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道光皇帝》第十六章 第01节


道光死也不肯相信,他竟成了大清国第一个割地天子!百年国耻,当真要白他 亲手 开启肇端么……香港被红毛鬼子占去了,大清版图再也不会完整了,虽然河北的皇陵还 在金壁辉煌地恭候着道光,可他将用怎样的脸面,去同列祖列宗相见于九泉呢?六十九 岁的道光,就这样走完了他无奈的一生……

绿肥红瘦,芳草凄凄。迷人的花香中,鸟儿鸡啭,奔腾的河上,泛动着潋滟波光。 如此美好的春光中却一点也引不起林则徐的兴致,他的精神几乎到达崩溃的边缘。

作为钦差大臣奉旨禁烟抗战,抵御外侮,可是,皇上的立场随局势的变化动摇了, 一夜之间被革去钦差大臣两广总督的职务。皇上为了进一步讨好洋人,已决定将他发往 伊犁效力赎罪。站在应天府紫金山上,面对如此多娇的锦绣河山,林则徐随手摘一朵争 艳的花儿放在鼻下嗅了嗅,一股醉人的馨香袭上心头。然而,这种陶醉只是短暂的,他 感到一切美好的东西正在远去,他林则徐仿佛是身在西北荒漠戈壁,也许这一走,将是 对前程、抱负的永恒否定,抑或老死于边陲。

对于死林则徐从不畏惧,但他不愿这样窝窝囊囊地死去。他自信自己是千里马,曾 经驰骋于疆场,可现在,他的长嘶只能遭到他人的白眼,他的扬蹄也只是个人内心不平 的抗争。

走吧,走吧,悄悄离开这个地方,到那遥远的西方大漠,默默地老死于那里,把自 己满腹经纶和治国安邦之智带进坟墓。能这样吗?他在心中无数次喊不,他毕竟是朝廷 命官,“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古语,他更清楚。他决定留一些给这中原大地,凭血 性无愧于心。

正是这种心志驱使林则徐叩响两江总督幕宾魏源的大门。

“哦,是你,少穆兄!”魏源说不出的惊喜,一把拉住老友的手。

“默深——”林则徐没有再讲下去。

也许此时的语言是多余的。林则徐也紧紧握住魏源的手,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书房。 两人相对许久,还是林则徐先开口打破这沉默。

“魏老兄,广州一别,如今人事已非,那时我踌躇满志,做事雷厉风行,有力挽狂 澜于既倒之感,可现在……”

“少穆兄,无愧于皇上,无愧于百姓,于心足矣!”

“魏兄言之有理,我林则徐对己无所希求,只是皇上如此妥协,我大清天朝大国从 此将一蹶不振,广大百姓可就惨了!”

“少穆兄,当今圣上不能说昏庸,但总有点忠奸不分吧!去年,龚自珍老友路过此 地时也谈起当今圣上种种不是,并对我大清江山失去信心。当谈起你时,他曾说皇上优 柔寡断,做事意志不坚,一旦形势有变,必然推罪于你,今天看来,果然如此。”

“唉,龚自珍辞官,今天看来还是明智的。激流勇退总比我今天这处境好!”

“少穆兄,可不能这样说,退也是人生一大快意,寻找一片山林幽境,著书立说也 同样可以泽被后人,龚自珍目前正在丹阳云阳书院教书育人,著书立说。”

“魏兄,你的《海国图志》一书已写出几卷?”

“目前正在紧张编写中,已经三十卷了,能进展如此迅速,多谢林兄的鼎力相助, 及时转送来大量详实的材料。”

“魏兄,我这伊犁一行,也许永无复返,临行别无相送,这几年中,我已在工作之 余,偶有笔耕,抄录编纂一本介绍域外五大洲三十余国的地理方面著作,暂定名为《四 洲志》。由于写作仓促,许多方面不够成熟,文笔也极为粗疏,但觉得对魏兄编著的 《海国图志》一书有用,故此送给魏兄惠存,作为我行前薄礼,也了却愚兄的一桩心 事。”

魏源一听,大为感动。林则徐此举仿佛是临终之托,魏源怎敢怠慢,急忙施礼,郑 重接过林则徐双手捧上来的一页页浸满血汗的书稿,眼眶湿润了,老泪纵横在布满皱纹 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钦佩还是心酸?

林则徐在这样繁忙的公务中尚能抽出时间编写这样一部有益于国有益于民的书,如 今陡遭贬谪,尚能心系于朝廷,虑及苍生。然而皇上却不察下情,忠奸不分,这大清的 江山将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一对志同道合的老友面对着这书页,说不出悲怆与愤慨,他们沉默着,沉默着。许 久,魏源铺纸提毫,盏茶工夫,一首悲愤的诗篇跃然纸上:

楼船号令水犀横,保障遥寒岛屿鲸。
仇错荆吴终畏错,闲晟赞普讵攻晟。
乐羊夜满中山夹,骑劫晨更即罢兵。
刚散六千君子卒,五羊风鹤已频惊。

林则徐读罢,深感老友的理解与支持,仿佛看到自己踽踽而行的孤影后有许多朋友 在为他祈祷。顿时,一股暖流直涌心胸,他也放声高吟一诗,回赠友人的关怀与真挚豪 情。

出门一笑莫心哀,
浩荡襟怀到处开。
时事难从无过立,
达官非自有生来。
风涛回首空三岛,
尘壤从头数九垓。
休信儿童轻薄语,
嗤他赵老送灯台。

最后,两位老人用酒和泪与诗一同豪饮,两种浓厚而苍老的歌哭在中华大地的上空 飘荡。

太和殿上鸦雀无声。

清瘦而眼圈微有血丝的道光威严地端坐在龙榻上,显然,皇上又过了一个难眠之夜。 作为一国之君的道光怎能心安理得地酣睡呢?东南沿海的炮声随着连篇累牍的告急文书, 在道光耳畔回响。

林则徐,这位他八次召见的股肱大臣,就要来了。他有一种说不出口的自责,他深 深明白林则徐是怎样的人臣:正直、无私、有魄力、敢作敢为。就这样一位可与沈尹皋 陶宋琛姚崇媲美的忠臣,他要将他发配新疆。他并不想这样做,又不能不这样做!作为 皇上,他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的,但他也有自己的难处,这难处是无法说出口的难处,也 不可能说与第二个人听的难处。

惩处林则徐,将一切罪责推卸在他头上,这是一种向红毛赔罪的方式,这更是为自 己塞责的最好借口。

道光又看了看殿内呆呆跪着的大臣,心中一阵释然,自己的权威再次体现了。但他 又有一种悲哀,这些呆头呆脑的大臣又有何用,平时口若悬河,关键时刻都哑了,平时 谈论起来头头是道,真正需要他们时都畏缩不前。几个夷邦的红毛就让我天朝大国震惊, 简直一群混蛋!

道光没骂出口,他要保持一国之君的威严。他无法骂出口,他自己虽自称是天子, 上帝的骄子,不也是一个混蛋吗?否则,为何拿不出退敌之策呢?

“带罪人林——则——徐上殿!”

黄门官的高喊打断了道光的思索,他立即意识到什么,马上喊一声:“慢!”

道光临时改变了主意,他传旨下去,不必带林则徐上殿。他原打算当着满朝文武大 臣的面训斥一顿林则徐,杀鸡给猴看,也给这些木瓜脑袋的大臣敲一下警钟。但现在, 他不愿这样做了,他感到无法面对这位八次召见的大臣,许多自己说的谕言,而他皇上 自己否定了。唯恐在训斥林则徐时,臣子提出碍于情面的反对意见,不但无法将罪责推 给这林则徐,反而会导致自己脸面无光。

道光暗暗地笑了,他认为自己胜利了,至少在林则徐面前胜了。

道光揉了一下有点枯涩的双眼,清了清嗓子宣布:

“将罪人林则徐发配新疆伊犁,戴罪戍边立功!”

这是皇上旨意了。吏部早已议定好的。所以并无人吃惊,吃惊早已过去了,大臣们 习以为常了,听与没听见都一样。呆若木鸡的大臣静静地跪着,没有人唏嘘,也无人提 出反对意见,更没人上奏辩护。

这些泥塑的大臣并非泥塑,各人脑子里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军机大臣、大学士王鼎失望了。他原指望今天皇上宣布对林则徐的处置时,一定有 个别正直的大臣上前保奏为林则徐辩护。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没有人回应,也无人上 前,自己原打算在别人上前辩护时,自己再一同下跪求情。现在看来他再不上前,可能 就无第二人上前为林则徐辩护了。

“慢!皇上万岁,万万岁!臣王鼎愿领衔保奏,从轻发落林则徐。”

道光一愣,有点生气,问道:“王爱卿,林则徐所犯之罪已由吏部议定,这已是从 轻发落了。朕念他过去治河有功,才发配伊犁,否则早令他下狱了。”

“陛下明断,东南形势恶化,并非林则徐的错。这是红毛洋人预谋已久的,不禁烟 也会入侵我大清王朝。林则徐招募义勇,组织民众,操练海军,抵抗外侵,是有功之臣, 请圣上明查。”

“哼!岂有此理。口口声声林则徐无罪,按你这么说是朕错了!”

“皇上,臣不是这个意思,林则徐功大于过,此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望圣上从轻 发落,留在河南治河也可。目前黄河泛滥,急需根治,而林则徐曾多次奉旨治黄,均显 出卓越治河才能,望皇上不为林则徐考虑,也为黄河两岸的广大百姓考虑!请圣上三 思。”

“王鼎,你口口声声说林则徐治黄有方,难道我大清王朝满朝文武大臣中就一个林 则徐能治黄?不成!”

“皇上,臣不是这么考虑!”

“既然不是这么考虑,你就下去吧。发配林则徐赴伊犁赎罪,即日起程!”

“万岁,黄河两岸民众急需拯救,黄河也急需治理。”

“王鼎,你如此关心治黄一事,很合朕的意旨,你又是工部尚书,东阁大学士,现 在朕就命你去河南治黄,即日起程。”

“这”

“王鼎,你抗旨不从吗?”

“臣王鼎遵旨!”

七月的黄河像一条瞎眼的巨蟒,盲目地横冲直闯,湍急的洪流漫过黄河高高的堤岸, 像无数脱缰的马,抖动着黄袍似的脊梁向前狂奔,惊雷般的怒吼声撕裂着无数百姓的心。

王鼎站在河南开封附近的祥符大堤上,望着奔腾的黄河气势,他有点担心。天上的 淫雨已近一月未停,仍在渐渐沥沥下着,时大时小,不紧不慢,河水在不断上涨。这段 堤岸是最薄弱的一段,整个堤岸已完全浸透,并在恶浪的冲撞下不断晃动。已有多处巡 防员回报,发现裂口,这是极可怕的,万一这堤岸被冲垮,那后果可想而知。

漆黑的夜晚,在一个响雷的引发下,传出另一声山崩地裂般的轰鸣。

“黄河决堤了!”

“黄河决堤了!”

喊声、哭声、骂声、风声、雨声和浪涛声组成一种吞没一切的浑响。一百余丈的决 口像个张开血盆大嘴的猛兽侵吞万物,汹涌的河水一泻千里,辽阔无垠的中原大地一片 汪洋,滔滔洪水中,开封城像一条风雨飘摇的小船。

河道总督文冲被王鼎撤职了,但这汹涌的河水并没有撤去。王鼎作为工部尚书、东 阁大学士,他却很少亲临现场督办河务,治河的具体措施几乎等于零。

面对这汹涌的洪水,王鼎坐卧不安。他站在开封府西门城楼下,遥望西北无垠的浊 水,一筹莫展。随行的官员见钦差大人那愁容满面的样子,谁也不说一句话,都默默地 跟从在身后,从南城到东城,又从北城到西城。

摹然,王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只是一闪而过。他从内心在否定自己的想法,但他 还是决定试一试。

回到开封衙门府,王鼎召集各地官员,商讨治水问题。

“众大人,皇上派遣微臣前来开封督办治黄,但卑职久在京都对此了解甚少,各位 官员都在本地在职多年,应出谋划策,共商治水之策,以期退水安居,归田于民,让流 离失所的百姓早回故里,我等也无愧于圣上的恩典。”

“王大人,先别说治水救民,我等先想想自救措施吧!”开封府伊奎庆率先开口说, “开封已是一座水城,外围积水浸没多深,万一围墙被冲倒,大水一拥而进,自己都救 不了,何以救民于水火?”

“奎庆大人言之有理,我们先考虑如何撤出开封,寻找安全所在,然后再想法疏导 洪水。”

“这样也不好。身为朝廷命官,不能先为个人安危着想,也应为广大灾民考虑, ‘先天下之忧而忧’嘛!”

“干脆放弃开封,将百姓迁至洛阳,另立府伊如何?”

“洪水如此之大,水势这样凶猛,如何能堵住缺口?不如让黄水自行横流,待严冬 之际,河水结冰,再设法补填缺口,岂不更节省人力、物力?”

王鼎对众人的议论很失望,但他没有说一句斥责的话语。沉默许久,才用威严的目 光扫视一下众人说道:

“卑职已向皇上上一份奏折,恩请皇上调派一人前来协助卑职治理黄河,具体治黄 措施待那人到来再作议定!”

王鼎话音刚落,下面就有人小声说道:“就是大禹再生,这黄水也无法根治!”

“听王大人的口气,似乎对那人挺有信心。”

“到底那人怎样?就怕见了咱开封的大水也不愿来呢!”

王鼎听不下众人的议论,他独自起身离去。心却像这开封城外翻滚的浪花,我领衔 保奏皇上都不恩准,这次上书,皇上真的能够答应吗?万一圣上仍不准怎么办呢?并不 是我王鼎讲私情为朋友开罪,他是无辜的,这里的百姓需要他,朝廷也需要他,而如今 如果这老友不能到来,何人能治好这涛涛洪水?我王鼎有何能力救民于水火?为臣不能 为君排忧解难,为人不能给朋友以危难相助,我王鼎有何面目苟活于世?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道光皇帝 作者:赵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