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道光皇帝》第十二章 第03节


两人相视一愣,继而齐声大笑起来。

“林老弟,今天怎么偷偷摸摸地来了?”邓廷桢开玩笑地说。

林则徐不大好意思地说:“抱歉,抱歉,小弟本想和邓兄开个小玩笑,不想邓兄识 破了,惭愧惭愧。”

邓廷桢握住林则徐的手,把他让进房间里,“我还以为我的府里也来了刺容呢。不 过我又一想,我的脑袋似乎没有林老弟的脑袋值钱,岂会有人要我的脑袋?”

林则徐见邓廷桢继续和他开玩笑,也同样兴奋地说:“邓兄的脑袋虽不如小弟的, 但装得学识却比小弟多哟!”

“林老弟,过奖了。不过,看老弟今日气色却好得很呢,难道——又有喜事儿碰头 了?”

“喜事儿倒没有,不过却有一件令人振奋令人高兴的事儿。邓兄,你猜猜看?”

邓廷柄推辞道:“不用清了吧!林老弟你直接说出来不就行了吗?”

林则徐这时兴奋得像刚捡到一块糖的小孩子似地说:

“邓兄,一定要请,而且你一定能猜中。”

邓廷桢听他这样说,马上醒悟过来,大声地说:“难道是那个什么义律到广州了。”

林则徐一拍大腿,高兴地说:“邓兄果然头脑敏捷,所说极是,所以刚才小弟才悄 悄进来,想给邓兄一个惊喜。”

“林老弟,你猜得更加准确。如你所愿,义律果然不能不顾颠地,所以从澳门回来 了。——老弟,你可以称为‘小诸葛’了。”

林则徐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就深深朝邓廷桢鞠躬,用变了调的嗓子回答:

“邓兄,过奖了——”

那日林则徐派人把颠地抓住关押起来后,很快就有汉奸跑到英人商馆通知洋商。洋 商威特摩尔一边派人去行刺林则徐,另一边就写信准备把颠地被捕的消息告诉在澳门的 义律。

威特摩尔派草上飞去了以后,却迟迟不见他回来,知道他可能失手了,于是就派人 把消息送了出去。

义律在林则徐来到广州以前,就已经吓得逃到澳门去,临走就是让威特摩尔打点一 下并随时向他传送消息,所以广州城里发生的一切,他一清二楚。

等到义律收到信时,他感到有点惊异,在他的印象里至今还没有见过天朝的官员竟 然敢随意扣押外国商人,特别是对英国的商人一向是唯唯诺诺言听计从。这个林则徐胆 子真不小,竟然把他向来都比较看重的颠地关押起来。

“这件事非得我走一趟不可,否则要是让外交大臣巴麦尊知道,那可不是好事。将 直接影响我的地位,毕竟是驻华商务监督啊!”

义律这样想着,可是这件事也不可鲁莽行事,到了广州后要认真对待才行。他仔仔 细细把事情的经过回顾一遍,打定主意,匆匆动身朝广州赶来。

义律一到广州,立即就有士兵通知林则徐这个消息。林则徐一听,正合他所愿,二 话没说,就忙着赶来找邓廷桢,想让他也高兴。

邓廷桢听完林则徐的叙说,当然也高兴。这十几天来,鸦片早已经把他两人的心系 在一起,愿为断绝鸦片而努力,只要听到事情有进展,对他来说,这就是最令人开心的 事。

林则徐到了邓廷桢的书房,开了几句玩笑,便言归正传:

“这次定要义律答应交出全部鸦片才可以,否则的话,那只有走下策,派兵去强迫 他交出鸦片。”

“这是一次机会,不可错过,至于用兵去迫使他交出鸦片,却是切莫采用为妙。”

林则徐感到有些疑惑,难道他是担心皇上的责怪么?他把身体往邓廷桢身边靠近些, 问道:

“邓兄,难道是担心小弟为此而丢了乌纱帽?——这个无须邓兄牵挂。小弟此次来 广州已下必死的决心,如果能把鸦片断绝,人民少受烟害,堵塞白银流失的通道,那么 即使引起边衅,发生战乱,惹怒了皇上,因而被罢黜或是杀头,那又有何足惜;既来之, 则安之,广州向来是鸦片输入的主要通道,一直以来,鸦片在此已根深蒂固,要想连根 拔起,又何其艰难,道阻且长,只凭林某一人之力实为其难,不过此时有邓兄与小弟齐 心协力,同舟共济,那么即使因事不成而身败名裂,只因能交识邓兄,林某也就死而无 憾了!更何况有邓兄来辅助小弟,那又何事不成?”

邓廷桢听着听着,眼眶一热,一行热泪滚了下来。

他深情地望着林则徐,紧紧地抓住林则徐的手,林则徐马上感到邓廷桢手上的热流 传到自己的身上,奔流到全身各个部位,说不出的舒服,动情地喊了声:

“邓兄——”

邓廷桢听到林则徐这句发自肺腑的喊声,心里更是激动,缓缓地说:

“林老弟,邓某活了六十多年,做官也三四十年,在众多与我交好的人中,能与我 交心相处的,寥寥可数。而这几位屈指可数的朋友也已又先后故去,只留下邓某还一人 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上,因此虽身为两广总督,却对仕途早已心灰意冷,再说年岁也大 了,有些事深感力不从心,也不太想去过问。致使鸦片依然泛滥,这与邓某有不可分断 的关联,鸦片到处,都是邓某的过错,自从老弟到了这里后,老兄我无不羞愧于心。无 论见识还是能力,都远非老兄我所能匹比。而且老弟对邓某还有恩,邓某虽才疏学浅, 也定当助老弟完成鸦片之禁,这一点就请老弟你放心吧!”

林则徐激动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把邓廷桢也拉了起来。

“好,就凭邓兄这句话,林则徐也定然不会令皇上失望。”

“林老弟,可做好打算没有?”

“如何对待那个商务监督,老弟我早已胸有成竹了。”

林则徐充满自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哦,真的么?不过,老弟可不能大意呀!我在此虽然才三四年却对义律也略知一 二。此人狡诈刁钻,不可小视,你还是小心为妙。而且他此次来可不是冲着鸦片,而是 冲着你,冲着颠地而来的,你若是不交出颠地,恐怕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邓廷桢虽然深知林则徐的能力,但对义律也知之不少,素知那些洋人的品性。特别 有一件事令邓廷桢不能忘记。

道光十七年十月,邓廷桢到广州任两广总督不过两年,为了禁烟,他曾奏请皇上准 其驱逐英吉利商船及拿办窑口鸦片走私。当时就是英商义律任驻华商务监督,这个义律 在广州竟然妄图派遣特使,在舰队保护下前往舟山打算与清政府直接交涉,争取鸦片贸 易的合法化。

邓廷桢知道后,怎能容忍他如此猖狂,所以才上了奏折,道光批准邓廷桢所奏,不 过却要求邓廷桢对洋人要礼仪周到些。邓廷桢处理此事时当然不敢有违圣命。谁料麻烦 正出在这方面,事后那义律却伪造证据,强硬地说邓廷桢侮辱他的人格尊严。不知义律 通过什么渠道,此事竟被道光悉知,以邓廷桢侮辱洋人有失国体,把邓廷桢重重地责骂 一顿。邓廷桢虽然被冤枉却只能是敢怒而不敢言。

现在邓廷桢听到林则徐说要对付义律,真是又担心又疑惑,却也不能不提醒林则徐。

“邓兄的关心小弟定当铭记于心。不过这无须邓兄你亲自出马,小弟一人对义律已 是足足有余,只要把那兵权借我一用,就可以了。”

“林老弟,你总不至于现在就要对他们动用武力吧!刚才,你可并无此意,这……”

“邓兄放心,小弟还不是鲁莽的汉子,两句话合不来就拳脚相向。”

“那么如果向你要人,你怎么办?”

“义律要我交还颠地,我给他就是,现在这个颠地对我已经不重要了。”

“以前老弟不是还把他当作一张王牌,现在为何……”

邓廷桢如在雾中,前面迷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弄不透,于是询问着。

“颠地不过是个鱼饵,义律才是大鱼,我所要的非鱼饵,乃大鱼也。”

说完捋了招胡须,充满着自信,大笑起来。

邓廷桢仿佛心有所悟,却仍然紧皱双眉,接着问下去:

“那么用兵却是为何,难道是用来捉义律么?不过,似乎并无用兵的必要啊!”

“老兄言之差矣,我不忙着说,你先看一看这个……”

林则徐边说边伸手从袖子里取出一纸,递给邓廷桢。

邓廷桢奇怪地望了林则徐一眼,接住那张纸,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大书着:

谕知驻华商务监督义律阁下

本大臣奉皇命来此禁烟,前已命令将鸦片全部缴官,限三日内立下保证书,至今仍 无答复。这分明是意在观望,存心违抗。因此,即将停泊在黄埔贸易的各国夷船先行封 舱,停止贸易,一概不准上下货物。各色工匠船只、房屋,不许给夷人雇佣租借。如敢 违反,地方官立即严拿,照私通外国例治罪。所有夷人的小船,也不准拢靠夷人大船私 相交结。省城夷馆买办及雇用人员,一概撤出,不许雇佣,如有敢违抗者,本大臣即将 奏明请旨,永远封港,断其贸易……

林则徐笑吟吟地望着邓廷桢,等到他看完,不待邓廷桢说话,就张口道:

“邓兄,以为如何?此乃是即将转达给义律的谕帖,只是初稿,稍后还要加工处 理。”

“这份谕帖文辞优美,言简意尽无须更改,看来外人所传不虚啊!”

“邓兄过奖了!”

“只是邓某迟钝,还是不明林老弟用兵何用?”

“这份帖子只为其一罢了。”林则徐手指着那张纸说。

“那么其二呢?”

“其二么……那就是用兵了。”

接着林则徐又坐了下来,不紧不慢地叙说起来。

邓廷桢等林则徐说完,才恍然大悟。他用敬佩的目光又仔仔细细地把林则徐从上到 下打量了一番,连声称道:

“林老弟果然高明,此计甚妙。这样一来,那义律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

说过以后,邓廷桢竖起大拇指,喜得连连说好。

“到那时,那义律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面天乏术,还不乖乖地交出鸦片。”

面对邓廷桢的称赞,林则徐更加充满信心,仿佛已经看见困在商馆里义律及那些鸦 片商的狼狈相,想着想着,又自信地笑了。

邓廷桢兴尽之余,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道:

“不过,你还是要小心。据我所知,朝中还有反对严禁鸦片的佞臣,林老弟可要注 意别为他们留下了话柄,告你一状,那么禁烟之事可就前功尽弃了。”

“这事无妨,一旦禁烟成功,皇上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责怪我呢?至于那些搬 弄是非之人,为人素为我辈所不齿,可不予理睬。身正则清,还怕那些无耻小人不成?”

“林老弟所做甚为邓某钦佩,但是若能没有任何差池,岂不更好?”

“邓兄的教诲小弟一定牢记于心,小弟这厢谢过了。”

“还谢什么,用一句不当的话说,谁让我们是一条道上的呢?”

说完,邓廷桢和林则徐两人四目相视,哈哈大笑,眼前似乎已经看见成千上万件鸦 片被迫搬上岸,在码头边堆得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林老弟,这招你真是高妙,看来这盘棋邓某又得甘拜下风了。”

邓廷桢和林则徐谈过烟禁的具体措施后,提出对弈几局,因此两人杀将起来。

邓廷桢提出下棋,实乃事出有因的。他嗜好下棋,可自从老友陈鸿墀因病过世后, 再也无人与他对弈。一则他棋艺不错,少有敌手,二则老友之间下棋,更有一种情趣。 老友去了以后,他有高处不胜寒之感。然而对于林则徐,在其未到广州之前,邓廷桢就 已经打探清楚,知这位钦差也有几个小小的嗜好,一为善饮,邓廷桢还听人提及在京城 有一宣南诗社,里面多为林则徐好友,每次进京,林则徐总要去那儿与群友痛饮几杯, 做诗取乐。可邓廷桢不善饮,对此并不注意。他所留意的是林则徐另一嗜好,那就是喜 弈。古来世人皆如此,酒逢知己,棋逢对手,没有对手的高手是孤独寂寞的,试想哪有 嗜好下棋的人不关心对手的呢?所以现在林则徐和邓廷桢离得这么近,有一人提出,另 一人还不举双手赞同,一拍即合,两人对弈起来。林则徐不仅才能过人,而下棋也不同 凡响,连下几局,邓廷桢都落下马来,可是他年老却不轻易认输,现又下一局,结果邓 廷桢又大败而回,这时才自愧技不如人,只得遗憾地叹了口气,甘心认输了。

“承让,承让,邓兄棋艺很是不凡,小弟虽然侥幸赢了几盘,那还得多谢邓兄的承 让。”

“老弟棋高一筹,令为兄佩服,你就不要推辞了。邓某以往自视甚高,谁料,世间 之大无奇不有,山外有山,强中更有强中手,这次为兄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林则徐正待推辞,邓廷桢的总管敲门走了起来。

“邓老爷,林大人的参将李大纲来找林大人。”

“请了进来。”邓廷桢吩咐说。

那管家应声而去,片刻功夫,李大纲跟在管家后面到了书房。

“林大人,刚才那位驻华商务监督来越华书院要人去了。”

林则徐看了邓廷桢一眼,嘴角带着一丝得意的神情说:

“看样子是急不可待了,来得倒还真够快的。——李大纲,你先回去,照我原来的 吩咐,把那个颠地先放了让他带走,我随后就到。邓兄,小弟先告辞了,稍后就派人来 通知你。”

如同远在北方的京城,京城有内城和外城,广州有旧城和新城之分。

北方人自古以来视南方为蛮夷之地,只因其文化经济等等方面落后于北方。到了清 朝,南方才不弱于北方,特别是几任皇帝的南下,也使南方得到发展。再加上广州一地 与外通商的许可,广州城作为南方众多城镇的中心,率先发展起来,在旧城的基础上又 建了新城。

在旧城的西侧,沿着珠江形成了细长的新城,面积大约只有旧城的四分之一。新城 和旧城合计起来,就成了广州城。

十三行街在城外即新城西郊。十三行街因十三行而得名。在西郊的这块土地上,在 明王朝之时,曾经有一个由十三家巨商结成的行会,日子久了,无论多出几家还是少了 几家都管它叫十三行。对于这个商会,朝廷和督抚既不给它俸禄,也不睬它的盈亏,但 谁想踏进这个门槛,还必须有朝廷户部的任命。

到了道光当政时,十三行已是清政府指定的垄断对外贸易的官商。直到道光十七年, 东昌、兴泰二行,因滥保夷船,拖欠饷项被邓廷桢以两广总督身份勒令关闭,因此到林 则徐召集十三行时,实际上只有十一行了。

本来十三行为干净地之所在,自从与外通商,一些洋商租借十三行所属的商馆用来 贸易时,十三行在与之打交道的过程中已经逐渐腐败了。

英人租借了商馆,在屋顶上竖起了本国国旗,从那之后,这块几万平方米的临时居 住地俨然是英国人的所在。

林则徐到广州禁烟,颠地被林则徐扣押后,商馆里的洋商们个个神色惶惶,唯恐如 同颠地一样,商馆也不敢再逍遥自在地飘舞着英国国旗,胆怯地收起来了。

夕阳无限红,照着十三行街,也映红了街上来来往往行人的脸。

一辆人力车,从东向西,不紧不缓地甩着步子朝英人商馆而来,到了商馆的院墙外 停了下来,车夫放下车把,一把扯下搭在肩头上的长条毛巾,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与 此同时从车厢里缓缓地走下两人,个子矮、身子肥大的颠地,另一个肥肚高凸,是个大 个子。颠地从口袋里拿出几个铜板扔进车厢里,然后同着义律进了大门,入了商馆。

商馆里的那些洋商都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一个个心神不宁,一张张脸上都挂着 焦虑的表情,只有威特摩尔表情似乎悠闲自在些,坐在椅子上晃悠悠地荡着翘起的二郎 腿,嘴里轻轻地吹着口哨。颤颤的口哨声回荡在这阔大而显得空荡的大厅内。

“不要再吹了,威特摩尔先生,难道你不觉得我们现在所若惹麻烦够多了吗?”

坐在墙角的一个黄卷发的洋商气愤地责怪着。

威特摩尔并不动怒,他的话正如悠悠荡着的二郎腿一样,悠悠地从嘴中荡了出来:

“金先生,你不用急躁,既然义律先生来了,有他出面还怕有办不成的事?”

“谁知道他这次去找林则徐还能不能回来?去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见他回来,恐怕 也是凶多吉少吧!”

威特摩尔这时答不上来,可又不能认可那洋商所说的话,因此就装作未听见,只顾 荡着右腿。

其实他心里也等得急了。义律去越华书院要人,越华书院距此地,不过十来里地, 来回不过一个时辰的事儿,为何到现在还不见他们的人影呢?已经几个时辰过去了,难 道真如这个英国商人所说的那样,也被林则徐扣留了?不会吧,那个林则徐不会不给身 为驻华商务监督的义律先生一个情面吧!

他转念一想,可是此事又不好说,谁又知道那个林则徐是什么样的人,如果真像传 言中那样公正无私,铁面无情的话,那义律先生此次恐怕真的……

威特摩尔不敢再想了,他转动脑袋扫视了一下周围的那些洋商们,只见他们每一个 人都哭丧着脸,垂着头,搭拉着耳朵,大气也不敢喘。

这些无不映在他的眼中,威特摩尔呆呆地看着他们,似乎也被感染了,变得也有点 局促不安了。

看着看着,猛地一冷战,他又恢复了清醒,赶紧把头扭转过来,又晃起腿来,把目 光移到一动一动的脚上。

金先生见威特摩尔并未回话,却扭头朝四周看过来看过去,没有礼貌,极为愤怒, 于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那些哭丧着脸的洋商们大声吼道:

“早就对你们这群笨蛋说,那林则徐不好惹。他既然要我们交出鸦片,那么我们交 出来不就得了,等到林则徐走了以后,我们不是还同样可以运输鸦片,同样可以赚许多 的银子。现在呢?如今好了,颠地先生被抓住了,你们呢?一个个都吓成什么样子了。 如果早交鸦片,那一切不就得了,你们这帮混蛋偏不愿交,以至弄成这样的结局。—— 你们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哼!”

威特摩尔抬头又看了看大厅里的那些洋商们,他们一个个都不敢作声。他这时觉得 大厅里的气氛也有点不妙,就收起了右腿,站起来走到金先生的身边,伸出手拍了拍他 的肩头,说:

“不要动气嘛,用不了多久一切都会好起来,现在只是暂时性的。中国有句谚语, 叫新官上任三把火,等到这三把火烧尽,不还是一个好的前景么?”

金先生气得一把撩开威特摩尔搭在他肩上的手,说:

“好!好个屁!不交出鸦片,那林则徐会给我们一个好的前景么?”

威特摩尔正待反驳,就听大厅的前门被砰地一下推开了,那个大个子洋人同颠地出 现在众人眼前。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

众人先是一愣,继而都欢呼起来。那洋人缓缓走下台阶,踏在大厅的蓝色地毯,众 洋商们都赶紧站了起来,围住那洋人,争先恐后地向他询问。

义律优雅地伸出手来制止众人七嘴八舌的询问,开口说话了:“大家不要慌张,我 现在向大家正式宣布,有我义律在此,你们都不用担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家就随 心所欲地唱吧跳吧!”

洋商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人有动静,他们此时被义律的话惊住了,心情还没 有从原来的状态中摆脱出来。

义律见众人都不动,心里马上掠过一阵不快,正待发作,这时威特摩尔走上前去。

“义律阁下,那林则徐放了颠地先生,可提出什么要求没有?”

说着,又转头膘了一眼站在义律不远地方的颠地。颠地被捉之后,感到受了极大的 侮辱,威特摩尔拿眼看他,他也只当作没看见,正在欣赏挂在大厅里的一幅幅油画。

“那个什么钦差大臣没敢出来见我,更不敢提什么要求,也没有听人谈起鸦片的事, 就把我这位可亲可爱的颠地先生给放了。”

颠地这时站在原地,虽装着充耳不闻的样子,可听到他们二人颠过来倒过去,总提 到捉啦放啦的,感到自尊心越来越受到损害,可又不便对他二人发作,名义上说义律毕 竟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他只能故意咳嗽一下,算是给义律二人提个醒,匆匆地走开了。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道光皇帝 作者:赵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