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顺治皇帝》15.榆关鏖战三桂降清


吴三桂望着漫山遍野的八旗健卒,一颗心冷到了极点,他咬牙恨道:“李闯!你夺 了我的爱妾,我就断你的后路!”……

四月的盛京,鸟语花香,春意盎然。在皇宫大清门外,满洲八旗将士们全身披挂, 斧钺枪戟在阳光的辉映下闪着寒光。红、黄、兰、白各色在春风中招展,烂若云霞。

笃政殿里,幼主顺治龙袍加身,正在为即将率军起程的多尔衮颁布敕令,当然,这 是由大学士范文程亲手拟就的,由内侍太监海中天宣诏:“朕年冲幼,未能亲征,特命 摄政和硕睿亲王多尔衮为大将军,统领满蒙八旗之三分之二以及汉军恭顺等三王大军, 往定中原。今特授奉命大将军印,一切赏罚,便宜行事,其它诸王贝勒贝子王公大臣等, 事大将军当如事朕,齐心协力以图进取,让祖考英灵为之欣慰。钦此!”

“谢吾皇隆思!”多尔衮举步上前叩着受印,眼睛却往御案前的玉玺看了一眼,心 里说,过不了不久我手中的大将军印便会换成印有“制法之宝”的玉玺!

多尔衮和阿济格、多铎三兄弟全身戎装,在大殿里格外惹眼。坐在一侧的和硕郑亲 王心中感叹:“这白旗三王今日可是春风得意呀,过不了多久,大清的江山也许就会由 他三兄弟来支撑了。不知我在这里还能坐多久?不知小皇帝未来的命运如何?瞧他一脸 的庄重,不苟言笑,还真有些帝王之相!唉,世事多变熟难预料哇,豪格先成了一个牺 牲品,可悲呀!”

“朕之兄长豪格,虽被削爵废为庶人,但看在他以往屡立战功的份上,让他随军从 征,以便将功补过!”

多尔衮闻听心里一凛:这是谁出的主意?济尔哈朗,范文程,还是大玉儿?豪格, 我此时不能任意诛杀你,等你到了军中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就到阴间去立军功去 吧!

“睿王多尔衮听赏!”

多尔衮心里又是一怔:今天这么多的道道绝不是年幼无知的顺治所能想到的,他一 方面封赏我,一方面又抬出了豪格,这不明摆着要与我作对吗?盛名之下,其实难付。 如今全大清国的人都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能轻举妄动吗?我能任意除掉豪格吗?

多尔衮心事重重叩头谢恩,趁机瞅了济尔哈朗一眼,正与济尔哈朗的目光相遇。济 尔哈朗心里一紧,仿佛脊背上有冷风吹过,极为不自在。“睿王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 着我?难道,他怀疑我在幼主面前搬弄是非?唉,这往后的日子真的是不好过了,连堂 堂的辅政王也得提心吊胆的,这参政议政还有什么意思?明摆着,肃王豪格在一夜之间 被贬为庶人就是个例子,多尔衮这是杀鸡给猴看哪!以后还是要小心为妙,幸好他此次 出征,这样我坐镇盛京辅弼幼主可以过几天舒心的日子了。”

殿里又响起了海中天那温婉动听的声音:“赏大将军多尔衮黄伞一柄;黑狐帽一顶; 貂袍、貂袜、貂坐褥各一件;蟒袍、蟒褂、蟒坐褥各一件;凉帽、雕鞍、骏马等等以备 不时之用。愿大将军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吉时已到,鸣炮出征!”

午时三刻,大清门外炮声震天。大将军多尔衰拜别了幼主,跨鞍上马,前面竖起了 红、黄、兰、白等八种大旗,在随同出征的豫亲王多铎、武英郡王阿济格、恭顺王孔有 德、怀顺王耿仲明、智顺王尚可喜,贝子尼堪、博洛、辅国公满达海和朝鲜国王子李溰 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向山海关进发。这正是:虽有智慧,不如乘势。天道靡常,一兴一 替。

山海关,古称榆关,据说秦时大将蒙恬奉秦始皇之命北伐匈奴时,在此关植榆为塞, 所以这里多榆木,榆关之名由此而得。明代曹代萧有诗曰:

榆关十月马毛僵,手挽雕弓射白狼。

一阵雪花飘玉屑,西风犹趁马蹄忙。

诗中描写的是秋末初冬榆关的景色。而大清奉命大将军多尔衮率领的十万大军却是 在春光明媚的时节开到山海关下,景色自然又不同了。

多尔衮将大军驻扎在山林里,自己带着军师、洪承畴以及两个兄弟阿济格和多锋等 登高远望,察看情况。

遥见榆关城楼巍峨,箭楼高耸,飞阁重檐,高遏云天,接长城,临南海,真有个 “关锁金龙接燕翼,天开海岳镇辽东”之势。

“好个险要之所在,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呀!”多尔衮身披战袍,眉头紧蹙。

“原先的榆关在抚宁附近,四周土地空旷无险可据。”范文程穿着厚厚的蓝袍,腰 间系一条银白丝带,须发飘飘,很有些脱俗不凡的样子。“当时明初魏国公徐达北代残 元势力,率军至此,见这里林密壑深,河道纵横,又‘枕山襟海,实辽蓟咽喉’,非常 险要,便将关城移至此处,成为万里长城东部的一个重要关隘,由于它倚山临海,所以 人们称它为山海关。有‘西京锁钥无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之美誉。”

“就是这个该死的关隘,多次阻挠了我清兵南下,此番一定得将它拿下!”阿济格 恨恨地朝地上啐了一口。

“谈何容易?”大学士洪承畴手指着对面那高耸的关城,有些无奈:“此关系土筑 砖包,城高约12米,厚7米,周长8华里多。全城有4座主要城门,东为镇东门,西曰迎 恩门,南为望洋门,北是威远门。东西二门外有延伸出去用以加强防御的城圈,分称东、 西罗城。城的四周有护城河环绕,有吊桥横于河上。吴三桂的大军驻扎在关东门外约2 里处的欢喜岭上,那是他精心构筑的一座固若金汤的城池,名曰威远城,当初,我率军 驰援松锦之时曾在威远城逗留过,实在是坚不可摧呀!”

“是的,我清军决不可以掉以轻心!想当年在天聪和崇德年间,我八旗几次奉命入 关征明,每次都不得不避开山海关而绕道西行,有时从蒙古科尔沁草原进入喜峰口,或 入山西趋宣化大同,或由延庆入居庸关,或由墙子岭毁边墙而入,就是不能从靠近山海 关的长城上通过,都是因为有了这一座不可逾越的屏障呀!奈何,奈何!”多尔衮牙齿 咬得咯咯响,怒视着对面那巍峨的关城。

“现在情况不同了嘛!”豫亲王多锋不以为然:“松锦四城被我清军拿下之后,我 们已经打通了通往山海关的通道,若不是先皇一再坚持什么叫‘京如大树,不先削其两 旁,何能倾仆’稳扎稳打的作法,说不定我大军早已直取北京,挖断山海关了。你们两 位大学士,何必要长敌人威风,灭自己信心呢?”

“住嘴,休得对两位军师无理!”多尔衮呵斥着弟弟,“他二人对这一带地势了如 指掌,最有发言权。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明知这是一座天险,我们更不可 以贸然行事了。范先人,我记得明人蒋一葵也有一篇描写山海关的文章,是怎么说的?”

“噢,大将军真是学识渊博之人,对汉人的文化了解得如此清楚,倒叫微臣心中惴 惴不安了。”洪承畴不失时机地恭维多尔衮。

“哪里,哪里,一知半解,一知半解呀。与汉人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我不得不佩 服汉文化的博大精深哪!倘能加以吸收为我大清所用,我大清必将立于不败之地!”

“蒋一葵有一篇《长安客话》中提到了山海关,他是这么写的:‘山海关外控辽阳, 内护畿辅,防扼海泊馁番,验放高丽、女真进贡诸夷,盖东北重镇。譬人之身,京师则 腹心也,蓟镇则有背也,辽阳则臂指也,山海关则节窍窥却之最紧要者也。’因此,明 朝对此一直比做咽喉,常年驻守重兵,兵役繁兴,商贾辐凑,仿佛成了一个城坚池固的 都会,实难逾越呀。”

“要不,此次还是绕道西行走老路,毁边墙而人,辎重在后,精兵在前,出其不意, 从蓟州、密云取捷径直逼京师?阿济格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是的,流寇今得京城,财足志骄,已无固志,一旦闻我军至,必焚其宫殿府库, 循而西行,则京师必为我掌握,而后大行封赏,晓谕天下,吊民代罪,我大清则可乘势 而得天下也!”看得出多尔衮也对山海关重镇望而生畏,有心绕过去以保存实力。

“可是,大将军难道想重蹈我八旗前几次攻明的复辄吗?即使如大将军所言,我一 举夺下了北京,然背后仍有山海关为心腹之患,隔断与盛京的联系,到时候我大军必寝 食不安,如芒刺在背,何言夺取天下?”

“这个……”多尔衮思忖着,一时踌躇不决。

“我兵之强,天下无敌,将帅同心,步伍整肃,流寇可一战而除,守内可计日而定。 为今之计,应在此观望两日,相机行事。”

“可是,若贻误战机将会终身懊悔!不如趁流寇尚未赶到,先杀进关去!”多锋跟 大哥阿济格心情一样,急于建立战功。

“不妥!”多尔衮连连摇头。“流寇十余年来,用兵已久,不可忽视。而山海关有 吴三桂把守,这个人首鼠两端,很难对付。他手中有四万精兵,如果硬拚很可能两败俱 伤。再与农民军乏力相争,则我清军就难以招架了。”

“报!山海关总兵吴三桂送来了求援书信,两名使节正在帐外等候!”

“噢?快将书信拿来,请范先生念一念。”众人屏住呼吸,一起盯着那封血书。

“三桂受大明厚恩,欲兴师问罪讨贼,奈京东地小,兵力未集,特泣血求助。现在 贼兵已派出十余万大军浩荡而来,意在一举拿下山海关,我驻守孤城,孤立无援,听说 大将军已经出兵至宁远一带,倘能不计前嫌出兵驰援,三桂将感激不尽!

今我与那贼子李闯不共戴天,君父之仇没齿不忘!乞念我亡国孤臣忠义之言,速选 精兵,直人中协两协,三桂自率所部,合兵以抵都门,并打开关门迎接大王入关。倘流 寇被灭,则我朝报之北朝者,岂惟财帛?将裂土以酬,不敢食言!”

“好一个裂土以酬!哈哈,本王还想一口吞掉中原呢,随便割下一块弹丸之地就想 打发我大清?”多尔衮面露喜色,看着范文程等人:“此乃天赐良机,但不知吴三桂这 厮有几分诚意?”

“据卑职分析,不到紧急关头,吴三桂不会写出这样的求助血书。他的父兄以及爱 妾均被贼人掳去,更断绝了他与贼人求和的可能。不过,此前风闻吴三桂已经接受了李 闯的四万两犒师银,现在他又给我大清写来了求援书,真真假假,实难预料。”洪承畴 摇着头。

“是呀,从信中看吴三桂确实处境不妙,心急如焚,他是万不得已走投无路才向我 们求救的。但他已经表明,此番是向我借兵而不是归降。”范文程一言中的,多尔衮听 得连连点头。

“大将军请看这信,吴三桂要我大军直入中协——喜峰口一带和西协——密云一带, 却只字不提让我军从山海关合兵进京,这说明他对我存有戒心,但不管怎么样,他已经 想到要依赖于我们,因此老夫以为这是个好机会。”

“对!吴三桂已向我迈出了第一步,只要我们抓住时机,步步诱降,同时派重兵压 境,他就必须做出选择!”多尔衮主意已定,立即让范文程复书吴三桂,同时速派人回 锦州召佟图赖等统领的红衣大炮营日夜兼程,向山海关进发。

“我听说流寇攻陷京师,明主惨亡,不胜发指!于是率仁义之师,沉舟破釜,誓不 返族,期必灭贼,出民水火!今接到总兵书信,深为喜悦,为你思报主恩,与流贼不共 戴天之壮志所感动。我八旗精锐之师已奉命奔赴山海关,期盼与总兵联合,拒流贼于千 里之外!你过去虽然驻辽东,一直与我大清为敌,但那都已经过去,如今局势已经发生 了变化,我们都应该不计前嫌携手朝前看!总兵是识时务之人,若真心率众归顺我大清, 一定会被加官晋爵封为藩王,顺便说一句,当初你的顶头上司洪承畴被掠后已投诚,现 在是内院大学士,参与军机,位高权重,享尽了荣华富贵!足见我大清招贤纳士之真心!

足下不必犹豫,投奔大清,一来国仇可报,二来自家可保,此后子孙永享富贵荣华, 如山河永驻!望足下三思!奉命大将军摄政和硕睿亲王多尔衮谨致。”

吴三桂一口气读完了多尔衮的回信,跌坐在皮褥子里:“这,这不是在诱降本帅吗? 还有那个他妈的洪承畴,他没死?呸,见利忘义贪生怕死的小人,枉我皇上还亲自为他 发丧!”

“报——!总兵大人,闯贼,闯贼的大军已抵永平,不日即将兵临城下!”

“什么?”吴三桂闻听如五雷轰顶,脸色惨白。半晌,跌跌撞撞走向书案,伸出颤 抖的手拿起了毛笔。惊恐万分的吴三桂此时除了向多尔衮称降妥协以外,已经无路可走 了。现在,他寄一线希望于清兵的救援,以首尾夹攻,相机剿灭闯贼。“……三桂得知 满清八旗劲旅已至宁远,救民代暴,扶弱除强,义声震天地……三桂承摄政王谕,即发 精兵于山海关以西要处,迎头痛击闯贼……贼兵已朝夕且急,愿大王如约,促兵以救, 三桂泣求。”

“李闯啊李闯,我吴三桂与你无怨无仇,你在北京当你的皇帝,为何又要糟蹋我的 爱妾圆圆?好吧,你不仁,我也不义了!君父之仇,不共戴天,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 又何面目见人?罢了,我就认贼作父,投奔了那鞑子,以雪我心头之恨!再说,洪亨九 那厮已经这么做了,谁让大明时运不济,国运中衰呢?唉,天地祖宗,佛祖菩萨,我吴 三桂已经决意要投靠大清国了。山河破碎,国破家亡,父兄被掠,爱妾被辱,我,我实 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我怎能与那丧心病狂的草寇民贼为伍?”

吴三桂对着北京的方向叩头便拜,祈求世人能原谅他的卖主求荣。这个虎背熊腰的 汉子此时方寸已乱,早已泣不成声了。这便留下了一段“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风流佳话, 又经吴梅村写的《圆圆曲》而被后人广为传扬。这江南名妓陈圆圆因此更显名扬天下了。

通往山海关的大道上,六万大军在李自成的亲自统领下浩浩荡荡东向而行,向山海 关步步逼近。吴三桂虽说接受了四万两犒师银,但并没有表示愿意归顺李自成的农民军。 李自成宣抚不成则兵戒相见,想以武力迫使吴三桂归降,因为李自成也害怕拥有重兵和 天堑的吴三桂会投靠满清,那将成为大顺政权难以去掉的心腹之患!

几乎与此同时,清兵在多尔衮的号令下,人不卸甲,马不离鞍,日夜兼程,置人马 饥渴于不顾,一昼夜驰行200里,要抢在李自成大军之前先到山海关!

深夜,从山海关方向隐约传来了轰轰炮声,骑在苍龙骥上的多尔衮大叫一声:“晚 了,李闯那贼已经抢先一步到达山海关了!”

“大将军不必多虑!老夫料闯贼一天两天决拿不下山海关,只等两军各受削弱之时, 我八旗精兵杀进关去接应吴三桂,一举驱逐李闯,定卜大胜。”

“好,好!我依范先生的主意办。只是这半夜三更的,难道让我大军露宿路边不成? 驰行了一天,他们已疲劳已极,人困马乏。”

“大将军,前面就是欢喜岭,如果吴三桂那厮诚心降清,就应打开威远城门,让我 大军人马驻扎于此,一来可以养精蓄锐,二来则可以伺机出兵。”洪承畴指着前方黑黢 黢的山岭,月光下,一幢幢白墙隐约可见。

“妙极,妙极!”多尔衮咧嘴一笑,大手一挥:“朝欢喜岭进发!”

山海关之西的石河战场上,吴三桂率军已与农民军展开了决战。从早晨杀到日暮, 双方各自鸣金收兵。惊魂未定的吴三桂在关内升堂检点军士,发现有多人伤亡,心中更 加惶恐,一心只盼清兵早日来到。

正巧探子来报,说清兵大队人马已驶向威远城,豫王多择、英王阿济格率领的两白 旗已先头抵达关下。吴三桂不禁转悲为喜,吩咐众将士:“弟兄们,我们有救了!清军 已到,只等天明我去商议,共同驱走李闯。今夜弟兄们要格外小心守好关门,不得麻 痹!”

此时,聚集于山海关的部队共有三支:吴三桂的精兵以及临时纠及的地方力量约八 万人,处于防守地位;李自成的军队约十万人,处于进攻状态;多尔衰所率清兵十四万 铁骑,是休整多日的精锐之师,伺机行事,虎视眈眈。一场空前大战即将在山海关拉开 战幕。

次日上午,在关城之西的石河战场上,吴三桂率军与农民军又展开了殊死的决战, 只见杀声雷动,血流成河。农民军越战越勇,主帅李自成更是亲临战场,神态自若。他 骑着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身边的卫兵高擎着黄盖,盔甲耀日,威风凛凛。眼见得吴三 桂军已经被打得溃不成军,李自成的脸上露出了笑意,似乎已经胜券在握了。

忽然,东山之中响起呜呜的号角声,随着一阵风卷黄沙,只见涌出了一大队打着白 旗穿着白袍的铁骑。顿时,呈鼓、呐喊之声震耳欲聋,炮声如雷,矢集如雨。

“莫非吴三桂请来了天兵天将?”正在高坡上观望的李自成大惊失色。李自成虽然 身经百战,但由于对吴三桂抱有幻想,致使贻误了战机,加之谍报不灵,直到此时仍未 察觉清军已兵临城下,并已经与吴军相互勾结!清吴联军将对农民军造成灭顶之灾,李 自成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

“退兵!”李自成的心在滴血。他太轻敌了。两日的激战,农民军消耗很大,又无 援兵,真是“强弩之末,难穿鲁缩”,面对如此强悍犹如万马奔腾而来的清兵,李自成 自己策马先逃,留下了许多英勇无畏的将士在奋力苦战。

山海关内又是一番景象,清军挥动着各色旗子浩浩荡荡开进关内,平西伯吴三桂率 众将官跪在道旁尽行剃发,吴三桂首先遵令,剃发已毕,上前拜见大将军多尔衮,哭诉 闯贼不道,残毁宫阙、故主自尽,全家被掳的情形,硬咽道:“我父吴襄已叛国投贼, 他既然不能成为忠臣,三桂也难成孝子。自今日起,三桂剃发称臣,一心一意投靠大将 军摄政王,只盼王爷仗义兴师,为三桂报国恨家仇!”

多尔衮端坐在大堂上,神情悠然自得:“平西伯快快请起!此番我八旗劲旅若得定 中原,当以王爵相报大师!现在我以大清摄政王的名义,晋封平西伯吴三桂为平西王!”

吴三桂悲喜交集,连连叩头称谢,一转身,只见洪承畴、祖大寿等人笑容满面站在 一旁,承畴是三桂故帅,大寿是三桂母舅,吴三桂见他二人神采奕奕,身着官袍将袍, 顶戴花翎,满面春风,知道他们在满清混得不错,心里也就放了心。这时卫兵给吴三桂 送来了将袍和顶戴花翎,吴三桂摇身一变,也与他二人一般了。几个寒暄着,谈及明室 的情形,各自叹息起来,神色黯然。

善于把握历史偶然机会的又往往能取得意外的成功,多尔衮就是这么一个人,撇开 他的野心和狂妄的性格,多尔衮把他的父兄“马上得天下”的征战格言真正变成了现实, 他真正成了顺治初年赫赫的有功之臣。

“大将军有令!着平西王吴三桂率马步兵一万,与豫亲王多锋和英亲王阿济格的两 白旗精兵跟踪追击闯贼,除暴安民,驱逐剿杀流寇!”

吴三桂和多铎等将帅领令而去,一路追击农民军,马不停蹄,穷追不舍。两白旗将 士竖着一面大旗,上写着“仁义之师”四个大字,一路张贴安民告示。“明主惨亡,不 胜发指,率仁义之师,沉舟破釜,誓不返族,期必灭贼,出民水火”,“为尔等复君父 仇,非杀尔百姓,今所诛者闯贼”等告示令饱受战乱的中原百姓无不欢心说服,以至清 兵在从山海关进军北京的途中,基本上未遇到任何反抗,以至出现了“泱泱大明天下, 竟无一热血男儿率军相抗,以报圣恩”,这不能不说是大清的万幸和大明的悲哀。

这时的北京人心浮动,谣言四起,李自成犹如惊弓之鸟,于武英殿上匆匆承继大宝 之后,便丢城回师晋、陕,以图东山再起。临走,忘不了变节投清的吴三桂,怒杀了他 全家父子妻小38人,将首级悬在城楼上示众。

平西王吴三桂闻听面如土色,从马上坠下,摔掉了头戴花翎,露出了被剃得泛着青 光的脑袋壳。不忠不孝,吴三桂一人兼而有之,这也倒好,自此六根清静,无牵无挂, 只专心宠着一个爱妾陈圆圆了。后人有诗讥讽吴三桂:

秦庭痛器亦忠臣,可奈将军为美人。

流贼未诛家已破,忍受城上戮双亲。

黎明时分,北京城内突然火光冲天,烈焰飞腾,早已哭红双眼的吴三桂率兵杀进城 去,才发现流寇已无影无踪。李自成从三月十九日身披毡笠缥衣,乘乌驳马,雄赳赳气 昂昂地进北京,到四月三十日落荒而逃前后只有41天!

熊熊燃烧的烈火渐渐熄灭,在旭日东升,霞光万道的时候,大明的遗官遗民造老遗 少们早已列队恭候在朝阳门外,一群大小太监们在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的指挥下备好了 銮仪法驾,文武百官随齿簿齐集朝阳门外候驾,望坐俯伏,准备迎接吴三桂奉明太子回 归。

远处马蹄声声,尘埃飞扬,五颜六色的旌子。在风中共展,灿若云霞。大队人马滚 滚而来,前呼后拥,黄伞下端座着身穿黄色蟒袍的多尔衮,他目光炯炯,神采飞扬,看 不出有丝毫的旅途疲惫。

遗老遗少和文武百官们连忙跪伏在大道两侧,有人连声高喊万岁,谁知到近前众人 抬眼望时,才发觉不是太子朱慈烺,也不是平西伯吴三桂,而是神采奕奕、相貌堂堂的 满洲鞑子——风华正茂的大清摄政王爷多尔衮!

众人不禁愕然!但转眼之间,善于随机应变的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猛然醒悟过来, 他高喊一声:“新王子驾到,请王爷乘明帝的辇车进城!”

“嗻——”一声清脆响亮的回答,令马上的多尔衮微微一愣,怎么,这汉人太监也 会说满族的话,还挺够味儿的呢!多尔衮不由得朝这个身材瘦削、眼睛细长的太监多看 了一眼。这个小太监日后便是清宫里的大红人——吴良辅是也!

立即,那些在腐朽官场上流迹多年的“有识之士”迅速换上了笑脸,三叩九拜,高 呼万岁,恭请多尔衮下马乘辇入宫。

“这——”多尔衮的心其实早就痒痒了,不过他还得故作姿态假意推辞:“不可! 我乃大清国摄政王,效法周公辅佐幼主顺治帝,所以万万不能乘天子御辇入宫。”

“周公曾完全代管国家大政,王爷请不要推辞,没有王爷的远见卓识就没有大清国 的今天!”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吧!”多尔衮含笑下了马,吴良辅立即快步上前扶住了多尔衮, 软软地说道:“王爷慢走!就让奴才伺候在您左右吧。”

“你倒机灵!”多尔衮满意地点着头。

“奴才吴良辅愿王爷万岁,万万岁!”

骆养性随即下令将引导皇帝的仪仗队向宫门陈列开,奏乐鸣钟,御辇从长安门进皇 宫,然后又指挥众人对天行三跪九叩头礼,再对着沈阳方向行三跪九叩头礼,尔后令太 监将辇车直人武英殿,以金瓜、玉节等罗列于殿前。之后群臣跪请多尔衮下辇升御座。

多尔衮面带微笑,昂首挺胸,在吴良辅的搀扶下缓步走向金銮宝座。立时,殿内群 臣三呼万岁,震耳欲聋。故明大小官员以及宦官数千人络绎不绝进殿朝拜,三跪九叩, 热闹非凡。

此时的多尔衮心潮起伏,眼角竟有泪光闪动。乘帝辇,用帝仪,坐帝座,他,这位 大清国的无冕之王真正享受了一次帝王的威仪。在汗逝母殉、孤儿弱主的凄惨年月里, 他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哪!

脚下,是通往天子龙廷的路,尽管多尔衮心里明白,这金銮宝座一时还不真正属于 他,还有一个冲龄幼主将坐在上面。但很显然,在故明官吏的眼中,只知有摄政王而不 知大清也有天子。无论是坐着还是站着,主掌这大清天下的却只能是他多尔衮。对此, 多尔衮坚信不疑。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顺治皇帝 作者:杨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