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顺治皇帝》06.俏佳人奉诏媚降将


小福临在奶娘怀中酣睡时,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母亲,皇太极视为珍宝的庄妃, 正在奉旨为明将洪承畴搓澡洗脚。唉哲学学说。主要代表为英国的休谟和斯宾塞、德国 的康德等。,说不清的大清哟……

永福宫里灯火通明,喜气洋洋。平日里冷清惯了的,一下子红灯高悬,四面挂满了 锦绣帘帏,满地铺着又软又厚的绣毯。一走进屋子,真是温柔香艳,闹得老眼昏花的皇 太极更加眼花瞭乱。

更有一奇的是,平日里庄妃格外爱惜自己,她最爱洗浴,又爱那玉器,整个人儿保 养得如同一块羊脂似的白玉一般,正如她的乳名大玉儿一样。当初受宠的时候,皇太极 因她爱玉,凡是四方进贡来的玉器,都令人搬来以博大玉儿一笑。或许是为了勾起皇太 极对往日甜蜜的回忆,庄妃特地又将珍藏了多年的玉器一一陈列了出来。临窗放了一株 玉树,树枝上挂着各种色彩斑斓的碎玉,有的红如云霞,有的绿如翡翠,有的灿如金银, 有的洁白如雪。微风吹来,一阵叮噹响声,十分悦耳。庄妃还特地将屋子里的帷帐屏幛 都挂上了玉片儿,稍一碰着,便会发出美妙的声音。便是她本人也成了披金带玉的玉人 儿了——她的暖帽上缀着一方羊脂白玉,正压在眉心上,一步三摇,别有风韵;她的衣 襟裙带上也都缀着五彩的玉片儿,一双纤嫩的手上戴着翡翠色的玉镯子,真真活脱脱一 个玉美人儿!

“妙哇!爱妃如此妆扮恰如二八年华一般,令朕想起了从前。大玉儿,你的名字好 听,人更美!”

大玉儿粉腮上搽了些淡淡的胭脂,愈发娇艳动人。她抿嘴一笑:“皇上是谬夸臣妾 了。臣妾此举,只是想让皇上开心一些。只要皇上龙体康泰,便是臣妾最大的心愿了!”

“爱妃一定是听到了一些传言,不错,前一阵子朕曾经患过鼻衄,现在不都好了嘛, 你就放心吧,朕才五十出头,还想再多活些日子,好好地享享清福呢。”

侍女捧上了金盆和睡袍,又端来了热腾腾的点心。大玉儿摆手让她们下去,轻声说 道:“皇上,夜已经深了,让臣妾伺候您早早歇息吧。”

“不忙,不忙。朕心里高兴,脑子里乱糟糟的,哪里睡得着呢?倒不如坐着和你说 说话儿。”

“那……也好,臣妾把炭火烧得旺一些,皇上就躺在炕上,免得夜凉受了风寒。”

大玉儿拧暗了宫灯,拔旺了火盆,轻轻放下了床慢,立时幄子上的玉片儿叮叮咚咚 发出了动听的声响。看着袅袅婷婷的大玉儿,皇太极悠悠地说道:“这几年朕冷落了你, 你不怪朕吗?”

“皇上是一国之君,日理万机,又亲临战阵,臣妾知道您是一心要成就大事业的人, 如果您整日闭门不出,能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吗?臣妾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这两年来臣 妾一心一意地抚养着福临,也算是为大清国出了一份力了。”

“嘿!这孩子可真让朕喜欢!今儿晚上他还向朕讨赏要穿龙袍呢,真是幼稚可爱! 说起来福临也快六岁了吧?该让他读书了,等过些日子朕给他挑两个师傅,这匹小龙驹 也该给他上套了。”

“皇上说的极是。福临这孩子天性好动贪玩,不知服不服管教呢。”

“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总不能像只母鸡似的总是护着他,任由他吃喝玩乐吧?其实 这会害了他的。这些日朕暗中观察过他,这孩子长大了准会有出息的。福临福临,福寿 来临,我大清可要托他的洪福了。咦,你怎么还坐在那里?快快上来,这被子里暖和着 呢。”

大玉儿低头一笑,摘下了暖帽,露出了一头乌发,然后她用双手一缒,将头发松松 地盘在脑后。除去了长袍,在一阵叮咚作响的碎玉声中,身穿紧身水绿夹袄的大玉儿一 猫腰,钻进了这张黄杨木雕花的宽广大床上。

“还害什么羞嘛,朕还没看清楚,只觉得一只软软的大狸猫哧溜一声便钻到被窝里 了,哈哈,真是可惜哟。”

兴致勃勃的皇太极居然说起了俏皮话,大玉儿躲在他怀里,身子一拧“嗯哼”一声 撒着桥。

“真像是在梦中一样,”皇太极捉住了大玉儿那双嫩滑的手,闭着眼睛很是舒服的 样子,声音显得忽远忽近的,“算一算我们好几年没有这样肌肤相亲、促膝长谈了。快 六年了,这是一段漫长的岁月,多少人生死茫茫,音信沓然,多少人升沉浮降,荣枯异 昔,而我与你似乎只是做了一个长梦。不过,你也有些变了。”

“是吗?我哪里有变了?皇上真是冤枉奴家了。我曾对天发誓,不论这世事如何变 化,我大玉儿只永远对你一个人忠心耿耿。多年以来,我常常做着以前我们共同做过的 梦,我的心目中永远都只有你一个呀!”大玉儿抬起头,情意绵绵地看着皇太极,故意 噘起嘴,显得受到了委屈。

“你呀,瞧你伶牙俐齿的样子,你知道朕要说的是什么吗?”皇太极伸手刮着大玉 儿的鼻子,目光中透着无限爱意,像面对他所喜爱的古玉似地,恣意鉴赏着。“朕心里 明白,不变的是你这双眼睛中的情意。变的嘛——”

“快说呀,急死人了。”大玉儿在皇太极的怀里扭动着身子。

“你的体态变了嘛。瞧这鼓蓬蓬的胸脯,这白花花的屁股,哎呀,真叫朕饥渴难耐 呢。”皇太极呵呵笑着,伸手在被子里胡乱抓摸起来,嘴里还咕哝着:“当初你进宫的 时候很纤瘦的,现在则变得丰腴了些!哈哈哈哈!”

两个人缠绵了一阵子,渐渐地,皇太极没有了声音,大玉儿以为他睡着了,便蜷缩 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搅了他的好梦。

大玉儿睁眼看着床顶,眼睛一眨不眨地出着神。是的,她变了。除了由当初入宫时 的十三岁小姑娘变成了丰乳肥臀的妇人,她不得不为自己的下半辈子打算了。宫深似海, 人去楼空,万一皇太极有个三长两短的,她该怎么办?这并不是杞人忧天,明摆着,皇 太极虽说年纪还不算太老,但他的身体却过早地衰老了。倘若他撒手而去,撇下自己和 年幼无知的儿子,孤儿寡母的将如何在宫里安身?她大玉儿还年轻呀,难道这么早就成 了孀妇?那往后的日子可怎么熬哇!唉,福临着是早些来到这个世上,若是前面三个不 是女儿是个儿子就好了,那大玉儿也就有个依靠了。眼看着豪格、叶布舒和硕塞这几位 阿哥,已经频频地立了军功,赢得了口碑,得到了皇太极的器重,可福临却还是个懵懵 懂懂的顽童!不过,大玉儿转念又一想,心中又有了些安慰:皇太极是个权力欲极强的 人,那几个阿哥是他的亲生儿子,可是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又落得了什么好?二阿哥洛格 和三阿哥格博会还有没来得及起名宇的八阿哥过早地离开了人世,说起来也就算大阿哥 豪格有些文韬武略,能征善战,可皇太极并不怎么喜欢他,经常斥责、惩罚他不说,连 一个旗圣的兵权都不交给他,光封一个亲王的名号又有什么用呢?豪格人是鲁莽了些, 又常常顶撞皇太极,父子俩很不对脾气。倒是福临这孩子逗得皇太极眉开眼笑的,说来 让人后怕,这孩子怎么敢开口向他的父皇要龙袍呢?若是换了别的阿哥,说不定要受到 一顿斥责或惩罚的,唉,福临看来是个福大命大的人,这样也好,给皇太极提个醒儿, 福临既说出要穿龙袍的话,为什么不能让他继承主位?说起来福临的母亲我庄妃在后宫 也是有头有脸有名有分的人,他的地位难道不比母亲是继妃又早已不在人世的乌拉纳喇 氏生的儿子豪格要优越一些?

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令大玉儿激动不已。有一天若是福临登了极,那她大玉儿不就 是皇太后了吗?天神,庄妃也将荣光耀祖在青史上留名了!为什么不能呢?天下无难事, 只怕有心人,如果自己趁着现在得宠,多在皇太极耳旁吹吹风,如果自己私下里再去笼 络一些位高权重的王爷贝勒们,像大伯礼亲王代善,英郡王阿济格、豫亲王多铎,还有 睿亲王多尔衮,如果他们暗中支持福临登基,那事情将会怎么样呢?毫无疑问,豪格将 会被搁置在一旁。对,这个主意不错!

大玉儿激动得差一点儿喊了出来。想到多尔衮,大玉儿的心跳有些加快。这个小叔 子的风度、气质、才华、相貌,可以说是百里挑一,看一眼就令人难忘!唉,皇太极已 经老了,一身的赘肉,脸皮上甚至出现了一块块的老人斑,他哪里还有一丝一毫令女人 动心的地方呢?

想入非非的大玉儿不觉动了一下,轻轻换了一个姿势,但她却听到了皇太极一声重 重的叹息声!

大玉儿吓了一跳,心怦怦地跳着:“莫非,莫非刚刚自己胡思乱想时嘴里说出了什 么吗?”

“皇上?皇上,您……是在做梦吧?”

“唉!要是做梦倒好了,朕无论如何也闭不上眼睛哪。”

“臣妾起床给皇上煮一碗热牛奶,听说喝了之后可以帮助入睡。”大玉儿松了一口 气,一骨碌爬了起来。

“算了,躺下吧,朕是有心事呀。”

大玉儿柔声说道:“反正也睡不着,臣妾把炭火拨旺一些,给您煮一碗热牛奶喝吧。 不过皇上,您这么日思夜想的,身子哪受得了哇。”

大玉儿披衣起来,拧亮了宫灯,拨着了炭火。听着那哗哗作响的声音,看着那张被 炭火映红了的俊俏的脸庞,皇太极心里一动。但他又不好明说,于是试探着打开了话匣 子:“大玉儿,你说那洪承畴也是个好色的人,他的贴身书童都已经招了,说他家主人 独爱女色,朕于是就挑了四个绝色的宫女,又在掳来的妇人里面挑选了四个美靓的汉女, 一齐送去伺候他。你猜怎么着,那洪承畴居然连正眼也不看一下!”皇太极说着又是一 阵长吁短叹,偷偷地拿眼角膜着大玉儿。

大玉儿扑哧一笑:“原来皇上您夜不能寐就是为了这事儿呀,那洪承畴不知是个什 么样的人物竟令皇上如此放心不下?臣妾以为他真是个不识时务的人啊!皇上您如此礼 贤下士,招才求贤之心溢于言表,除非那洪承畴是个冥顽不化的木石之人。唉,他真的 这么不知趣,您还何必心烦呢?要死要活的随他去吧。”奶已经煮开了,屋里飘出了一 阵淡淡的奶香味儿。大玉儿端起了小钢锅,用勺子轻轻地搅着,不时地嘬起滋润的嘴唇 吹着,那神情很是悠闲,其实她的心里却暗暗思忖着:“皇上半夜三更的怎么念叨起洪 承畴来了?什么女色不女色的,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吗?莫非——”

“皇上,趁热喝了吧。”

皇太极似笑非笑地盯着大玉儿,看得大玉儿浑身不自在。“皇上,您是不是心里有 什么想法?这件事情臣妾难道能帮上什么忙吗?”

“当然!”皇太极一拍巴掌:“只要你大玉儿亲自出马,一准马到成功!”

大玉儿已经明白了几分。皇上如此急不可耐,说明他的确牵挂着洪承畴,而她大玉 儿如果能劝降洪承畴,一来了却了皇太极的一桩心事,二来也可以显示出自己的能耐, 以后有什么事儿也好开口求皇上了,这难道不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好事吗?可是,若她单 独去会那洪承畴,这事传了出去可不太好呀!

大玉儿眼波转动,笑吟吟地故意打岔:“皇上这是要臣妾去哪里呀?难不成是让臣 妾连夜出宫打猎去?您知道臣妾的箭法,只要是妾臣看中的的猎物,便跑不过臣妾的箭 头。”

“是呀,朕知道你的箭法很准,所以想让你亲自出马去射猎呢!”皇太极嘻嘻笑着, 将一碗热奶喝了。

“皇上准是在动歪脑筋,臣妾才不愿意听呢。”

“哎,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时刻愿意为朕分忧解难的吗?眼下朕便有一件非常棘手的 事情,朕琢磨着此事由爱妃你去办最为妥帖。”皇太极抚摸着大玉儿柔若无骨的手,尽 量避开她那含情脉脉的眼光:“朕猜那洪承畴虽然好色,决不会去爱那种下等女人。可 是若让朕将后宫里的妃子送与他,这又成何体统呢?眼见得他一心求死,好几天粒米未 进了,这可如何是好呢?”

“皇上,您就直说吧,看来臣妾今晚若不答应您,您就会坐到天亮的。”大玉儿直 视着皇太极,看着他那有些窘迫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偏偏装得不动声色,他心里越急 大玉儿就越占理儿。不管怎么说,这事可是皇上吩咐下来的,谁敢说个不字?

“这是一条美人计。自古英雄爱美人,那洪承畴也算是个鼎鼎大名的人物了,倘爱 妃你温言软语地去劝慰他,他也许会真的回心转意,那么朕的事业便有了成功的一半!”

“哈!亏皇上会想出这等馊主意来!臣妾多年来一心一意跟着皇上,在宫里有名有 分的,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了。如此一来,倘传扬出去,却教臣妾的这张脸搁到什么 地方去?倒不如一头撞死算了!”大玉儿故意绷着脸,一副气恼委屈的样子。“那洪承 畴是什么东西!不自量力,活该饿死他!”

“是不是?”皇太极的声音里居然带着哭意:“朕知道你会动气的,且听朕说与你 听。第一你是个明白人,懂得说汉文,又伶牙俐齿的;第二你是朕的爱妾,是朕五宫后 妃中的一个,貌若天仙,德才兼备。这么一来那洪承畴愈发会明白朕的苦心,他究竟愿 不愿意归顺于朕,只能看天意了。爱妃只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必要的时候再给他一 个妩媚的笑脸,准保可以勾魂摄魄,令洪承畴跪地求饶!”

大玉儿“嗤”地一笑,乜斜着眼睛:“唷,唷,皇上此刻倒说得大方,回头可不要 小气!赶明几个不高兴了,指责起臣妾来,臣妾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放心,你是福临的母亲,就冲着朕的宝贝儿子,朕也会好好待你的。”

“有了皇上这句话,臣妾就是为皇上赴汤蹈火,也万死不辞了。日后福临就拜托皇 上多照应了!”

“这么说你已经答应了?唉,爱妃总算让朕了却了一桩心事。”皇太极立即觉得困 意袭来,他连连打了几个哈欠,咕哝着:“朝鲜国前些日子送来了一匹玉马,是由一大 块整玉雕成的,长鬛高蹄,方眼紫鼻,形象逼真,浑然天成。天亮了叫执事房的太监送 到永福官来,以后呀,朕大凡得到了由玉做成的宝贝,都送来给你。”话音没落,已经 响起了鼾声。

大玉儿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看看窗外,天已经快亮了。男人的心,别样摸不透,只 有这一层上,大玉儿是明白的。男人的气量大,固然不错,却就是论到夺爱,不能容忍, 因为这不但关乎妒意,还有面子在内,更何况他是一位天子?唉,事已如此,后悔也是 没用的了,索性牙一咬,去会一会那个不知好歹的洪承畴吧。

大玉儿坐到了桌子前,从容地对镜梳妆,她的脸上又现出了那种妩媚的笑容。

原来洪承畴人本刚正,只是有一桩好色的奇癖。他原为明朝的忠臣,也是一位名将, 如今被清兵捉住,原想拼着一死,谁知被送人盛京之后,看看跟随自己的那班总兵官, 杀的杀,降的降,自己心一横,索性等死吧,快五十岁的人了,什么功名利禄,什么美 酒佳人,全都见识过了,此生心愿已了,来生再报大明皇帝的知遇之恩吧!

洪承畴已经多日水米未尽,形容枯槁,长发散乱,整个人昏昏沉沉似乎快要熬到生 命的终点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只听门外叮噹一声,庄妃提着食盒子走了进来。“嗬, 这里虽是三官庙的侧房,却布置得锦帷绣榻,处处舒适温馨,看来皇上真是煞费苦心 啊!”

庄妃在心里嘀咕着,用眼神示意乌兰守在外室,自己一挑门帘闪身走进了洪承畴的 睡房。

食盒子里装的是用鸡汤偎着的参汤,洪承畴多日不食,只能先吃些流食。庄妃拿出 了小碗,盛了几勺子热汤轻轻地搅着,一时间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呢,难不成洪承 畴也会像对待其他的女子那样对自己视而不见吧?

“唔,真香啊,一定是娘子在熬鸡汤,给我补身子了。唉,在家的感觉多好哇,温 馨、舒适,妻子温存有加,儿女缠绕膝下,索性上疏朝廷解甲归田吧!”这么想着,洪 承畴嘴唇嚅动,声音含混地喊出了声:“娘子,娘子!”

庄妃心里一动,连忙上前握住了洪承畴的手,柔柔地说道:“官人,官人受惊了!”

“娘子,我好饿呀,您煨的是鸡汤吗?”

“还特地加了根老人参呢。奴家这就盛来给你。官人,你把手放开呀!”

“我不放,我死也不放!我做了好些个恶梦,生怕再也不能见到你们母子了,现在 我有了一种在家里的感觉,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梦,不信,你睁开眼睛看一看?”

洪承畴有些吃力地睁开了眼睛,神色变了:“你,你是谁?”连忙松开了还拉着庄 妃的手。

“你这个人真是的,还没弄清人家的身份,便将奴家的手抓着不放。你看看,都被 你给弄红了。”庄妃将一双纤纤玉手送到了洪承畴的眼前。

洪承畴自知理亏,急忙又要闭上眼睛,耳旁却响起了庄妃柔柔的声音:“洪经略, 想家了吧?难道就不想将妻儿一同接来盛京吗?”

洪承畴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庄妃知道说到了他的痛处,便接着说道:“离家久了, 先生不挂念妻小,她们也会挂念先生呀,想必她们早已是望眼欲穿,正等着先生能早日 回去,合家团圆共享天伦之乐,唉,她们怎么能想到先生那么无情无义呢?这一等,归 期无望,她们肯定会伤透了心……唉!”庄妃边说边用眼睛膘着洪承畴,呀,她发觉洪 承畴的身子像筛糠似地哆嗦起来,眼角已经溢满了泪水!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如果先生一心求死,倒也不必牵挂着家中的妻儿老小了。 该说的该做的我家皇上已经尽力了,先生您这样不吃不喝的,就是到了阴间也会变成个 饿死鬼的。反正是一个死,不如吃饱喝足了再抹脖子。喏,奴家随身带来了一把小刀子, 是专为在御宴上切食牛羊肉的,先生尽可以用它来了结自己!”庄妃说着将手中的短刀 “噹”地一声扔到了桌子上。

“好吧,拿来!”洪承畴睁开了眼睛,对庄妃仍然不理不睬的。

“只要他能吃些东西便有机会说服他。”庄妃心里暗喜,忙又重新盛了碗汤,上面 飘着一层碧绿的葱叶儿。“请吧!”

洪承畴不假思索,端起碗咕嘟咕嘟喝了个精光。

“佩服,佩服!奴家佩服洪大人的胆识,不如再饮上一杯酒,俗语说酒壮英雄胆嘛! 来,奴家给先生斟上!”

庄妃双手捧着一只盛满酒的高脚玉碗,端到了洪承畴的面前,洪承畴二话不说,接 过来一仰而尽。

庄妃“格格”一笑,坐到了洪承畴的对面,恰与洪承畴的眼光相遇,心里暗自赞叹: 真不愧是一代英雄!虽然他现在满脸于思,异常憔悴,但他的双目仍炯炯有光,举手投 足间不乏英雄气概,真真令人惊叹!

洪承畴早已察觉此番来的女人决非寻常,此时也在暗暗地打量着庄妃:这美妇髻云 高拥,鬟凤低垂,面如出水芙蓉,腰似迎风杨柳。更有一双纤纤玉手,丰若有余,柔若 无骨,手中正捧着一把玉壶,映着柔美,格外白嫩。还有,这妇人谈吐不俗,举止优雅, 断不是皇太极宫里的一个普通的宫女。那么,她是谁呢?

庄妃明知洪承畴在冷眼观察着她,她故意斜乜着洪承畴,嫣然一笑。皇太极说对了, 庄妃那种轻盈妩媚的笑容,真勾起了洪承畴的魂魄!洪承畴忍不住内心的好奇,直视着 庄妃:“你到底是什么人?”

庄妃又是“嗤”的一笑,朱唇微启,秋波迭盼:“奴家只不忍见洪将军在此受冷挨 饿,特意奉了我家皇上之命来救将军早日回心转意,脱离窘境。”

洪承畴一声冷笑:“如果你来只是为了为那野蛮之人皇太极做说客的,那就请回吧, 不要白费了你的口舌!但如果你是来与我相伴解闷的,那却又当别论了。哈哈,有道是,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来来,快快与我宽衣解袍,我要与你快活快活!”说着洪承 畴便伸出了瘦崩磷峋的手,作势要扑向庄妃,而他的腿却始终盘坐在太师椅上一动不动。

庄妃吓了一跳。虽然风闻洪承畴独爱女色,自己只身前来说降也做好了以色相勾引 他的准备,但毕竟她不是普通女子,她是大清帝国皇帝的妃子,倘若洪承畴真的动起手 来,传了出去,春光泄漏,那皇太极的颜面往哪儿搁?自己不只有死路一条了吗?

这么一想,庄妃真的有些惊慌了,脸色鲜红,她正色道:“将军此言差矣!奴家是 敬慕将军的英名和才气才只身来此的。奴家见将军相貌清奇,神光内蕴,风度儒雅,果 然名不虚传,怎的将军却说出如此轻薄之言,倒叫奴家为将军不值了!”

“你,伶牙俐齿的,我说不过你。”洪承畴无话可说,低下了头像只斗败了的公鸡: “还望娘子告知你的身份,免得洪某怠慢了你。”

“嘻!”庄妃又镇静下来,脸上似笑非笑的:“这倒奇了,将军只管吃喝让奴家伺 候着,舒舒服服地一走了之,又何必追问奴家的身份呢?”

“你不说,我便不吃也不喝了。”

“这——”庄妃急了,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洪将军的口气怎么像个孩子!既是这 样,奴家也不瞒你了,喏,将军请看这个。”庄妃从腰间取出一件晶莹剔透的玉佩来, 将柔美似的手递到了洪承畴的眼前。

“敢情你们塞外的女子也长得这么娇艳吗?”洪承畴装着看玉佩,一把握住了庄妃 的手,顿时他的心里有了一种异样的感受。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这些日子来少了女人的 陪伴,洪承畴几乎一天也撑不下去,但为了心中的信念,他苦撑苦摧着,现在,既然他 已经喝了汤,为什么不能摸一摸这个魅力四射的女人呢?

庄妃此时却是大喜过望,心里说,洪承畴呀洪承畴,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你真的 要栽在我大玉儿的手里了。这一切都逃不过皇太极的神机妙算,他怎么说的——“只要 你大玉儿出马,一准儿马到成功!”想到这里,庄妃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怎么,你是永福宫的娘娘?”洪承畴这一看,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忙不迭地松 开了手。

“回洪大人,妾身便是永福宫的庄妃,皇上高兴时便唤我大玉儿。”

“失礼,失礼,洪承畴有眼无珠,怠慢轻薄之处,还望娘娘恕罪!”洪承畴慌得从 椅子上站起身,连连作揖给庄妃赔不是。可是他坐的时间太长了,腿肚子发麻抽筋,脚 刚一站地便疼得他“哎哟”一声,皱起了眉头。

“洪大人你这是怎么了?让妾扶你到榻上躺着吧。唉,一个大男人家,整日不吃不 喝只坐在椅子上,你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庄妃趁势将身子贴紧了洪承畴,一阵阵的 脂粉香直往洪承畴的鼻子里灌,直撩拨得他春心荡漾,神思恍惚,索性一闭眼,装出饿 得头晕眼花的样子,由着庄妃伺候着,心里是又惊又喜,又快活又紧张。他甚至在后悔, 刚刚为什么一再追问她的身份呢,倘若不知心情不是更好吗?

洪承畴闭着眼睛躺在簇新的裘褥子里,鼻孔里还留着庄妃的体香,怀里还能感觉得 到那满怀的温香软玉。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躺着,心里说,知足了吧,人家是皇太极的 妃子,我哪能有非分之想呢?到此为止吧,洪承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也许是个温柔 的陷阱,掉进去可就出不来了。

庄妃出出进进,只听得衣裙佩玉叮叮噹噹窸窸窣窣的,洪承畴心里想,不知道她又 想要什么花招?

只听见铜盆轻轻落地的声音,又有水哗哗地倒着,接着,洪承畴的耳畔便响起了那 柔柔的声音:“洪大人,你这些日子不吃不喝,想来更是蓬头垢面的,妾准备好了热水, 给你洗洗脚,这样人会更舒服一些。”

“庄妃娘娘,你只管回宫吧,省得外人说三道四的,洪某有手有脚不敢劳你的驾。” 洪承畴依旧闭着眼睛,瓮声瓮气地说着。

“这您就不用费心了。妾是奉了皇上之命来伺候您的,一来外人并不知晓,二来即 使传了出去,谁敢说个不字?来吧!”庄妃挽起了袖子,掀起被子要捉洪承畴的脚。

“不要,不要!”洪承畴挣扎着想爬起来,无奈一阵晕眩又重重地倒在了床上。

“洪大人,妾身虽是奉了皇上之命,但一见到大人便有相见恨晚之心,妾佩服、敬 重大人,您身处异乡,妾照顾您也是份内的事情。听话,躺着别动,小心弄湿了褥子。”

“可是,可是我这双脚自从被押到盛京之后就没洗过,又脏又臭的,还是我自己来 吧。”洪承畴睁开了眼,刚要起身便被庄妃按住了肩膀:“将军已经饿得头晕眼花,哪 还有力气呢?您还是老老实实躺着吧,若是觉得难为情,索性还把眼睛闭上,这不就行 了?”

“这……您是娘娘,洪某乃一介武夫,一个败将,怎敢劳娘娘亲自动手呢?”话是 这么说,可是洪承畴却乖乖地躺着一动也不动了。而且,他睁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庄妃, 一眨也不眨。

庄妃又是一笑,避开了洪承畴那有些异样的眼神,低头仔细地给洪承畴泡起脚来, 她不时地用热水往他的脚背上浇,手指轻轻地在他的脚背、脚心和脚趾间滑过,直洗得 洪承畴四体通泰,骨酥魂醉。

不洗脚还好,洪承畴只觉得浑身发痒,像有无数条毛毛虫在脊背和前胸爬过,浑身 不舒服,他虽然是福建人,但多年在西安、北京生活,早已习惯了用热水泡澡,此刻恨 不得能在“大汤”中痛痛快快地泡一泡才好。经过这一场旷日持久的松锦之战,他只能 忙里偷闲让男佣用热水抹抹身子,而被俘之后,担惊受怕,羞愧愤怒,身上的冷汗是出 了干,干了出,不知几多次。满身垢腻,一想就令他浑身不舒服。此刻真想泡个热水澡 呀,可是,这话怎么说得出口呢?

庄妃看眼洪承畴的身子不停地翻动,眼神中似乎有一种渴望,一时不明白他的心思, 便怔怔地看着他:“大人,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真是羞于启齿,洪某得寸进尺,还想泡个热水澡。”

“嘻!这又有何难?”

不一回儿,几个宫女抬着一只大木桶进来了,乌兰进来拔旺了火盆,又试了木桶里 的水温,朝庄妃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庄妃笑道:“请吧,洪大人,来,让臣妾帮您宽衣!”

这一回洪承畴死活不愿意了,他喝过了参汤也有了些精神,挣扎着穿着大裤头跳进 了桶里。

庄妃由衷地笑了,趴在桶边用手撩着热水往洪承畴的背上浇,格格笑道:“洪大人, 你猜我家皇上怎么说?大玉儿出马,马到成功!唉,他为了能得到你这个人才,可真是 费尽了心思,还把我这个夫人也赔进去了!”

“惭愧!洪某何德何能竟让大清皇帝和娘娘如此厚爱,洪某已经想通了,洗去了这 一身的污垢,洪某就是大清的人了。娘娘,洪某对您的大恩大德没齿不望,愿效犬马之 劳!”

“嗤!”庄妃又是一笑:“洪将军,你在泡澡的时候说出此番话来,不伦不类的, 倒教妾身如何信得过你呢?”

洪承畴咧嘴一笑:“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洪某只等沐浴更衣之后,再向娘 娘叩谢知遇之恩。”

“罢了!妾以后也许还得仰仗着将军呢,你我同为大清的子民,来日方长,只愿妾 的这一番心思没有白费!洪大人日后飞黄腾达得了势,可不要翻脸无情噢?”

“娘娘放心,洪某甘心情愿惟娘娘马首是瞻!要不,洪某现在就给你叩首!”洪承 畴说罢竟在木桶里叩起了头,溅得水花四起、逼得庄妃双手掩面,笑得花枝乱颤。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顺治皇帝 作者:杨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