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顺治皇帝》41.一见倾心尽改荡习


一个汉家的烟花女子,破天荒地成了大清后宫的堂堂皇贵妃。大概连顺治也怕引起 朝野非议,特地领下大赦天下的恩诏。亡国亡家的大汉男儿,如果知道自己是因此捡了 一条命,心里该作如何想呢……

坤宁宫里,几名主位娘娘正依次来向皇后请安。皇后病后初愈的脸上显得有些苍白, 正横躺在临窗下的美人榻上,一名宫女正用一对美人拳为她轻轻地捶着腿。窗外春光明 媚,盛开的玉兰花把浓浓的香气洒进了殿里,沁人心扉。对面是一铺长炕,静妃。康妃、 淑惠妃,还有董鄂妃乌云珠都在陪着皇后聊天儿,当然,这热闹的地方少不了孔四贞。

“皇后姐姐,让小妹给你擦些胭脂吧,你的气色不太好。”孔四贞说着打开了皇后 的锦盒。

“得了吧四贞妹妹。”淑惠妃一撇小嘴:“整天舞刀弄枪的,要说教我们几套拳脚 还差不多,涂脂抹粉的你就不在行了。瞧瞧,这下巴颌上还有一块白粉没涂开呢。还说 天天跟着豫王福晋学化妆,啧啧,倒不如不学的好。”

“唉,没办法,我总是笨手笨脚的。咱们一会儿去承乾宫吧,小宛姐姐的手可巧 了。”

“哼,你倒是嘴够甜的,随便什么人都是你姐姐?可谁忘了自家的身份?怎么着也 是格格,干什么低声下气地去喊她?”静妃两片薄薄的嘴唇一撇,说得孔四贞直伸舌头。 虽然被贬低了身份,可这张嘴依旧不饶人,这就是本性吧。

姐妹们一时无语。承乾宫的那个新主子董小宛如今又成了她们共同的敌人。她们这 些出身高贵的妃子们怎么也想不通,凭她董小宛的卑贱出身和下贱的身份也能当上皇贵 妃?皇贵妃在后宫可是仅次于正宫皇后娘娘的主子呀,这个位子康妃没得到,生了四皇 子的董鄂妃乌云珠也没有得到,这公平吗?

一阵悠扬的琴声伴着花香飘过了宫墙,透进了坤宁宫的帘墙。热闹的谈笑声倏然中 止,坤宁宫里一时竟鸦雀无声,死一样的寂静!“啪!”淑惠妃一挥手打翻茶几上的茶 碗,她的眼中迸出了凶狠之光:“岂有此理?我可咽不下这口窝囊气,咱们找太后评理 去?”

“坐下!”皇后拿一双颇为恼怒的眼睛盯着妹妹淑妃:“论辈分,承乾宫的比你高, 不要坏了宫里的规矩,自讨没趣!”

“姐姐!我真为你伤心!如今皇上一天到晚守在承前宫,你就不觉得心寒吗?哼, 拿个蛮女当宝贝,又是那种下贱的出身,这分明是往咱们科尔沁公主的脸上抹黑嘛。”

“我也就罢了,再不过一辈子当贵人居深宫,一辈子见不着皇上的面儿。”田贵人 叹了口气。虽说此时除了她而外,来的都是各宫里的主位娘娘,但田贵人一向嘴甜腿又 勤快,很能讨各位主子的好,所以这种场合也少不了她的。

“皇后娘娘,淑惠妃娘娘,还有佟娘和董娘娘,你们都是有位份的,我真为你们抱 不平哪。”

“本以为我生下了四阿哥,皇上对我能回心转意,可……”董鄂氏长叹一声,眼圈 红了。

“别那么天真了,妹妹。”康妃拍着乌云珠的手,劝慰着:

“当初我生三阿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都说母以子贵,可皇上的心性太难估摸了, 得陇望蜀,你也不要太痴情了。”康妃的声音有些苦涩,当初皇上痴恋着乌云珠,闹得 宫里鸡犬不宁,她康妃不是曾对这个乌云珠恨得咬牙切齿吗?现在,同病相怜的命运, 倒让她们摒弃前嫌,站到了一起。

“皇贵妃的确比咱们姐妹才华过人,谦和贤仁,虽然受宠于皇上,但却不恃宠干政, 连皇太后对她也无可挑剔,你们又何必唠叨个没完呢?皇上的脾气你们也都知道,这阵 子政务繁杂,皇上整日呕心沥血,身边能有个体已的人抚慰着,不也是咱们姐妹的福气 吗?”毕竟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说出的话来格调很高,可谁人又能明白她内心的凄 苦呢?

田贵人嘴快,愤愤说道:“可是宫里的人都说,皇上渐习汉俗,亲近汉臣,随意更 改祖制,都是因为这个蛮子女人在皇上身边的过!”

“不许胡说!”皇后瞪了田贵人一眼,可能说话用了力,引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慌得小宫女忙前忙后又是喂汤水又是揉胸口,田贵人低下了头。论辈分,也只是个贵人, 比正宫皇后娘娘低五级,尊卑悬殊,幸好她也是科尔沁蒙古的格格,否则只怕连她说话 的份儿也没有了。

“时辰不早了,你们回去吧。”皇后无力地摆着手,脸色因为刚刚的咳嗽变得有些 潮红。

“姐姐,你得赶紧想法子生一个阿哥才好!”趁康妃、董鄂氏先后退出的机会,淑 惠妃悄悄贴在皇后耳畔说道:“如果拖在立太子之前你生个阿哥,那么立嫡不立庶,任 谁生的阿哥也不能跟你比了,你这皇后的位于也就坐稳了。”

“瞎扯什么!已经废过一个皇后了,还能再废第二个?就是皇上这么想,皇太后也 不会答应的,到底咱们是科尔沁博尔济吉特家的人啊。”

皇后这话说得可没错。算算宫里现今的主位娘娘,就甭说皇太后和她自己了,淑惠 娘娘、静妃娘娘、恭妃娘娘、端妃娘娘,加上大贵妃、康惠太妃,甚至还有太祖皇上的 寿康太妃,不都是科尔沁蒙古博尔济吉特家的人吗?可是,即便皇上仍让自己做中宫的 主位,那又有什么意思?放在几案上的花瓶还能让他看上一眼呢,皇上什么时候正眼看 过自己?连皇太后也埋怨她这个侄孙媳媳兼儿媳妇的肚子不争气,可这又怨谁呢?

坤宁宫里一片寂静,只有隔壁那美妙的琴声在殿梁间镣绕,这声音在皇后听来是那 么的刺耳,她一头扎进锦被中,胡乱扯着自己的头发,悲戚地哭泣起来。连哭,她也不 敢放开声音,这到底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日子呀?

夕阳西下,暮色渐浓。最后的几抹余晖,斜映在赤墙绿瓦上,给大内的黄昏增添了 一些更加绚丽的色彩,但这种绚烂却是相当短暂的。大红宫墙里,无法领略到太阳落入 西出的壮观。有的只是晚霞隐去之前的一刹那间,摧灿的火焰似乎更加光芒四射,这一 刻火红的晚霞甚至比绚烂的朝霞更加美妙。

董小宛站在承乾宫正门前的玉阶上,对着两边的落日翘首观望着。紫禁城的黄昏是 非常短暂的,这会儿那一抹云霞照射在乾清宫脊顶的金色琉璃瓦上,可一眨眼的功夫就 只剩下一面金光耀眼的亮点,再一看,就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唉,阳光一消逝,大内 瞬间就变得昏灰漆黑,仿佛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幕之中。董小宛叹了口气,收回了目光。 这会儿她可不愿意去看那漆黑一团的高大宫殿了,那一幢幢凌空飞翘的重檐八角,活像 一只只怪兽的犄角在向你舞爪张牙,令你心惊胆战。

“灯火小心……”,东、西两条长街照例响起了掌灯太监的吆喝声,接着一盏盏昏 黄的宫灯便悬挂在各宫门口和长街上了。

“娘娘,回吧。”宫女在一旁怯怯地说着。

董小宛心里有所企盼,又不愿意看宫外两侧那黑黢黢的宫墙,便点着头往回走。

“且慢!今天为什么不多等一会儿?”黑暗中传来了福临那温柔的声音,董小宛心 里一热,忙迎上前来。

淡淡的灯光下,董小宛穿着宫中常服,松松挽就的飞燕髻,只簪了一只闪光的玉簪, 藕荷色妆花缎子衣裙外面,套着一件长长的银红色绣花马甲。她的衣着几乎没有佩带什 么华丽的饰物,却依旧绰约多姿,淡雅天成,若仙人一般。

福临嘻嘻一笑,挽住了董小宛的手臂:“总不能每天都站在这玉阶上等朕吧?转眼 已到了秋天,太阳落山之后,风冷露寒,倘若受了风寒可怎么办?都说朕是痴情天子, 其实小宛你,比朕还痴情呢。”

“没有哇,妾妃只是想看看紫禁城的落日。一转眼,太阳就落下去了,天黑得真快 呀,这会儿宫外的天色应该还放亮呢。”

“觉得无聊烦闷了吗?等朕忙完了手边的这些事,带你到南苑去散散心。”

俩人依偎着,窃窃私语,并肩回到寝殿正间,门外一班子宫女太监们只侍立两旁等 候吩咐,没有娘娘的呼唤他们可不敢擅自入内。

“瞧瞧,皇上和贵妃娘娘真是天生的一对,地配的一双啊。”一个小宫女的声音低 低的,充满了羡慕。

“死丫头片子,闭上你的臭嘴!”吴良辅朝宫女狠狠地呵斥着:“找死呀,刚才的 话若是让坤宁宫的皇后娘娘听见了,有你的好儿吗?”

“奴婢再也不敢了,谢吴爷关照。”

“走走,咱们也用不着都在这儿呆傻着,有贵妃娘娘的伺候,咱也落得个清闲。丫 头,爷想到你屋里去喝碗热茶,有吗?”

小宫女忽闪着大眼睛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走吧,吴爷这是看上了你啦,别不知 好歹。”黑暗中,小宫女被吴良辅连拉带扯地带走了。

御膳房的太监摆好了酒膳便侧立一旁,福临坐在那张宽大的七宝雕龙御榻上却皱起 了眉头。

“奴才给万岁爷报膳食名儿了!”御膳房的当值首领太监躬着腰细声细气地说着: “大碗菜两品:燕窝‘福’字三鲜肥鸡,燕窝‘禄’字金银鸭;中碗菜四品:攒丝鸽蛋、 溜鸭条、溜鲜虾、烩三鲜;碟菜四品:肉丝炒鸡蛋、什锦鸡丝、肉片炒翅子……”

“行了,还不是老一套。这只是晚点(小吃)嘛,非得摆这一桌子,看都看够了, 哪里还有什么胃口?撤了吧。”

“万岁爷,奴才该死,奴才不中用,求万岁爷开恩哪。”老太监吓得趴在地上直打 哆嗦。

“又没说罚字,开什么恩哪?烦不烦?退下!”福临靠在御榻上,眯缝着眼睛,一 副疲惫倦怠的样子。

“陛下,好歹总得吃点儿呀,臣妾给您盛一小碗燕窝八仙汤尝尝?”董小宛伸手去 拿勺子,却被福临轻轻地按住了:“秀色可餐,真是秀色可餐哪,有你在这里,什么美 味佳肴朕也咽不下去。”

董小宛也斜着福临,故意皱起了眉头:“陛下,求您别闹了。要不臣妾去弄几样小 吃给您尝尝?”

“本来嘛,知道朕爱吃什么,却故意不端出来。快点快点,今天又给朕做了什么好 吃的?”福临冲董小宛一乐,顽皮地睐着眼睛。

董小宛抿嘴儿一乐,起身从隔壁端来了一只大托盘,摆上了几道小菜,还有两只带 盖的大碗和两碟点心。

“陛下,这碗里盛的是燕窝冬笋乌鸡参汤,十分滋补,臣妾煨了两个时辰呢,您可 得多喝些。”董小宛打开一只大盖碗,用勺子轻轻荡去上面的浮油,勺了大半碗清汤, 小心翼翼地捧到了福临面前。

“嗯,很清淡。”福临边吹边喝连连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放下碗,学着董小宛 的样子也给她盛了一碗:“喏,你也喝一些。朕看你似乎比入宫前还瘦呢。快坐呀。”

董小宛深情地看着福临,柔声说道:“陛下的爱意妾妃心领了。只是妾身不能坏了 宫里的规矩,省得她们在背后说闲话对陛下您不利。”

“是谁在背后乱嚼舌头?康妃还是静妃?一个个小肚鸡肠,一天到晚想法子搬弄是 非,真是无聊之至!”

董小宛说漏了嘴,连忙说道:“不是!陛下,是妾妃自己多心了,臣妃喝了这汤就 是了。”

“不好!寻常百姓人家夫妻也是这样拘礼吗?若是这样还有什么朝夕唱随、闺房之 乐?小宛,你我之间再不要行那些劳什么礼节了,烦透啦。好不容易才把你迎进了宫, 若你又变得跟她们一个样,这不太令朕失望了吗?”

董小宛一阵激动,含情脉脉看着福临,红润的嘴唇嚅动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在宫内外的一片訾议声中,董小宛进入掖庭,来到了顺治身边,为了表示隆重,顺 治特地为董小宛举行了隆重的册立典礼。册封之文说:“朕惟乾行翼赞,必资内职之良, 坤教粥成,式重淑媛之选,爱彰彝典,特沛隆恩。咨尔董鄂氏、敏慧夙成,谦恭有度, 椒诗敷秀,弘昭四法之修,兰殿承劳,允往二南王化。兹仰承懿命,立尔为皇贵妃,锡 之册宝。其尚抵勤夙夜,衍庆家邦,雍和钟麟趾三样,贞肃助鸡鸣之理,钦哉!”皇文 为“皇贵妃宝。”值得一提的是,在册文里,汉女董小宛入宫后成了皇上身边又一位满 洲姓的董鄂妃,与前一位董鄂妃乌云殊不同,董小宛入宫后仅四个月就成了皇贵妃,在 后宫里地位仅次于正宫皇后。顺治帝将原本应对后宫众多嫔妃的爱现在一古脑全集中于 了董鄂贵妃一身,在众嫔妃眼中,这种专宠是比皇贵妃地位更令人艳羡之事,于是,董 小宛取代了乌云珠,成了众天之的,来自内廷的压力又远甚于朝中。

少年天子一意孤行,娶回了风尘女子为皇妃,唯恐天下人不知,特地举行了极为隆 重的典礼,并特颁大赦天下恩诏。册封之日,在黎明之时,便设诏书黄案于太和殿内左 侧,宗室觉罗固山额真、尚书、精奇尼哈悉(子爵),等官以下,异姓公侯伯及满汉文 武有顶戴官员以上,俱着朝服,齐集午门外,外郎、谷老等俱集天安门金水桥前。由大 学士觉罗巴哈纳捧取诏书,交与礼部尚书恩格德,群臣随恩格德行至金水桥前,宣诏官 向群臣宣诏,将诏书刊示天下,言明“逢兹庆典,恩赦特颁”,除十恶等真正死罪及贪 官衙蠹应斩者不赦外,其余死罪俱减一等,军罪以下,一律赦免;朝牢侯决重犯,减等 发落;啸聚山海者,真心来归,赦免其罪……

有清一代,大赦恩诏名目繁多,诸如祥瑞、战功、庆典。万寿节等等均有恩诏,但 这一次却是因为册立皇贵妃而大赦天下。顺治帝对董小宛一见倾心,便大加思封赏赐, 然而这罕有的隆恩却令本来身份就低人一等的董小宛实在难以消受!

可是年轻气盛的少年天子顺治却以为,他在这次斗争的胜利中所得到的不仅是爱情, 而且还有信心和勇气以及皇上所应有的威严!于是,他洋洋得意,开始向所有反对他私 生活的人宣战,册立董小宛为皇贵妃只是向母后的第一次宣战,接下来福临还要再度废 后!因此,在册封大礼正式告成之后的第二十天,顺治公开下令:“太庙牌匾停书蒙古 文,只书满汉文。”

这太庙是清廷供祀祖宗神位之圣地,中殿供奉着太祖努尔哈赤和太宗皇太极的牌位 (以后清帝的牌位也都供奉于此),后殿则有太祖之前的肇祖、光祖、景祖、显祖等列 祖列宗及列后的牌位。由于满蒙之间的姻亲关系,尤其是清太宗皇太极的五宫后妃均是 蒙古人,因而蒙古女人在大清后宫之中有不可忽视的特殊地位——满州爱新觉罗氏家族 的男人们征服八方,统辖四土,那是治国打江山,蒙古的女人们尽心尽力地为他们治理 着后宫,这是家。没有家何来的国?因此,在太庙的牌匾上书写蒙古文,不仅仅是一种 尊宠,还是蒙古王公贵族在后宫统治地位的象征!而现在,忘恩负义的顺治竟悍然不令 太庙牌匾上停书蒙文,这无疑意味着这个冲动的少年天子要结束蒙古女人在后宫中的独 尊地位,这还了得?他的生母,“统两朝之养孝、极三世之尊亲”的孝庄太后能答应吗? 要保住自己所依靠的蒙古王公贵族们地位与利益,便只有与儿子福临进行较量,而且这 一回,孝庄太后绝不会再手下留情了。为什么?这个口口声声以孝治天下的不孝之子福 临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她的心,她决定给他一些教训,不能让他小瞧了蒙古女子和蒙古 人!

董小宛深知自己在宫里的处境,虽然她贵为皇贵妃,大有取代皇后之势——清初定 制,后宫之中,皇后居中宫,皇贵妃一位,皇妃二位,妃四位,嫔六位,贵人、常在、 答应无定数,分居东西十二宫。而除后以外,后宫之中皇贵妃为最高封号之人。在顺治 的后妃之中,除了十一年册立的蒙古科尔沁贝勒卓尔济之女(即孝庄皇太后之任孙女) 博尔济吉特氏为皇后外,尚有静妃(废后)、佟妃(康妃)、贞妃、淑妃(皇后之妹)。 洛妃(汉吏部左侍郎石申之女)、恭妃、董鄂妃及庶妃数名,只有董鄂氏董小宛一人是 皇贵妃——虽然自幼沦落风尘,但却兰心慧质,冰清玉洁的童小宛最痛恨的就是勾心斗 角,互相倾轧,然而,她这一入宫恰恰成了众矢之的,势单力弱的她不得不谨小慎微, 在深不可测的后宫这片土地上如履薄冰一般,提心吊胆,惶惶不安。纵然有少年天子 “三千宠爱在一身”,但董小宛还是觉得孤立无援,十分惶恐,她不止一次地在心里哀 叹:自己这一步棋走错了,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命运去赌明天呢?是为了向天下人证明南 曲歌妓的冰魂玉魄,还是为了向世人炫耀自己身为蒲柳残絮之躯却赢得了当朝天子一往 情深的眷恋?董小宛啊,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可是,每当面对少年天子顺治那 纯洁无瑕的爱的目光,董小宛便忘记了一切的痛苦和忧伤。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呀, 毫无掩饰的。燃烧的目光,火一般地炽热,火一般地撩人,董小宛似乎明白了,以前她 与冒群疆所谓琴瑟之和,掺杂着过多的私念——她急于脱籍从良,避开歹人的纠缠,而 他已有妻室,在这之前又与南曲名妓陈圆圆订下了终身。其实他与她是在朋友们的撮和 下才费尽磨难走到一起的,当然,他是个好人,温柔、善良。儒雅、有才华……但这些, 又怎能比上少年天子对自己毫无保留的火热的爱?就为了这纯真的爱情,董小宛才有了 勇气和信心踏人了清宫,迎接着来自宫内宫外各样巨大的压力和挑战。每每想到这里, 董小宛又感到欣慰和骄傲,她为自己遭遇这迟到的火辣辣的爱情而激动不已!世上还有 什么比这更珍贵呢?

顺治果然是位多情天子。自董小宛入人宫的一年多来,他们俩几乎形影不离,顺治 对小宛的依恋与爱慕更是与日俱增,大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渐渐地,董小宛摸透 了少年天子“龙性难摆”的脾气,每每遇到顺治大发雷霆或闷闷不乐之时,董小宛总像 位大姐姐似地耐心劝慰,或是为他弹唱一曲,或是一起在后花园里散心,或是亲自下厨 做几道小菜,烫一壶美酒,这种有滋有味的充满了无限关爱的家庭生活、次次春风化雨 般抚慰着顺治那脆弱的神经和孤僻的心田,两人之间的感情已超出了卿卿我我的小夫妻 之间的情爱,他们是一对患难与共、心心相印的佳人!

乾清宫西暖阁,宫女们悄悄侍立一边,顺治伏在御案上专心批本,董小宛则坐在后 宫的暖炕上静静地刺绣。寝宫里很安静,只能听到嘀嗒的百呜钟和蜡烛芯毕剥的炸响, 间或还有一两声木炭的燃烧的“噼剥”之声。这是十分温馨的生活画面。

突然,董小宛觉得喉咙发痒,忍不住咳嗽起来,慌得她用手绢捂住了嘴——她不忍 心打乱了皇上的思绪呀。

“小宛,你怎么啦?”福临放下奏本,借着烛光端详着董小宛那略显苍白的面容。 她穿的是件葱绿色的缎面长袍,面料很软亮晶晶的绣着小花,蓬松的乌发脑后挽着芙蓉 髻,也不插珠花,只绾了一根翡翠簪子,既不戴钗环,也不插珠花,然而却“淡妆浓抹 总相宜”,愈发显得风韵天成。福临见了更是充溢着一种不可名状的爱怜,双手将她拥 到了怀里,一旁的宫女乖乖地低下了头。

“你近来怎么总是咳嗽?看御医了吗?不行,现在朕就给你派人去请!”

“不要!”董小宛连忙将手绢塞到了衣襟里,莞尔一笑:“皇上,臣妾怕是扰乱了 您的思考了吧?不如让臣妾到东暖阁去——”

“也罢,朕也觉得倦了,让那些劳什子的奏折见鬼去吧,咱们正好可以清清静静地 共度良宵……”福临意味深长地朝董小宛一挤眼睛。

董小宛伸出玉手戳着福临的脑门:“一脑子的坏主意!陛下,你不是把敬天法祖、 勤政爱民放在嘴边吗?那些折子都是朝廷机务怎么可以搁置不顾呢?要不,臣妾去给陛 下端些参汤来提提神?”

福临皱起了眉头:“又来了。什么御案上一点墨,民间千滴血。你呀,真成了我身 边的谏臣了,赶明个儿你与朕一同上朝如何?”

“皇上又取笑臣妾了。”董小宛头一低又想咳嗽,连忙又用手绢捂住了嘴。呀,这 手绢上竟带着血丝!董小宛心里一惊:她咳嗽也有好些日子了,怎么竟咳血了?这…… 一时间,董小宛心乱如麻,手脚冰凉,自己若是得了痨病,可就是绝症呀!

“小宛,你怎么啦?不高兴了!过来,朕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你听了一准高兴。” 福临抬着晶亮的眼睛看着董小宛,并没注意董小宛的慌张神色。

“皇上有什么大喜的事情吗?快说给妾身听听。”董小宛强打精神,将手绢塞在线 筐子里,慢慢起身走了过来。

“告诉你,朕今儿个临朝时下诏,停了中宫笺表啦!”福临笑吟吟地握住了董小宛 的手。“咦,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什么?”董小宛吃了一惊,苍白的脸上骤然泛出一片红晕,她用力抓住了福临的 手摇晃着:“这是真的?”

“哼,朕猜这会子坤宁宫里还不定乱成什么样子呢。她们也太过分了,得让她们知 道一点厉害?”福临自以为得意,而董小宛的脸色却已经变得煞白!

中宫笺表,是皇后特权的象征。皇后在三大节——万寿节、元旦和冬至时,或在特 殊喜庆之日,或有特殊请求,可以使用皇后之宝,直接向皇上进笺表表示致贺或提出要 求,而皇上是不可以拒绝的。停了中宫笺表,就等于取消了皇后的权威,这不明摆着福 临又要废后了吗?

“皇上!”董小宛“嗵”地一声跪在福临的脚下,连连叩头:“皇上,请您收回成 命,此举万万不可!”

“为何不可?她——根本不配主持六宫!小宛,你这是何苦?朕这么做是为什么难 道你不明白?快起来,地上很凉。”

“皇上!”董小宛的声音中带着哭腔:“臣妾蒙皇上厚爱早已知足了,如果皇上执 意要废后,那么巨妾决不再活在世上了!”

“你——”福临手一松,董小宛瘫倒在地上。“皇上,当初你废后就已引起了朝野 大哗,废后已是不德,岂能一而再?再说,她们都是蒙古科尔沁的格格,陛下就不考虑 蒙古四十九旗的人心?”董小宛泪充满面,哽咽着:“臣妾何德何能?蒙皇上如此错爱, 就是一死了之也心满意足了。臣妾只要以侧妃侍奉陛下,臣妾要让皇上的江山社稷永远 太平!皇上……”

“我的爱妃,朕终于明白你的心意了!”福临不再犹豫,抱起了董小宛,紧紧拥在 怀中,哺哺地说道:“朕对你的爱,是无以言表的。如此容貌,如此心胸,如此才德, 真让朕为你骄傲!”福临情不自禁地低头吻着董小宛的泪脸:“我没有看错人呀!你为 什么要委屈自己呢?朕的爱妃,朕的红颜知已……”

两人紧紧相拥,泪水交流,像两个受了无限委屈的孩子。半响,董小宛才低语了一 句:“看你,瘦成什么样了。”

福临揽着董小宛瘦削的双屑,也是无限感慨:“清宫不是楚宫,可是小宛你的腰怎 么也变得这么细了?朕要你胖起来,快乐起来,像真正的杨贵妃……”

这动情的话竟让董小宛呜呜地哭出了声!她贴在福临的胸前哭诉道:“妾身怕…… 怕被放在炉火上烤呀!”

“唉,想不到让你如此受苦受累,朕心何忍?她们,皇太后和太后,为什么就不能 容你?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宫里宫外都反对我们?”福临突然大声狂吼了起来,愤怒 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殿里久久回响着。

“我是天子,可也是个人呀,为什么不能追求人间的真爱?母后,我是不是你的亲 儿子?为什么你看到儿子幸福快乐而大发雷霆呢?满朝文臣,朕是不是你们的君主?为 什么你们对朕的谕旨要群起反对呢?朕到底有什么错?谁能告诉我?对了,小宛,咱们 一起去万善殿,现在就去!我佛慈悲,唯有佛门才能让我心安,让我得到清静!佛祖, 保佑我和小宛,弟子行痴乞求你了!”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顺治皇帝 作者:杨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