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顺治皇帝》39.玉林琇西山说禅道


从玉林诱和尚那里刚刚领受了“行痴”法号的大清天子,尘心方要泯灭,却让一个 绝色女儿给搅得红尘千丈,顺治痴痴地望着尤物那吹弹得破的玉肤,欲哭无泪……

东城西郊有群山,总各为西山。古人形容西山说:“连冈叠岫,上于云霄”,“挹 抱因环,争奇献秀”,景色异常清幽,春夏秋冬景色各异,妙不可言。春夏之交,晴云 碧树,花香鸟语;秋季则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冬天,则积雪凝素,雪景尤胜,时人誉 为:“西山晴雪”或“西山霁雪”,是北京著名的景胜之一。自金元以来北京地区就流 传着“燕京八景”,历代帝王、文人纷纷为八景咏诗,八景遂名扬天下。八景为:“太 液晴波”(或“太液秋风”),说的是北海、中海和南海的水上景色;“环岛春云”指 北海的琼华岛(后为万寿山)白塔、松柏等美景;“金台夕照”:是从燕昭王筑黄金台 的典故中引申出来的,金台遗址在广安门外;“蓟川烟村”,北京古为蓟地,周围多树 木,四季苍郁,轻烟拂空,故名;“玉泉垂虹”,京城西玉泉山和玉泉池,水青而碧, 清澈见底;“卢沟晓月”,广安门西南二十公里处的卢沟桥两侧栏上雕有数不清的石狮 子,晴空或月正时登桥遥望最为迷人;“居庸叠翠”,位于京城西百余里处的居庸关, 为万里长城的重要关口之一,有关城和边墙,形势极为险要;还有一景即为“西山晴雪” 或“西山霁雪”。

西山慈善寺的红墙碧瓦,在漫山遍野的瑞雪中格外醒目。一夜大雪,将寺前的小路 都封住了。清晨雪霁,两位灰衣僧人打开了山门,挥舞着扫帚和铁铲,不一会儿便扫出 了一条路。

“师兄,今儿个天冷,大雪封山,香客恐怕要少喽。”小僧人扔下竹扫帚,双手揉 搓着被冻红的耳朵。

“未必!”高个僧人还在铲雪,他不时地往手上哈着热气。“咱庙里来了高僧,等 会你就瞧吧,那香客若不把咱这山门坎给踏破了,我就喊你一声师兄!”

“嘻嘻,你这么大个子,我哪敢让你尊我为师兄呀,倒是下回烤野兔子吃的时候, 你吃慢些,多给小弟我留着就成了。”

“去去,说话不会小声点儿?没有拿你当哑巴,干活吧。”

“咦,师兄,还真让你说准了,这么早就有香客上山了。”小僧人一声高喊,又蹦 又跳到殿里告诉师父去了。

“哼,小赖虫,小馋猫,好吃懒做的家伙。”高个子僧人嘴里咕哝着,手里的铲子 舞得更快了。

清晨的阳光投在山野雪原上,映出淡淡的粉红色,而未照阳光的阴影处又泛出浅浅 的蓝色,使银妆素裹的雪地显得多姿多彩。一顶绿呢小轿晃晃悠悠地顺着弯弯山路慢慢 爬了上来,八名轿夫着红袍青靴,个个威武壮实。轿子前后还跟着数十名着风衣风帽的 侍从。

“乖乖,看这阵势,这位香客必定大有来头,得,今儿个咱这慈善寺又能有大宗的 收入了。”高个子沙弥连忙放下铁铲,双手合揖,迎上前去:“风雪严寒,有劳施主, 请寺中安歇。阿弥陀佛。”

从绿呢轿中下来一位披貂皮大氅的年青人,黑色的狐皮暖帽上嵌着一颗大红的宝石, 脖子上围一领火红的狐毛围巾,据说是用几十只火狐狸的腋毛缝制而成的,柔软异常, 围在胸前仿佛里面藏着个小火炉子似的。

大个子沙弥见来人气宇不凡,忙退到一边,双手合什,从眼角偷偷打量着。八抬大 轿,前呼后拥的,就连那些仆役侍从也显得那么有气派,沙弥心想轿中里的必定是一位 老成持重的官令,谁知竟是一个翩翩美少年!此人额高而宽,眉宇俊朗,浓眉如黛,一 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透出一股子令人不可抗拒的尊贵威严之气,英气逼人,可是,这少 年的眼神中仿佛还有一丝迷茫。

“看来,这个富家弟子遇上了烦心之事,瞧他这气派又能有什么事让他心烦呢?” 沙弥挠着后脑勺百思不得其解。他的修行还不深,不能够像师父那样能洞穿一切,所以 他依旧只能是个沙弥。

“爷,雪地上滑,您走路悠着点儿。”披着狗皮风衣的吴良辅上前一步,放下了长 长的衣袖,将右手臂高高抬起,正好成了福临的“拐杖”。

自从皇上拜望了海会寺的高僧憨噗聪之后,由于憨璞聪巧于辞令,与顺治帝相谈甚 洽,少年天子仿佛突然遇到知音,不久便召憨和尚入宫问佛法大意,从此,佛教也打开 了清宫的大门。顺治十年,北京地区的佛教徒对横行肆虐的天主教甚为愤怒,便聚资重 葺毁于明嘉靖年间的城南海会寺,并请来临济宗龙池派四世法师费隐容的法孙憨璞聪和 尚主持新刹。憨璞聪善于攀附权贵,他得知满族人对佛教并不感兴趣,便想方设法买通 关节,用重金贿赂了少年天子身边的当红太监吴良辅。这一招果然灵验,没多久,少年 天子趁去南苑秋猎之机,中途走进了海会寺,这一进,少年天子便不愿意再退回来了。 对佛教近乎茫然无知的顺治帝将憨璞聪请进了西苑万善殿为自己详说佛法,这一说就是 十天。于是,少年天子知道了,天外还有天。顺治帝欲罢不能,对佛教产生了浓厚的兴 趣,憨璞聪见时机成熟,便向当今佛界的宗门耆旧以及江南各大名刹的高僧如玉林诱、 茚溪森、木陈忞、玄水果等逐一告知,从而使佛教的临济宗抢先一步在京城和紫禁城里 站稳了脚。顺治帝一高兴,使敕封憨璞聪的“明觉神师”,派他住持憨忠寺(今北京法 源寺)。

吴良辅心里也高兴呀,顺治的心性做奴才的摸得最透。他先让憨和尚在书肆和隆盛 轩里出现,引起顺治的好奇,让他动心觉着有趣,而不是让憨和尚贸然去求见。因为皇 上是什么身份,真龙天子呀,求见的人太多了,皇上既使肯见,过不了一两天的功夫, 就会忘到脑后去了。而且,若是正经八百地引见,可能会让汤若望紧张,这个鹰鼻鹊眼 的洋鬼子心眼儿多着哪,他能让佛教人宫抢夺他的地盘?吴良辅对汤若望的洋教早就看 不顺眼了,他那天主圣母什么的,能抗得过中国的如来佛观世音?别人不知,吴良辅心 里可是清楚得很,皇上和太后之所以如此看重汤若望,除了这人有些学问,人品不坏, 更重要的是南明永历政权也信洋教,要争夺天下招降永历政权,起码也得做做样子尊敬 洋教,这叫国家大事!可是,眼下孙可望已经归顺了,永历眼看也就要玩儿完,因此说, 洋教在清廷里的地位也就该被佛教所取代了。吴良辅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这些他已经参 透了。今天,吴良辅是陪天子来拜见浙江湖州报恩寺的住持玉林琇的。

说起来,吴良辅和玉林诉又里应外合布置好了一个圈子,让顺治帝迫不及待,“自 投罗网”。随着对佛事的了解,顺治已不满足仅与憨和尚谈禅了,于是便遣使南下宣诏, 请玉林诱入京说法。玉林诱十八岁循入空门,仅仅数月,便悟道得法,二十三岁成了报 恩寺住持。他“出世”之早,为禅门罕见,倍受佛门弟子尊敬。在他住持之下,报恩寺 寺境清肃,道风严峻,为一时典范,加上憨璞聪的竭力推荐,终于引起了顺治帝的好奇 和兴趣。如果临济宗诸僧能得宠于大清皇帝,那么这一门派的发扬光大将是无可置疑的。 但玉林诱已经吃透了少年天子的心思,他借故自己“卧床不起”、先母未葬等等,迟迟 不赴诏,而顺治却并不恼怒,只是再三敦促。由于当时江南士人多不满异族统治,对满 族人统治的大清有着广泛的排斥情绪,加上世俗之隔,有大量的汉人文士遁迹于禅门, 崇尚遗民风节,而佛门之中也一向有所谓的高僧“谢宠忘荣”之说,因此玉林琇故作清 高,生怕影响了他在江南士人百姓中的声望。现在时机成熟了,玉林琇才姗姗起程,少 年天子等得实在是不耐烦了,这不,不顾天寒地冻亲自拜望玉林诱来了。

人创造了宗教,而非宗教创造了人,因此宗教的根源不在天上而在人间。佛教反映 着中国现实社会的诸多苦难,并且为人们“指出”了一条脱离苦海、寻求来生幸福的通 径。顺治帝一向多愁善感,他在十字架下没找到光明之路,却在佛门中看到了曙光,他 相信他的痛苦——爱别离、怨憎恨之苦可以在佛教中得以消除。

福临边走边想穿过了前殿,踱进了大雄宝殿,宝殿全塑着佛祖金像,右边是有求必 应坚毅严肃身骑百象的普贤菩萨,左边是聪明睿智笑容可掬跨着雄狮的文殊菩萨。大殿 两侧是瞠目龇牙,形态各异的四大天王。此时殿内无一闲杂人员往来,正中供桌上青灯 长明,烟雾缭绕,只有轻脆的木鱼声在高旷的大殿里回荡。奇怪,在这神圣不可亵渎的 殿堂里,福临的脑子里竟出现了另一幅不堪入目的画面来。

满族人崇信喇嘛教,自然喇嘛庙是随处可见的。而喇嘛庙里最常见的则是欢喜佛— —即牛女鎏金佛,此佛全身为一金牛与美女交媾之形,牛头圆眼嘴脸狰狞的欢喜佛身下 压着一个美貌女子!此外,还有男佛女佛,每一对都是相对着的,或坐或立或卧,奇形 怪状,荡人心魄。此外还有鬼神殿,中间供着身长两丈的恶魔,长着人的人体狗的脸面, 头上还生出两条两角,怀抱一个裸女,做押蝶之状,妖态百出。而且恶魔的脚下还踏着 许多裸体的女子。说起来,这西山上原先就有一座喇嘛庙,只是庙里的喇嘛无恶不做, 早已臭名远扬……

“佛祖在上,受小的一拜!”吴良辅“嗵”地一声拜倒在地,喃喃的祷告声打断了 福临的思绪,刹时他的脸色鲜红,心嘭嘭地跳了起来。瞬眼醒悟过来的福临为自己刚才 的胡思乱想而羞愧难当,在高不可攀的如来佛祖面前,堂堂的大清天子突然间觉得自己 是这么的渺小,这么的庸俗。佛法广大,宇宙无限,身为皇帝,也有七情六欲,也是苦 海中的凡夫俗子,好比大千世界里的一粒尘埃,浩瀚星空中的一颗流星,是那么的微不 足道,卑不足称!与佛祖相比,人的生命太短暂了,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奈何?

福临的心里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悲哀,双腿一软竟也跪在了蒲垫上,拜倒在了至高无 上普度众生的佛祖脚下,将头低了下去。这一拜,露了馅,福临穿在里面的明黄色龙袍 的衣角露了出来,敲木鱼的老和尚惊喜地喊道:“万岁驾到,贫僧有眼无珠,有失远迎, 罪过,罪过!”

福临一怔,见被他识破了身份,索性脱下皮大氅甩给了吴良辅,对老和尚说:“朕 特来拜望玉林诱大师,烦请大师出来相见。”

“大师已恭候多时,请万岁随贫僧到后院去。”

福临有些不悦,心里说玉林诱,你的架子也太大了吧?三番两次请你不来,来了却 又避而不见,唉,朕真是着了魔了,竟被你这个和尚牵着鼻子走。没办法,就再忍耐一 下吧。

福临轻轻叹了口气,跟着和尚往里走。吴良辅心里高兴,扯着嗓子喊道:“皇上有 旨,今儿个慈善寺关闭山门!”随行的轿夫立即四下散开,在寺里众多的屋宇前后兜起 了圈子。扫雪的两个沙弥互相看了一眼,咕嘀着:“原以为来了个有钱的主儿,这倒好, 天底下最有钱的皇上来了却是一个子儿不掏,还得关了山门,这香火钱可从哪儿来呢?”

难怪刚才福临在大雄宝殿里会走了神,原来这慈善寺的前身叫魔王庙,果然曾经是 一座喇嘛庙!只是经过济临宗门下僧人们的修整和重建,才使原先的阴霾鬼魁之气荡然 无存。而翻修过的藏经楼、念佛堂与方丈室等,都显得非常幽静和古朴。阳光下,覆盖 着积雪的苍松在微风中抖动着被压得弯弯的枝条,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静谧和空旷,除 了脚踩积雪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之外,仿佛一切都凝固静止了似的。福临不觉屏 住了呼息,神色渐渐庄重起来,他甚至意识到在这样一处超然化外的地方,要忘却尘世 似乎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这里是玉林诱的临时禅房,窗明几净,长几上摆着几卷经书和纸砚,禅床上盘腿坐 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和尚,若不是他颌上几络雪白的长须,倒像是一个十几岁孩童的模样, 四个字便可概括:鹤发童颜。

福临进了禅房之后第一个感觉是阴冷,奇怪,这房里居然连个火炉子也不生!这和 尚来自江南,他能受得了北地的冰雪严寒吗?这和尚原来貌不惊人,难怪不肯入京,他 的这副尊容可真有些登不了大雅之堂!福临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两句诗:“只疑云雾窟, 犹有六朝僧”,又想起了汉人故事里与白蛇精作对的法海和尚。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 玉林诱睁开了眼睛,面无表情地一指对面的竹椅子:“请坐!”

福临心里一慌,连忙就坐了下去。“哎哟天神,好凉呀!”可也是,大冷的天坐竹 椅子,让这位皇帝如何受得了?唉,要是披着那件狐皮大氅就好了。但,这玉林诱为什 么就不冷呢?

福临与玉林琇的目光终于相遇了。只这一瞥,少年天子的心灵便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玉林诱那稳如泰山的打坐姿态,长眉疏髯,清瘦安详的面庞,细长的眼睛中射出的超凡 脱俗的光芒,令一直心神不定的福临顷刻间变得心悦诚服了,他规规矩矩地垂手坐着, 身子绷得笔直,像是一个犯了错误诚心接受老师训斥的学童。

“朕想前身的确是僧,如今每到寺院禅房,见僧家窗明几净,处处洁净,总是好生 羡慕不忍离去。说来也怪了,朕宫里差役奴婢数百上千人,怎么就不觉得如这般清爽洁 净?”

“老油看来,皇上乃佛心天子,若久修梵行,定能修成正果。”

“朕有一事不明,还请大师解惑。”福临认真地看着玉林琇:“从古治天下,皆是 祖祖相传,日理万机,不得闲暇。朕祖上信天神,奉喇嘛,而朕却好学佛法,这却是为 何?朕是从谁而传?”

玉林琇眼睛一亮,仿佛紧紧地摄住了福临的魂魄,循循善诱:“老衲观皇上乃是金 轮王转世,夙植大善根、大智慧,天然种性,故礼佛信佛不化而自善,不学而自明,故 为天下之至尊,南面而有天下,向明而治也。”

能得到高僧如此的夸赞,少年天子心里好不得意!因此,福临随口说道:“朕已有 皈依我佛之心,但一时又抛不开凡尘。请问大师,朕是了却尘务再皈我佛,还是抛却尘 务,即皈我佛呢?”

“尘务未了,凡心不净,即便皈依,亦难成正果。以老衲之见,皇上不如了却尘务 之后,再皈佛门,日后一定可成正果。”

福临听得直点头。说得也是,他身为大清国皇帝,怎么能放弃江山社稷呢?他一直 还有志于与历史上的明君们一比高下呢,未见分晓,他自然不甘心就这样循入空门。可 见,老和尚玉林诱很了解自己的心思。因此,福临轻轻叹了口气:“朕极不幸。五岁时 先太宗早已晏驾,皇太后仅生朕一身,又极娇养无人教训,因此年幼失学。直到九三谢 世朕亲理朝政时,才发觉读不懂汉臣的奏章,那时候已经十三岁了。”

小沙弥早已献上了热茶和几盘水果点心,福临趁热喝了一口,顿觉唇齿留芳,一股 热流直涌心田。“好香,好茶!”

玉林诱那过于严肃的脸上突然现出了笑意,扬声喊道:“慈翁,将炭炉子搬进禅房 来,再给皇上添一个狗皮褥子!”

福临一乐,挠着头皮:“敢情方才大师是考验朕?天神,若大师你在冰天雪地里让 朕跪听训戒,朕也不得不从啊!哈哈!”

一位身披大红销金袈裟的和尚一手拎着一只炭炉子应声而入,顿时禅房里变得暖和 了许多。

“皇上,这位是老衲的大弟子茆溪森,人称慈翁和尚。”

“茆溪森?朕好像在哪里读过你作的偈语,写得实在是绝妙。人生如梦又如戏,生 有何欢死何惧?如梦似幻何所依,梦醒却又在梦里。”

茆溪森见自己的偈语竟被顺治皇帝随口吟出,心中一喜,乐得嘿嘿直笑。他的相貌 比其师傅玉林诱要中看多了,但是,人不可以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玉林诱忽然说道:“人生百年,电光石火;本无一物,何染尘埃?随心到处,便是 楼台,逐意行时,自成宝相。老衲看来,皇上参禅悟道,决计不难。”

福临心头一震,定定地看着玉林诱。其实,方才自己所说皈依佛门完全是一时之念, 随口说说而已。而现在,自己与玉林诱师徒二人竟是如此投缘,大有相见恨晚之意,这 岂不是天意?岂不是缘?再说,这老和尚口口声声自己将来一定能得道,不如就拜他为 师吧。于是,福临也是一脸的认真:“老和尚收朕为弟子吧。”

“这……似乎太早了些。”玉林诱没想到顺治皇帝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脸上现出 了犹豫之色。

看来,佛教已经赢得了大清皇帝,盛极一时的基督教在京畿一带已处于下风。可是, 佛教内部却并不是铁板一块,围绕着让大清皇帝接纳哪一个门派,反使佛教各派系旧有 矛盾更加激化,而这些少年天子福临是不会知道的。禅宗自六世祖慧能之后,首先分出 南岳怀让和青原行思两派,以后南岳系又分为沩仰、临济两支,青原则分出曹洞、云门、 法眼三支,合称五家。到宋代,临济再分出黄龙、杨岐两派,至此,禅宗分裂为“五家 七宗”。日后,以临济宗和曹洞宗二支独秀,但学禅者又多信仰临济,于是曹洞遂成 “孤宗”,因此清初佛界有“临天下,曹一角”之说。

自从临济宗诸憎得宠于顺治之后,京师内外添建新寺,大小佛寺香火骤旺,而江浙 一带的礼佛修寺之风更是蔚为壮观。在紫禁城,连孝庄皇太后也几次派近侍到万善殿, 请和尚们开示参禅要领,宫里太监宫女们参禅拜佛者更多了。这样一来,临济宗觉得了 不得啦,先由憨璞聪的法师费隐容写了一部曲解禅宗世亲的《五灯严统》,自诩临济宗 为佛门正统,欲借朝廷势力欺压佛门别宗。玉林琇深知佛门对此已有异议,所以在顺治 面前大讲佛法借以笼络少年天子,没想到少年天子只定一心一意要礼佛,而并无意去管 佛门的什么“正宗”与“正统”,这怎能不令玉林诱喜出望外?

玉林诱故意显得迟迟疑疑,犹豫不决,实际上他又在玩他三番五次受了邀请之后才 入京的老把戏了——少年天子太痴情,一心一意要钻研佛典,只想在莲台下求得精神解 脱,他简直纯洁得近乎于痴傻了!对这么一个痴情帝王,见多识广,将三宝经律烂熟于 心的玉林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他落发为僧,循入佛门!但,玉林诱还不能这么做, 他怕急着将大清皇帝引入佛门会犯下众怒和天谴!

“求老和尚答应!”福临见玉林诱迟迟不应,有些急了。

“师父,收大清皇帝为徒,此乃佛门盛事呀。只是如此一来,慈翁将要与皇上同辈 了,嘿嘿。”

“你我一见如故,若成为同门师兄,岂不更好?”福临一把抓住了茹溪森的大手。

“也罢,老衲依皇上就是。”玉林诱终于点头应允了,起身走到几案前,提笔思忖 着要给福临选择法号,而茆溪森则忙着研墨。

福临此时心中竟有说不出的惆怅。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师父赐朕法号,拣一个最 丑的字才好……”

玉林诱笔走龙绞,一气写了十多个字进呈皇上御览。福临不加思索,指着“痴”字 道:“此名甚好。”

“唔。论辈分,你是禅宗龙池派第五代,行字辈,法号便是行痴了。”

“行痴?”福临黑眉一扬,旋即笑道:“妙,妙!茆溪,朕此番与你可真成了同门 师兄了!”

“大师不但佛学精深,书法也是极好,字迹圆劲,笔笔中锋,不落书家俗套。不知 大师楷书曾临过什么帖子?”

“哈哈!”玉林诱眯起了眼睛,带着满意的神情打量着这位新收的弟子:“老袖初 学黄庭不就,继学遗教经,后来又临夫子庙堂碑,一向不能专心致志,故无成字在胸, 往往落笔就点画走窜了。对了,老袖想一睹皇上书法魄力,还请皇上赐教呢。”

“不敢不敢,弟子怎敢当场献丑呢?”话是这样说,可福临却已挽起了衣袖。茆溪 森又是一笑:“嘿嘿,师兄我再为师弟你磨一回墨吧。”

“有劳师兄了。”福临伸出五指撮起毛笔,这一招叫“抓笔”,略一思索,随即中 锋起落,运腕不运指,以强劲的功力写出了一个大大的“佛”字。

玉林诱在一旁抚掌笑道:“这个字最佳,乞皇上赐给老和尚吧。”

福临心中得意,嘴上却连说着“不堪不堪”,而玉林诱已经将这个大“佛”字轻轻 拿了起来,连连致谢着:“恭谢天恩。”

福临来了兴趣,坐在椅上,全神贯注,奋笔疾书。四尺甚至六尺的整张之纸,也不 嫌其大,一平尺的镜片和上宽下窄的扇面也不嫌其小,一笔一画,不疾不厉,手法是那 样的精熟,他全神贯注的样子更是可爱。此时的福临更像是一个文士儒生。

“嘿,这样写不是更过瘾吗?”一抬头福临看见了禅房里雪白的墙壁,他嘻嘻笑着, 抓起了一管大毛笔,醮满了浓墨,左右开弓,当即在白墙上写起了诗文。

天下丛林饭似山,钵盂到处任君餐。
黄金白玉非为贵,唯有袈裟披最难。

茆溪森端着硕台,大声念着,朝师父玉林琇会心地一笑:这皇上可是一入佛门便越 陷越深了,真是佛门兴事呀!

“朕乃山河大地主,忧国忧民事转繁。

百年三万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闲。”

“甚妙,甚妙!”茆溪森嘻嘻笑着,随口说道:“世间哪有迷人物,原是痴人自着 迷。我说行痴呀,你总算悟道了。天地问哪有那个不死的仙方,长生的妙药?你只看秦 始皇、汉武帝何等好神仙,到头来毫厘无用。”

福临笑了:“秦始皇错用了徐福,而汉武帝又偏信了文成五利,所以他二人都没有 功效。再说,那时候也没有这宗教,只有让那些方士道人去炼仙丹求长生不老的仙药了。 真是可笑!嗯?”福临似是想起了什么,盯着茹溪森:“师兄此番话听起来很耳熟呀。 是了,两年前朕去塞外秋猎时曾遇到一个疯和尚,说来也是奇怪,他见了朕之后,便口 口声声让朕放弃琼宫瑶室,随他去做那天上的白云,山中的野鹤。”

“师弟,这就是缘哪。那疯和尚你猜是谁?正是师兄我收的弟子白椎!哈哈哈哈!” 茆溪森笑得双手直颤,险些把墨汁洒到了地上。

“当真?如此看来,朕真是与佛门有缘了。”福临一呆,挥笔又在白墙上写了起来:

莫道僧家容易得,皆因前世种菩提。
虽然不是真罗汉,亦搭如来三顶衣。

恼恨当年一念差,龙袍换去紫袈裟。
我本西方一袖子,缘何流落帝王家?

福临笔走龙蛇,一气呵成,在禅房四面雪白的墙壁上尽情地书写着,抒发着心中的 感慨。老和尚玉林诱一双小眼瞪得澄圆,呆呆地看着少年天子那龙飞凤舞的大字和诗句, 半晌一言不发。他确实动了真情,原先他已经对这个夷狄之君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话,有 相当的汉文化素养已经感到惊奇。现在又亲眼目睹了少年天子那酣畅淋漓的墨宝以及发 自肺腑的诗文,老和尚简直诧异之极!

“阿弥陀佛,皇上博古通今,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的诗文素养,又写得一手漂亮的 柳体,真乃夙世之大智慧!”

“师父谬夸了。朕不过一时兴起,信手拈来,胡乱涂鸦而已。写出来,心里反倒轻 松了。”福临仿佛遇着了知音,在玉林琇面前很是随意自在,无拘无束。久已郁郁的心 情如释重负一般,他的脸上竟浮起了难得的笑容。

不知不觉,已过去了几个时辰。小沙弥站在禅房外,声间低低怯怯的:“师父,斋 饭已备好了。”

“既如此,就请陛下赏光在此用斋如何?”

“吃斋菜?”福临习惯地扬起了黑眉。“也罢,朕既做了佛门弟子,理应吃素呀。”

一行人出了禅房,踏雪绕过藏经楼,来到了前院一侧的斋堂,房里已经坐满了僧人, 围着一张大长桌子,再一看,吴良辅、费扬古他们也坐在一张桌子上,福临朝他们顽皮 地睐着眼睛,跟着玉林诱进了隔壁的单间。

嗬,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热气腾腾的菜肴。“好香呀,朕这会真觉得饥肠辘辘了。”

“皇上请慢用。这些是素肠、素火腿、素鸡、素牛肉,还有素鱼和素虾,不知可合 陛下的口味?”

“嗯,朕先尝尝。”福临举着筷子夹了一根金红油亮的素肠,轻轻一咬,嘿,鲜嫩 无比,味道十分可口。“不说是素肠吗?怎么朕吃出了一股子肉香?肥美的肉香,好吃 极了,肥而不腻,满口浓香。”

“佛门斋菜虽说都是素食,但经过疱僧精心的调配和刀功,采用蒸、煮、炯、煎、 炒、爆等方法,把原本是普普通通的豆腐、面粉和蔬菜,烹饪成了色香味俱全、品种形 状各异的美味佳肴。陛下,斋菜也以祛疾保健,延年益寿,比仙药还灵验啊。”

“唔,弟子相信。索性让朕将这寺里的厨子带两个回宫去,这样朕不就可以天天吃 这仙药了吗?还有哇,师父,也请你随朕一同下山,就住在西苑的万善殿,这样朕与师 父便可朝夕相处,谈经论道了。”

“谨遵圣旨。”玉林诱双手合什,作出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

“师父可别弄颠倒了,师父在上,请受小徒行痴一拜。”福临笑着也双手合什,像 模像样地拜着。

这时,山门外似有人在呯呯打门,声音不重但却一声声不断,细听似乎还有女子的 说话声。

玉林诱朝侍立一旁的沙弥摆摆手:“去,告诉外面的女施主,今日不做法事,请她 改日再来吧。”

福临吃饱喝足站了起来,有些抱歉:“想不到朕此行倒妨碍了外面的香客,人家好 不容易上山,心里肯定有难事,我佛慈悲为怀,师父,就请打开山门吧,朕也该起驾回 宫了。”

“老衲是出于对陛下的人身安全起见才……再说,这也是那几位将军交待的。好吧, 老衲去前边看看。”

山门洞开,正是正午时分,山门外人声鼎沸,嗬,还来了不少的香客呢。福临披上 了毛皮大氅,刚准备上轿,突然眼睛一亮,他看见在喧嚷的香客中一位娉娉婷婷的女子, 手里拿着一柱香火正举步朝玉林诱走过来。

“大师!果然是您!请受小宛一拜!”

“怎么是你?”玉林诱一愣,忙上前扶起了女子,口中念念有词:“阿弥陀佛,善 哉善哉!小宛姑娘你……怎么到了京城?听说冒公子他已经……”

“大师!”董小宛带着哭腔,声音硬咽:“小宛也是刚刚听说了冒公子的噩耗,小 宛在京师举目无亲又身不由己,恳请大师为冒公子超度!”

“阿弥陀佛,风雪严寒,难得女施主一片真心,请随老衲到殿里去吧。”玉林诱的 神情变得肃穆而悲哀,摇着头捻着胸前油光发亮的佛珠,轻轻叹息着转身走向大雄宝殿。

董小宛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扯了扯身披的银红镶白鼠皮的斗篷,紧紧地在后边跟着。

“恕我冒昧,你是董小宛?”福临一直在一旁目睹着董小宛的倩影,心中已沉寂多 时的情爱之心又泛起了阵阵涟漪。这个女子简直就是九天下凡的仙女!她修眉凤眼,细 腰高身,头戴双凤八宝钗,银红的斗篷下露出一截粉绿的长袍,她的妆扮光艳照人,她 的举止雍容华贵,她的容貌更是绝色无双!

少年天子只觉得喉咙硬咽,十分费力地问了一句,那声音早已变了腔调!

“你——是什么人?”董小宛一惊,抬头正与福临目光相遇,她原本苍白的脸色蓦 地变得通红,眸子刚一转过去,就定住不能动了,像中了魔似的。

“啊,这是一种让人心跳、让人面红耳赤的感觉。多少年了,我董小宛已为人妇, 年近三十,为什么会对眼前这个英俊清逸的少年产生这种触电般的感觉?佛祖保祐,我 是来给冒公子超度的,可不该心猿意马呀!”

“这位公子,你我萍水相逢,原本为路人,还是各走各的路吧。”董小宛头一低, 不敢再看对方那明亮的眼睛,那眼睛里分明有一团火,几乎令她难以抗拒了!

董小宛慌慌张张几乎是一路小跑进了大殿,她此时的举止竟像是一位情窦初开、十 分窘迫的少女,方才那种仪态万方的贵妇人之气几乎荡然无存。

“天神阿布凯思都里,月神比牙格格,我遇上了董小宛!你们让我怎么办!”福临 木雕泥塑一般呆立着,他的内心却在呐喊着。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顺治皇帝 作者:杨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