹开,素娟赶紧冲出房去, 只见外面楼梯已被烧着,摇摇欲坠。楼下有十几个男子喊着:“失火喽,失火喽!”却 无一人上前救火。素娟着急道:

“爹,怎么办?”

“肯定是苟肯使的坏,爹的房门也被人锁上了,咱们必须立即离开此地。”赵武先 说完一蹲身命道:“孩子,快趴在爹背上。”素娟顺从地伏在公爹背上。赵武先背起素 娟将身一纵跳到地上,往前刚跑出几步,整个客栈“忽啦”一声倒塌下来,把素娟吓得 目瞪口呆。赵武先放下素娟,拉着她的手往外就跑。那楼下十几名男子一见突然忽啦一 下围了上来,借着火光素娟看清楚了,当中一个正是容安府上的管家苟肯,这坏小子手 里拎着把火枪,冲着赵武先两人冷笑一声道:“老小子,这把火烧不死你,看大爷来送 你上西天。”说完,一招手命道:

“给我上!”

赵武先一见这个狗才,真是又气又恨,但是看看眼前的形势,不由得又惊又怕,急 忙轻声对素娟道:

“孩子,爹挡住他们,你先走。”

“不,爹你怎么办?”素娟不肯走。

“听爹的话,快走,晚了咱爷儿俩都得死在这里,明飞的仇全指望你去报了。”说 完,猛然把素娟推到一棵大树后,转身迎着两名打手搏斗起来,又有两名打手发现树后 素娟,立即扑上前,赵武先一见,猛攻几招,迫退正面的敌手,突然一个虎跃截住攻向 素娟的两名打手,素娟趁机一个翻滚,窜到大门口,冲出客栈。刚跑到街口,突然听见 客栈里传来几声枪响。

“爹!”

素娟一下子肝胆欲裂,失声大哭,转身就往回跑,刚跑几步,忽然想起公爹说的话, 只得含泪哭道:

“爹,儿媳一定要为您和明飞报仇。”转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天早已大亮,顺天府尹潘富贵还搂着三姨太恋恋不舍。这时一名差役在门外喊道:

“老爷,该升堂了,有人喊冤告状呢。”

“去你奶奶的,嚎什么丧,叫他们等着。”潘富贵气呼呼地骂道,翻了个身又睡起 来。

突然“咚、咚、咚”一阵急促的鼓声传来,潘富贵骨碌一下子爬起来,恨恨地骂道: “他妈的,什么人敢击顺天府的堂鼓!”边骂边穿衣服。那三姨太却坐起来一把抓住他 的手道:

“怎么,就这样走啦?”

“姑奶奶,你没听见有人击鼓吗!”

三姨太可不理会这些,把手一伸命令道:

“拿来!”

“什么?”

“钱哪!你有了进账,就把姑奶奶给忘了。你当我不知道啊,昨天晚上,那容安叫 总管苟肯来干什么?说呀!”

“我说,我说!”潘富贵无奈,只得说道:“容安害死安徽武生赵明飞,让他儿子 庆廉做了武状元。如今那赵明飞的父亲和妻子找到了京城,怕是要告容安的状。容安心 虚,就派总管送来五万两银子。这老小子比我官大,平时连正眼也不瞧咱,如今也来咱 面前烧香了。”

“五万两!这么多!”三姨太瞪大了眼睛,“你给我多少?”

潘富贵已经穿好衣服,随口答道:“等我退堂,给你一万两,行了吧!”

顺天府尹大堂。

潘富贵撩袍端坐在大堂上,高声喝道:“何人击鼓鸣冤,带上堂来。”

“扎。”

两旁的差役答应着下去。一名十七八岁的女子哭喊着冤枉,被带到堂上。

潘富贵问道:“下跪何人?所告何人?所诉何事?”

“民女林素娟状告兵部尚书容安。今有状纸在此,请大人过目,为小女子做主。”

潘富贵心里一动:“这告容安的果然来了。”对案上的状纸看也不看,厉声喝道:

“林素娟,你首次来本府告状,就敢击本府堂鼓,你可知罪?”

“民女天不亮就到堂下等候,大人迟迟不肯升堂,民女这才击鼓鸣冤,何罪之有?”

“哼,本府的堂鼓也是你随便敲的吗!来人呀,先给我打二十大板。”

“扎。”

两旁差役不由分说就把素娟推倒在地,举起板子就打。

素娟气得杏眼圆睁,咬牙骂道:“昏官,你不分青红皂白,冤枉无辜百姓,难道就 没有天理了吗?”

二十板子打完,素娟身上已是血肉模糊。

潘富贵冷笑一声道:“本府这二十大板是教你怎么去告状。你告的是当今兵部尚书, 朝廷一品大员,我这小小的顺天府尹如何接案,想告状,你就去刑部告。退堂!”

素娟忍着伤痛,一跛一拐走出大堂,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仇恨烧焦了她的心。

悦来客栈着火的那天晚上,素娟逃出客栈,在一座破庙里挨到天明,就忙着打听公 爹的生死。她是个绝顶聪明的女子,知道容安肯定命人在悦来客栈附近监视,她便改了 装束,悄悄来到悦来客栈对面的一家酒楼打听公爹的下落。她坐在酒楼的窗前,一眼就 看到公爹的尸首躺在悦来客栈的门里。素娟顿时心如刀割,她强忍悲痛,摸摸身上还有 几块散碎银子,就悄悄走下酒楼,来到一个菜市街旁边的客栈,包了间房子,又通过店 家花钱买通本地的几个阿混夜里把赵武先的尸首弄了过来。素娟抚着公爹的尸首失声痛 哭。自从她双亲逝去,赵武先就把她接到赵家,像疼亲生女儿一样疼她,就连一向任性 的明飞也得让着她点。实指望终身有靠,一家人和和美美,共享天伦。哪料到丈夫明飞 进京赶考,一去再无音讯。为了寻夫,千里跋涉来到京城。如今唯一的亲人为救她,也 命丧黄泉。素娟越哭越伤心,越哭越恨那心如蛇蝎的容安、苟肯:“不,我要去告他 们。”素娟哭喊着,当晚写好状纸,到顺天府告状。

可是,顺天府尹潘富贵故意推脱,不予受理,素娟心里的仇恨又加深了一重。

“不,我一定要告,顺天府告不倒他,我就到刑部去告,刑部告不赢,我就直接找 皇上告。”素娟恨恨地自言自语,一下子忘掉了伤痛,问清了去刑部大堂的路,急忙赶 去。

素娟来到刑部衙门已经申时,官员们三三两两走出衙门。素娟心急如火,冲到衙门 前举起鼓槌“咚、咚、咚”击起堂鼓,一面大声哭喊道:

“冤枉啊……”沉闷的鼓声惊动正准备回家的官员、差役,众人慌忙各就各位,时 辰不大里面有人高喊:“传击鼓到堂。”

素娟急忙走进大堂,扑通跪倒,哭喊道:“青天大老爷,民女冤枉啊!”堂上人语 气平和地道:“告状人抬头说话。”

素娟这才抬起头来,仔细观看,只见大堂上悬挂着“正大光明”的巨匾,堂前端坐 一位五十多岁的官员,面目清瘦,慈眉善目。这人是刑部员外郎吉泰。素娟一看此人, 顿觉充满希望。急忙禀道:

“大人,民女林素娟,状告兵部尚书容安天良丧尽,谋害我夫赵明飞,以其子庆廉 顶替赵明飞做了武状元,又指使管家苟肯火烧悦来客栈,企图烧死民女和民女的公爹, 没有得逞,那总管苟肯就用火枪打死我公爹。求青天老爷为民女做主!”说完呈上状子。

吉泰将状子看了一遍,平静地道:

“林素娟,你状告朝廷一品大员可是非同小可。今日天色已晚,明日本部必会派人 调查,你先回去吧!”

“这……是!”

素娟有些不情愿,可是这么大的案件,人家也需要调查一段时间,她只好退出堂去。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道光皇帝 作者:赵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