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治皇帝》31.移情别恋襄王福晋


风流天子色迷迷的双眼,此刻又瞄上了下一个猎物。他的弟妹乌云珠,被拥进真龙 怀里的那一刻,听到窗外一声轻轻的叹息……

孝庄皇太后为享天伦之乐,特地吩咐在慈宁宫摆中秋家宴,并在正殿南面搭了戏台 子。戏舞白技并作,慈宁宫里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北京,远的不说,自前明在此建都以来,一直是人们向往的地方。若以北京的季 节而论,冬多,春少,夏季苦热苦雨,只数秋天最好。”白发苍苍的太祖皇帝的寿康太 妃资格最老,所以说起话来也带着权威性。

“是这样。”孝庄太后笑笑表示同意。人到中年的孝庄太后看上去要年轻得多,两 道弯弯的细眉下是一双细长而明亮的眼睛,既让人感到和蔼可亲又让人觉得她很有威严。 渐渐发福的身材并不臃肿,反衬出她的安详和高贵,其实,她才是这后宫的主人,至于 寿康太妃以及懿靖大贵妃和康惠淑妃,本应搬出后宫别居的,可孝庄太后念着旧情,依 旧让她们住在宫里,而她们也就倚老卖老舒舒服服地住着了。

“立了秋,把扇丢。这天气是渐渐的凉爽了,今儿是中秋,秋高气爽的,真舒服 呢。”懿靖大贵妃正吃着一串紫红的葡萄,嘴里还咂着:“这玩意儿,就是好吃,又酸 又甜,总是吃不够!”

“额娘,早知道您爱吃,臣妾把自家院子里的葡萄也摘些来孝敬您。那架子上结满 了葡萄,一串串的罩着一层白霜,沉甸甸的,甜着呢。”襄亲王福晋乌云珠格格笑着在 另外一个桌子上插着话,懿靖大贵妃是襄亲王博穆博果尔的生母,自然就是乌云珠的婆 母了。

“这孩子!有了好东西要先孝敬太后才是,不懂规矩!”

“得了,你就别怪她了,喏那些葡萄就是她亲手摘的。”孝庄后笑着也拿起了一串。

中秋节本是北京水果品种上市最多的时候,有红葡萄、白葡萄、鸭儿梨、红苹果、 青柿子、石榴、桃子、烟台梨,还有大西瓜——当然,这是宫里头专为赏月准备的。此 外,还有金糕、栗子糕、蜜海棠、蜜红果和油酥核桃仁、糖炒栗子等干果蜜食。自然, 过中秋更少不了月饼。南方的月饼细腻精致,北方的月饼个大味美,各有千秋。“稻香 村”、“兴记”和前门外的“胡坊”是京城里有名的出售南方风味的月饼店,有火腿、 五仁、咸鸭蛋和豆沙馅的,咸甜不一。而老北京的却习惯吃“自来红”、“自来白”和 上供用的大月饼(大者尺余,上绘月宫蟾兔等),品种不多。

“皇阿奶,要吃饼饼!”一声稚嫩的童音显得格外的清脆。

“嗬,我的乖孙儿,来来,坐在阿奶的身上,要吃哪一块饼饼?”孝庄太后亲呢地 弯腰抱起了不满二岁的皇孙三阿哥,忍不住在他的嫩脸上亲了一下。

“要吃,要吃!”三阿哥指着满桌子的果品,一双胖乎乎的小手拿了鸭梨又想去抓 红枣。

“哎,这个可不能吃。乖孙子,这里面有胡儿,你人还小,吃不得哟。”

“皇阿奶,我要吃!”三阿哥松开了鸭梨,将双手搂住了孝庄太后的脖子,撒起娇 来。

“玄烨,听话,不许胡闹!”三阿哥的生母康妃显得有些不安,她瞪着亲生儿子, 生怕这个小顽童惹恼了太后。“曹嬷嬷,快将玄烨抱走,你是怎么带三阿哥的?”

“不关她的事。这可人的孩子,噢,我许多年没有这样的体会了。”孝庄太后紧搂 着玄烨,脸上洋溢着幸福之情。

“哥哥,阿其那!”玄烨的小手指着另外一张桌子,二阿哥福全正抱着一只大月饼 啃得起劲儿呢。

“曹嬷嬷,你就是这样教育三阿哥的吗?瞧瞧,他竟开口骂他的哥哥!”孝庄太后 气恼地看着玄烨的乳母孙氏。

“奴婢该死!”曹氏等人,连忙跪倒,吓得变了脸色。

“算啦,大过节的,别扫了大伙儿的兴!苏嘛喇姑,三阿哥的启蒙教育之事日后就 由你负责了。这孩子天资极高,是块璞玉呀。”

苏嘛喇姑点头应允后,朝玄烨说:“三阿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你听说过老哈王 脚下有七颗北斗红星的故事吗?”

“我知道!老哈王,是,是太皇太爷爷?”玄烨咧嘴一笑,挣脱了皇奶的怀抱,跟 着苏嘛喇姑一溜小跑地走了。

“这孩子,真是聪明!当初伶丫头将出之时,哀家似乎看到她的衣裾有光着龙绕, 一问方知她已经有孕在身。其实,当年我怀福临时实亦如此,所以哀家看来,玄烨这孩 子必膺大福。”

孝庄太后的一席话说得康妃喜上眉媚,不料她的脚下却有人“叭”地啐了一口,康 妃一楞,抬眼看着淑惠妃,她嘴里嗑着瓜子,“叭”地又朝地下吐了一口。而她旁边的 皇后孝惠则拿着一只裂开了的石榴呆呆地出神。

“你们知道吧,玄烨可是人小志大哩。”孝庄后一时兴起,没顾及两位侄孙女的表 情,笑着又说开了:“去年周发抓盘,这玄烨两只胖胖的小手,竟把翡翠盘里盛的所有 物件都抓起来了!这孩子将来必是福寿绵长、文武全才的主!”

众福晋嫔妃们纷纷点头附和着,皇太后高兴那就顺着呗。不过,这也是事实,谁会 想到三阿哥连那只黑杆的狼毫笔也不丢弃呢?而当初二阿哥福全抓周的时候,尽抓那些 红红绿绿颜色漂亮的玩意儿。

这么一来,康妃心里更是得意。她坐直了身子,拿起一只大鸭梨,“咔嚓”咬了一 口,然后挑衅似地看着孝惠和淑惠两姐妹:“吃呀,两位姐姐,这鸭儿梨真甜呢。”

玄烨还有一个哥哥福全,两个姐姐及两个妹妹,用她们的母亲封号都在贵人以下, 上不了正席,纵然心里不痛快,酸溜溜的,也得强颜欢笑,跟着凑趣讨孝庄太后的好。

“万—岁—爷—驾—到!”慈宁门外老太监拖长着声音响亮地喊道。院子里原本正 在吃喝的女眷们慌得起身,直挺挺地立在一边,低头垂手,也顾不上掸去衣襟上的瓜子 壳了。院里廊下的太监宫女们更是匍葡在地,恭迎皇上。

孝庄太后看在眼里,心里高兴可嘴上却说着调侃的话:“皇儿,瞧瞧,你这么一来 呀,女眷们怕是要饿着肚子回去了。”

“皇额娘,儿臣谨遵您的教诲,以孝治天下,每日退朝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来给您请 安。今儿个又恰逢中秋佳节,儿臣岂有不来之理?嗬,这么多好吃的,儿臣今天可以一 饱口福喽。”福临满面春风,笑吟吟地坐在母后的身边,手一摆:“起吧!”便伸手从 果盒子里拈了颗蜜饯。

“你们也都坐下吧,咱这是家宴,没有外人,不必拘礼。海中天,传膳吧。”孝庄 太后微笑着示意奴才们撤下了桌上的瓜果点心。

“皇额娘,您真偏心呐。”孔四贞撒着小嘴冲福临一挤眼睛:“您摆了那么多的果 子让我们吃,这会儿肚子却吃得差不多饱了,您才让上菜。若皇兄不来的话,您也许就 用果子把我们姐妹们给打发了。”

孔四贞坐在后边的一桌,有孝惠皇后和妹妹淑惠,还有佟佳氏即现在的康妃、田贵 人、静妃以及襄亲王的福晋乌云珠等,一色的妙龄女子,辈份相同,虽身份不一但都年 轻美貌,如花似玉,真是一桌子黛绿鸦青,姹紫嫣红。

孝庄后听着孔四贞的戏言笑骂道:“没良心的丫头,起明个儿就给你找个婆家嫁出 去,哎,听说那孙延龄还没有消息,也好,你就老老实实呆在宫里头陪着额娘吧。”

这一下把孔四贞闹了个大红脸,她脸上发讪低下了头咕哝着:“额娘处处护着皇兄, 就是偏心嘛。”

“四贞妹妹,待会上了酒菜让皇兄敬你一杯,你总该没有话说了吧?”福临笑嘻嘻 地朝孔四贞看着,但他的眼睛却在急切地寻找着弟媳襄亲王妃乌云珠。呵,刚刚她被高 大健壮的皇后遮住了脸,福临无所顾忌地看着董鄂氏,觉得在这群姹紫嫣红的满、蒙贵 妇之中,只有她像一株绽放的芙蓉花,高贵、脱俗,清新艳丽,福临的脸上盛满了笑意。 正宫娘娘孝惠似乎是第一次看见皇上如此温和甜蜜的笑容,一双杏眼痴痴地看着福临, 而坐在她身旁的董鄂氏乌云珠却面若桃花,羞怯地低下了头。

孝惠章皇后这一对姐妹花原本是由当朝的大后姑奶奶孝庄后做主,被选入后宫为帝 妃的。可就在入宫之前,姐姐就被册封为皇后,妹妹则成了淑惠妃。这是大清对科尔沁 蒙古的恩宠,更是科尔沁人引以为自豪的。满洲的爱新觉罗氏打江山辖四方,而科尔沁 的女人则成了大清的后宫之主。又一支崭新的龙凤奏鸣曲即将在紫禁城里上演了,孝惠 章皇后姐妹俩怀着激动兴奋而懦懦不安的心情分别乘坐八人和四人抬的孔雀顶暖轿进了 后宫。清代皇帝一生行两次极为隆重的大婚礼的,惟有顺治帝福临了。

坤宁宫的东暖阁里充满了喜气,墙上、宫灯上贴着红红的双喜字,龙凤喜床上罩着 五彩纳纱百子帐,大红缎绣龙凤双喜字炕褥、明虞和朱红的彩绣百子被,被上压着装有 珠宝、金银元宝和谷米的宝瓶,孝惠端坐在炕前,红衣红裙红头花,顶着一个红盖头。

孝惠当然不知道,这次大婚的情形跟上一次几乎一模一样,礼仪、陈设、地点一切 照旧,只不过前皇后是自己的亲姑姑,眼下则受冷遇成了静妃,而自己将会成为坤宁宫 的新主子。孝惠的耳畔还响着执事官员的禀奏:“皇后用大婚物品清单,金如意二柄, 各重六十两;各种朝冠十顶,其中海龙、薰貂冬冠各一顶,各缀金凤十一只,内八只上 镶大东珠七十二颗、小东珠一百六十八颗,顶风三只,上镶大东珠十二颗、小东珠六十 颗、贯顶大东珠三颗、珠顶一颗,猫晶石八件,上缀帽尾穗一挂,金镶青金石结一件, 上镶东珠六颗、正珠六颗,上穿正珠四百八十颗……”孝惠虽贵为科尔沁蒙古的公主, 却也从没见过和听说过这么多华丽珍贵的东西,而且,这些全归她一个人享用!什么东 珠、珊瑚、红碧瑶、绿玉、琥珀、金用、伽南香等各种朝珠十一盘,各种金馏子十四件, 珍珠、绿玉、脂工金戒箍五对。有一件明黄江绸绣玉彩金龙珠宝棉朝被,上面竟缀满米 粒大小的东珠上万颗!

孝惠乘着风辇由长长的迎亲仪仗队簇拥着,从大清门经午门人宫,至太和殿下,降 舆人坤宁宫,这便是大婚的洞房了。坤宁宫在明代为皇后居住的中宫,清世祖顺帝将它 改建,西头大部分地方闢为祭神之所,东暖阁则作为大婚时的洞房。洞房内靠北是龙凤 喜床,五彩细纱百子帐以及明黄和朱红的彩绣百子被上,百子造型生动,个个栩栩如生, 象征着皇帝子孙万代兴盛。南边窗前有一铺大炕,是帝后进合卺宴、行合卺礼的地方。 眼看着吉时快到了,孝惠的心开始“怦怦”地乱跳着,到现在为止,她还不知皇上长得 什么样儿呢。

这一日宫里格外热闹和喜庆。皇宫内各宫殿,各门都挂上皮制的红灯笼,名称不一, 款式也各异,有戳灯、挂灯、提杆灯、手把灯、羊角灯等等。此外,宫内各殿宇、门座 等处,都要架彩或悬挂彩绸,铺设大红地毡,这些彩绸和毛毯多办由杭州、苏州一带制 办,做工精美,色泽艳丽,更增添了宫里的喜庆劲儿。

孝惠的妹妹被封为淑惠妃,是坐着小辇金凤顶大仪车统神武门、顺贞门等后门,在 下午人的后宫,而作为正宫娘娘的孝惠章皇后,则在掌灯时分坐着九凤金辇百子喜轿, 经大清门、天安门、端门、午门、太和门、内左门、乾清门的正门人的交泰殿,在皇上 与皇后拜完了天地之后,皇后则蒙着红盖头被送入了设在坤宁宫的喜房。

伴随着一阵悠扬的琴声和铜铃声,数十名萨满太太在坤宁宫西头唱起了喜歌:“…… 天神保佑我爱新觉罗氏,将生下大富大贵的哈哈济,像野草长遍草原,像松籽儿撒满山 林,爱新觉罗氏的子孙,比雪鹰还要矫健,比猎豹还要矫健,天神保佑我爱新觉罗 氏……”

不一会儿,四位身着华丽朝服的贵妇人袅袅婷婷地走进了坤宁宫,为首的一人是个 中年美妇,体态婀娜,一双美国顾盼生辉,她便是一品命妇堂堂的豫王福晋刘三秀,私 下里被满洲贵妇们称为“蛮子福晋”。她如今虽是孀妇,但已受了封浩,成了孝庄太后 宫中的常客,这一回,她是奉命来侍候帝后合卺宴的,自然也是专管“憋宝”的——就 是等帝后合了房,看看皇后有没有“喜”。

孝惠由四位福晋侍候着梳妆上头,戴双喜如意,梳双凤髻,胸前挂着朝珠,净面之 后重又搽上脂粉,然后坐在了南炕的右边,隔着炕上的一只黄地龙凤双喜字红里膳桌, 端坐着新郎福临。他目不斜视,眉头微蹙,任由福晋们支使着,像一个木头人似的。

孝惠由于害羞并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这会儿面对面坐着,她才有机会从 眼角偷偷地看上几眼。这一看,她的眼光便再也离不开他了。少年天子有一双细长的眼 睛,漆黑的眉毛,眸子非常明亮,可这会儿似乎有些迷惑。宽宽的脸庞,高耸的鼻梁以 及丰厚红润的嘴唇,足以显示出作为男子汉的阳刚之美。当然,他还只是个大男孩,嘴 唇四周还只有些淡黄的茸毛呢,不过,他的确很英俊,既威严又洒脱。孝惠心里一喜, 立即觉得面红耳赤,她真为自己庆幸和骄傲呀!

御膳房的首领太监细声细气地报起了菜名,每报一个,自有小太监将食盒子打开将 菜碗摆放出来。“两只大赤金盘盛着猪乌叉和羊乌叉各一品;两只赤金碗盛着燕窝双喜 字八仙鸭和燕窝双喜字金银鸭各一品;另有中赤金盘四只,盛的是燕窝‘龙’字样熏鸡 丝、燕窝‘凤’字金银肘花、燕窝‘呈’宇五香鸡、燕窝‘祥’字金银鸭丝——合起来 是‘龙凤呈祥’,象征皇上大婚的吉祥!还有四只赤金碗盛着细猪肉丝汤二品,燕窝八 仙汤二品;四只五彩百子瓷碗,盛的是老米做的饭两碗和子孙饽饽(即饺子)二十七个, 外带赤呈螺蜘蝶小菜二品和赤金碟酱油二品、赤金镶玉筷子两双、汤匙两把、极匙两把、 红地金喜字三寸瓷接碟二件,有盖的赤金钥两个、赤金锅垫两个,还有红绸金双喜字怀 挡(即餐巾)两块。膳齐,请皇上和娘娘用膳吧。”

“把盖碗打开。”福临似乎不情愿地从牙缝里崩出了这几个字,声音听起来有些冷 冰冰的。

这宴席上的每一道菜都盖着镶着宝石的金碗盖,在大喜红烛的辉映下,熠熠生辉, 令人眼花缘乱。

“怎地没有酒?可惜了这一桌子的佳肴!”福临将赤金镶玉的筷子重重地往桌子上 一搁,吓得伺膳的几个福晋面面相觑。

“皇上,大喜的日子不兴吃酒的,等明个吧。”刘三秀怔了片刻,仗着是福临的婶 娘,和颜悦色地说着。

“这话怎么说?你们汉人结婚时不还讲究喝交杯酒吗?”

“是……这样的,那就喝一些淡水酒吧。”

“不,朕一定要喝烈酒,那样才痛快!御膳房里有什么样的陈年老酒,快快着人送 两坛来。”

“嗻!”御膳房的太监不敢怠慢,生怕宴席上的饭菜凉了,一溜小跑出了东暖阁。

“皇上,臣妾愿陪皇上一醉方休!”一直低头不语的孝惠皇后突然开口说了话。她 是蒙古科尔沁的女子,素来豪爽,今天憋了一整天了,这低头不语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哇, 想从前在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或纵横驰骋,或信马由缰,总是那么自由自在,难道从今 以后自己这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要在这大内深宫里默默地打发吗?

“痛快,这才是科尔沁的女子!”福临的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些赞许的意思,直到现 在,这位再度成为新郎的皇帝才认真地看了新皇后一眼。“天神,这个人怎么也会入宫 成为我的皇后呢?皇额娘把她夸成了一朵花,说什么美若天仙,人品出众,性格温顺贤 淑,颇有母仪天下之风!她……哪里出众?脸圆圆的,颧骨高高的,隐约还有些雀斑, 模样倒也周正,但绝称不上出众。嗯,也许她比前头一个的心地要善良一些,也是,那 秀外慧中的女子也许还没出生呢。”

福临呆呆地看着新皇后出神,一旁的刘三秀等见状喜上眉梢,互相使着眼色蹑手蹑 脚退了出去,她们都以为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只等着明个一早看皇后有没有“喜” 了。

“皇上,妾妃敬您一杯!”孝惠不知哪来的勇气,从伺膳的太监手中接过了银盘子, 上面有一只嵌着各色宝石的金葫芦和一小坛百年沪州老窖。孝惠掰开了精美的金葫芦, 这原来是两个小巧的酒杯,所谓“合卺”的“卺”即为瓢的意思,把一只匏瓜剖成两个 瓢,新郎新娘各拿一个用来对饮,这便是当时成婚时的一种仪式之一。

窗外,有人不停地小声哼唱着“交视歌”,房里,红烛摇曳,一对新人频频举杯, 这似乎是一个很温馨和谐的合卺宴

乾清宫的廷院里,一群子太监宫女们正兴奋地窃窃私语着:“嘿,皇上今儿个是酒 兴大发呀。”“你懂什么?万岁爷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红烛怎么还不熄呀,万 岁爷和娘娘的子孙饽饽也该吃完了吧?”“着什么急呀,走走,咱们也找个地儿乐乐 去!”爱凑热闹的太监宫女们等了下半夜,也没听见东暖阁里有什么动静,便没精打采 地各自散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宫里就传开了。有的说,皇上根本就没看上皇后,和衣躺了一宿! 有的说,听见豫王福晋慌慌张张地向太后禀报,皇上根本就没同皇后合房,她根本没见 着“喜”!而更深沉些的太监们,则对此缄口不言,讳莫如深。

喧嚣而热闹的大婚之后,带给宫内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沉闷。孝惠章皇后就像是变 了一个人,从此寡言少语,不苟言笑……她怎么会想到,年轻的顺治帝心里有一种强烈 的逆反心理,多尔衮选的他不会接受,母后选择的他也在心里排斥,只有他自己选择的 才是最中意的。眼下,福临已经选中了可心的一个,那就是坐在孝惠皇后身旁的襄亲王 的福晋董鄂氏乌云珠!

自从福临弄清了乌云珠的情形之后,心中对母后的怨恨便又增加了几分;同时,对 乌云珠的强烈的占有欲望也就更多了几分!原来,董鄂氏乌云珠是前年入选的秀女!

清代皇帝后妃的来源与历代不同,它创立了具有自己特点的“选秀女制度”,规定 每三年在固定的八旗内部选一次秀女,以便“或备内廷主位,或为皇子、皇孙挂婚,或 为亲、郡王及亲、郡王之子指婚。”也就是说,不仅皇帝的后妃要从旗籍女子中挑选, 被选中的八旗秀女,还要配给皇帝的近支宗室。因为事关大清皇室的子孙后代,所以清 初对选秀女有严密的制度。顺治帝规定,凡满、蒙、汉八旗官员、另户军士和闲散壮了 的女儿,年满十三至十七岁的都要参加每三年一届的挑选秀女,凡被选中记名的秀女, 在记名期内(一般为五年)不许私相聘嫁,由户部统一备案送选。而被选中的秀女则乘 着骡车在神武门外下车,按次序由太监从神武门引入,在顺贞门前集齐。“车村双灯, 各有标识。日夕岁轫,夜分人后门至神武门外,族门启,以次下车而入。其车即由神武 门夹道出东华门,由崇文门大街直至北街市,还绕人后门而至出,各归其家,虽千百辆 车,而井然有序,俗谓之排车。……应选女子入神武门至顺贞门外恭候,有户部司官在 彼管理,至时太监按班引入,每班五人,立而不跪,当意者留名牌,谓之留牌子……是 日王以下大臣官员进内时,皆由东华门、西华门行走,不准出入神武门。”

乌云珠应召入选的那一次,共有秀女二百多人,每日由皇太后亲自出马,皇上心血 来潮时也会在殿前逐一挑选,怎奈时间一长便看得眼花缭乱起来,加之皇太后心里早已 另有安排,福临渐渐的便厌倦了。正巧又有几位风拂杨柳般的女子走了过来,福临睁大 了眼睛,觉得她们的婀娜姿态很有韵味,可一旁的皇太后却连连摇头,说这几个女子蛮 子味太重,太过招摇,不合宫里的规矩,便挥手让她们退下,而这五人中的一位,便是 娇小玲珑的董鄂氏乌云珠,在听到太后的懿旨之后,她心里一凉,眼角溢出了晶莹的泪 花……八旗出身的格格们都有一次当秀女入宫应选的机会,如果被选中,初得的封号一 般是答应、常在、贵人或嫔妃,以后可以逐级晋封,如果得到皇帝的封号就是内廷的主 位了,就有可能尊贵无比!乌云珠自认为自己的身段和气度都属上乘,有心要讨得少年 天子的喜欢,她有这个把握!可是……乌云珠竟被指配给了皇十一弟博穆博果尔,一个 没有军功的半大男孩!

“乌云珠妹妹,发哪门子的呆呀,给,清蒸的大螃蟹。”孔四贞笑嘻嘻地朝董鄂氏 的盘子里夹了只螃蟹,又朝皇后孝惠睐着眼睛:“姐姐,你今儿是怎么啦?你与乌云珠 两人真是有趣,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让我猜猜,两位姐姐的心飞哪儿去了?”

“就你的话多,吃蟹吧。”孝惠生怕孔四贞胡乱放炮,连忙低下了头。

“咱北京不产螃蟹,今儿这些金毛紫背、壮硕非凡的蟹是从直隶的胜芳镇采来的。 常言说七月尖脐雄蟹螯大,八月团脐雌蟹黄肥,这时候正是吃胜芳的团脐雌蟹之时。” 这边的桌子上,孝庄太后一边用一套精制的小钳子、小钉锤敲着蒸蟹,一边兴致勃勃地 说着。

福临也来了兴致,自己动手掰开了蟹壳,一声惊叹:“真是哩,这么多的蟹黄!皇 额娘,您的话一点儿也不差。”

孝庄太后笑了:“在北京住了这么多年了,算不上是个老北京,可算是半个北京人 了。螃蟹在北京有‘七尖八团’之说,谁人不知?七月尖脐雄蟹螫大,八月团脐雌蟹黄 肥。咱们顺着时序去品尝,才能领略其味之妙呀。”

“枣儿红时,螃蟹露面,秋意最浓。大街小巷里的市声可热闹了。‘甜葡萄哎!’ ‘脆枣儿喽!’‘大螃蟹嚒!’奴才们一听这吆喝声就馋得不得了啦。”慈宁宫里的一 个小太监垂手侍立在太后身旁,不时地递上一方干爽的怀挡(即餐巾)给太后揩手,这 会儿见太后吃得津津有味的,便也不失时机地插着话,这也是宫里的一个规矩,每每传 膳时,伺膳的太监便侍立在一旁说些宫里宫外的趣闻,给太后或是各宫的娘娘解闷儿。

“瞧瞧,乐子的这张嘴就是会说话。给,赏你一双蟹螫子吃。”孝庄太后笑着将敲 下的一对蟹钳子往小太监周天乐的面前一推。

“来,再赏你一杯桂花酒。皇额娘,您这宫里的奴才个个聪明,真没的说。”福临 对小太监点着头,一边又抬眼往后面的宴席上瞟。

“皇兄,干脆你坐我们姐妹这一桌得啦,省得你的脖子老往这边扭,不觉得酸吗?” 机灵调皮的孔四贞说罢捂着嘴格格直笑。

“可恶的丫头!”福临不禁涨红了脸,灵机一动:“四贞妹妹,咱们来比赛怎么样? 咱们今个虽没有‘带霜烹紫蟹,煮酒烧红叶’那般的逸趣,但自家姐妹聚在一起也是难 得。这么着,咱们看谁吃得最干净,不准连皮带骨一齐嚼,以吃得好,吃得细为上乘, 就由小乐子作裁判,他判谁赢就是谁赢。”

“嗻!奴才今儿个算是露了脸喽!”周天乐乐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也罢,今儿咱们不分君臣尊卑,咱们母子、婆媳、妯娌与姑嫂之间来个尽头!和 和融融的过个中秋!”孝庄太后欣然赞同,一旁的白发老妪寿康太妃也乐得合不拢嘴儿。

“皇兄,这回你是输定了。”孔四贞拍着巴掌,笑声像银铃似的悦耳,她拿眼睛朝 桌子上的姐妹一挤,悄声说道:“众姐姐们,咱们今儿个一定要把皇上给比下去,如果 他输了罚他什么呢?罚……酒三杯?”

“嘿嘿,莫说三杯,就是三坛子也不在话下!”福临笑嘻嘻地接过了话茬,眼角的 余光一直不离乌云珠的左右。聪明的乌云珠对皇上频频射来的“电波”岂能无动于衷? 她心里又是兴奋又是慌乱又是娇羞,抿嘴儿笑着,有意无意地迎着福临的目光,这么一 来愈发撩拨得福临心痒难耐了。

“皇姐,您瞧我这个儿媳妇是不是有些太过招摇了?”懿靖大贵妃看着这一幕,低 声地与孝庄太后耳语道。

“董鄂氏人品很端庄,相貌又可人,真是博穆博果尔的福气哟。依我看,若是换上 汉家女子的装束,她倒更像是一个蛮子女子呢。哎,她待博穆博果尔那小子如何?”

“谁知道呢。”大贵妃皱起了眉头:“俩人倒是像一对金童玉女,好得形影不离的, 可快两年了,她肚子咋就没有动静呢?这回,皇上又把博穆博果尔派去了江南……唉!”

懿靖大贵妃的一声“唉”使得孝庄太后不觉眉毛一抬:“皇妹,你是担心他二 人……”

“哪里,”懿靖大贵妃自知失态,连忙致口道:“皇姐指的婚决没有错的。”

其实,皇太后孝庄心里也有疑虑,已经有些太监、宫女和几个主位的皇妃旁敲侧击 地暗示过了,自打去年的中秋、重阳几次内廷家宴后,皇上格外优待襄亲王夫妇,未满 十四周岁的博穆博果尔竟被皇上封为和硕襄亲王,引起朝野的惊诧。这博穆博果尔一无 军功,二无政绩,尚是一个嘴上没毛的大孩子,他凭什么在一夜之间位极人臣,显赫无 比?一来二去的,孝庄太后也渐渐地看出了些端倪,她的宝贝皇儿竟趁频频在宫里举办 家宴之机,多次在御花园里与襄亲王福晋说说笑笑,有一回俩人还在凉亭里对弈了半日 呢。最令孝庄太后不安的是,他们俩人交谈时说的是汉话,那些太监宫女们只落得大眼 瞪小眼,呆若木鸡了。

眼下看着眉头微蹙的大贵妃,再看看眉飞色舞的皇儿以及羞羞答答、秋波送盼的乌 云珠,一向明睿智慧的孝庄太后隐隐感到了不妙。福临的举手投足,一笑一颦,决逃不 过做母亲的那双看似慈爱实则非常明睿的眼睛。她是过来人,只要看看现在这两个年轻 人的眼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想当初,也是在后宫的家宴上,自己与英俊洒脱的皇弟 睿王多尔衮不也是一见钟情的吗?真是造孽哟,皇儿福临这个喜新厌旧,自作多情的德 性到底像谁?

“皇额娘,快趁热吃吧,蒸蟹凉了可就不好吃了。”福临不知母后的心事,两手掰 着蟹螫,正嚼得起劲儿呢。

“嗐,也许我这是瞎操心。乌云珠是他的弟媳妇,他这个当皇上的怎么着也得顾着 大局呀,他也许不会做出越轨的事情来的。”孝庄后这么自我安慰着,明知是自欺欺人, 但现在他二人又没有什么越轨的事情,她又能怎么办呢?这个皇儿,吃软不吃硬,也是 起小就把他娇宠坏了。比如他对皇父摄政王的憎恨,比如他近乎疯狂的废后举措!一旦 拿定了主意,他哪里还会在乎母后的感受?这回儿,他那丝毫不加掩饰的目光已经将他 内心炽热的感情暴露无遗,又怎么可能因为母后的反对或劝阻而冷却?弄不好反会促成 这个倔强执着的皇儿做出冒天下大不韪之事!

孝庄后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右手按在了胸前的金十字架上,祈求着上帝的保祐。

宫里的嫔妃以及王府的内眷们,素来对吃螃蟹极感兴趣,这种食物味道极鲜美,实 为消磨时日饮酒作乐的好东西。螃蟹一上市,就取代了消闲解闷的另一种好东西——鸡 头米。这两样吃食在后宫里格外受宠,因为季节的原因,在夏秋之交北京的气候最为宜 人。傍晚,女眷们相邀小聚,团团围坐在一起,一边细细品尝着这种美食,一边天南地 北地神侃,直到暮霭四合方才尽兴而回。这两种食物在皇宫和王府的生活中,一兴一替 非常自然,而且年年如此,女眷们乐此不疲,乘机将自己妆扮得花枝招展,在几处轮流 做东,或消闲小酌,或说些体己话儿,一改平日深宫大内那种刻板、沉闷的生活气氛。

北京的夏秋之交,正是“鸡头”上市之时。鸡头也叫克实,是生长在水池中花托形 状像鸡头的一种植物,它的种子可以食用,但其全株均有刺,吃时须得小心,颇费功夫。 吃这玩意儿颇有讲究,而北京城的朱门甲第以及王府秘宫里的女眷们则吃得很拿手,一 般人家为了省事,将带刺的鸡头米剥掉里外四层皮煮来吃,可宫里的女眷们为了消磨时 间,也因为让鸡头米更有嚼头,只将它剥掉三层皮煮熟,然后像嗑瓜子似的,一点点地 用朱唇玉齿将外边的一层硬壳轻轻咬掉,这样越嚼越带劲儿,越嚼越有味儿。北京市的 鸡头米多产于内城的筒子河、什刹海、积水潭等处,以不老不嫩的鸡头米价格最贵,也 最有味道,至于太嫩的黄米和较老的紫皮,一般宫里的女眷们是不屑一顾的。

品尝完了鸡头米,螃蟹又该上市了。北京不产螃蟹,市面上所售的都是从外地运来 的,其产地主要是直隶的赵北口和胜芳镇,赵北口以尖胜,胜芳镇则以团桂,故螃蟹在 北京有“七尖八团”之说。尖团二字是指其脐而言的,尖脐是雄蟹,团脐是雌蟹。七月 尖脐雄蟹螫大,八月团脐雌蟹黄肥,说得就是这个意思。螃蟹的吃法固然很多,什么 “溜蟹肉”、“糖醋蟹”啦,“蟹黄烧麦”、“蟹黄包子、水饺”啦,还有“蟹肉银丝 饼”等等,那些费事,是饭房的差使,也就是“应时菜”。通常女眷们更喜欢吃蒸蟹, 吃这玩意儿费时费工,但却鲜美无比,再佐以自酿的美酒,更是愈吃愈爱吃,回味无穷 啊。

嗜蟹自然成了宫里女眷们的一种癖好,无论老少,她们个个吃得精细在行。所以顺 治皇帝一提要进行吃蟹比赛,便立即遭到了孔四贞的嘲笑——一个笨手笨脚的男子哪里 会是个个心灵手巧吃得在行的女眷们的对手?既是不许连皮带骨一起嚼,自然是以吃得 多吃得细为上乘。明摆着,皇帝的三杯罚酒是喝定了,不过,他输得乐意,心甘情愿。

“半个时辰到!请各位娘娘歇歇手吧,万岁爷,您也歇会儿吧。”小太监周天乐细 声细气地这么一喊,女眷们纷纷停止了吃蟹,用洁白的怀挡轻揩着嘴角和手指。

“万岁爷,这怀表还给您了。”周天乐麻利地将一只金链的怀表系到了福临的衣襟 上。“怎么这么快?我刚刚才吃完了一只!”福临的手里已经抓起了第二只河蟹,没奈 何只好乖乖地又放回了盘子里,因为女眷们正看着呢。

“谁赢了?小乐子,可不许偏袒谁呀!”孝庄太后也乐呵呵地放下了刚吃了一半的 螃蟹,只差一半蟹黄没吃了,不然,她就吃两只了。

“奴才宣布,第一名是——襄王福晋董鄂妃!你们瞧,娘娘已经吃完了两只,第三 只蟹的螫也已经吃完了,她吃得多细呀!”

“那我呢?”孔四贞有些不服气,她的第三只蟹都快吃完了。

“你呀,啧啧,瞧那乱糟糟的一堆,靠边儿站!”福临故意摇头晃脑地朝孔四贞做 着鬼脸,同时将一双眸子热辣辣地盯着董鄂氏。

“周公公,你说这最末一名是谁?”孔四贞并不示弱,看着福临面前的一只蟹壳不 禁一脸的笑意。

“这个……”周天乐稍一犹豫,突然提高了声音:“万岁爷输了,罚酒三杯!”

“哈!”女眷们一阵喜悦,慈宁宫里登时笑声四起,笑得天子福临面红耳赤得低下 了头“好,好,我认罚!”

“来来,乌云珠姐姐,今儿个你是大赢家,这酒啊该由你来斟。”孔四贞笑嘻嘻地 拉着乌云珠来到了福临的桌前,乌云珠的神态极不自然,显得十分羞怯,一双晶亮的眸 子默默地看着福临。

福临目不转睛地看着乌云珠,眼睛里带着笑意,柔声说道:“弟妹,你真的赢了, 我输得心服口服。”

“来,斟这个,皇兄爱喝烈酒,茅台怎么样?”孔四贞说话间已经抱来了一小坛子 酒。“快呀,快给皇上斟酒呀!”

乌云珠抿嘴儿一乐,低头看了福临一眼,悄声说道:“妾身无理了。”便执金壶倒 酒,她的一双纤纤玉手捧着酒坛子显得格外修长白嫩。

“嘿,斟满呀,皇兄甘心受罚,姐姐你倒于心不忍了。满上满上!”

“四丫头,就你饶嘴饶舌的。”孝庄太后看着年轻人玩得开心起劲,实在不忍心泼 他们的冷水,可是一见福临与乌云珠俩人眉目传情的样子,又觉不妥。唉,这事儿她真 感到力不从心了,有什么好法子才能制止事态的发展?

在女眷们的哄笑声中,福临举杯一饮而尽,然后把金杯交到了乌云珠的手里:“再 来!”

乌云珠禁不住扑哧一笑,那副笑燕羞莺的模样简直让福临看呆了!他只顾看着乌云 珠,伸手时却无意中碰到了她的手臂。“呀!”乌云珠的手臂一哆嗦,天热,她只穿了 件单薄的丝绸衫子,被福临这么一摸,瞪时臊红了脸。这一切都看在孝庄太后的眼里, 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也许,她已经预感到要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了。“天神,请您 告诫皇儿,不要恣意胡来。上帝,你救救皇儿吧,他似是被色迷了心窍!观音菩萨,万 历妈妈,你们快显灵吧,快告诉我该怎么办?”常言说病急乱投医,这会儿孝庄太后也 不管是何方的神仙,只要她一时想得到的,她都在心里念了一遍。看来,她真的是六神 无主了。

“皇上好酒量!”“痛快!”女眷们还在起哄。福临连饮了三大杯,加上刚才喝的, 这会儿觉得身子轻飘飘的,老是咧嘴想笑,他心里快活极了。

“别闹了!”孝庄太后不得不出面制止了。“吴良辅呢?送皇上回寝宫安歇,他有 些醉了。”

“没有,没有?”福临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皇额娘,儿臣近来的酒量可大呢。 这几杯酒算什么?小菜一碟?不信,让弟妹再斟几杯……”

“你们先回吧,时候也不早了。”孝庄太后没理会福临,朝女眷们下了逐客令。妃 嫔福晋们在慈宁宫乐了大半天了,也尽了兴,恭顺地排成了一排,对太后行礼之后后退 了几步,这才轻轻转身鱼贯而出。她们个个腰身绷得笔直,上身一动不动,目不斜视。 这也是宫里的规矩,女眷们走路不许像蛮子女人那样风拂杨柳似地扭着腰肢,所以孔四 贞也与她们一样,尽管自己是小脚绣鞋,也得绷直了腰身,像那些穿着花盈底鞋的姐妹 们一样,不摇不拽地后退着出去。

福临不说话了,呆呆地看着她们的背影,并无退出的意思。

“皇儿,你也歇着去吧。”

“我……”福临回过神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皇儿,你正值青春年少为何却子息不旺呢?后宫佳丽难道尽不入眼?”孝庄太后 叹了口气,话中带着一丝责备:“多子多福,多子多助,咱们帝王家更讲求这个呀,皇 儿,这关系到大清的江山,你明白吗?听皇额娘的话,今晚就去坤宁宫吧,孝惠她心眼 儿好,又温顺,这样品行皆优的皇后你怎么忍心冷落了她?”

“我……”福临此刻不想与皇额娘争辩,他内心虽充满了莫名的喜悦,但有些意犹 未尽,他想找个人出出主意。是了,这样的念头怎能让母后知道呢?福临一拍脑门子, 嘿嘿一笑:“皇额娘,儿臣还真觉得有些头晕,儿臣这就告退了。皇额娘的教导儿臣会 记住的,放心,儿臣会让您有一打的皇孙的!哈哈!”说完调头就跑,边跑边喊:“吴 良辅,吴良辅!”

乌云珠出了慈宁宫,上了便辇刚放下了绿绸子的轿帘,便听见一名太监急匆匆赶来 的声音:“襄亲王福晋请留步!奴才是坤宁宫的,我们主子派奴才来邀福晋去赏花儿!”

“赏花?天色已晚,请转告皇后娘娘,就说弟妹改日再去坤宁宫陪娘娘解闷儿,改 日吧。”

“这个……”吴良辅眼珠子一转,嘻嘻笑道:“福晋真的不赏脸吗?我们娘娘可是 诚心诚意的,娘娘说了,福晋您回府也是冷冷清清的一个人……”

乌云珠感到有些为难了,不去吧,倒辜负了皇后的一片好意,可是,这时辰也的确 有些晚了,天一黑还怎么出宫哪?

“起轿!”不等乌云珠回答,吴良辅一使眼色,几名穿灰袍的太监利落地抬起了轿 子,健步如飞。吴良辅一溜小跑在前引路,还不时回头叮嘱着轿中的乌云珠:“襄王福 晋,您将绸帘子拉平实喽,这空旷的御道苍子里风很大,您小心着凉了。”

“你是坤宁宫的?怎么我瞧着倒有些像……”乌云珠坐在轿中,晃晃悠悠的,声音 显得有些疲惫。

“娘娘,咱这宫里的奴才差不多都一个样!您哪,日后多来几回自然就能认出奴才 了。”吴良辅觉得好笑。这只可怜的羔羊,正在被他送往虎口里,可她还全然不知呢。

乌云珠悠哉悠哉地坐在轿子里,眯缝着眼睛,回味着在慈宁宫的那一幕,禁不住独 自微笑了。虽说她被选做秀女但却被指派给了皇弟博穆博果尔!她从小就做的“凤凰于 飞,和呜锵x锵”的美梦就此破灭了,纵然心比天高,可现实却是残酷无情的。面对一 个胸无大志且又其貌不扬的半大男孩,乌云珠只能痛恨舛误的命运,哀叹自己生不逢时, 落了个彩凤随鸦的结局。她不止一次地听家人们私下议论,说她天生的做主子的命!难 道,事情会有转机?为什么当今皇上频频地向自己暗送秋波?连下人们都能看得出皇上 在向自己一天天地逼近,他这是什么意思?乌云珠在惊喜羞怯之余,未免心神摇荡起来。 八旗女子并没有汉人那种严酷呆板的贞节观念,她们自幼享有汉人女子想都不敢想的自 由:不缠足,善骑射,能见客……而且,依照满族的规矩,叔叔娶寡嫂,伯父纳侄媳, 姑侄几人同事一夫,这些在满族人眼中并不算过份,是习意为常的事情。远的不说,孝 庄太后当初为妃时,就是与皇后姑侄二人事奉主子皇太极,而后她身为太后又下嫁给皇 兄多尔衮……所以,在乌云珠看来,她对皇上的挑逗虽有些不安,但她决不会拒绝,甚 至她心里还感到了一丝甜蜜!以前听人们说当今皇上如何年少英俊,如何仁厚聪颖,如 何风流多情,乌云珠不知是真是假,现在看来,这些全是事实,皇上的确风流惆搅,多 才多情,他就是与众不同!一父所生,他与博穆博果尔怎么就有天壤之别呢?

“娘娘,请您下辇吧!”吴良辅亲手打开了轿帘,然后躬腰将手臂伸出,他的衣袖 很长,手须得缩在袖笼里,手臂上搭着一条洁白的百绸巾,这是宫里的规矩。做奴才的 可以给主子当“马橙子”,当“拐杖”,总之要做得恭恭敬敬,一丝不苟,而且还得眼 急手快,这样才能讨主子的好。

乌云珠扶着吴良辅的手臂下了便辇,这才发现宫里已经上灯了,大红的灯笼,橙黄 的光线,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刚才乌云珠只顾想心事,这会儿四下一望,不由得有些 诧异:“这里……不像是坤宁宫啊?”

“娘娘,这是偏门,您进去就明白了。来,给娘娘照着路,您小心着点儿。”吴良 铺的态度出奇的恭顺,口口声声的“娘娘”喊得乌云珠有些不自在。“这位公公,我是 襄王福晋,您可不能随便乱喊的。”

“嗻。”

“也是,这宫里呀各座宫门都差不多一个样儿,都是两面绿瓦红墙夹两扇镶着许多 铜钉的大红门,门外还立着一块雕龙照壁,门里一面雕花琉璃影壁,嗨,真把我给弄得 晕头转向的。”乌云珠迈着轻巧的步子,随着大红灯笼的指引,缓步上了汉白玉的台阶。 皇后召见,不论从国礼还是从家礼而言,她都要循规蹈矩,谨敬小心。

“奴才恭候娘娘!”两名小太监跪在月台前迎候着,乌云珠一楞,忙说:“起吧, 皇后娘娘等急了吧。”

“不,是万岁爷等急了,这回儿他还急得团团转呢,生怕奴才们把事情给弄砸了!”

“万岁爷?皇上……”乌云珠又是一楞,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你个狗奴才,满嘴胡言,看把襄王福晋吓的,快去,禀告万岁爷!”吴良辅狠狠 瞪了小太监一眼,同时扶住了乌云珠,悄声说道:“娘娘,事到如今,奴才也就实说了。 奴才是万岁爷身边的,奉了万岁爷的令以皇后娘娘的名义把您请了来,万岁爷有要事与 您商量呢。”

“不,不……”乌云珠突然从吴良辅的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他,堂堂的当朝天子, 与自己的弟妹有什么“要事”好商量的?况且还是黑灯瞎火的晚上?

“乌云珠!弟妹快进来,朕等你等得好苦哇!”

乌云珠浑身一颤,人像散了架似地摇摇晃晃。红烛下的天子福临浓眉漆黑,眸子射 出了炽热的目光。

“皇,皇上……”乌云珠话没说完便瘫软成一团,福临见状三步并做两步迎了上 去……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顺治皇帝 作者:杨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