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顺治皇帝》34.摩梭女奇特的婚俗


顺治被美貌的摩梭女撩拨得心旌摇荡、想入非非。湿漉漉的秀发,散发出青春的气 息,温柔一笑,不知勾去了顺治的几魂几魄……

隆冬深夜。转眼间顺治帝北上狩猎已过了四十多天,塞外的秋景转瞬就被银装素裹 的冬雪所覆盖,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风景更佳。迷恋塞外景色的顺治帝决定继续住下 去,选个吉日再举行冬季木兰围场,要玩就玩个痛快。再说了,这里日日有美人董鄂氏 相伴,也没了朝中诸多的规矩,朝中之事自有太后和一班子文武大臣们打理,福临落得 个自由自在,他真有些乐不思蜀了!

借大的皇庄里灯火通明,这里听不到紫禁城五凤楼的钟鼓声,附近也没有居民的村 落,但却一点儿也不显得冷清。皇庄的巡更灯在不停地晃动着,四周的白雪与刺眼的灯 光相映射,整个皇庄营地像是披上了深银灰色的大锦袍。皇庄很宽敞很气派,一排排桦 树、榆树、松林形成了天然的围墙、屏风,别有风格,内侧铺有马道,正中是松轩茅顶、 圆木垒壁、兽皮铺地的“皇宫”,虽没有雕梁画栋的色彩和飞檐斗拱的气势,但在这周 围大大小小的军营、帐篷中却非常引人注目,里面烧着火炕、火塘,铺着华毯锦被、裘 皮,嘿,真比住在皇宫大内还温暖舒适呢。

宽大的火炕上,董鄂氏乌云珠像只可爱的小猫蜷缩在一旁,可能是火炕太热了,她 的一只膀子伸在被外,雪白的手臂上戴着一只楼花的金镯子。

“皇上,皇……”睡梦中的乌云珠轻轻翻了个身,手臂下意识地朝旁边伸去,却是 空的。

“皇上,天已经亮了吗?”乌云珠咕哝着还是不愿意睁开眼睛。嗯,怎么没有一丝 声响?

乌云珠这才起身,靠在炕上愣愣地出神。皇上的枕头放得平平整整的,难道,他又 是一宿未合眼?他……这会儿在哪儿,在干什么?昨个晚上,乌云珠早早地就被接到了 这座“皇宫”里,当时皇上正在挑灯夜读,只淡淡地对她一笑:“你先上炕歇息吧,朕 还想再读会书。”说完便将眼睛盯在了那本厚厚的古书上,再也没看乌云珠一眼。满心 喜欢的乌云珠顿觉百无聊赖,有心在屋里走动,又怕惊动了皇上,就这么呆呆地坐在火 炕上,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嗯,记得我是和衣而眠的,难道是他……”乌云珠想到这儿脸上一红,连忙拉紧 毯子盖住了身子,她只穿了件薄薄的胸衣呀。想到这些日子来皇上对自己的种种柔情, 乌云珠的心里又释然了。这回出宫行猎,皇上将后宫嫔妃都留在了紫禁城里,日日夜夜 只恩宠乌云珠一人,真可谓是“三千宠爱在一人”了,乌云珠自是很知足,觉得自己是 这世上最最幸福的人儿,又怎么会想到年轻多情的皇上此刻正在崖下的温泉里与另外一 个女子相拥而眠呢?

很少有人知道,这一次顺治皇帝选中的冬季木兰的宿营地是在教皇崖的半山腰上。 还是从母后的口中,福临听说了“救皇崖”这么个神奇的地方,那一年父皇皇太极兵败 逃到了崖上,他只身一人又中了箭伤,眼看身后追兵已至,而崖下又是陡峭的绝壁和厚 厚的积雪,皇太极两眼一黑身子一软,他是又急又怕又绝望,一下子觉得天旋地转,一 个倒栽葱掉到了崖下!追兵沿着皇太极洒在地上的鲜血蜂蛹而至,看着无底的深渊大笑 而回。谁料到皇太极命不该绝,他并没有落进万丈深渊,而是被崖边堆满了积雪的松树 枝托住了,等他悠悠醒来的时候,正泡在咕咕冒着热气的温泉里,身边围着一群美艳如 花的摩梭族的女子……半个月之后,皇太极在温泉里治愈了箭伤,养足了精神,重整旗 鼓,他一出现便将敌人吓得魂飞魄散。等皇太极东征西讨站稳了脚跟,在盛京坐上了八 角龙廷披上了龙袍,便敕封该崖为“教皇崖”,并手谕文官下轿,武官下马,木兰围场 以此为界,不得擅入崖下摩梭人的地界!这“救皇崖”果真名不虚传,其实,不只是皇 太极,当初太祖皇帝也曾在此被救人热泉疗伤呢,如此奇妙的地方,如此热情而美貌的 摩梭女子,怎能不今年轻而多情的世祖皇帝为之神往呢?

那一日,蒙古四十九旗旗主、达斡尔族的首领、鄂伦春族的首领以及索伦各族首领 依次向福临朝拜,最后朝拜的摩梭族两位女首领,稍稍年长些的是一位中年美妇,披着 黑狐皮大氅,衬得肌肤分外白嫩。年轻的头戴白色貂皮帽,身披大红绣花披风,颜如玉, 目如星,令福临喜出望外!怪不得太皇阿玛和皇阿玛念念不忘“救皇崖”,还有什么摩 梭族的女阿夏,嘿嘿,原来这里的女子生得如此娇嫩鲜美,恐怕太皇阿玛和皇阿玛在她 们那里不只是沐浴疗伤了吧?

福临被美貌的摩梭女撩拔得心旌摇荡,未免想入非非起来。他一脸的笑容目不转睛 地看着这两个出众的女首领,嗯,她二人各有千秋,一个丰腴韵味十足,魅力逼人,一 个像一朵蓓蕾初绽的三月桃花,红艳艳,水灵灵,青春勃发。

摩梭人热情好客却并不淫乱。她们仍保持着自古以来的母系家族群体,家族中的家 长是祖母、母亲或女儿,男人则是陪衬、侍从,处处听从女人的安排和照应,男女相处 得十分和睦。摩梭人的孩子只知道妈妈而不清楚父亲是谁,因此总是由女人当家做主说 了算……

福临心里开始不安分起来,起初有些后悔此番出猎时日太久,没多带几个后宫嫔妃 来解解闷,整天只面对董鄂氏一个人,哪里还有火一样的热情?当然,也还有几个妃子 同来,对她们福临是不屑一顾的,有时候他宁可勾引几个宫女玩玩,这些婢子在又惊又 喜又羞又怕的情形中总能给福临带来几分新鲜和刺激……

大清国的皇帝亲临温泉沐浴,令摩梭女首领兰朵又惊又喜,她先令姐妹们在温泉边 恭候福临,自己一转身消失在一个洞口深处,留下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福临此番是微服出行,随身只带了吴良辅和侍卫耿昭忠,没想到刚入摩梭人的地界 便被眼尖的摩梭女首领认了出来,一群笑靥如花的摩梭女嘻嘻哈哈将福临引到了首领居 住的洞口,却用身子拦住了不明就里的银袍小将耿昭忠:“小将军,着什么急呀,来来, 姐姐们陪你去捉蝴喋,放风筝玩。”

“这是滴水成冰的冬天,你们不怕冷我还怕呢,不去。”耿昭忠四下打量着摩梭人 的住地,看得出,这个新近受宠的侍卫戒备心很强。

“嘻!难道小将军没看见远处的青天白云和绿树吗?我们这儿背风向阳,一年四季 都温暖如春呢。”一个头戴花环的女子笑嘻嘻地指着远方婆娑的绿荫,耿昭忠也笑了, 露出了一排整齐雪白的牙齿:“真是这样。这儿真是个好地方,真想不到这塞北还有胜 过江南的洞天福地呢,妙极了。”

眉清目秀的耿昭忠文绉绉的话令摩梭女们一阵嘻笑,吴良辅扯了他一把:“走吧, 耿将军,别搅了皇上的雅兴!”

再说福临被几位女子推进了一个洞口之后,心里也扑嗵扑嗵地跳了起来。虽然说他 是慕名而来,但对这神秘的地方以及神秘的风俗仍是不甚了解,所幸这洞里虽然热气蒸 腾,但每隔几步就在壁上悬着一盏兽皮的宫灯,倒也清晰可见。这哪是山洞呀,分明是 一个女子的闺房。室内烧着几只火盆,炭火熊熊,让人觉得温暖舒适。地上铺着虎皮褥 子,也许是貂皮的吧,正中间摆着一个小炕桌,放着一盆水仙,怪不得室内有一股子淡 淡的芳香味儿呢。咦,火盆的那边便是一潭碧清碧清的泉水,正咕咕地翻着水花,冒着 热气。福临情不自禁走到水边,弯腰掬起泉水,哇,好热的清泉!“太祖皇帝遇女阿夏, 救人热泉疗伤。此处乃世间奇观,水汤如沸,鸡蛋入水即熟……”福临的脑子里闪出了 这几句话,这可是宫里的“秘史”呀。

福临此时被室内的炭火和热气蒸得浑身燥热,当下也不多想,三下两下便脱去了袍 服和靴子,胡乱朝皮褥子下一丢,一丝不挂地跳进了热泉里。

“咯咯……”温泉里响起了一阵娇笑声:“好个性急的皇上!小女子兰朵已经在此 恭候多时了。”

“噢,兰朵,真的是你吗?那一日在阳光下朕可是把你看了个仔细,过来,让朕再 看看你的模样。”福临的声音有些发颤,在这奇特的二人世界里,他只觉得浑身热血沸 腾,饥渴难耐。

“哗!”一阵水响,兰朵白花花的身子钻出了水面,若明若暗的灯光下,福临看见 她湿漉漉的长发犹如飞泻的瀑布垂在她的腰际,那浑圆高耸的乳房上玉珠滚滚。

“真美呀。”福临惊呆了。三宫六院的嫔妃们谁敢与他一丝不挂地同池同浴过?原 来这女体是这么的诱人,仿佛是一个晶莹剔透的,洁白无瑕的上等羊脂玉似的美人鱼!

兰朵知道大清的皇帝目光中的含意,见过她的人谁不惊叹她的美貌?可能有幸与她 同池共浴的人却屈指可数,作为摩梭族的女首领之一,兰朵生性高傲,又何曾会把普通 的男子放在心上?

“哗!”又是一阵水波飞溅,兰朵像一条美人鱼般地漂浮在水面上,朝福临一乐: “皇上,来抓我呀,来呀!”

福临受到了启发,哈哈一笑猛扑了过去,池中立即泛起了一阵涟漪……

银袍小将耿昭忠也过不了美人关,他被引进了旁边的一间小屋——其实,这一间间 的小木屋都是建在温泉之上,专供人洗浴玩乐,而初来乍到的福临还以为这是一个个小 山洞呢。

一个与耿昭忠年纪相当的妙龄姑娘几乎赤裸着全身迎了上来,耿昭忠早已羞得面红 耳赤,恨不得从地缝中钻出去。

“看你,还是皇上身边的将军呢,这么胆小怕事?这会子连你的主人都泡在温泉里 了,你还犹豫什么呢?”小姑娘咯咯笑着,像蛇一样地缠住了耿昭忠。“嘻,我还真没 见过这么害羞的男孩子呢。”

“谁说我是男孩子?告诉你,我早就是男子汉了,前些日子皇上还封我是巴图鲁 呢。”耿昭忠不乐意了,红着脸分辩着。

“既是男子汉为什么还这么扭扭捏捏的?你不是特地陪你的主人来洗浴的吗?还愣 着干什么?快些脱衣呀。告诉你吧,陪皇上的是我的姐姐兰朵,她让我来陪你,我叫梅 朵。”

“你们,你们摩梭女子太美了。”耿昭忠避开了梅朵那火辣辣的目光,胡乱地解着 战袍,可是,他又停住了手,认真地问道:“难道,难道你们对谁都……都一样吗?”

“你呀,真是个木头。”梅朵伸出纤纤玉手狠狠地戳着耿昭忠的前额:“你把我们 摩梭女子想成什么了?告诉你吧,我们摩梭人好客规矩,却并不淫乱而轻贱了自己。对 朋友我们以礼相待,对敌人我们拒之门外。对尊重我们的人我们热情有加,对贬低我们 的人我们不屑一顾。若不是看在大清国的皇帝是我们最高贵的客人的份儿上,你少不了 要挨一顿鞭子。对了,你快听听,屏住呼吸。”梅朵的小嘴朝隔壁努着,耿昭忠轻手轻 脚地将耳朵贴在了木板上。过了一会儿,耿昭忠嘿嘿笑了起来,原来,他听出了隔壁是 吴良辅那尖细的嗓音,他一声接一声地哎哟叫唤着,想必是正遭罪哪。

“请梅朵姑娘恕罪,在下有所不知,冒犯了。”耿昭忠一本正经地向梅朵赔着不是, 因为他已经从吴良辅那哀号的声音中体会到,若是受到这些摩梭女的捉弄肯定是不好受 的。

“知道就好。我们摩梭人原本就是个特殊的部落,生活习俗与外人格格不入,也难 怪你不理解,好啦,本姑娘就不怪罪你了。”梅朵说完抢先一步跳进了温泉。

耿昭忠迟疑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脱了个精光,嘿,刚刚自己就这么赤条条 地向梅朵姑娘恕罪?没羞没羞真没羞!耿昭忠又羞又愧又激动,他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 七情六欲了,这一次他不再犹豫,朝站在池中的梅朵扑了过去,池中立即掀起了阵阵波 浪,俩人嬉笑着搂成一团……

福临在温泉里与兰朵尽情嬉闹之后,又美美地饱餐了一顿,这才恋恋不舍地告别了 兰朵。“好兰朵,这一次的经历朕刻骨铭心,放心,朕过两日再来,以后每年的木兰朕 都亲自来,就住这‘救皇崖’上。”

“皇上,摩梭部如今人少力弱,皇上须得为我们撑腰呀。我们摩梭女子不出嫁,否 则,兰朵愿意终日侍候皇上!”兰朵的眼中泪水涟涟,话语中充满了温情,与刚才在水 中无所顾忌的样子判若两人。

“放心,朕不会辜负你的。”福临已经穿戴整齐,他得趁天亮之前赶回皇庄去。

“皇上请看——”兰朵见福临急着要回去,心中一急,拉着福临走进了一间书房。 书房的正中挂着一个横幅,福临一眼就认出,那刚劲的字迹出自他父皇的手笔:“神池 疗伤”。

“哈哈,这么说这间屋子也曾是我皇阿玛住过的唆?”福临不觉笑出了声,他们父 子在这一点上是何其相像呀,竟迈进了同一间屋子!

“何曾住过一天,你皇阿玛在这里整整住了一十五天!天天都是我母亲陪着。今天, 母亲又让我来陪你,可你却急着要离开!”兰朵的眼泪又流出来了。

“朕真的是有要事在身。”福临苦笑着,伸手揩去兰朵脸上的泪水。“朕虽贵为天 子,但在宫中却觉得十分无奈,老祖宗订了多如牛毛的条条框框,这规矩那忌讳,由不 得朕呀。再说那些汉人总是睁大着眼睛盯着朕,动不动就拿他们的三纲五常来指责朕。 唉,朕这皇帝当的累呀!说实话,朕倒情愿脱去皇袍,与你在这世外桃源般的洞天福地 尽情欢娱!怎奈国不可一日无君哪。瞧瞧,朕的皇玛法和皇阿玛都来过摩梭,如今朕也 来了,以后朕还要让朕的儿子来,孙子来,总之,摩梭与大清是世世代代分割不开了 的。”

“但愿如此!摩梭原本是山野部落,势单力薄,常常遭受他人的欺辱。这下子皇恩 浩荡,我摩梭人从此可以安居乐业了!小女兰朵代表全摩梭人先谢过皇上了!”兰朵说 着便要盈盆下拜。

“不必多礼!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又何必见外呢。”福临连忙扶住了兰朵,目光中 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小女子愿侍候皇上一辈子!愿皇上身体健康,多子多福,万寿无疆!”

“那好哇,不如你也给朕生个皇子吧。”福临趁机将兰朵搂进了怀里,俩人又是一 番亲热。……

董鄂妃一早起来就闷闷不乐。她是个极敏感的女人,多日来与皇上的朝夕相处,对 皇上那炽热如火的激情乌云珠已经习惯了,可近几日皇上却对她不冷不热不即不离的, 眼神也有些冷淡,乌云珠心知不妙,皇上在外面肯定又有花头了,可这大漠荒野的,皇 上又会迷上谁呢?

“好累呀!”福临回到了皇庄的“皇宫”里,打着哈欠,一脸的疲惫。

“皇上,臣妾给您请安了。”乌云珠的声音怯怯的,她弄不明白为何在一夜之间自 己会失去了皇上的欢心?如果这时候福临正眼看她的话,就会发现她的双眼红肿,她刚 刚还在暗自垂泪呢。

“不必了,朕身子有些乏想歇会儿。”福临根本没看乌云珠一眼,乌云珠顿时觉得 手脚冰凉。看来她的猜测是对的!

“万岁爷,您要不要个热手巾揩揩脸?”吴良辅走路一蹶一拐的,似乎很疼。

“全都退下。”

“嗻。”

“吴总管,你跟皇上去了哪儿?”乌云珠悄悄跟在吴良辅的身后,出了“皇宫”才 开口问道。

“没,没去哪儿。皇上一早醒了,说去遛个弯儿。”吴良辅苦着脸,走路一副龇牙 咧嘴的样子。

“皇上昨晚一宿没回来,他宿在哪里?这冰天雪地的,难不成你帮着他又去骗谁了 吧?”

“哎哟喂,董娘娘,您可冤枉奴才了。您不是说了吗,这冰天雪地的皇上又能去哪 呢?娘娘,您就放宽心吧,皇上对您可是真心实意的。”

“哼,他见一个爱一个,对谁都是真心实意的。”董鄂氏气不打一处来,情知从这 个奴才口中套不出半点实情,气得一转身回了自己的住处。

“乖乖,看不出娘娘也会发脾气。唉,女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是祸水!那两个 摩梭臭婆娘可把爷爷我给害惨了。”吴良辅恨恨地骂着,没好气地喊了起来:“小柱子, 小喜子,还在挺尸呢,快给爷爷捶捶腰!”

“怎么了你这是?”福临一觉醒来,日已西斜。“朕怎么看你不对劲儿?”

“万岁爷,您可说准了。昨个晚上,那两个摩梭臭婆娘把奴才整得好惨哟。您说说, 奴才是中人这与她们又有什么关系?可她们却气得又掐又抓说是奴才欺负了她们!万岁 爷,奴才连身上的命根子都给割了,还拿什么去欺负人哟。”

“哈哈哈哈!”福临一听乐不可支:“要不,今晚上咱再去出出这口气?”

“别!”吴良辅两手直摆:“奴才这回可丢尽了脸面。堂堂的大内总管被那两个又 高又壮的臭婆娘像拎小鸡子似地抛来抛去,嗨,万岁爷,奴才这心里不好受哇!”吴良 辅低下了头。

“看看,还亏你说得出口呢,堂堂的大内总管也有落泪的时候?好了,朕也知道你 吃这碗饭不容易,等回北京朕赏给你一处宅子,娶他个三房四妾的,再抱个养子,这日 子不也就红红火火的了吗?”

“谢万岁爷!”吴良辅破涕为笑:“奴才只要跟在万岁爷的身边心里可甜着呢,多 风光呀,人家羡慕还来不及呢。老家亲戚街坊想着法子要把自家的孩子往宫里送呢,都 觉着我有出息呗。”

“这就好,这就好。走,随朕去看看费扬古,也不知道他受的内伤好些了没有。”

出了房门,福临被四周洁白的瑞雪刺得眯起了眼睛,白雪反射着正午的阳光,银光 眩目,眼前似有无数条彩虹闪烁。最美的是福临御座前的篷顶树枝上挂着的一串串冰珠, 冰树玉枝与红黄夺目的龙旗相辉映,鲜艳夺目,无比璀璨。

御座里铺着厚厚的皮褥子,众太监们伺候着福临坐了进去,又忙着递上手捂子和毛 毯。福临头戴着薰貂冬冠,冠上饰着一颗龙眼大小的东珠,身披豹皮大哈,围着火红的 狐毛厚围巾。

侍卫们抬起御座,踩着厚厚的积雪“咯吱”“咯吱”地往前走,不多时,便传来了 马嘶声声。“嗬,瞧那些马儿,毛色明亮,高大健壮,过去看看。”

“万岁爷,那黑汉子胡图果然有一手驯马神技,奴才的这两手跟他一比呀,差远 啦!”兀里虎手指着骑在一匹黑马上的黑衣大汉对福临比划着。“他每天早上出去驯马, 到正午才回,原先这些野马驹子可毛躁了,见了生人不是妁蹶子就是一阵吼叫,您瞅瞅 这会儿,它们一个个摆尾踏蹄的多温顺呀。”

“嗯,果然如此,兀里虎,要不你拜胡图为师跟他学学?”

“奴才倒是想呀,就怕人家不收咱呢。”兀里虎嘟哝着:“拜师学艺这不丢人吗? 怎么着奴才也是大内管事的,还戴着四品顶戴呢。”

说话间,胡图已经远远的翻身下马拜见了福临:“皇上吉祥,奴才有礼了。”

“胡图,作朕的驯马师不觉得委屈吗?好好干,将功赎罪。”

“谢皇上厚爱!能为皇上效犬马之力,奴才也就知足了。皇上您看,这群良驹中有 十匹东海窝稽马,都是百里挑一的,经奴才这些天的调教,已经十分驯熟。尤其是这一 匹,奴才称它是日月银鬃兽,来来,过来,”胡图一声唿哨,一匹毛发丰满油亮的白马 驹闻声而来,低着头在胡图身上摩鬃舔衣,十分亲热。

“果然是一匹良驹!”福临见了这匹宝马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莽汉子胡图这回没 有扯谎,他果然有高超的驯马神技;喜的是自己一直想寻一匹中意的宝马良驹,今日终 于遇见了。“窝稽有神兽,体白如银练;走如柳絮飘,弛似玉雪飞。好一匹日月银鬃 兽!”

见皇上连连称赞,并且赋诗一首,胡图咧嘴一乐:“皇上,这匹宝马就请恩主收为 坐骑吧,以此经后,胡图和这些良驹便都是皇上的了,胡图愿为皇上效命,粉身碎骨, 在所不辞!”

福临见胡图情真意切,心中未免高兴,认为这黑汉子果然是个知恩图报的巴图鲁, 从此自己手下又多了一员忠心耿耿的猛将,当下便点头答应了。“朕也十分喜欢这匹宝 马,兀里虎,这日月银鬃兽日后就由你照管了,若有一根毛发受损,朕唯你是问!”

“嗻。”

“那……”胡图睁着一双突起的大眼珠子:“奴才每日喜欢饮日月银鬃兽的乳,无 论再饥再累,只要吮吸它的鲜乳,便觉浑身温暖,力气恢复如初。要是一日不吃它的奶, 奴才会受不了的。”

“哈哈哈!”看着胡图此时欲罢不能、欲说还休的窘态,福临开心地笑了起来,这 黑汉子也知道害羞啊。

“去,兀里虎,认胡图为师傅吧,好好学学他的驯马术。胡图啊,你教教徒弟还照 样有鲜马奶喝,满意不满意呀?”

“嘿嘿嘿嘿!”“谢万岁爷?”黑脸的胡图和白脸太监兀里虎两个人都乐了,一个 笑声粗犷浑厚,一个笑得清脆悦耳,这一粗一细听起来还挺和谐的。

起风了,虽说是中午时分,但突起的狂风卷起了地上的积雪,呼啸着抛上半空,刹 时太阳的光芒便被遮住了,天变得有些阴暗而显得冷清。强劲的朔风吹得松林呜咽,像 刀子似地刮着人们的脸,营地里的帐篷像一只只遇上风浪的小船,晃动着似乎很快就要 倒塌下去。

“该死的天气!回宫!”这时候福临不禁想起了紫禁城的好处,是的,出巡多日, 他也真的该回“宫”了。

费扬古的帐篷正在狂风中剧烈地摇晃着,董鄂妃四下张望着,脸色煞白。一般在野 外搭篷内室起码要围上皮毯,把火煻、火炕烧得旺旺的,尤其是在寒冬时节,否则,人 睡着了还不得冻成冰棍儿?可弟弟费扬古的帐篷却只是一层单薄的牛皮,虽然生着火炕、 火煻,那刺骨的寒风却无孔不入,正肆虐地从门帘、窝缝里拼命往里钻,把原本就显得 清冷的帐篷弄得更冷了,寒气袭人。董鄂氏刚来了一会儿,便冷得有些发抖了。

“弟弟,你,冷吗?”

费扬古躺在皮毯上,眼皮动了动,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但却说不出话来。他中了 黑砂掌,整个胸口都变得黑紫黑紫的,他不能开口说话,稍一用力就会吐出黑紫黑紫的 血。他就这么躺着,已经好些天了,御医也没辄,费扬古吃什么吐什么,给他喂药丸子 灌汤药反倒是害了他,不但没见好,反而加重了。

看着几乎是奄奄一息的弟弟,董鄂氏面容悲戚,泪流满面。“难道就这么看着弟弟 死吗?弟弟舍身救了皇上的性命,皇上却不闻不问,夜里出去鬼混,白天高谈阔论,甚 至对我也开始疏远和冷落了。这究竟是为什么?这多么不公平呀!人都说外戚依内宫而 荣,恃内宫而骄,可,我这个做皇妃的却没有给弟弟带来好运呀!”

尽管这样,董鄂氏在内心还是承认福临是一位多情而重情的皇帝,他在位期间处理 过的许多事情都是受感情的左右,而他想方设法纳董鄂氏为后妃并在很常一段日子里对 她恩宠有加也是其中的一件。在董鄂氏进宫后不久,她的父亲鄂硕的官职便从护军统领 晋升为内大臣,世职也从二等男进为一等子,后又进为三等伯,鄂硕的职位晋升得如此 之快,自然是借助了皇帝对他女儿的宠爱。真正是“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金屋妆成娇侍夜,王楼宴罢醉和春。姊妹弟兄皆烈士,可怜光彩生门户。遂论天下父母 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文武百官气不顺也不行呀,谁叫自己没生出这样的女儿呢?

其实,董鄂氏乌云珠的父亲鄂硕并不是那种恃宠而骄的庸俗之辈。他的家族虽然出 了个受宠的皇妃,但他的荣耀绝不仅仅因此而获得。

鄂硕所在的栋鄂氏(即董鄂氏)家族是满洲的世族,三代武职。其祖伦布,在太祖 时曾率400人前来归附,太祖授其长子锡罕(即鄂硕之父)为骑都尉世职,后来,锡罕 在随贝勒阿敏远征朝鲜时战死疆场,鄂硕继承了父业,为三等轻车都尉世职,继续跟随 太宗南征北战。鄂硕曾跟随着豫王多铎征明,跟随着睿王多尔衮讨伐察哈尔的林丹汗, 后多次人关征明。清兵入关之后,鄂硕马不停蹄南下征战,转战于陕西、江南等地,战 功显赫,世职晋二等男爵。到顺治六年,鄂硕被擢为镶白旗满洲副都统职,追随郑王济 尔哈朗,前往两广讨伐永历政权。自天聪八年鄂硕第一次参战到顺治六年征湖广和两广, 鄂硕戎马生涯15年,从关外杀到关内,从塞北杀到江南岭南,为大清打江山立下了汗马 功劳,他的确是一位战功卓著的战将。只可惜,在鄂硕的女儿成为皇妃后的第二年,鄂 硕便撒手人寰,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下女儿给他带来的满门荣耀就匆匆离去了。作为鄂硕 唯一的儿子,费扬古承袭父亲的爵位时,还只有14岁。现在,青春年少的费扬古身受重 伤,面色枯黄,两眼无光,难道,他就要去见他的父亲了吗?

“不,我要去见皇上!”董鄂氏想不下去了,心乱如麻的她哆嗦着给弟弟掖紧了皮 褥子,一转身便要出去,却差一点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阿弥陀佛!老袖无意间冒犯了女施主,尚请谅解!”随着被风掀起的风帘一开, 一位光头和尚双手合什低垂着眼睑站在了董鄂氏的面前。

“你——是什么人?要干什么?”惊慌之余,董鄂妃后退了几步,声音中带着不安 和惊恐,右手下意识地按在了腰间的佩剑上。

“嘘——”门帘又一闪,银袍小将耿昭忠走了进来,照例带来了一股冷风,他的衣 帽上落了厚厚的一层雪,想必在野外耽搁了不少时间。

“小人不知娘娘在此,冒犯了。”耿昭忠行礼之后,将董鄂氏带到了一旁,如此这 般地说了一遍。

“当真?”董鄂氏不再惊慌,仍带着疑问。这个身份不明的和尚能医好弟弟的内伤?

“这全是皇上的旨意。娘娘放心,您就先回吧,给将军治伤要紧哪。”

“那……”董鄂氏犹豫片刻,把目光转向光头和尚。“就拜托这位师父了。”

“嘻嘻!老讷发过誓,说今生决不再多管闲事,可禁不住这位小将军的再三恳求。 对了,小将军,你不是说这里有上等的美酒吗?先抱两坛来让老衲喝了暖暖身子。”光 头和尚用手挠着头皮,摇头晃脑,嘻嘻哈哈。

董鄂氏刚放下的心又提紧了:“这样一个疯疯癲癲的臭和尚凭什么相信他?万一是 贼人……”

“老师父,你若要小的拜你为师,得先治好这位将军的内伤,不许耍赖!这是皇庄, 少不了你的酒喝!”

“岂有此理,老袖救了你的命,你反倒忘恩负义翻脸不认人了!”老和尚一双金鱼 眼瞪得更圆了,显得怒不可遏:“若不是见你小子天资聪颖,是个可造之材,鬼才救你 呢。”

这么一说,董鄂氏想起来了,这个光头和尚就是那一日在比武场上从胡图的飞马连 弩下救出耿昭忠的玄袍和尚!嗯,他出手不凡,或许真的能医好费扬古?别人不信,耿 昭忠和皇上自己总该相信吧?

“求师父快快医好我兄弟的病!小女子先谢过师父了!”

“这个是自然……哎,男女有别,多有不便,女施主请不必施礼了。罪过,罪过, 阿弥陀佛!”光头和尚结结巴巴,居然收敛了刚才的痴狂样子。

董鄂妃这一次是错怪了福临。费扬古为救自己而中了毒砂掌,福临能无动于衷吗? 更何况费扬古还是自己爱妃唯一的弟弟?

那一日比武场上的混乱让福临大吃一惊。当了这些年的皇帝,从小就处在担惊受怕 之中,凭福临那双擅长察言观色的眼睛,什么事都瞒不过他的视线。胡图这头笨熊自称 是阿巴塔,把比武场搅得乱七八糟,当时福临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果然一阵风沙起后, 人群中有人朝自己下了毒手,多亏忠心耿耿的费扬古挡在了身前,否则躺在地上奄奄一 息的可就是他福临了!

思先想后,福临起初的念头是即刻结束行猎回京,可他又不甘心。身边有这么多的 侍卫和大内高手护驾,难不成让一两个反毒小人吓破了胆?再说了,这个歹人是怎么混 进来的?他跟眼前的这邦大臣侍卫们有没有关系?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福临不愧为真 龙天子,当时他就觉得救出耿昭忠的玄袍老和尚大有来头,这使他颇感兴趣。这位老和 尚无疑是位武林高手,否则他怎么能在瞬间从胡图的连弩箭下救出呆得半死的耿昭忠? 他为什么要救耿昭忠?身为小王爷,耿昭忠断不会与这些来路不明的武林中人扯上关系 的,这一点福临颇有把握。隐患未除,势必重现,福临拿定主意再拖延些时日,索性驻 扎下来接着进行冬季木兰,故意给歹人一个有利的时机,另方面也看看那位老和尚是何 来路。如果老和尚有意相助,那可就太好了,福临有了这位武林高手的保护,尽可以放 心地在雪原林海中追逐野兽,猎豹打虎,玩个痛快。甚至,福临还打称聘老和尚为师傅, 让他训练八旗子弟,顺便在木兰中选择精兵强将。八旗子弟明显的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他们在北京的豪宅王位是越盖越大,越盖越豪华,可他们的功夫却变成了一击就溃的烂 豆腐。唉,这就是养尊处优的结果呀。就说富寿吧,福临念他从小丧父,一再地给他晋 爵封为显襄亲王,可这孩子却不怎么争气,小小年纪养得又白又胖的,活脱脱一个白痴 的样子,唉,他的父王豪格当年可比他精明多了!

福临的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秘密、天机。他不顾危险坚持要进行冬季木兰围 场,惹得索尼、鳌拜等老臣们直埋怨,个个提心吊胆。而心眼活络的耿昭忠却成了皇上 的心腹,他按照皇上的旨意,终于在皇庄外的一座破庙里找到了这位衣衫破烂、貌不惊 人的老和尚。现在,一切的希望都在老和尚身上了。

光头老和尚不再言语,盘腿坐在了费扬古的对面,吩咐着:“扶他起来,让他自己 坐着。”

“这……”耿昭忠迟疑着,已经气若游丝的费扬古还能自己坐着吗?但耿昭忠没再 问,他对这个救命恩人有一种自然的亲近和信任感,平白无故,他为什么要救自己?他 肯定是个好和尚。

光头和尚闭着眼睛,双手合什,口中念念有词。猛然间,他伸出了黑不溜秋、粗糙 不堪的双手,向费扬古的胸部重重地一击……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顺治皇帝 作者:杨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