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道光皇帝》第十四章 第02节


在轰轰雷鸣声中,清兵的八门大炮炮身红热炸裂。

到了下午,英军东边的分队以“加略普”号打头,“威里士厘”号、“萨马兰”号、 “摩底士底”号紧随其后,停在北横担岛的右侧排成一字形,以两边舷炮分别向北横担 炮台和巩固炮台长防御阵地同时开炮。

守卫清兵的大炮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双方持续了半个多时辰,东西两边的守军伤亡 过半,关天培看到这一情景,又气又急,无计可施。这时一些清兵见自己伤亡太大已失 去信心转身欲走。

关天培更加气愤,慌忙抽出腰中的宝刀,高声喊道:

“有临阵退缩者,立斩不赦!”

清兵被镇住,呆立在炮台上,有几个想立功补过的,又硬着头皮转过身向英舰开炮, 发射的石弹落在江面上,击起一朵朵浪花。

这时英军又发起了阵阵攻势,又有一些炮台陷落了,没有陷落的炮台上清兵也是死 的死逃的逃,只有几名意志坚强的士兵在抵抗。

关天培在靖远炮台见败势已无力挽回,没奈何就把亲随孙立呼到跟前,把关防大印 和一封信交给他说:

“情势所迫,你把关防大印和此信速交到省城去禀报战况,不可有误。”

孙立在这种情形下不忍离开,望着关天培染着鲜血的胡须,慷慨激昂地说:

“将军,要死我们就死在一起,孙立不敢偷生呀!’”

关天培大怒,挥着宝刀,说:“关印万万不能被英军得到,现在你若再不走,它就 要落入他们的手中……快走!”

孙立无奈,只得含泪拜别主帅匆匆走开。

孙立走后,英军冲上了靖远炮台,关天培手执宝刀冲了上去,一人与英军展开肉搏 战……

英军攻破虎门地区十几处炮台以后,按原计划溯江北上,第二日,英军战舰七艘朝 乌涌开来。

乌涌距广州城约有六十里,由湖南提督祥福率兵驻防此地。

“祥将军,大事不好了,虎门地区已全部被英军占领了!”

守备洪达科刚刚得到消息,马不停蹄地来通知祥福。

“虎门失陷,英军必然要进占我乌涌之地,而乌涌之地设防粗略,工事简陋,恐怕 此地将为我等葬身之所啊!”

祥福神色黯然。祥福是满洲正黄旗人,由亲军逐步升为湖南宝庆协副将,后又历任 绥远宁夏,算镇渚镇总兵。道光二十年,率湖南兵九百名赴广东来抗击英军,对英军的 军事力量非常了解。就是基于这个原因,三日前琦善命他来乌涌守御。

祥福询问着:“工事现在构筑得如何?”

在他刚到乌涌时,发现乌涌并未认真设防。于是就连夜招募民工构筑防御工事,挖 沟排水,将由于涨潮而淹没水中的一些炮位挖出来,又挖掘掩体沟,用以藏兵护身,现 在已是第三天。

“启禀将军,目前还有一些炮位没有挖出,至于掩体沟现在没有完工,估计明日日 落之前可望完工。”

“时不可待,必须抓紧完工,否则英军打过来,我们就无法抵御了。皇上派来广东 的钦差大臣和参赞大臣杨芳将军何时能到?”

“根据可靠消息,杨芳恐怕七八日方能到达广州,至于钦差大臣那就很难说了。”

祥福叹道:“如今防御工事未修好,援军又未到达,恐怕是……”

他苦笑了一下:“恐怕只有听从命运的安排了。”

二月二十八日,英军进攻乌涌,湖南提督祥福战死,守备洪达科、游击沈占鳌同时 阵亡。清军阵亡五百余人,英军占领了乌涌等炮台。

三月一日,英军攻占了潖了洲炮台,逼进广州。

三月三日,琦善急令广州知府余保纯赶到黄浦向英军求和,准备同意义律提出的条 件。

三月五日,参赞大臣杨芳在道光急旨催促下,到达广州城。

三月十三日,圣旨到广东,副都统英隆押琦善离开广州前往北京。

继潖洲炮台失陷后,猎德等炮台也相继失陷。紧接着英军又向凤皇岗炮台发动攻势, 清军总兵长春率部抵抗,有心无力,不久凤皇岗炮台同样失陷。

之后,英军由于兵力不足,并未立即进攻广州城,在距省城二十余里的地方等待援 军,准备发动新的攻势。

“各位先生们,来为我们的胜利,共同饮了这杯酒。”

义律端起酒杯对着属下的那些将领洋洋得意地说。

陆军总司令站起来对众将领说:“好,我们在此先共同敬义律先生一杯。”

众人齐声赞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最后又咂了咂嘴巴,十分酣畅的样子。

义律等到众人都平静下来,壮志满怀地说:

“这次进攻虎门等地,我大英帝国仅仅损失了几十名士兵,而我们却让清政府损失 几千余人,丧失几十座炮台,由此可见,我们与清政府的力量悬殊,清政府是不堪一击 的。只要我们再用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让清政府拱手送给我们更多的利益。”

听到这样的话,众人都笑得前仰后合。小马礼逊在中国呆了多年,他在众人笑过以 后,就向众人介绍杨芳:

“听说那个叫杨芳的将领还是他们国家的一位功高卓著的将领呢,曾在平定张格尔 叛乱中战功显赫,积下威名。”

没等小马礼逊把话说完,卧乌古就接过话题说:

“原来像他那样的人,在他们国中还是功臣,真是荒谬,令人捉摸不透。”

原来在杨芳到达广州的第三天,英军就开始向二沙尾炮台攻击。杨芳听信了巫师的 言语,认为英舰能够在风浪汹涌的海洋上用大炮击中目标,是因为大炮里有邪门邪术, 于是就遍搜附近妇女溺器为制胜的工具,在英军攻来时,立即投之,结果二沙尾炮台被 英军攻占。杨芳无计可施,况且主帅奕山还未到达,各省所调入广东的兵勇也还没有到 齐,在这种形势下,义律和杨芳一拍即合达成临时停战的协定。

“中国人常说一句,叫做‘仙人自有妙计’,恐怕那杨芳就把自己的那一手叫做什 么妙计了吧!”

义律和众侵略者一起端起了酒杯,大厅里响起酒杯的撞击声,夹杂着欢声笑语,久 久回荡……

道光接到杨芳的奏折,并没发脾气,小喜子反倒感到奇怪了。

自从皇后死后,道光明显地话少了许多,也不像往常那样喜怒形于色。全宫里的人 既担心又害怕,更加小心谨慎,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行一步路,就连他平素比较亲 近的太监小喜子在他面前也不敢开半句玩笑。

皇后的驾崩使道光皇帝悲痛欲绝,整日把自己关在养心殿东暖阁,不许任何人打扰, 闷着抒写胸怀。从皇后进宫以来已有十几年了,往事历历在目,养心殿里处处留有她的 痕迹影象,使他触目伤情。

年仅三十三岁的皇后就这样永远离他远去,道光方才感到孤独,以往处理朝政厌倦 的时候,一想到在坤宁宫里的她,就倍有精神,而现在他也懒得去翻看那已堆满御案的 奏折,若不是刚才在梦中似乎又听到她临死时的谆谆话语,他连杨芳所奏的折子也不看 了。

谁料这一看心里一惊,杨芳竟然违背了他的意图,同意在广州与英人恢复贸易。然 而道光心里很明白,在这一点上杨芳并非第一人,他以往倚重的琦善不同样也是如此, 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么?

“小喜子。”

道光皇帝用平静的语气喊着。

“奴才在!”

“朕命你去请穆彰阿大人,他来了没有?”

“微臣穆彰阿正在门外。”穆彰阿站在养心殿外答应着。

只听见道光在里面说着:“既然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那你就进来吧!”

“微臣遵旨。”

小喜子把帘子一掀,穆彰阿抬腿跨过门槛进了养心殿,不用抬头,他已感觉到皇上 正在养心殿正中设置的宝座上。

穆彰阿上前一步,道:“微臣给皇上跪安了。”

“平身吧。”伴随着道光的一声低沉的长叹。

穆彰阿起身,道光赐座,他坐了下来,每次道光请他来,他都是既担心又惊喜,担 心的是每次道光请他来都非好事,一会儿问这一会儿问那,穆彰阿生怕自己的回答有个 差错,招来道光温怒。虽然如此,他同时又有些惊喜,每次有事发生,道光都派人去找 他,不正表明了道光对他的宠爱么。

穆彰阿坐下后,久久未闻道光说话声,就问了起来:

“皇上,是不是广东又出乱子了?”

“正是,朕正在为了此事而烦恼呢,想不到杨芳原来也是一个脓包。”

“皇上,此话如何说起?”

于是道光把奏折交给穆彰阿看,穆彰阿接来看过以后,并不敢随便说话,只待道光 先开口问他。

“穆彰阿,你看这事如何处置?”

穆彰阿在道光没问之前就已事先考虑清楚了,他装出义正辞严地说:

“这杨芳有违皇上的谕旨,不但不出兵宣战,反倒隔江观望,有意阻挠,且还假以 通商之辞,其罪不可赦,按律当斩,不知皇上之意如何?”

穆彰阿知道道光皇帝最反对有人违背他的意愿,并一直以来道光都主张宣战,故而 穆彰阿有此一说。

道光显然这次并没完全听信他的话,道:“其罪还不至死,一则前有琦善之事,琦 善只是革职查办,对杨芳则更不加重;二则在平定张格尔叛乱的时候,杨芳曾立过赫赫 战功,功盖朝野,而且其才能也较出众,若杀之不免有些可惜,不如就把他也革职留任, 以待将功赎过吧!

穆彰阿对道光今日所言有点儿意外,却仍忙说:“皇上明鉴,微臣刚才所言,实为 鲁莽之至还望宽恕。”

道光懒得回答他,反问着:“杨芳在奏折上说,奕山还未到广州,这是为何,为何 迟迟还未到?”

“这——,微臣也不大清楚此事。”

“真是不成体统,如此重大之事却这般懈怠。”

“皇上千万不可大动肝火,小心圣体才好呀!”

“身体倒还无妨,只是广东事宜却使朕深感不安呀!这次朕从湖北、四川、贵州等 地调集援军开往广东,而现在奕山却还迟迟未到,朕……哎!”

“皇上,要么这样办,微臣派人快马去催催他,您看……这样行不行?”

道光无奈地说:“看来只好如此办了,不过见到奕山后,要传朕的谕旨,务必使他 尽早集中所调的各路兵马,一意进剿,无论英军是否归还定海和大角、沙角炮台,都要 全力进攻,不要被英军所迷惑,丧失战机。”

“微臣知道,微臣这就去办理此事。”

穆彰阿刚打定主意转身欲走,又被道光喊住。

“此外还有一事,”道光犹豫片刻,接着又说,“上次朕虽然把林则徐革了职,事 后朕也有些不安。虽然那林则徐因禁烟之事挑起了边衅,不过在禁烟上倒也颇有能耐, 不如……”

不用道光再说,穆彰阿已明白了几分,于是就说:“皇上的意思是要再起用林则 徐?”

“正有此意,可是朕又担心朝野官员议论纷纷。”

“皇上放心。不如这样,吩咐奕山大人到达广东后,在具体的事宜上可由林则徐协 助,而对林则徐可先不予与官职,这样可好?”

“这样甚好,这件事朕就交与你办理吧!”

“那么微臣告退。”

正午的阳光下,满院烂漫的木棉花色泽更加娇艳,缕缕沁人心脾的芬芳随着悠悠的 春风,弥漫在越华书院的每一个角落。

道光二十一年四月十四日,靖逆将军奕山,参赞大臣户部尚书隆文等到达广东的日 子,广东大小官员纷纷前往天字码头迎接。林则徐并没有前去,此时此刻正在下棋。

自从道光下旨到广东命琦善调查他缴烟过失的那一日起,林则徐就搬入了越华书院, 整日闲若深山古刹的世外高人,每天只是习字写信,或者和来访的友人喝喝酒,下下棋 而已,一副超然如圣的样子。

今日是靖逆将军奕山等一行人到广东的日子,照理说林则徐本也该出城迎接的,然 而多日以来他好像已有些心灰意冷,梁廷知林则徐未去天字码头,因此就跑来找他下棋。

梁廷知林则徐是棋局高手,可是连下了三局,林则徐却连败三场,梁廷猜着他的心 情,一时并不询问,直等到林则徐连败五局不愿再下时,他才打开话题:

“大人,今日心情似乎不佳呀!”

梁廷明知故问。林则徐看了看梁廷的眼色,也装着不明白,道:

“我会有什么不好的心情么?”

说完,两人会心一笑,不过两人笑得却又不一样,林则徐的表情明显是在苦笑,而 梁廷则是为林则徐命运而发出的无奈的笑。

既然大家都明白,梁廷就不再多绕圈子了。

“大人,依鄙人浅陋之见,闲时著书习字也未尝不好,你又何苦折磨自己呢?”

梁廷呆在林则徐身边一年多的时间,对林则徐的为人有些了解,接着劝道:

“林大人,难道你忘了你所题的一句话么?”

林则徐疑惑地问:“所指什么?”

“大人是不是还在想着以往的事?”

林则徐站在窗前望着外面开得正艳的木棉花,缓缓地说:

“是呀,以往的事又怎能忘怀呢,当初刚来广东之前,定庵兄谆谆告诫我一切都要 好自为之,而我却未听他的劝告,落得如此这般模样,哎,定庵兄现在也不知流落何方 了。”

“既然龚大人都如此说法,那么不是更应该放弃心中所愿.做一个世外隐士,那将 是何等的自在?依我看还是不要再踏入官场为妙,官场尔虞我诈并非我辈安身之所呀!”

林则徐不语。是呀!梁廷所说的都是事实。林则徐也清楚在官场里并不容易,可是 他又怎能放弃心中的梦想呢,能够为朝廷做事为天下劳苦大众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乃是 他一生所愿。如果从此隐退不再过问世间的一切是是非非,他怎能做得到。

两人心意一旦相通,感情又融洽了几分,话也说得投机起来,一直聊到了深夜,梁 廷才依依不舍地回到自己的住所。

“老爷,杨芳将军派人来请你前往总督衙门。”

梁廷后脚刚离开林则徐的书房,老仆林升就进门而来。

林则徐和杨芳从没有交往过,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呢?

林升见林则徐的神色又说:“老爷,是不是像对琦善那样把他打发了?”

杨芳派人来请他,不用多说,林则徐就知是为布防军队之事,犹豫了一会儿,说:

“让来人等候片刻,我随后就到。”

一听说杨芳请他前去,林则徐就猜到一定是那事。本来他并不打算去,原因不多, 仅仅因为他在官场里已呆了多年。

在官场里呆了多年,他确实已看到里面不堪入目的景象,并非他不想入仕途,而是 他已对接二连三来广州的官员们没什么信心了。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道光皇帝 作者:赵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