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道光皇帝》第十一章 第01节


钦差大臣林则徐南下广州,大刀阔斧厉行禁烟,消息传到京城,道光皇帝暗暗 点头 称是……庄亲王磕头如捣蒜,可怜巴巴地哀求皇上高抬贵手,道光投鼠忌器,望着自己 吸毒成瘾的亲侄子,竟不知该如何处置……

道光十九年三月初,林则徐带着几名跟从已经接近梅岭,离广东广州城只有几日路 程。他心急如焚,匆匆从京城南下已有一个多月,广东也越来越近,广东该是什么样子 呢?林则徐还是第一次南下去广东,对于广东到底如何,他知之甚少,所知有限。广东 似乎是烟害最重之地,在广东的朝廷官员似乎不赞成严禁鸦片,都主张弛禁,林则徐不 由地想起了道光最后一次召见他时所说的话:“多年以来,我朝受鸦片之害愈来愈严重, 白银也越来越外流的厉害,朕虽多次下诏严禁,各省也似乎都能竭心尽力,每次言及禁 烟都纷纷上言表功,但实际上却无成效,反而愈演愈烈,朕实感头痛,而满朝大臣却无 一能得其法,助朕一臂之力,朕也实感困苦。这次朕派你南下禁烟,责任重大,影响深 远,一旦不成,不仅为后世子孙所唾骂,朕又岂能有脸去见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你的 困境朕也知道,但朕也实在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望你别辜负朕的期望。广东一地受烟 害最重,虽经朕几次派人治理广东鸦片,无奈也没有好音讯,由此可知前途艰难的程 度。”

“广东受弛禁思想影响,都不主张严禁,你到了广东后别忘了这一点。两广总督邓 廷桢年岁很大,经验丰富,几年来治烟方面虽无胜果却也没有什么劣迹,你可要和他协 同办好禁烟大事,别让朕失望才行。”

说着说着,激情流露,不知不觉竟失了态,流下几滴泪来。

望着已显苍老的皇上,听着皇上谆谆循导,他连忙说:“臣此次南下定会尽己所能, 以报皇上知遇之恩。”他也流下了眼泪。

如此情景林则徐怎能忘怀?哎,前途多舛呀!广东就在前面,不几日就要到了。南 方的天气要温和些,现在又正值三月份,听说广东一到这个季节,漫山遍野都开满英雄 花,通红一片,覆盖着整个山野。英雄花,英雄,这个花的名字起得倒真有些意思。想 来,这个时候,这个所谓的英雄花也该争先恐后地怒放了吧!

“庭院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两广总督邓廷桢的府第设在广州城 内,阳春三月,府里高树林立,葱葱郁郁,凉爽怡人,又因庭院有几许深,更显得幽静 肃穆,踏着青石铺成的小径到后庭院,可听得隐隐约约的说话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邓大人,钦差大臣还未到,信就已先行而至,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也没说什么,无非就是说既然受命于皇上,则当尽心尽职以报皇上的恩宠,望我 们大力协助海口查禁鸦片。”

“邓大人,这次林大人来此禁烟,不知是否对我们不利。”

这几日广东巡抚怡良见钦差大人迟迟未到,怕有什么闪失,因此前来邓廷桢的府里 询问。

自那次因许乃济一事,广东巡抚祁贡签名赞同弛禁受到牵连,被道光革去官职,停 留待用后,道光又派。怡良前往广东担当巡抚一职,到现在还不到一年。

这怡良,字悦亭,瓜尔佳氏,正红旗满洲人,道光八年任广东高州知府,十年后又 升任广东巡抚,为人小心谨慎,所以才有方才一问。

“怡大人,这一点还请放心。林则徐这人我虽从未谋面,但素来听说其为人耿直忠 厚,不多计较公私小事。虽说他历来主张严禁,而广东多建议弛禁,皇上这次派他前来 广东,还会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想来也不会作难我等,他还需要我们支持呢。”

“邓大人说得是,自皇上下诏任他为钦差大臣南下后,我等毕竟也拿出了一些诚意, 缴获了数万斤烟膏,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更何况皇上还赞赏了我们。”

“话虽这么说,等到林则徐来后,怡大人,你我还是要小心从事,以免节外生枝惹 出麻烦。他毕竟是钦差大臣,你我人在矮檐下也不得不低头了。”邓廷桢遗憾地叹了口 气。

怡良听出他话外之言,就说:

“其实想起来也真够气恼的,邓大人你身为两广之首,处理两广一地军政要事,但 这个林大人一来,岂不说明我等办事不利么?”

“没办法呀!既然皇上都已下令,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一切只有等林则徐来后观 察观察再说。”邓廷桢心有疑虑,伤感地说。

怡良见触着邓廷桢伤感的地方,于是就换了一个话题。

“邓大人,这些日子可曾到浣绿楼看戏么?”怡良和邓廷桢素来喜爱看戏,所以问 道。

“唉,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情看戏呢。今非昔比,往日总还有随心所欲的时候,闲时 看看戏,听听书,再摆弄摆弄几盆花,以为如能这样安享晚年,实乃平生之快事。现在 却不同了,哪里还有机会看戏,整日都围着鸦片转,没时间呀!”

说着,不无惋惜地叹了口气。

“邓大人,你年岁已大了,不必再忙忙碌碌的,有什么事吩咐下去,还不是一样?”

“交给下边的人做,自己当然可以省出些时间。但是如果不亲自动手,不亲眼看着, 心里就总觉得不踏实。”

“邓大人尽忠职守,实令下官佩服,但也该为自己考虑,听说明日在浣绿楼又要上 演一部好戏,如果邓大人愿意,下官愿陪同前往,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明日不知能否有空,到明日再说吧!”

邓廷桢所想当然是指关于鸦片之事,继而他又想到了皇上在林则徐还在南下途中时 候,传到广州的圣旨:

“……林则徐到粤后,自然会遵旨尽力查办,以清弊源。着邓廷桢等振作精神,绝 不可观望推诿。……该总督当更加勤奋,尽除成见,应分别办理的各尽己责,应协商办 理的会同奏报,趁此大好机会,力求从前过失积习永降,断绝根株。想卿等一定能体谅 朕的用心,为中国消除鸦片大害也!”

邓廷桢知道,皇上这是在敲山震虎呀!皇上都这样说了,他邓廷桢又怎能不尽心职 守呢。

正想着,一位年轻公子推门进来,手捧一个匣子,对邓廷桢说:

“爹,你猜孩儿手里拿的是什么?”

说着,扬了扬手里的那个匣子。邓廷桢一愣,然后装作气愤的样子,说:

“这么大了还如此没规矩,成何体统,怡叔叔在此,你还不快快拜见。”

那年轻公子连忙把那个匣子放在邓廷桢身边的茶几上,又转过身来朝怡良深深一揖, 道:

“怡叔叔好。”

怡良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拉住那公子的手,仔细端详他,笑吟吟地说:

“几日不见,三公子长得愈见清秀俊美了,三公子年方几何呀?”

“回怡叔叔的话,晚生今年二十岁了。”

“在何地读书呀?”

“晚生现于广州学海堂就读。”

“怪不得怡某多次前来,却很少见你呢。”

怡良说着,又坐了下来,三公子见他已坐下,就回到邓廷桢的身边,对邓廷桢说:

“爹,快打开那个盒子,里面的东西你一定喜欢。”

“哦,真的吗?我倒真的要看看我儿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好东西?”说话着就打开了 那个匣子。

邓廷桢打开一看,一件瓷器坐在里面,拿出来仔细端详,是个茶壶,壶体釉黑,却 凸凹不平,隐隐约约似觉有龙相戏,体态优美,造型典雅。

三公子见父亲看得入神,心里非常高兴,忙解释:

“此壶名曰九龙嬉戏夜光壶,乃宋代皇室珍品。这壶表面看来,虽凸凹不定,并无 多大差异,然而在夜间则不同,可见它通身似有九龙戏珠,活灵活现。此外它最宜于沏 茶,沏出的茶芳香异常,饮之醇厚,经久难忘。”

“怪不得看过后,就觉得此壶绝非等闲之物。”

接着邓廷桢转头又问:“此壶从何而来,莫非又有人有求于我?有什么话儿你就直 说吧,我看看又是何事?”

“爹,孩儿怎敢又打您的主意。这九龙嬉戏夜光壶乃是副将韩肇庆大人让孩儿转交 给您的,他说素来听说爹您酷爱此物,故而送来这壶略表寸心,以报您栽培的大恩。孩 儿见韩大人心胸坦诚,就替您收下此物。爹,您看这壶如何?”

“好倒是很好,只是此物实非邓某所有,你虽然把它留下,但却受之无辞,你就把 它送回吧!”

“爹,既然您喜欢,他又主动送上门来,就不要推辞,收下它吧。”三公子劝道。

邓廷桢又瞧了瞧九龙嬉戏夜光壶,玲珑剔透,十分惹人喜爱,就想了想,道:

“那这样吧,此物先放在我这儿,我欣赏完了再还他,你看可好?”

三公子一听,当然也很高兴,就道:

“这样甚好,那么孩儿这就去给他回话。”

说完,叩别邓廷桢,又向广东巡抚怡良道了别,然后转身出去了。

“邓大人真好雅兴,下官还不知道,有机会定要向邓大人讨教一二。”三公子走后, 怡良笑吟吟地说。

“怡大人过奖了,邓某除了看戏外,闲时摆弄摆弄罢了,对此行也只是略知皮毛, 实在难登大雅之堂,让怡大人见笑了。”

“邓大人谦虚恭让,令下官佩服,天色也已不早,下官也该告辞了。”

说着,怡良起身便准备离去。就在这时,邓府管家急匆匆地进来,到邓廷桢跟前小 声地说:“按察司王大人昨夜上街查访,又抓住了几个烟贩,他问你要不要去看看?”

邓廷桢思忖一下,说:

“这并非什么大事,你把韩大人喊去,让他去办好了。”

“是,老爷。”管家应声出去,随后广东巡抚。怡良也走了。

三月的天气,远在北京城的皇宫还有些寒意,独自住在养心殿东暖阁的道光也感到 有些冷清。

林则徐南下广州处置海口事件,这一去已有一个多月了,现在也应该到广州了吧, 望他不负朕之所托才行,朕对他恩宠甚高,他也该心满意足了。

这日,道光批了几件奏本,又尽是鸦片之事,于是就想到钦差大臣林则徐,这几天 也不见音讯,不知到了广州没有。

“小喜子,去把穆彰阿大人找来,朕有事问他。”

小喜子应声就去,没多久,首席军机大臣穆彰阿就来了。

“皇上召臣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也没什么,朕这几天没听到林则徐的消息,很是焦急,也不知他现在怎样了。穆 彰阿,你年岁大了,不必太拘礼,朕赐你坐下说话。”道光看见穆彰阿低着头,垂着腰, 恭敬地站在红毡毯上,于是就说道。

“谢皇上。”

然后双手垂着坐在离御榻不远的椅子上,道光这时已从案边起身,在御榻上坐了下 来,接着就问:

“林则徐现在到了广州没有?朕想到他离京时所发传牌就深为感动。沿途中,不住 驿站,不糜州府宴请,林则徐真不愧为一代忠臣,估计这次处置海口事件也不会令朕失 望。”

“皇上所说极是,林大人所发传牌甚是得体。不过据臣所知,林大人现今还未到广 州。前几日,听说他刚到梅岭,还未入广东,照行程现今可能还未到广州。”

“怎么近乎两个月了还不到广州,朕实在是等得心急了,两个月的时间应该能到广 州,怎么他的行程如此之慢呢?”

“也许林大人在路途中有事耽搁了几天也未可知。”

道光听后,有些不悦,可在臣子面前又不便表露,缓缓地说:“原来如此。”

又叹息道:“转眼间春来冬去,时光变幻又是一年,岁月稍纵即逝,不知不觉朕已 将至暮年,可现在却事业无成,真是有愧于先祖呀!”

“皇上也不必过于担心,此次林则徐大人定能善处海口之事,鸦片定可禁绝。只是 林则徐大人性情易冲动,当仁不让,所以臣所担忧的是他去禁烟,免不了要与洋人发生 口角,他在这一点着处理不当,就极有可能与洋人动起武来,这却如何是好?”

“动起手来又怎样,难道我大清还怕这些洋人不成?实在是荒谬。”

“皇上言之有理,我朝地广人众,能手不可胜计,当然不怕洋人。只是我朝向来抚 顺异族,怀柔外邦,故而令远近各邦敬仰,纷纷恭顺称臣,进贡圣品,来我朝通商贸易, 受我朝恩泽重比泰山。但是一旦动手可对我大清形势不利,当然对自己来说可称作抚顺 外邦所为,可在外人看来如何,岂不给他们借口,说我朝以大欺小以强压弱,这样岂不 有损我朝国威,我朝形象岂不就要一落千丈。这岂不给后世子孙留下话柄,让人耻笑。”

“你所言也是。但是禁鸦片又免不了与洋人发生争执,你看这样如何,朕差人书信 一封,让林则徐处置鸦片就只为处置鸦片,但对洋人却还要善待,使他们尽量避免争执 以免真的动武,你看这样可好?”

“皇上考虑得真周到,实乃万全之策,令臣钦佩得五体投地。那就按皇上所说的办, 臣这就回去选人前去,皇上意下如何?”

道光得意地哈哈一笑,然后又说:“你先别忙着走,朕还有一事要问你。”

“皇上有什么话尽管吩咐。”

“朕上次让你办的事,办得怎样了?”

“皇上是说皇太后万寿之事?这事臣已办妥,现已让礼部妥善安排,各省将军总督 也都已上贡齐全,一切都井井有条,就只等日子到来了。”

“这样很好,可别让她觉得有不顺之处。”

“这个还请皇上放心,皇上素来孝顺,做臣的哪能不知,臣一定会让皇太后满意 的。”

“朕向来认为,一切虽需堂皇些,可也不要过于铺张了。现在全国上下白银短缺, 百姓受鸦片危害也较重,可不能太为难他们了。”

“臣知道,皇上若无别的事,臣想先行告退了,皇上您安歇吧!”

在穆彰阿走了以后,道光思来想去,仍觉得不放心。因此又到坤宁宫走了一趟,皇 后也正忙着筹备后宫进礼之事,道光见皇后忙着甚是欢喜,对她愈加敬重,也就随便地 询问了几句,后又缠绵一番,方回到养心殿去了。

时光飞逝,转瞬间就到皇太后的万寿之日。它不仅是皇宫上下内外都充满喜气的日 子,也是个普天同庆的日子。举国之内都带着笑脸,红扑扑,笑融融,乐腾腾,喜洋洋, 欢声笑语,载歌载舞,鸦片所熏出的烟都被这气氛掩盖了下去。

一大早,皇上就率着诸王及文武百官到慈宁宫行庆贺礼;他们退出后,皇后率六宫 妃嫔公主、福晋、命妇们再进慈宁宫行庆贺礼;接着皇子们在内监的导引下给太后行礼 叩头。慈宁宫内张灯结彩,只这三拨人的庆贺礼仪,就大半个上午占尽了。接下来是太 后的万寿宴。寿宴设在慈宁宫正殿,这次圣寿日与往日不同,奉皇太后命,宫廷内外, 一概赐宴。皇太后南向升宝座,皇后率妃嫔进茶进酒,殿南搭舞台,戏舞百技并作。

自从皇贵妃被立为皇后,皇太后在后宫里总觉得有些事不如以往那样可以任其所为, 疙疙瘩瘩的,不大顺利,然而又觉得皇后也没有什么不是之处,可是皇太后对她总是心 有嫌隙,对她所作所为不满意。别的不说,就只说这次圣寿,就已使皇太后有些生气。 虽说眼前全国上下受鸦片危害严重,百姓生计不如往年,但在这万寿之日也不应该太节 俭了吧!尽管皇儿多次提倡勤俭,但皇上的母亲七旬寿辰的时候,也不该如此呀!少点 一只巨蜡,难道也能省下一笔钱,这可是关系到脸面的事情,传出去总不会是件好事吧! 一想到这里,皇太后怎能不气恼,而且皇后的册封还是她点头同意的呢。

正想着,就听到慈宁宫外的太监拉长了声音响亮地喊着:“万岁爷驾到!”院子里 走廊下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人们一听皇上驾到都纷纷跪下,匍匐在地,恭迎皇上。道光 迈着方步不紧不忙地跨进宫门,站在门内的台阶上,矜持地背着手,用镇静的目光仔细 地扫过每一个人,心满意足地长长吁了口气。他抬抬手,简单地说了声“起”,然后毫 不停留,直往后殿而去。太后身边还有许多福晋、命妇环绕着。

道光在后殿门口一出现,除大后以外的所有的人们又一起跪倒。道光先到太后面前 行了常礼问了安,随后轻轻喊了一声“起”,那些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贵妇们都 直挺挺地站起。

道光仔仔细细地凝视了皇太后几眼,皇太后见道光不转眼地看她,立刻满面堆笑地 说:“皇儿你看什么?难道母后还有什么不妥之处么?”

道光笑道:“母后说的哪里话,儿虽为天下之主,却也深明孝道,刚才几只不过看 看母后健康如何,现见母后身体康顺,做儿的也就放心多了。可是刚才儿似觉母后有点 忧虑,有些愁眉不展,不知可是如此?”

皇太后深知皇儿孝顺,对母后体贴入微,因此在这万寿之日不想让他担忧,免得伤 了气氛,于是就说:

“皇儿多虑了,我这做母亲的这么大把年岁了,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方才只不过 是见我儿久久不来,故而有些等得心焦罢了。”

“母后如何知道儿一定会来?”

“这还不容易,因为你是我儿,世上哪有做母亲不了解自己的儿子的,你们大家说 说,是不是如此?”

门内的众人也赶紧笑吟吟地随声应道:“是。”

接着皇太后又呵呵一笑,说:“我倒忘了,在这里面原来还有没子女的人呢。”说 过又呵呵笑了起来。

刚才皇太后生怕皇上这一来,众人太拘礼了,故此故意说错一句话,然后又诙谐地 纠正过来,惹得众人也跟着笑,大殿里气氛顿时又活跃了起来。

太后看众人笑了起来,心里乌云也烟消云散,嘴上仍喜孜孜地说着调侃话:“今儿 的寿宴你真不该来,你这一来,恐怕我请的客人都该品不出饭菜的味儿了。”

道光生性敦厚,一时竟没能明白过来,愣在原地,问道:

“这却为何?”

“试想你坐在她们旁边,都紧张得很,哪有心思放在吃上,还不左顾右盼地看着你 的眼神行事。”

道光傻傻地笑起来,道光虽为一国之君,年岁也不小,可是在母后面前有时总不免 露小儿的景状。

皇太后笑着说:“在这喜庆的日子,你们也不要过于拘谨,虽然皇儿在此,你们也 不用害怕,别忘了在这里还有我这个老妇人给你们撑腰呢。虽说皇家规矩太多,不过也 不用担心,准许你们随心所欲,自由自在,那样多好呀。”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道光皇帝 作者:赵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