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顺治皇帝》07.林中散步叔嫂相遇


洪永畴的艳遇,引发了多尔衮的玫瑰梦。他早就被皇嫂的美色迷了心窍,情愿为那 个俏女人的裙下之臣……

崇政殿里,清太宗皇太极正在临朝议政。

因山额真墨尔根李国翰、佟图赖、祖泽润、梅勒章京祖可法、张存仁以及“三顺王” 恭顺王孔有德、怀顺王耿仲明、智顺王尚可喜正一齐向太宗奏言:

“……今天意归于皇上,大统攸属,锦州、松山、杏山、塔山,一时俱为我有,明 国人心动摇,燕京震骇。惟当因天时,顺人事,大兵前行,炮火继后,直抵燕京而攻破 之,是皇上万世鸿基自此而定,四方贡篚,自此而输,上下无不同享其利矣。倘迁延时 日,窃虑天时不可长待,机会不可坐失!臣等以为不如率大军直取燕京,控扼山海 (关),大业克成,而我兵兵饶裕,不待言矣。”

执事太监不紧不慢地读着奏折,皇太极端坐在龙椅上不时地点头称是。他的脸色不 太好,因为心事重重,夜里睡得不好,还得早早上朝,国事繁重,真令他难有喘息之机 呀。

“嗯,众卿家起来说话,看坐!”

“谢陛下!”众人纷纷落坐,崇政殿里气氛极其融洽。

“唔,众卿家有自带烟锅的可以抽两锅,提提神儿,海中天,给朕也来一锅!”

这海中天原为永福宫的太监,因为人圆滑机灵,又练得一身好武艺,所以被皇太极 相中,让他做了彻前太监。海中天可以说是一步登天,自然忘不了庄妃娘娘的恩德,皇 上若不是临幸永福宫,庄妃若不是在皇上面前夸奖海中天,他海中天哪会有今天?自此 以后,海中天便把庄妃像菩萨般地供在心里,时刻想着要报恩。这不,他捧上了烟锅, 还要多说一句:“皇上,这是庄妃娘娘特地为您准备的,她说那朝鲜国贡来的烟叶太冲, 味道虽好但不适合您抽,这是云南的烟叶,味儿淡,既清香又提神。奴才给您点火您尝 尝?”

“嗯。味道果然不错,”皇太极连吸了两口,靠在龙椅上吐着烟圈。众人见皇上如 此,早已点了烟锅,喷云吐雾起来。

“尔等建议我八旗兵直取燕京,朕以为不可。”皇太极又来了精神,海中天给他磕 过了烟袋锅,又装了一锅点着了递到了皇太极手中,然后躬身退到一边。

“取燕京如伐大树,须先从两旁斫削,则大树自扑,朕今不取关外四城,岂能即克 山海(关)?今明国精兵已尽,国势已衰,我兵力日强,若四围纵略,从此燕京可得 矣。”

太宗把明朝比作一棵大树,谁都明白,无论有多大力气,没有人能一斧子就把大树 砍倒。惟一的办法是从大树两旁一斧斧地不停地砍,砍到一定的程度,这棵大树就会连 根倒下。

范文程深知皇太极以砍大树作比喻来表明他徐图渐进的战略思想,身为汉人,他也 和众汉官们的心情一切,思念故土,渴望早日打回老家去,可是,一口吃不成个胖子呀。 于是范文程上奏道:“微臣明白皇上的用兵之道,要等待时机成熟方可进兵关内。那明 朝如百足之虫,虽死而不僵,而上天给予我清朝的兵力实在有限,如果此时贸然进兵关 内,即使稍有损失,我朝如何能受得了?我们有些汉官思乡心切,动不动就张口说航海 山东、或取山海关,其实你们有些人并不谙熟用兵之道。微臣以为皇上的旨意已经很明 确了,那就是我们一方面继续出兵骚扰明朝,另一方面积极准备进兵关内,只待时机成 熟,我军便可马道成功,问鼎中原。”

“范先生所言极是!众爱卿还有什么想法吗?”

众人面面相觑,连连摇头。范文程和皇太极一上一下一唱一和地表明了态度,其他 人还能再说什么呢?

“范先生,依你之见,那洪承畴会不会归顺于我?”看来这真是皇太极的一大心病 了。

“皇上放心,据微臣察言观色,洪承畴虽口口声声誓不投降并以死相争,但微臣以 为事情似乎还有转机。”

“噢?快说来听听。”皇太极一觉醒来不见庄妃身影,便知她已经去了三官庙了, 可现在已日上三竿,怎么还迟迟没有消息呢?大玉儿和洪承畴会不会……这么一想,皇 太极愈发地坐立不安了,他此刻有些后悔让大玉儿只身去抚慰洪承畴了。唉,不论结果 如何,这件事都有碍大清国的尊严,倘春光外露,可叫他堂堂的一国之君怎么办呢?

“那一日,臣奉皇上之命前往三官庙劝降。”范文程大口地吸着烟,又悠然地吐了 烟雾。“无论臣怎么开导,他总是态度强硬,声称誓死不降,并且劈头盖脸将臣辱骂了 一顿。臣碰了一鼻子的灰,自以为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能劝他回心转意,却不料被他骂了 个狗血喷头,唉,真是气煞微臣了。”

众人有的发出了笑声,似乎在说,谁让你跟在皇上的屁股后头拍马屁的呢?挨骂活 该!

“微臣气愤不过,认为洪承畴实在不可理喻,便转身要走。可是这时,从房檐上飘 落了一丝尘埃正落在洪承畴的衣襟上,臣看见洪承畴用力地拍打衣衫!这一件小事让臣 发现了事情似乎还有转机。”

皇太极瞪着有些充血的眼睛有些不解其意:“朕不明白,范章京快说。”

“一缕尘埃落在他身上,他却擦拭不已。试想,一个身陷囹圄的人,若万念俱灰, 一心求死,他还会爱惜自己的衣服,还会在乎自己的形象吗?不知皇上有没有依微臣之 计去做,如若以计行事,则不出三日,定有转机。”

众人这回听得可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看来,这个自称善于神机妙算的范章京 又在皇上面前故弄玄虚了。皇上也是,堂堂一代天子,怎么就被个黄脸汉人给糊弄得团 团转呢?这回可好,又多了个自视甚高白脸洪承畴,皇上愈发被他们弄得晕头转向摸不 着北了。唉,这是喜呢还是值得忧呢?瞧,皇上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似乎有些 不大自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回皇上,明朝降将洪承畴已经剃发更衣,由睿亲王多尔衮率一干贝勒们陪着,在 大清门外待诏晋见!”执事太监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的。

“这是真的?”皇太极蓦地起身,面露惊喜之色,疑惑地看着范文程。

“恭喜皇上,那洪承畴已经剃发梳辫,换上了我大清的衣冠,皇上又多了一个文武 兼备的人才!”范文程笑容满面,又重申了一遍。

“天神,总算朕的苦心有了回报!”皇太极重重地舒了口气,倒背双手来回走着, 忽然他一拍脑门,“哎呀,你们,佟图赖、李国翰,还有你们三顺王,还楞在这里干什 么?快快出宫前往大清门,带领一班子刚刚投诚的明朝降将,什么祖大寿、祖泽远的, 让他们一齐去迎接洪大将军。快,快去呀!”

佟国赖等汉宫领命而去,可皇太极还在来回地踱着步子。范文程笑道:“皇上,您 的心事总算了结了,您又何必坐立不安的呢?微臣以为皇上可以放松一下,好好地休养 一阵子了。”

“唉,国事家事,千头万绪的,搅得朕寝食不安哪。这回好了,有了你和洪承畴, 一左一右辅佐朕,朕可以高枕无忧了。哎,范章京你的计策还真灵验呢!”

“噢?”范文程明白皇太极指的是自己授意让皇太极派庄妃去劝降的事情,在朝上 皇太极又不便明说,两个人是心照不宣,此刻皇太极一提起,范文程便乐了,灰白的山 羊胡子一翘一翘的:“皇上,洪承畴是投降了庄妃娘娘的,您放心,他日后便是您与庄 妃娘娘最可以信任的人了。”

“但愿如此,但愿如此呀!”皇太极爆发了一阵大笑,声音十分刺耳。

一班子文臣武将们簇拥着面色苍白、身体虚弱的洪承畴从大清门走到了笃恭殿,再 往笃恭殿来到了正殿崇政殿,两旁站满着身披铝甲、手持红樱枪的御林军卫士。执事太 监一声奏传:“明朝降将洪承畴求见!”

“宣!”

皇太极连忙整了整衣冠,笔直地坐在了龙椅上。

只见洪承畴脚步有些踉跄地走了进来,又高又瘦的个子前脑门剃得溜光,脑后拖着 个新“长”出来的辫子,人虽瘦弱但却双目有神,皇太极暗自赞叹:好相貌,好风采!

“明朝败将洪承畴叩见大清国皇帝,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谢吾皇不杀之恩!” 言罢三跪九叩,垂下了头。

“洪将军免礼平身,快快清起!朕今日能得到将军这等人才,真是大清的喜事呀。 来人,给洪将军看座!”

太监们忙不迭地在御座的左面安设了金漆椅一只,金唾盂一只,金壶一个,贮水金 瓶一个,香炉两只,香盒二个,还放了一个镀金镶玉的烟袋锅。

洪承畴诚惶诚恐,又要低头叩谢,皇太极连忙摆手:“洪将军身体虚弱,快快坐下, 你我君臣共商国事。来,你们扶着洪将军就坐!”四个穿绿衣带青衫褂、戴凉帽的御前 侍卫及时地扶起了已经有些眩晕的洪承畴。

“慢着,慢着,”皇太极又想起了什么,转身脱下了披着的貂裘,轻轻披到了洪承 畴那微微颤抖的肩上,一脸的关切:“北地风寒,先生不会感到太寒冷吧?”

洪承畴的喉咙硬咽了,泪流满面,忽然挣脱了侍卫们的扶持,再一次跪倒在皇太极 的脚下:“奴才蒙皇上厚爱,愿为皇上效犬马之劳,奴才的这条命是皇上的,就全交给 皇上发落吧。”

“先生此言差矣!”皇太极亲手扶起洪承畴,将他按坐在椅子上,两眼放光,一脸 的喜悦:“先生不必过于自责。古语云良禽择木而栖。大明腐朽不堪,其败亡已是指日 可待。我大清国运鸿冒,千秋功业须臾而成,如今有了先生的鼎力相助,杀进关内,问 鼎中原更是不在话下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先生请看,坐在你对面的范先生,坐在那边 的‘三顺王’孔有德他们,不都是与你一样,成了我大清的俊杰吗?这大清的江山,往 后就全靠你们为朕拼搏喽,哈哈哈哈!”

洪承畴从三官庙到崇政殿,一路所见的除了睿王多尔衮等贝勒之外,便是众多的汉 人文武百官了,知道皇太极如此爱才,重用汉人,他的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这才沉了下来。 禁不住庄妃的魅力,洪承畴一时热血上涌,竟痛痛快快地改变了誓言,刹那间便将豪言 壮语和多日来的坚贞不屈化作了乌有。事到如今,洪承畴只有死心塌地的了,他还有什 么好后悔的呢?诚如皇太极所言,明朝的气数快到了,改朝换代势在必行。比较起大清、 明朝和农民军李自成的政权,这三支政治力量,一个如旭日东升,喷薄欲出,一个如暮 日西沉,摇摇欲坠,还有一个则是洪承畴之流不齿于为伍的“草寇”。权衡利弊,他投 靠了关外的清朝,并愿意为清朝一统天下而效犬马之力。这是他的过错吗?只要大清能 重用汉人,消除民族矛盾,造福于百姓苍生,那么这些来自白山黑水间的“满州鞑子” 又何尝不能登堂入室呢?“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朝廷由朱家的换成了爱新 觉罗氏的,同样是炎黄民族,华夏子孙,又何尝不可呢?如果后人不明真相,在背后戳 他洪承畴的脊梁骨,他只有一笑了之。这江山易主、改朝换代的事情,实在是太难预料 了。“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道偏消。”一心抱着做忠臣名扬天下光宗耀祖的洪承 畴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忽然间就成了明朝的罪人,大清的走狗了。唉,风云变幻,谁主沉 浮?他洪承畴不过几人一个,只能随波逐流了。

“洪某蒙皇上和娘娘厚爱,大恩大德当涌泉相报。只是,洪某尚有一事不安……”

“先生请讲,朕决不会让你受到一点儿委屈,感到任何的遗憾!”话说得冠冕堂皇 的,可皇太极的心里却有些不是味儿。那大玉儿不知用了怎样的妖媚之法便活生生改变 了洪承畴,而且,他居然还把大玉儿挂在嘴边!这满朝文武全都听见了,心里还不知怎 么想呢,这事办的真有些窝囊!哼哼,还真不能小看了大玉儿的能耐!

善于察言观色的范文程见皇太极脸上有些不悦,心里便有几分明白了,于是他打了 个圆场:“皇上,时候不早了,日已西斜,早已过了午时了。”

“噢?范先生这么一提醒,朕倒真觉得有些饥肠辘辘了。今儿个高兴,就在崇政宴 设御宴,为洪先生接风压惊!海中天,传御膳房的师傅,速速摆上御宴来!”

“嗻——”

洪承畴心里喜忧参半。皇太极将他说了一半的话给拦住了,又说要给自己设宴,可 到底也没许给自己个一官半职的,自己现在已经穿上了清人这不三不四的装束,脑门倍 儿亮不说,脑勺子后头还拖着一条豚尾似的辫子,唉,真是无颜再见列祖列宗了!

“皇上,微臣斗胆地问一句,您打算怎么安置洪某呢?洪某不求有一官半职的,只 求能在沙场上冲锋陷阵,为大清国效力。”洪承畴终于忍不住问道。

“哎呀,朕真是老喽,把这么大的事情也给忘了!范章京,怎么你也不提醒一下朕 呢?”皇太极干笑两声,上前拍着洪承畴的肩膀:“放心,朕已经说过了,决不会委屈 你的,朕就让你与范先生平起平坐,为内院大学士,参赞军机,你看如何?”

“罪臣实不敢当此重任,还望皇上另请高明?”

“哎,洪先生此话差矣!朕主意已定,来人,给洪先生戴上红顶花翎,赏穿黄马褂! 在盛京给洪先生一幢宅第,选美女十人日夜服侍,此外的金银财宝、绫罗绸缎多多益 善!”

洪承畴连忙跪地称谢,口呼“吾皇万岁”,感恩戴德之情溢于言表。

“哇!好一个威风凛凛的儒将!”皇太极对套了黄马褂又戴上花翎的洪承畴大加赞 赏,众人也个个叫好,“洪先生,朕已想好了一个计策,请看!”皇太极走到彻案前, 拿起笔一挥而就,纸上写着:“暂时降清,勉图后报”四个汉字。

洪承畴一时不解,范文程笑道:“洪先生,你看皇上为你考虑得多周全呀。为了你 家人的安全,皇上才想出此计,你只要在这上面按个手印,便可以迷惑崇祯老儿了。”

洪承畴又惊又喜,忙不迭按了手印,亲眼看着一名侍卫把它带了出去,说是以密书 的形式派人悄悄送往燕京。洪承畴感慨万分,再一次跪拜皇太极:“吾皇真乃天命之主 也,罪臣愿无怨无悔报效大清,虽死无憾!”

“快起来吧,不要弄脏了黄马褂。”皇太极带着笑,提高了声音:“今晚在宫中阵 百戏设御宴大加庆贺,诸位贝勒、文臣武将尽可携带家小前来助兴,咱们君臣同乐,一 醉方休!”

庄妃这一觉睡得很香很沉。天已经亮了,但她还是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细软 柔和的绣龙描凤的锦被之中,不着边际地暇想着,春光明媚,鸟语花香,御花园里皇上 正带着福临放风筝,一老一小穿着明黄色绣锦盘龙的袍子,在阳光下格外夺目,而庄妃 自己则披着大红镶金边绣着大朵牡丹的披风在一旁观赏着。一家三口,甜甜蜜蜜,恩恩 爱爱。哎呀不好,福临只顾得抬头看天,没注意被脚下的一块小石头绊倒了。庄妃和皇 太极不约而同跑上前去,三个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姐姐,太阳已经有半个人高了,今儿早上就不去溜圈子吧。”

庄妃极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骂道:“死丫头,坏了我的好梦。”

乌兰“嗤”地一笑,动手拉起了床幔:“姐姐该不是做的白日梦吧?”

柔和的阳光照得满室生辉,帷幔上系着的玉片儿叮噹作响,庄妃一骨碌爬了起来, 忙不迭地吩咐着:“快些帮我梳洗一下,咱们一起溜圈子去。”

溜圈子就是散步,每天早晚各一次,在起床之后和太阳落山之前。庄妃是一个很会 保养的人,女人嘛,不就是靠着脸面生活吗,她能不上心吗?

和世间所有的女人一样,梳妆打扮,也是庄妃最感兴趣的事情。趁着年轻,趁着得 宠,她要尽一切力量让所有见过她的男人、让那些她欣赏的男人和有权势的男人都拜倒 在她的石榴裙下!春去秋来,岁月如梭,人生苦短,她得好好把握住青春和美貌,为了 儿子福临的前程,她可以不顾一切?在深宫里生活了多年,老老实实地为皇太极生儿育 女,眼见着三个女儿已经长得亭亭玉立,儿子福临也快到了六岁,下一步得为儿子的将 来着想了。回首过去的十几年,庄妃不敢相信自己怎么能安安分分地逆来顺受地不声不 响地平平淡淡地生活了这么多年?她本不是个安分的女人,她有才,她有貌,她与那些 徒有娇好面容的妃子并不一样,她自恃能力比她们强得多,她为什么要听命运的摆布, 而不去积极争取掌握自己和儿子的未来的命运呢?皇上的身体日渐虚弱却强撑着日夜操 劳,他年纪越老性格越固执,他对权力的喜爱似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之所以还没立 太子,因为他不愿意有人分享他的权力,哪怕是他的亲生儿子!对这件事,庄妃倒不情 愿往坏里想,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庄妃有时会被自己的这种瞎想而吓得手 脚冰凉,皇上已经老了,可是庄妃才过了半辈子,而福临还是个孩子,她能不为自己和 儿子的将来打算吗?可惜,人不能预测未来,不知道一觉醒来明天会是个什么样,所以 人才会有一件件抹不去的烦恼。

“天渐渐的热了,给我拿那件淡紫色的披风吧,今儿个咱们走得远一些,去东宫墙 外的那片松子林子去遛一圈。”

“那可得走不少的路呀,姐姐要不要预备一顶轿子?”

“那叫什么遛圈儿呀?真是的,走吧,时间都给你耽误了。”庄妃说着就往外走, 慌得乌兰在后面喊:“姐姐,让我把披风给您披上呀!”

黑松林实际上是一大片杂树林子,其中以黑松最为粗壮,一棵黑松粗可数围,盘根 错节,遮天蔽日。林中只有一条小路,曲曲弯弯,在松林中伸延,像一条白花花的蟒蛇 似的。

“姐姐,咱们回吧。我觉得这林子有些阴冷,黑漆漆的。”

“怕什么?没听说林子那边就是松崖吗?那儿有花又有草,有山又有水,咱们索性 去看看。”庄妃显得兴致勃勃。

“要是……要是再多几个侍卫在就好了。只有我们主仆四个人,又都是女流之辈, 万一遇到野蛮之人……”乌兰苦着脸,虽然知道说也没用,还是得说呀,身后跟着的两 个婢女见了松鼠也会吓得尖叫的,遇到什么事可别指望她们了。

“今儿个是有点邪乎,一睁开眼就想到了这片林子,每一次说来都没来成,今天一 定要进去开开眼界。这青天白日的,有什么好怕的?以你的拳脚,对付三两个男人总不 在话下吧?再说了,我身上还有这玩意儿呢。”庄妃一拍系在腰上的绣花剑套。

“只怕,只怕您会吓得手发抖连剑都拔不出来呢。”乌兰嘟囔着,一脸的不情愿。

真的是鬼使神差,庄妃怎么会到这片林子里来遛圈子呢?这里不远处就是睿亲王多 尔衮的府第,往左拐隔着高大的宫墙,便是后宫那座玲珑雅致的关唯宫了。但从庄妃住 的次西宫永福宫到这里却要绕一个大圈子呢。

过惯了宫廷舒适安逸生活的乌兰当然不愿意再去钻这老树林子了。其实,在盛京城 外,大片的古树林随处可见。里面有毒虫,有恶瘴,有灌林,更有熊盖,但善于骑射的 满族人谁会在乎这些呢?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瞧,这地上有结着天兰色和红色果实的苔藓,有的苔藓是红的,有的是绿的,有 的像小星星一样,也有的像碗口那么大。乌兰,你快走过来看看嘛!”

乌兰跟在后面照顾着两个气喘吁吁的婢女,苦笑着说:“姐姐,可惜了我这身衣裳, 瞧,被这些该死的枝蔓刮得都抽丝起球了。”

“大不了回去再赏你一件,有什么好可惜的。”庄妃不以为然,她双手提着旗袍的 下摆,扭着身子,灵活地避着那些枝蔓,像个彩蝶似的,动作十分轻盈。

松树渐渐地变得稀落了,一束束阳光穿过松枝斑斑驳驳地洒了下来,照着欣然茁长 的野草野花和藤蔓,照着松林中几个穿红戴绿的女人们。

“乌兰呀,这么好的景致不来不是可惜了吗?听,前面似乎有流水的哗哗声,看来, 咱们快到这林子的尽头了。”

“娘娘,能不能坐下来歇歇脚呀?都走了半晌了。”一个婢女话音没落便歪歪倒倒 地靠在了一棵树干上,说出话来更是有气无力的。

“整日把你们宠着,风吹不到,日晒不到,雨淋不到,看看,你们两个都成什么样 子了?有时候真怀念在科尔沁草原上的无忧无虑的日子呀,骑射狩猎,舞刀弄枪的,自 由自在,快乐逍遥。”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您成了大清国的庄妃娘娘,万人景仰,万人羡慕,姐 姐真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呀!”

“这也许是命中注定,前世就定下的姻缘,说不上是喜还是忧,是福还是祸。咱们 往前走吧。”庄妃的话音还没落地,忽然呼啦啦头顶出现了十几只大鹰,它们嘎嘎尖叫 着在庄妃的头上盘旋,甚至可以看清它们那血红的尖嘴和尖利的鹰爪。

“姐姐快趴下,用技风护着头,让妹妹来对付这些凶神恶皱!”关键时刻还是乌兰 从容镇定,再看看那两个婢女,早已吓得面如土色,浑身直抖了。

庄妃也吃了一惊,脸色变得煞白。可是当乌兰敏捷地从背上取下弓箭,张弓搭箭瞄 准的时候,庄妃忽然喊道:“不要射!乌兰,也许我知道它们的主人是谁!”

果然,随着一声婉转的口哨声,这些大鸟拍着翅膀头也不回地飞走了,只有庄妃还 站在那里呆呆地出神。

“皇嫂受惊了,臣弟罪该万死!”

庄妃转过身来,竭力保持着镇定自若的神态:“果然是十四弟在此呀。”

多尔衮双手抱拳,一脸的惶恐:“臣弟给皇嫂陪罪了,有冒犯之处,但凭处置。” 多尔衮的嗓音很浑厚,在这空旷的林子里格外动听。

“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好抱歉的?再说了,是我一时兴起走进了这林子,又怎么能 怪你呢?”

“嫂嫂没受到大鹰的惊吓吧?幸亏嫂嫂手下留情,否则我的鹰恐怕就要遭难了。” 多尔衮说着看了乌兰一眼,乌兰忙不迭地将弓箭藏到了身后,带着两个婢女给多尔衮行 礼:“奴婢叩见睿王爷!”

多尔衮摆摆手,眼睛只盯着庄妃:“嫂嫂既然来了,不如去看看臣弟喂养的那些鹰 犬,喏,就在前面。”

“你果然爱鹰爱犬成癖了,百闻不如一见,想不到堂堂的睿亲王还有如此雅兴。” 庄妃说着与多尔衮并肩朝前走,乌兰和两个婢女远远地在后头跟着。

“人各有志,我这也是忙里偷闲,权当消遣。一旦皇兄召见,就又得将这些鹰犬撒 在一边了。哎,嫂嫂乏不乏,不如抽一锅提提神。”

多尔衮有意地将系在腰间的白玉杆带钢嘴的烟袋锅抽了出来,原来他用来装烟叶的 那只荷包正是庄妃亲手绣的!庄妃心里一动,难道他把它整日的别在身上?这倒叫人有 些费解了。庄妃这么想着,不由得从眼角偷偷地打量着多尔衮。

多尔衮内穿黄绫绵缎长衫,外技银袍,戴着银白色镶着兰宝石的凉帽,身材修长, 温文尔雅,比在皇宫大内里穿着朝服或战袍别有一番丰采。庄妃看得有些心慌意乱,她 总觉得多尔衮的身上有一种男人的阳刚之气,这种魅力令她既兴奋又紧张,怀里像揣了 只小兔似的,她能听到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那日在御宴上多尔衮一眼看见如花似玉的庄妃之后,心里就再也放不下她了。可惜 那天是夜晚,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多尔衮不敢放肆。现在,他可以毫无顾忌地盯着庄妃 看个仔细了。庄妃梳着高高的发髻,斜插着一只碧玉簪。鬟儿低垂,被吹得有些散乱, 紧贴在粉颈上,越显得黑白分明。细细的黛眉下,一双流盼生辉的眼睛,荡漾着令人迷 醉的风情神韵。多尔衮简直看呆了。这些年东征西讨的,什么野人女子、汉人女子、朝 鲜女子多尔衮见得多了,她们并不是不美,身段也许比庄妃还窈窕。但她们却没有庄妃 的魅力和韵味儿,这是一个成熟女人所独有的令人不可抗拒的魅力,她的一颦一笑,举 手投足间,都那么娴雅端庄,雍容华贵之气令人不敢正视,令人目眩神迷。

出了松林,又是一番景致。但见野花遍地,溪水琤琤。那溪边水侧,俱是二人环抱 粗细的古柳,交权断云,低叶垂水,景色十分幽美。

“咦?怎的不见十四弟养的那些鹰呀、犬呀的?”庄妃四下一望,这里花香鸟语的, 哪有一个鹰犬的影子?

“嫂嫂且等片刻,我这就将它们召来。”

“十四弟万万不可让它们胡乱践踏了这些花呀草的,怪可惜的。”

“皇嫂的心肠那么好,将来一定会有好报的。”多尔衮向庄妃睐着眼睛,笑吟吟的, 庄妃不觉心里有些慌乱,忙移开了视线。多尔衮以手撮唇,吹起了口哨。

不多时,便听得犬吠声声,不觉头上一大片乌云掠过,冷风扑面,庄妃不由得拽紧 了披风,再定睛一看:头上是乌压压的大鹰,似乎成千上百,地上大小猎犬更是数不胜 数,远远地列成了一个方镇,个个安安静静,一副俯首贴耳的样子。

庄妃看呆了,半晌才喃喃地说道:“天神祖宗,你到底养了多少只鹰犬呀?”

多尔衮微微一笑,掰着手指对庄妃说:“说多也不算太多,说少也不算少了。我饲 养的大鹰有八百八十八只,领头的是那只名为‘海东青’的鹰,是野人女真部落献来 的。”顺着多尔衮手指的方向,庄妃抬头向上看去,可看了半天,弄得眼花瞭乱还是分 不清,她自嘲道:“在我眼里,它们都长得一个样,个个爪喙尖锐,凶猛异常,怪吓人 的。”

“这些大鸟一般是不会伤人的,除非它受到了人的恶意攻击,它们最善长的是抓捕 猎物。至于这些大就更厉害了,它们大都经过专门训练,即使遇到凶猛的虎、狼等野兽, 只要它们一拥而上,转眼间就会把虎狼撕成碎片。这些犬类产地不同,毛发体形也不同, 大者如小马驹似的,小者像只猫猩一般。总共算起来,我养的猎犬有两三千条之多呢。” 多尔衮谈起他的宠物,如数家珍,兴致勃勃。说着他又连连打了几声口哨,地上的猎犬 像是领命而去的士兵四散而去,转瞬间便消失在丛林之中。大鹰掠夺之后,这里重又是 一片阳光灿烂。

“真不可思议!堂堂的王爷、八旗旗主,竟也还是这些鹰犬的主人,多尔衮你的日 子过得很是清闲呀,可是,皇上他却从没有这么放松过自己,他根本不知道爱惜自己的 身体。”

提到了皇太极,多尔衮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皇上是一国之君,怎能与我等臣子 一样呢?皇上支使我们就像我支使这些鹰犬一样,其实他也是个放鹰的好手呢。”

庄妃想不到多尔衮来这样形容皇太极,觉得很新鲜,也很恰当,不觉芜尔:“放鹰 难道真的很有趣吗?可惜这不是我们女流之辈做的事情。”

“皇嫂若有心一试,其实也不难。这些年来巨弟耳闻目睹了不少有关嫂嫂贤德婉雅 的事情。比如那新近投诚的洪承畴,他难道不是嫂嫂的鹰犬吗?”

庄妃面上一红,看着多尔衰那似笑非笑的样子,佯怒道:“休得胡言乱语!那洪承 畴是识时务之人,他是归顺了我大清国。”

“可是宫里的人都在说,他是投降了庄妃娘娘的。说起来,臣弟真有些羡慕洪承畴 呀!”

“怎么?你——”庄妃一时不解,疑惑道:“你的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

“唉!嫂嫂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多尔衮四下一看,见乌兰她们正自顾坐 在草丛上歇息,便悄声说道:“如蒙嫂嫂不弃,臣弟也愿意像洪承畴那样,拜倒在嫂嫂 的石榴裙下,做嫂嫂的忠实鹰犬!”

“去!多尔衮,你是在取笑我吗?”

“臣弟绝无半点取笑嫂嫂之意,臣弟敢对天发誓!”多尔衮说着举起了右手:“天 神祖宗,我多尔衮诚心诚意为嫂嫂效劳,若有三心二意,愿遭天谴!”

“罢了!你又何必当真呢?说实在的,我和福临娘俩往后也许还真得仰仗叔叔呢, 叔叔有这个心,真令我感动,请叔叔受我一拜!”

庄妃说着双手一搭,款款施礼,多尔衮眼睛发亮,满面春风:“嫂嫂,走了半日乏 了吧,我这就让侍卫备轿送您回宫。今日一见,恍若梦境,下一次不知要等到何时?”

多尔衮真情流露,目光含情,只听得庄妃脸颊绊红,心花怒放……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顺治皇帝 作者:杨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