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顺治皇帝》03.睿王多尔衮的野心


幼年时杀母夺旗之恨,如今又涌上了多尔衮的心头。当他把侄孙派去惊驾之后,阴 森森地笑出一团黑云……

多尔衮带着亲兵部将十数骑连夜回到了营地。

一路上,多尔衮策马飞驰,宝马苍龙骥似乎明白主人的心情,四蹄飞扬掀起阵阵尘 土。部将们不敢怠慢,扬鞭猛抽,生怕被主帅拉下。风声呼呼,马蹄阵阵,月光下的多 尔衮浓眉拧到了一起。

“朕待你与诸子弟不同,良马任你乘,美服任你穿,……”皇太极威严的声音在多 尔痛的耳畔回想。“叭!”多尔衮气恼间又扬起了马鞭,苍龙骥已经跑出了一身汗,它 忍着疼痛风驰电掣般地狂奔起来。

几年来,多尔衮出生入死,马不停蹄跟皇太极打天下,争地盘,先后降服了察哈尔 和朝鲜,使明朝在辽东失去了两翼,使大清扫除了后顾之忧,多尔衮的军队还接连不断 进攻明朝,直捣中原,频频获胜,然而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他差一点遭到了灭顶之灾!

“由亲王降为郡王,罚银万两,拔出部下两牛录!”大学士范文程的声音不高但却 十分清晰,多尔衮听来十分刺耳。

“唉,这么没日没夜地为他打天下,他却翻脸无情,这种朝不保夕的日子可真难挨 呀!”

马上的多尔衮重重地叹了口气,松开了缰绳,因为眼前就是他军中的大营了。

营帐里灯火摇曳,五彩的地毯和榻上毛茸茸的皮褥子显得温馨舒适。多尔衮惬意地 躺着,两位侍从端水送茶忙前忙后地伺候着。

“王爷,烟点好了,您抽几口吧。”多尔衮眯着眼睛,稍稍张开嘴:“傻丫头,你 不会送到本王的嘴里?嗒,就这样。”

多尔衮伸手抓住了那递烟袋锅的手,“手指又白又嫩,啧啧,简直爱煞人了。”

“王爷,半夜三更的,您不能再吸烟了,您得喝碗热牛奶,这样您就可以好好地睡 一会儿,明儿个您还得领兵打仗呢。”

两个女扮男装的侍卫,一个递烟,一个送奶,一个丰腴,一个美艳,两个人娇滴滴 的声音令多尔衮满心欢喜,两个人花儿般的容貌更令多尔衮喜不自胜。他猛吸了几口烟, 又喝完了奶,然后色迷迷地搂抱着两个女子,“噗”地吹熄了蜡烛。

天蒙蒙亮的时候,多尔衮被帐外的争吵声吵醒了,他揉着眼睛正要发作,忽又听到 了帐外那颇为熟悉的声音:“我有事要禀报王爷,将军如若不允,我可就要硬闯了!”

“你这厮怎敢如此放肆!堂堂睿王爷是你想见就见的吗?快滚开,否则老子的剑可 是不认人的!”

多尔衮一掀帐篷走了出来,他身材颀长,相貌英俊,颌下是一把修翦得很整齐的短 胡须,潇洒中透出几分威严,显得气宇轩昂。

“你们且退下,本王有话跟他说。”

“睿王爷,侄孙这么早就吵醒了您,实在是因为事出有因。”来人一袭黑袍,脸上 罩着面具,看不清他的相貌。

“这么说事情很急?好吧,进来说话,阿达礼。”

阿达礼解下了面罩,环顾四周,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食物:热牛奶、牛油 饼、烩牛肉。阿达礼不禁咂吧着嘴讪着脸:“王爷,小的一夜没睡,跑得又累又饿——”

多尔衮眼睛一瞪:“再累再饿也不在乎这一会儿。快说,那边出了什么事了?”

“王爷,昨晚您刚离开不久,皇上他就病了,天还没亮内侍就传出话了,说什么圣 躬违和,要去安山(鞍山)温泉疗养,已经动身了。”

“噢?皇上又病了?哼,他如今已是秋后的蚂蚱,没多少气候了。训斥我的时候还 是大喊大叫,原来他这是硬撑的,好哇,我倒要看看他还能撑几天?”

“王爷,听说皇上去温泉走的是近道,途中要经过‘神仙谷’——”

“嗯?”多尔衮浓眉一挑,眼露杀机:“看来皇上病得不轻呀,想那狭谷地势险峻, 两边是悬崖峭壁,自古以来是强人打家劫舍之地,如果皇上受到了惊吓,也许会一病不 起了!”

“王爷,侄孙明白您的意思,此事包在小的身上,您瞧瞧,我这付贼人扮相谁能识 破呢?”何达礼紧盯着多尔衮的眼睛,拍着胸脯。

“阿达礼,这件事千万不能露了马脚走了风声。记住,只要想法子吓唬一下煞煞皇 上的威风即可,哼,我要让他知道,天外有天!”

“小的明白,请王爷放心,小的日后还想跟着王爷飞黄腾达呢。这一桌子香喷喷的 食物——”

“馋嘴的家伙,吃吧,吃饱喝足就去办正事去。记住,人不要太多,挑几个轻功好 的,带着火铣再放上几箭,一有风吹草动便四下散开,各自回自己的营地。”

“嗻!”

“皇太极,你不仁我可有义呀,你对我有杀母夺旗之恨,这十几年来我把一潭苦水 深埋在心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终于快要扬眉吐气了!来人,请萨满妈妈,本王要 祭神!”

鞭子香被点着,冒出了袅袅白烟,萨满妈妈头戴金雀铜翅神帽,身穿八条虎牙长裙, 腰系神铃,手摇神鼓,乌牛白马已被牵到了香案前。

众将帅不知道主帅为何要祭神,看着神情严肃的王爷均不敢多问,均戴了神帽披了 神裙跪在了多尔衰的身后。神鼓敲起,神铃震耳,众将及侍从们跪在神祭之前随着萨满 妈妈咏诵神词。

游遍了九层云天,
最尊贵最英武的大神是阿布凯思都里;
访遍了三江五河,
最善良最美丽的女神是呼其塔蚌神三姊妹。
沐浴神灵我大清如旭日东升,
爱新觉罗的子孙将兴旺发达繁荣昌盛。

多尔衮在神前若有所思,他在暗中祈求祖先神灵保佑自己,扫除自己的敌人、对手 和绊脚石。众将帅均神情肃穆拜跪着神灵,此时晨光初现,一抹红霞为庄严的祭祖场面 增加了几分活力,萨满妈妈手中的神鼓和腰间的神铃交汇成了一首飘飘仙乐……

天命五年九月二十八日,后金国发生了一件令众多的王公贵族疑惑不解的事情,英 明汗王努尔哈赤在汗宫当着八旗诸贝勒、众大臣宣布,多尔衮三兄弟成为八旗旗主,多 尔衮虽然年幼,但却对当时众贝勒的誓词记忆犹新。……此后,立阿敏台吉(努尔哈赤 侄)、莽古尔泰台吉(努尔哈赤第五子)、皇太极(第八子)、德格类(第十子)、岳 托(次子长善之子)、济尔哈朗(侄)、阿济格(第十二子)、多铎(第十五子)与多 尔衮(第十四子)八贝勒为和硕额真,为汗之人,受取八旗之给与,食其贡献,政务上, 汗不得恣意横行。……”

多尔衮欣喜若狂,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当上了八旗旗主之一的和硕额真?他 们三兄弟终于可以出人头地了!当然,这一切的功劳是母亲阿巴亥的,她已经在英明汗 王众多妻妾中由侧福晋上升为大福晋,成了后金国臣民的国母!

众贝勒大臣在震惊之余窃窃议论起来:“英明汗王这是怎么啦,八旗兵应该编制八 个和硕额真,可这份名单上却写了九个人!”

“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9岁的多尔衮贝勒和7岁的多铎贝勒两个人的名字被排列在 一起,说明他们两个人被合立为一个和硕额真!”

“英明汗王的此举一点儿也不英明!把我们这些身经百战、军功显著的功臣贝勒丢 在一边,却让两个乳臭未干的娃娃当上了旗主,这,这不是欺人太甚了吗?”

“背地里发脾气有什么用?你敢当面跟汗王说出来吗?我料你也不敢这么做,得, 把眼泪放在肚子里吧,人家多尔衮小贝勒凭得是母荣子贵,就冲这,谁能跟他比?你不 服也得服!”

“走着瞧,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多尔衮他们三兄弟如果经不起沙场上的 考验,如果他们的母亲失去了汗王的欢心,结果又会怎么样呢?我真是不甘心哪!”

在众贝勒大臣哀怨嫉妒的眼光中,多尔衰三兄弟的厄运果然降临了。

天命十一年(1626)初,英明汗王攻宁远受控。自天命四年以来,努尔哈赤率八旗 军于萨尔浒大败明军,使后金与明朝关系发生了根本变化,此后,后金又攻灭叶赫,统 一了女真,天命六年又发动了进攻明朝辽沈的战争,下沈阳,克辽阳,英明汗王王的汗 官也由赫图阿拉老城一迁再迁而迁到了盛京(沈阳)。几十年来努尔哈赤所向无敌,而 这一回却惨败于宁远孤城之下,这怎能不令他气愤难当呢?努尔哈赤气血攻心,忧怒成 疾,痈疽突发,病势急转直下,竟在休息之中病逝于距盛京四十里之遥的叆鸡堡!

盛京城里哀声四起,与明朝作战的事被放到了一边。少年多尔衮思念着与英明汗王 浓浓的血缘父子之情和殊思奇宠,更是伤心欲绝。那一夜显得格外的漫长而沉寂,但多 尔衰万万没有想到还有更大的灾难等着他!

天刚亮,皇太极就率领诸贝勒王大臣,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大福晋阿巴亥的住处,声 称执行父汗“遗命”要大妃自杀殉葬。多尔衮怒不可遏,厉声指责皇太极,却被众贝勒 冷冷地打断了:“八王皇太极已被推为黄台吉,这是天意,因为汉人称储君为皇太子, 而八王的名字本来就是黄台吉,他就是我们新的汗王!”

“新的汗王?父王有遗诏吗?推举新汗王这么重大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三兄弟无一 知晓呢?”年轻的多尔衮怒气冲冲地注视着正值壮年的八皇兄皇太极。

“父王创建了八和硕贝勒共治国体的方针,你们却擅自改成了四大贝勒共坐之制, 父王尸骨未寒你们就要背叛父王?”毕竟年长一些,多尔衮的哥哥、皇十二子阿济格的 语气咄咄逼人。

“住嘴!你们三人能有今天,全仗着父王对大妃的宠爱。本汗过的桥比你们走的路 还多,你们有什么资格成为八和硕贝勒之一,有什么资格在本王面前指手划脚?哼,今 非昔比,你们三兄弟今后说话做事可得当心了!”皇太极脸色铁青,手一挥让侍卫捧上 了白绫:“大妃,您与父王夫妻一场,恩爱无比,如今您能让父王一人冷冰冰地躺在那 里吗?父王的心里只有你,快追随父王去吧!”

大福晋阿巴亥欲哭无泪。面对着如狼似虎的夫君的子臣们,她心里明白自己只有死 路一条了。二十多年的宫廷生活让她明白了宫廷斗争的血腥与残酷,她知道抗拒是徒劳 的。满族并没有妻妾为夫殉葬的习俗,反而流行“君臣同川而浴,并肩而行,父死子妻 后母,兄终弟娶寡嫂”的治栖之风。但,阿巴亥又不甘心,她看着脸色阴沉的皇太极: “我在你们父汗弥留之时陪伴了他四天,他从未对我表示过要我与他同行的意思,反而 劝慰我,要我照看好你们几个年幼的弟弟。”

大贝勒代善面无表情地看着惶恐不安的大妃阿巴亥,心里却感到万分的痛苦:“大 妃才三十多一点儿,又白嫩又丰满,当初她很中意我为此受到了父王的冷遇。唉,我如 今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只有硬着头皮翻脸无情了!”

“大妃,父皇的遗命是下达给我们四大贝勒的,我、阿敏。莽古尔泰和八王兄皇太 极均可作证。父汗说,他十分喜爱母后,因此要求母后与他同行。母后是个聪明人,知 道父汗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请您自己动手吧!”

大妃阿巴亥的热泪夺眶而出,双手颤抖着接过了白绫。“不,这是阴谋,我不相信 你们的话,我不能让母亲死!”多尔衮歇斯底里地喊叫起来,双手紧紧拉着母亲的衣袖, 一双仇恨的眼睛怒视着皇太极和代善。

阿巴亥心如刀绞,自己死不足惜,为了保护三个儿子,她拜跪在皇太极和代善的面 前,泣不成声:“我自十二岁入宫侍奉先帝,至今二十六年。我与英明汗情深似海,原 不忍相离。既是大汗有遗愿,我也无话可说。只是,多尔衮他们三兄弟尚未成人,我死 以后,求几位大贝勒看在你们父皇的份上,好好抚养他们。毕竟,你们都是亲兄弟呀!”

皇太极皱着眉头,不情愿地回跪阿巴亥:“请母后放心地去吧,阿济格已经成人, 多尔衮和多锋我会格外照顾的。”

阿巴亥再也无话可说,她屈从了命运的安排,心一横,推开了心爱的儿子,走进了 内室……

三十七岁的阿巴亥就这样成了汗位争夺斗争中的殉葬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被逼上了绝路,多尔衮心中犹如万箭穿心,但他却没有再哭闹喊叫,而是抹去了眼角的 泪痕,牙关紧咬!这杀母夺旗之仇一定要报!看着皇太极眼中闪现出的一丝喜悦,多尔 衮握紧了双拳!

“通往拜位的一切障碍都已经清除了,我可以从容不迫地登上宝座,并可以全力以 赴去实现父汗没有实现的问鼎中原的梦想!”皇太极心中的确兴奋不已。仅仅一夜的时 间,形势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英明汗突然撒手人寰,虚空的汗位令后金统治集团内部乱作一团。觊觎汗位已久的 八王子皇太极沉不住气了。作为父汗钟爱的四贝勒,皇太极聪明、干练,野心勃勃而又 年富力强。皇太极自信,在四大贝勒中,只有他才有能力继承汗位。大贝勒代善性格懦 弱做事优柔寡断早已失去了父汗的欢心,二贝勒阿敏虽为镶蓝旗旗主但毕竟是父汗的侄 子,三贝勒莽古尔泰过于鲁莽声名不佳……皇太极思前想后,最终有能力问鼎汗位的只 有代善,他皇太极本人以及多尔衮兄弟。

代善果然成不了大气候,在汗宫父汗的龙椅前他就当众宣布放弃汗位并力保皇兄皇 太极,这一着令皇太极欣喜若狂,对皇太极而言,还有一个危险的敌人,那就是一国国 母的大妃乌拉纳喇氏阿巴亥,当然,她也就是多尔衮他们三兄弟的生母;由于她的受宠, 她的三个儿子迅速兴起,年方冲龄便被封为八和硕额真之一并掌有全旗,多尔衰三兄弟 尽管年轻但其实力已经超过了包括皇太极本人在内的三大贝勒!这能不令皇太极惶恐不 安吗?不只是皇太极,众贝勒出生入死;血战数十年,又有几个能当上旗主额真呢?阿 巴亥在无意之间成了诸王贝勒的敌人,当然更是皇太极登上汗位的最危险的政敌,所以, 她必须死,皇太极相信倾巢之下,不会再有完卵的。

父汗的去世,本来对少年的多尔衮就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生母被逼自杀殉葬父汗, 对多尔衮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令他痛不欲生!多尔衮三兄弟从十一日未时到十二日辰 时,在不足一昼夜的时间里,经历了父汗去世、汗位失去、生母被逼殉葬的一系列灾难, 从一向由父汗宠爱、母后欣赏扶持的有着强大靠山的高贵旗主,一下子降为倍受冷落的 无依无靠的孤儿弱主。前途渺茫,凶多吉少,身处逆境中的少年多尔衮仿佛一夜间成熟 起来了,他把眼泪往肚子里流,把一潭苦水深深埋在心底,夹着尾巴做人,暗中积蓄力 量屈以求伸。

“父汗哪,如今儿臣羽毛已丰,风华正茂,而皇兄皇太极则是暮气横秋,体力不支, 这大清的江山也应该由我来扛了。我忍气吞声了十几年,戎马倥偬,出生入死,不就是 为了等待这一天吗?儿臣谨遵父汗的遗命,尊王敬汗,已经立下了显赫的军功,大清国 的缔造也有儿臣的一大功劳呀,他皇太极称帝所用的玉玺不就是我派人奉送的吗?如今 他已是病魔缠身,理应由儿臣我来接替他的帝位。如果儿臣成了大清国的皇帝,当务之 急就是消灭明朝,统一中原,我要让我们爱新觉罗氏的子孙世世代代成为中原的主人! 父汗,儿臣并不是件逆狂妄之人,儿臣问心无愧,请父汗的在天之灵保佑儿臣早日实现 这个梦想!”

多尔衮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忽然被一阵锣声惊扰,不由大怒,起身喝道: “祭神重地,什么人敢这样大胆喧哗吵闹?”

“不,不好了,王爷,明军人马已经来到了阵前,要向我军挑战呢?”

多尔衮这一回是真的清醒了,他眉头一拧“来而不往非礼也,各牛录额真听令,严 阵以待,听本王的调遣!”

多尔衮披上战袍,跨上宝马苍龙骥,带着豪格等将帅登高远望,观敌瞭阵。这一看 他心里猛然一惊:天哪,似乎是一夜之间,明军的大队人马漫山遍野四外都是,更令多 尔衮感到触目惊心的是,那乌压压的明军军营里旌旗猎猎,醒目地写着“洪兵”!

“洪承畴来了?莫非他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吗?”多尔衮的脸色阴沉下来。

对大名鼎鼎的洪承畴,多尔衮早有耳闻。洪承畴先中举人又登进士,仕途顺利,官 圣陕西布政使司右参政,成为镇压陕西农民起义的主要军事统帅。崇祯十一年(1638) 洪承畴设计伏击李自成的军队,大胜,从而被摇摇欲坠的明朝末帝崇祯更加宠信,满朝 文武也寄以厚望,称他所统领的军队为“洪兵”。

从清崇德元年(1636)以后,皇太极便把进攻的矛头指向了明朝,在短短的三年时 间里,清军数万铁骑五次征明,肆意践踏着大明千里平川的华北大地,令明朝上下人人 自危。关键时刻,明廷于崇祯十二年初,特命洪承畴为蓟辽总督,主持对关外的清兵战 事,以拱卫京师。

年近五十的洪承畴深知肩上的担子。大明内部党派纷争,人心涣散,连年对农民起 义的镇压更使国力贫乏,山河破碎,一向被认为用兵如神的洪承畴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因为他知道一失足便会成千古恨!当锦州被清军围困一年多,频频告急的时候,洪承畴 决定孤注一掷了。他共征调宣府总兵杨国栓、大同总兵王朴、密云总兵唐通、蓟州总兵 白广恩、玉田总兵曹变蚊、山海关总兵马科、前屯卫总兵白广恩、宁远总兵吴三桂八镇 大军十三万、马四万,集结宁远,准备与清兵决一死战!

洪承畴针对皇太极长期围困锦州的政策,决定以守为战,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但 迫于朝廷速战速决的压力,他不得不进行军事冒险:将兵马粮草留在宁远。杏山以及锦 州七十里外的海岛笔架山上,亲率六万兵马抢占了松山城北乳峰山,七座大营安营扎寨, 一夜之间出现在清军多尔衮大营的阵前。

“主帅,还犹豫什么?趁明军连夜奔波马乏人困之际,我军应速速出击杀他个下马 威,让明军无喘息之机。”

“豪格,洪承畴用兵如神,决不能等闲视之。阿巴泰,你即刻派几名旗牌官向盛京 求援,敌兵实重,请皇上速派济尔哈朗前来助战!”

“豪格,带领你手下的精兵向乳峰山西侧的明军进行骚扰,注意保有实力,避开明 军的神器红衣大炮!”

“杜度,率你的精兵速速切断洪兵的后路,在松山与杏山之间严防死守,只许成功 不许失败!拿去,本主旗下的十牛录兵力归你调遣!”

多尔衮从腰中掏出了令旗,杜度领兵而去。可豪格仍愣愣地站在一旁。

“你?想违抗本王的军令吗?刚才不是你喊得最响吗?”

多尔表对这个比自己大几岁的侄子并没有好感,甚至在内心深处还处处提防着他。 为什么?就因为豪格是皇太极的大阿哥!其实,多尔衮的担忧差不多是多余的,种种迹 象表明,豪格一直没讨得父皇皇太极的欢心,尽管他有文韬武略和赫赫军功,但他始终 未能当上主宰一旗之旗主;他只辖有皇太极旄下的正黄、正蓝和镶黄的三旗之中的若干 牛录而已!

“豪格只是想请求主帅也拨一些兵马,因为我手中的兵力实在是有限!”

“哦!”多尔衮没有立即表态。

对面明兵安营扎寨的炮声惊动了围锦州的清军,他们看到明军这逼人的气势,无不 面露惊恐之色。洪承畴占据的乳峰山东侧,距锦州仅五、六里远,他的数万人马环松山 城结营,掘起了长壕,竖起了木栅栏,耀武扬威的骑兵队巡游于松山东、西、北三面, 防御甚严。

“必须将洪兵的气焰打下去,以振我清兵士气!”多尔衮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豪格,本帅将统辖的正白旗中的十个牛录交与你调遣,你可凭借熟悉的地形对洪 兵进行袭击,打乱他们的阵脚,瓦解他们的士气!”

“请主帅放心,豪格此去定能马到成功?”

正午的阳光炙热地烤着黑土地,远处,尘埃飞扬,人欢马嘶,大队人马滚滚而来。

两黄旗的巴牙喇兵(护军)骑着一色的高头大马,身披盔甲,耀眼夺目的旗子在风 中招展,灿若云霞。一张硕大的黄伞下皇太极威风凛凛地骑在马上,他的身后紧跟着的 是御前一等侍卫出身宠臣索尼、汉军正蓝旗固山额真佟图赖和军师范文程等十几位内大 臣。再往后则是身穿黄马褂的侍卫骑兵队和三千名八旗精兵。尤其引人注目的是马队中 间的红衣炮队,炮筒上的红绸迎风招展,与无数黄色的军旗和天蓝色的军旗相互辉映, 如彩蝶纷飞,如百花争艳,蔚为壮观。

从盛京到锦州有数百里之遥,大队人马马不停蹄已经行进了三天,估计还有三天的 路程。这一路赤日炎炎,士兵们早已是汗流浃背,疲惫不堪。身材肥胖的皇太极更觉闷 热气短,苦不堪言,他的两个坐骑大白与小白更是吃尽了苦头——皇太极自幼便身材魁 伟,中年发福之后更是膀阔腰圆,当皇上穿上销甲之后,昔日背伏他驰骋疆场的这两匹 宝马良驹如今再也威风不起来了,小白尚能日行百里,大白却只能日行五十里了。

“皇上,前面有一处庙宇,可否请皇上歇息一下?”紧跟在皇太极左右几乎寸步不 离的索尼察觉到皇太极脸上的疲惫之色,请求让大队人马稍事休息。

皇太极点头同意,但他的内心却万分焦急。翻身下马,皇太极立刻又觉得一阵头晕 目眩,眼疾手快的索尼快步上前扶住了他。“哎呀,皇上您,您又流鼻血了!”

“不要紧张,更不要声张,朕休息片刻就会好的。”脸色苍白的皇太极低声嘱咐着 索尼,索尼会意,招手示意,由几位御医和侍卫搀着皇太极进了大庙。

大雄宝殿里宽敞清静,建造精巧,金身佛像闪着亮光,和蔼地冲着皇太极发笑。皇 太极心念一动,恭恭敬敬地在佛像前合掌下拜,连连作揖,嘴里念念有词:“大慈大悲 的佛呵,赐福给大清国,保佑我皇太极此次出兵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见皇上如此敬佛,跟在身后的索尼、佟图赖等一干子内大臣们慌忙趴身下拜,连连 磕头。他们心中奇怪,大清国一向最信萨满教,出兵作战或是祭祖祭天都要请萨满跳神, 对汉人看重的菩萨庙或是佛祖庙并不感兴趣,皇上这是怎么啦?当然,日后要图谋中原, 与汉人长期相处,就得接受和适应汉人的各种习俗。其实,眼下的八旗精兵或将帅里就 已经有了不少优秀的汉人人才。祖上为宋朝文正公范仲淹之后的范文程起初追随英明汗 努尔哈赤,现在又一心一意辅佐皇太极,他足智多谋,料事如神,上解天文,下知地理, 深受皇太极的赏识和宠信,被任命为内秘书院大学士,进世职二等年喇章京。带兵投清 的明将总提兵大元帅孔有德和总督粮饷总兵官耿仲明分别被皇太极封为恭顺王和怀顺王。 原为镶黄旗汉军人的佟图赖13岁即驰骋疆场为后金国效力,军功卓著成为威名远扬的战 将,连年被提拔封赏,当皇太极于崇德七年(1642)组建汉军八旗之后,佟图赖被授予 汉军正蓝旗固山额真——即都统,他由此跨入清军高级将领的行列。

看起来,满汉相互融合,这是历史发展的大趋势呀。目睹着皇太极虔诚敬佛的范文 程暗中欢喜,连连点头。

庙里住持赶紧收拾了一间僻静的禅房,竹帘、竹椅加上竹床,皇太极立刻觉得清凉 了许多。士兵们早已躺在树荫下或是大殿里呼呼大睡了,可皇太极却辗转反侧,难以入 眠,他的心早已飞向了松锦战场……

锦州是明朝设置在辽西的军事重镇之一,自从明清争战以来,锦州的战略地位日益 重要。锦州的正南面近二十里处是松山城,松山西南近二十里处是杏山城,而杏山西南 二十里左右便是塔山城,这三城如羽翼如卫星般地拱卫着锦州,此外还有宁远重镇作为 锦州的坚强后盾。因此,明朝派遣重兵由祖大寿统领,加固城池,力图使锦州成为阻止 清兵西进的一座坚强堡垒。很明显,锦州不破,清军就只能局于东北一隅,毫无前途可 言。

然而,自努尔哈赤受阻于宁远城下,到皇太极即位后的十几年间,辽西的多次进兵 一直未能取得重大进展,因此形成了明清在宁、锦长期对峙的局面。

“唉!”皇太极回想多年来的坎坷,不禁一声长叹:“难道上苍真不助我,我大清 只能安于东北一隅么?中原,人杰地灵、土肥水美的中原,何时我皇太极才能骑着大白 和小白在那里策马扬鞭呢?”

往事历历在目,皇太极怎么也忘不了他承袭汗位的第二年在宁锦城下所遭到的败绩, 甚至他的父汗努尔哈赤也因为在宁远败下阵来,受了伤又窝了一股火不久就去世了。如 今,已明显感到体力不支的皇太极急于拿下这只拦路虎。他也许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十几年了,一个弹丸之地竟成了阻挡清兵入关的关键,皇太极一向心高气傲,他实在是 咽不下这口气呀!

“你皇太极不过是我城下的一名败将!”这讥讽的声音令皇太极坐卧不安。他猛然 翻身起床,一声怒喝:“不拿下锦州,死不瞑目!来人哪,传朕的旨意,大队人马立即 朝锦州进发!”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顺治皇帝 作者:杨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