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顺治皇帝》04.赏穿黄马褂的福临


戎马一生的皇太极,终于觉得自己老了,大张旗鼓地去哨鹿,竟险些空手而回。倒 是刚五岁的福临,用短剑斩获了一头母鹿……

“咚!咚咚!咚——!”

盛京城里八门击鼓,捷报频传。多日来人们心中的忧虑一扫而去,外藩诸蒙古各部 以及朝鲜的使臣纷纷上表称贺,城里一片喜庆气氛。

“击鼓报喜了,这是真的吗?”

皇太极猛然睁开了双眼,朦胧中只见红纱灯下端坐着一位妇人,背影苗条,似乎很 熟,不由得脱口而出:“你是宸妃!朕想你想得好苦哇!”

“皇上,您终于醒了!这一病可真让人揪心哪!”妇人旋转过身来,她一抹眼泪强 笑道:“皇上,我是永福宫的庄妃。宸妃姐姐她,她……”

皇太极呆了一呆,忽然一拍脑门,喃喃地道:“宸妃在哪儿?她在哪儿?你们把她 一个人孤零零地送到哪去了?朕马上要见她!”

皇太极说着挣扎着抬起身子,但却力弱不胜,摇摇欲倒,庄妃赶紧过来扶住了他, 又一转脸给一旁的乌兰使了个眼色。

“皇上,您听见了刚才报喜的鼓声了吗?旗兵官送信来说,我大清八旗兵已把松山 明军统统置于包围之中,并切断了明军的粮饷后路,拿下松山指日可待!”庄妃试图以 前线上的战事来转移话题,分散皇太极的思绪,“来,先让臣妾喂些水给您吧。”

“唔。”皇太极面无表情,仰脸望望帐顶,又侧脸望望庄妃。他觉得头脑昏昏沉沉 的,要问的事情太多了,一时竟无从说起。

“人呢?”他没头没脑地问。

庄妃一楞,端着茶碗的手不由得抖了一下,温热的茶水洒在了皇太极的衣衫上。她 没有回答,急忙放下碗从怀里掏出白手绢轻轻地擦着,她低着头,不敢正视皇太极的目 光。在病中的皇太极虽然形容憔悴,但那双眼睛却依然明亮,而且充满了期待。

“她好吗?”皇太极按住了庄妃的手。

“是的。她很好,她终于可以见到她日思夜想的八阿哥了。”

“不!我的宸妃她没有死!”皇太极的脑子完全清醒过来了,他用力抓着庄妃的手 摇着:“我同她夫妻一场,恩爱有加,她怎么能先我而去呢?她为什么不等等我呢?她 是我一生的最爱,她走了我可怎么办?呜呜!”皇太极突然放声恸哭起来,像个撒泼的 孩子。

“皇上!臣妾叩见皇上,请皇上节哀顺变!”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带着一班嫔妃风风 火火地走了进来。原来,庄妃见皇太极清醒了,生怕他过于悲伤特地让乌兰把皇后请来 了。

皇太极的哭声嘎然而止,看来他心里有数,怎么能当着众多妃子的面痛哭流涕呢?

正当皇太极抱病亲往松锦前线日夜督战之时,忽然传来了宸妃病危的消息,他心急 如焚,放下了手头的事情,立即带着内大臣和巴牙喇兵拔营回京,然而还是没能赶上见 宸妃最后一面。

进到后宫,宸妃已经入殓,皇太极趴在宸妃柜前,大放悲声,涕泣不止,看了令人 心酸。诸王、大臣百般劝慰,但怎奈皇太极过于悲痛而不能自持,在下令厚殡震妃之后, 皇太极忽然昏迷不醒,直到报喜的鼓声传来,他方才渐渐地苏醒过来。

“皇上,人死不能复生,您要以国事为重,振作起精神来呀!”庄妃流泪跪倒在皇 太极的床前。这些天,她日夜侍奉在皇太极身边,寝不解衣,端茶倒水,就像一个贴身 婢女似的,熬红了双眼,也哭干了眼泪。她为失去姐姐而伤心落泪,姐姐才三十三岁呀! 她为皇太极的健康每况愈下而担心落泪,也为皇太极对姐姐的一片真情而感到落泪,但 同时她又为自己被冷落,自己与儿子的前途未卜而心焦落泪!所幸的是,皇后博尔济吉 特氏自宸妃死后,对庄妃也变得和颜悦色起来,又见她日夜为皇上担忧,亲自在床前扶 侍,心里又多了几分感动。庄妃与皇后姑侄间终于和好如初,前嫌尽释了。

“范大学士求见!”

“得知皇上病体康泰,微臣感到十分安慰。臣以为凡心劳则气动,臣愿皇上清心定 志,万寿无疆!一切细务,交由各部分理,不劳皇上费心,臣惟以圣躬为重,伏望皇上 息虑养神,幸甚!”范文程跪在皇太极床前,字字诚恳,情真意切,透露着对皇太极的 关心。

“范大学士快快清起!”皇太极苍白的脸上浮现了笑意:

“好吧,朕就同意你的请求,就由朕口谕,你手书吧。”

内侍太监早就预备好了笔墨,范文程持起长袖,皇太极字斟句酌地说道:“圣躬违 和,肆大赦。凡重辟及械系人犯,俱令集大清门外,悉予宽释。又,政事纷繁,望各旗、 六部诸大臣酌情办理,不得有误。钦此!”

众人心里都松了口气,看来皇上已经渐渐地摆脱了忧伤。

秋分时节,和风暖日,这正是哨鹿的最佳季节。在诸贝勒、群臣的劝说下,皇太极 决定从盛京北上去乌喇、宁古塔祭祀、木兰。

卸下了战袍换上了龙袍,皇太极顿觉轻松惬意。松锦前线有多尔衮、豪格等将帅坐 镇,拿下锦州已是指日可待了,皇太极那略显憔悴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

“皇阿玛,我想骑马!坐在这马车里一点都不好玩!”

“是福临呀,好吧,阿玛就答应你的要求。索尼,将他抱到朕的马上来!”

皇太极此番去狩猎特地带上了三个尚未成年的儿子,即六阿哥高塞——由庶妃纳喇 氏所生、七阿哥常舒——由庶妃伊尔根觉罗氏所生以及九阿哥福临——永福宫的庄妃博 尔济吉特氏所生。这三个皇子都只有五、六岁的年纪,少不诸事,天真活泼,整天叫着 要出宫去玩,皇太极特地将他们带上,也让他们开开眼界。

福临自记事以来似乎第一次与皇太极这么亲近,他坐在皇太极的怀里,可以听见皇 阿玛那粗重的呼吸声。

“皇阿玛,别搂得太紧,您的胡子怪扎人的。”

“哈哈哈哈!”皇太极听了乐不可支,偏要低头去扎胖乎乎的儿子,父子俩在马上 嬉闹着,其乐融融。

“福临,皇阿玛好不好?”

“不好!”福临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为什么这么说?你吃的、穿的、住的、玩的哪一样不是阿玛给你的?你看,路边 的那间小草房,门口有一个面黄肌瘦脏兮兮的孩子,你愿意过那样的生活吗?”

“我是阿哥,怎么可以穿那样破烂的衣服?”福临夺过了皇太极手中的马鞭,嘴里 吆喝着;“驾——!”两条小腿还用力地夹着马肚子。可大白马只听主人皇太极的使唤, 对福临的吆喝不理不睬,仍旧慢悠悠地走着。

“说呀,你还没回答皇阿玛的问题呢。”

“嗯——我都五岁多了,可是皇阿玛抱过我吗?还有,我常看见皇额娘流泪,额娘 说你不喜欢她了。为什么我们不能住在一间房子里,像真正的一家人似的?小狗子说每 天晚上都是他阿玛和额娘搂着他睡,还讲许多笑话给他听呢。”

“小狗子是谁呀?”

“是李嬷嬷的儿子呀,我常和他玩儿。”

“可是你知道皇阿玛有多少个儿子吗?喏,那车里坐着的是你的六阿哥和七阿哥, 大阿哥豪格和四阿哥叶布舒正在与明军作战,五阿哥硕塞喜欢闭门读书,对了,你还有 两个小弟弟,十阿哥韬塞和才几个月大的十一阿哥博穆博果尔。你说,皇阿玛怎么可能 整天只陪你一个人呢?”

“如果皇阿玛喜欢我,就会整天陪我玩了,我额娘也会高兴起来,是吗?”福临一 双乌溜溜的黑眼睛看着皇太极。

童言无忌呀。皇太极开始喜欢上了这个聪明又顽皮的儿子了,他情不自禁地搂紧了 福临,将布满皱纹的老脸贴在了福临那圆润白嫩的脸颊上。闻着儿子身上散发出来的体 香,皇太极不觉心潮起伏……

原来皇太极与庄妃博尔济吉特氏的姻缘还有一段故事呢。

一日,四贝勒皇太极在宫里闲来无事,悄悄带着几名侍卫出宫去打猎。不知不觉之 中,已经翻山越岭走了好几十里地。密林深处野兽渐渐得多了起来,皇太极心中欢喜, 下了马张弓搭箭,瞄准了松林中正在吃草的一只大梅花鹿,跟随的侍卫们远远地在后面, 谁也不敢去与四贝勒争射猎物呀,可就在这时,林中“呼啦啦”一阵鸟雀飞掠而过,梅 花鹿受到了惊吓,撒开四蹄向前狂奔而去。皇太极急了,眼看要到手的猎物怎能就这么 放过呢?他急急上马,往前追赶,好不容易穿过松林,绕过山冈,那鹿却不见了。皇太 极不甘心,立在马上四下观望,这才发现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草长莺飞,野花纷 芳,美不胜收。正看得出神的时候,只听一片马蹄声由远而近,皇太极调转马头这么一 看,心里又是一惊:十几名短袖蛮靴、背弓挟矢的俊俏女郎已经将他团团围住,个个对 他侧目而视。

“乌兰,你问他是什么人,怎敢跑到俺们的围场来偷猎呢?”

呀,好悦耳的声音呀,皇太极偷偷抬眼望去,只见当中的一位少女长相十分俊俏, 白净滋润的脸庞像羊脂白玉一般,一双漆黑的眸子流露着万种风情。皇太极一时心跳加 快,变得口吃起来:“我,我是……姑娘你……”

“嘻!你这个人,倒是有趣儿!”那姑娘启齿一笑,露出两排白玉似的牙齿。

“格格,此人肯定不怀好意,咱们不要与他啰嗦了,把他抓起来交给贝勒爷治罪 吧!”唤作乌兰的小姑娘说着一使眼色,几名小姑娘轻轻拨转坐骑,将皇太极紧紧围住。

“各位姑娘,格格,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皇太极笑嘻嘻地在马上又是作揖又是 抱拳,点头哈腰的,样子十分可笑。

小格格笑得更厉害,脸上飞起了红霞。银铃般的笑声逗弄得皇太极心跳加快,血往 上涌。“天神玛法,我被这小女子迷住了,我该怎么办哪?父汗早已经为我娶了福晋, 可是,可是我……”他急得面红耳赤,抓耳挠腮,更加狼狈。照说,三十多岁的人了, 见了小姑娘也该心如止水了,可谁让他是生在汗王之家呢?父汗能有三妻四妾,他四贝 勒当然也可以了。只是,只是这事如何跟大福晋博尔济吉特氏说呢?

这名美貌的小格格便是蒙古科尔沁寨桑贝勒的女儿大玉儿,她年方一十三岁,已出 落得如同草原上盛开的依尔哈(鲜花)一般娇艳美丽,她还有个年长她两岁的姐姐大珠 儿,姐妹俩是这草原上远近闻名的金凤凰,小小年纪,已不知引得草原上多少巴图鲁 (勇士)为她们发痴发狂。寨桑贝勒府几乎让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但两位格格却不为 所动,一片芳心如风筝线儿一般,飘飘悠悠,飞飞荡荡。殊不料今日大玉儿只一眼便喜 欢上了眼前这位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的汉子。

冷静下来的皇太极一五一十地自报了家门,这一说更令大玉儿眉开眼笑:“天呐, 原来你就是建州的四贝勒,我的姑姑博尔济吉特氏是不是你的福晋?原来我们还是亲戚 哪。”

皇太极闻听更是心花怒放,忙翻身下马上前请了一个安,慌得大玉儿也下了马,两 人四目相对,一时竟默默无语。

“嘻!”聪明的乌兰姑娘看破了其中的奥妙,她对身边的女伴们一使眼色,笑嘻嘻 地说到:“奴婢带姐妹们先回去通告寨桑贝勒,让他预备好酒饭,格格和四贝勒有话不 妨慢慢说吧!”说完一抖疆绳,十几个女郎嘻嘻哈哈飞驰而去,皇太极和大玉儿相视一 笑……

天命十年(1626)初,一支马队冒着严寒,风尘仆仆地开进了后金的都城盛京。四 大贝勒皇太极的宅第里张灯结彩,礼炮隆隆,皇太极亲自迎接这支远道而来的队伍—— 年仅十三岁的大玉儿在哥哥吴克善台吉的陪同下前来与后金的四贝勒皇太极完婚……

“皇阿玛,快看,那树枝上有一只花鼠!”

“哦?”皇太极收回了悠悠的思绪,顺着福临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一株古松 上,一只小花鼠子正蹲在树枝上“吱吱喳喳”地叫着,往下探头探脑地看热闹呢。

“皇阿玛,我要用箭把它射下来!侍卫,快把我的箭拿来!”福临以为可以开始射 猎了,在马上兴奋地大叫着。

“这可不行,这是神鼠,射不得的。”皇太极和颜悦色地对福临说着,随即命令索 尼:“传谕,朕要在这株松树下焚香跪拜,以求平安。各色人等,一律停车下马,不得 有误!”

这种花鼠,头上背上均有黑灰色的花斑,生性顽皮,喜欢凑热闹。每逢它在树洞中 看见有色彩鲜艳的鸟兽或熙熙攘攘的人群经过,必定要高兴得跳出树洞,抖毛翘尾,卖 弄一番。一来二去,花鼠的胆子越来越大,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容地摇头摆尾,吱吱乱叫。

女真人素来认为老鼠是天神的地使和地兵,是否与人为敌,全凭天神喜怒使然。而 这种花鼠能在树枝上飞跃自如,动作敏捷灵巧,一双亮晶晶的小眼睛明亮有神,自然要 强出地鼠许多倍,肯定更受天神宠爱。因此,他们把这种花鼠视若神灵,每遇必拜,以 求万事吉祥如意,平平安安。

萨满妈妈摇着神铃,击着神鼓,开始在老松树下焚香跳神。跪在皇太极身后的小福 临觉得好奇,一阵东张西望之后,悄悄起身,跟在一群说拉弹唱的萨满妈妈的身后,胡 乱扭着。萨满妈妈的祭神曲刚刚唱完,忽然又响起了一个稚嫩的童声:“苍天,祖宗, 过往神灵,……”

“嗯?”皇太极微微一怔,定睛看去,只见福临手持烨木杆,扭得正欢。福临内穿 明黄色绣龙长袍,脚踏齐膝的红皮靴,头上戴着一顶嵌着东珠的小帽,外罩一件猩红色 的缎子披风,粉白的脸上一双大眼睛格外有神。

“这孩子,真会胡闹!”皇太极摇着头微微一笑。今天他心情好,若在往日,不伸 手赏福临几个耳光才怪呢。

福临见众人看着他发愣,愈发得意,小嘴儿一张,接着往下唱:

最尊贵的大神阿布凯恩都里,
我是大清的九阿哥福临。
请你让父王笑口常开,龙体康泰,
请你让大清国风调雨顺,平平安安。
愿天神保佑我,从此一帆风顺,
愿爱新觉罗氏一统天下,唯我独尊!

在众人的喝彩声中,皇太极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索尼连连点头:“想不到九阿哥小 小年纪,便懂得忧国忧民,皇上,他还请求天神保佑我大清国呢。真是不可思议,不可 思议呀?”

“嗯,他总算没有瞎唱,才五岁多的孩子,朕还以为他什么都不懂呢。哈哈,孺子 可教,孺子可教哇!”皇太极捻着胡须,满脸的赞许之色。

其实,福临是听惯了奶娘唱的那些个民谣,烂熟于心,至于他唱的是什么意思,他 也说不准。还好,歪打正着,赢了个满堂彩。

皇太极的大队车马走走停停,这一日终于来到了乌喇小天池。这里水清潭碧,草绿 花红,马儿见了只顾低头啃着肥嫩的绿草,再也不愿意向前多挪一步了。

其实这里也是哨鹿的好地方。远远看去,美丽的公鹿在池边用角戏水,母鹿则耸立 着耳朵,睁大眼睛四下张望。

皇太极感到有些疲惫,决定就此安营扎寨,休息几天。

秋季正是鹿群繁殖的季节,公鹿母鹿正在寻找配偶,母鹿此时尤其温顺多情。一队 巴牙喇士兵悄悄地潜入林子,身披鹿皮,头顶鹿头,口吹木哨,模仿公鹿的叫声:“咕 咕咕……”不一会儿,便传来了母鹿们的轻声回应,接着一群母鹿慢慢朝这边走来。

“皇阿玛,我看见母鹿来了!”

“嘘——!福临哪,赶紧趴在草地上,不要乱动,轻轻地张弓搭箭,今天皇阿玛要 与你们几个比一比,看谁射的母鹿又大又肥!好,让它们再走近一些,开始,放箭!”

皇太极一声令下,第一个射出箭头。只听“刷刷刷”箭头像雨点般撒落到鹿群里。 母鹿受到了惊吓,尖叫着,四散而逃。

“快快上马!”皇太极来了兴致,跨上雪莲似的大白马,扬鞭催马冲进了鹿群,随 侍左右的索尼等人不敢怠慢,紧跟在皇太极的身后,生怕皇上有个闪失。这可苦了福临、 高塞和常舒这三个五、六岁的小阿哥。他们年纪太小,没有适合他们骑的小种马,只能 眼睁睁地看着大人们在鹿群里四处追杀。

“哼,不玩了,什么哨鹿,一点儿也不好玩!”福临恨恨地将弓箭丢在地上,使劲 地用脚去跺,气得小脸儿通红。

“哎,福临,咱们一起去采蘑菇吧,那边的水边有不少白花花的口蘑呢。”七阿哥 常舒将弓箭背在身上,上前拉住了福临。

“那是女孩子家做的事情,我才不去呢。”福临一甩手,忽然撤腿朝鹿群那边跑去。

“我的小祖宗,九阿哥,这可使不得呀!”一名白脸的老太监急忙追上前去,想拦 住福临,福临机灵得像条泥鳅一样,身子往下一滑,硬是从老太监的手指缝里滑了出去。

哨鹿场里人欢马叫,杀声一片,可怜的母鹿们哀鸣着作最后的挣扎。谁也没注意到, 小福临已经离鹿群越来越近了。“哼,我要杀死一头母鹿,喝它的血,吃它的肉,让皇 阿玛越来越喜欢我!”

福临四下张望,瞅准了一头体形较小的母鹿,悄悄地趴在了草地上,学着兔子一蹦 一跳地向前移动。这里的草很茂盛,草棵里的福临只露出了一个头,还真像只小兔呢。 “哎呀,有好几只母鹿朝这边跑来了,我瞄准哪一头好呢?”福临兴奋不已,忙从背后 拿下了弓箭。“糟糕!刚才一气之下将所有的箭头都踩断了,这可怎么办呢?”福临这 下子是真急了,抓耳挠腮的没了主意。“咦,我不是还背着一把短剑吗?还是额娘做的 剑套呢。”喜出望外的福临丢下弓箭,从剑囊里取出了闪着寒光的匕首,屏住了呼吸。

几头母鹿尖叫着疯一样地冲了过来,福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撞上了个嘴啃泥。 “哎哟!”好像是被一只母鹿撞到了肩膀,福临疼得呲牙咧嘴的。好不容易镇定下来, 嘿,后面还有一只小母鹿朝这边跑来了。也许它以为这儿是个空当子,可以逃过一劫呢。 “来吧,我看你能往哪儿逃!”

福临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朝着跑来的小母鹿投出了短剑“嗷!”随着母鹿的哀鸣, 它浑身猛地颤抖了一下,血从它的肚子上汩汩往外流。

“噢!我射中它了!快来人哪,帮帮我!”福临从草丛中一跃而起,那受伤的母鹿 还在垂死挣扎着,它摇摇晃晃地向前跑了几步,终于瘫倒在草地上,发出了绝望的哀号。

福临快步上前,蹲倒在受伤的母鹿前,试图拔掉插在它肚子上的短剑,短剑已经深 深地插进了母鹿的腹中,只露出一点点剑柄,福临左右摇晃着就是拔不出来,却弄了他 一手的血。早就听奶娘说喝鹿血能强身健体,比吃什么补药都好,福临犹豫片刻,闭着 眼睛,低下头趴在母鹿的肚子上吸吮起来。

“呸!又咸又腥,恶心死了!”福临忙不迭地扭头呕吐走来,原来他还以为这鹿血 像牛奶一样甘醇可口呢。

“哈哈,哈哈哈哈!”闻讯而来的侍卫、太监们和高塞、常舒看着福临那副怪模样, 忍不住大笑起来。

“笑!有什么好笑的!”福临忘记了沾了一嘴一脸的鹿血有些恼怒地瞪着大家。这 么一来,大家笑得更厉害了。那个白脸老太监捂着肚子:“哎哟祖宗呐,奴才的肚子疼 呀!”

或许是上了年纪,或许是体力不支,皇太极此番哨鹿收获并不大,只射伤了一只母 鹿。众侍卫们见皇上射箭时的手直哆嗦,又眼见受惊的母鹿四下逃散,个个急得手直痒 痒但却不敢大显身手,生怕扫了皇上的兴。草草结束了哨鹿,皇太极疲惫不堪地躺在豹 皮铺成的炕上闭目养神。

“皇上,九阿哥领赏来了。”

“嗯?领什么赏?他做了什么事?”

“回皇上,九阿哥亲手杀死了一头母鹿呢,他说您答应要给他奖赏呢。”

“嗯?他真的杀死了一头母鹿?莫不是你们几个在暗中做了手脚吧。”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奴才亲手将九阿哥的小短剑从母鹿的肚子里拔了出来。说来 好笑,九阿哥击伤了母鹿,但却拔不出他的剑来!”

皇太极喜动天颜,大为高兴:“让他进来,朕许过给他什么东西的吗?”他摸着后 脑勺,一下子还真想不起来了。

“父皇在上,儿臣福临叩见父皇,恭请父皇大安!”

“嗬,伶牙俐齿的,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儿。来来,到皇阿玛的跟前来。”皇太极 爱怜地揽过了福临,可福临却“哎哟”一声,抱着左膀子直叫唤。

“怎么,你受伤了?御医在哪儿?快传!”

福临的左肩膀红肿了一大块,御医给搭了药酒,疼得他呲牙裂嘴的。

“嗯。说吧,你想要什么?皇阿玛都赏给你。”

“你是大人,说话得算数吧?别的我都不要,只要你答应过我的那一样东西。”

“这……”皇太极犯了难,他实在记不起来了什么时候给这孩子许的诺?

“皇阿玛赏你一百两黄金,你看可好?”

“不要。你答应我的不是这个,皇阿玛难道要反悔吗?”福临忽闪着大眼睛,一动 不动地看着皇太极。

“不能反悔,皇阿玛是大人嘛,大人就应该言而有信。”皇太极起身踱着步子,随 声附和着福临的话,双手一摊。“既然你一个人杀死了一只母鹿,理应受到奖赏。这样 吧,你看皇阿玛这帐篷里有哪样东西你喜欢,只管挑一样吧。”

“谢皇阿玛!”福临立刻眉开眼笑,规规矩矩地给皇太极磕头谢恩,然后径直走到 了御座前,站着不动了。

“这孩子,莫非——”皇太极一眼瞥见搭在御座前的龙袍,那是自己刚刚脱下来的, 难道这孩子想要龙袍?天神,我皇太极有了继承人了,由小看大,将来这孩子一定能成 就一番大事。

皇太极面露喜色,静静地等着福临开口。“皇阿玛,我要的是跟这龙袍一个颜色的 黄马褂,就像索尼大人身上穿的那样。”

“为什么?你身上穿的不是比黄马褂还漂亮吗?绣金团龙的黄缎子,不比没有花纹 和彩绣的黄马褂更好吗?”

“但这是我应得的奖赏呀,您不是说了在打猎时射得鹿的便赏穿黄马褂吗?再说, 我见您身边的那些内大臣和侍卫都穿着黄马褂,他们整日都不离您的左右,我穿上了黄 马褂以后,也可以整日呆在您的身边了。”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哈哈哈!”皇太极乐得胡子直抖,两眼放光,大声喊着: “来人,传朕的旨意,给九阿哥赏穿黄马褂!”

内侍太监尖着嗓子答应着:“嗻——!”但因事出仓促,这行营里哪来适合小孩子 穿的黄马褂?无奈之中,皇太极笑呵呵地拿过了一件大马褂,将小福临裹住,一把抱在 了怀里。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顺治皇帝 作者:杨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