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顺治皇帝》42.多情天子痴情和尚


红颜薄命的董小宛,终于撒手西归。顺治万念俱灰,剃去自己那条辫子,诸般烦恼, 都在一声佛号中隐入虚无……

不幸的事接踵而至,于是宫里宫外有人悄悄传言:当今皇上与下贱歌妓的婚姻触怒 了天廷,天神发怒了,要惩罚大清国的皇帝和他的臣民!

到了顺治十六年,起初倒是喜事不断。前方的胜利消息像雪片似地接连飞来,举朝 上下一片欢腾!多尼、吴三桂、赵布泰等四路大军会师,所向披靡,一举收复了云南! 永历小朝廷在中国已无了立足之地,只有李定国带着残兵败将奉着它逃到了缅甸。西南 诸省平定,统一大业终于完成了!而朝中原先由于皇上撤议政改内阁造成的矛盾和龈龋, 此时也化解了。可是,今年开春以来,皇贵妃董小宛就病倒了。她先是咯血,后来就吐 血,大口大口殷红的鲜血从她嘴里往外冒,而她的脸色则一天比一天地苍白,不知看过 了多少太医都不见起色。跳神、拜佛、求上帝保佑,可一切的努力似乎都不起作用,董 小宛已经病入膏肓了!

忧心如焚的福临万般无奈之中,一次次地求神拜佛,把一线希望寄托在了佛祖的身 上。爱情的力量是惊人的,而得之不易的爱情更令人珍惜,甘之如贻。福临自从得到了 董小宛这个红颜知已后,格外勤政。这种真爱就像一团火,使少年天子那颗长期得不到 爱而渐趋冷酷的心,重新温暖燃烧起来,愈烧愈燃,而这种爱,福临在母后那里从未体 尝过。董小宛的爱,使他从冷漠无情的天上落到了人间,让他感到了生活的美好,董小 宛成了福临的一切,是他活着的惟一爱的支柱!

黄昏时分,残阳如血,承乾宫浮上了一层使人心醉又叫人感到沉重的暗红色。多日 来躺在病榻上似乎奄奄一息的董小宛突然睁开了眼睛:“太阳快要下山了吗?”

她的声音尽管微弱,却十分清楚。侍女们高兴地一声欢呼,围在了董小宛的身边, 叽叽喳喳,像一群快乐的喜鹊。“娘娘,您好些了吗?”“太后送来的汤药真管用!” “娘娘,您想吃些什么?”“对了,娘娘,要不要我去告诉皇上,免得他牵挂?”

“别吵了。”董小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扶我起来,我想弹支曲子。这黄昏 的时候过得最快,一转眼天就黑了,很沉闷的。”

董小宛果然见好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居然也没咯血!宫女们给她披上衣服, 扶她坐到了琴旁,董小宛凝神想了想,伸出了青筋裸露的双手,拨动了琴弦: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归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闹愁。此情无代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小宛,爱妃!菩萨显灵了!”福临等董小宛弹唱完,高兴得像个孩子似地笑着喊 着跑了过来。

董小宛的眼睛一亮,苍白的脸上现出了两朵红霞,她也笑了:“陛下!”话音没落, 眼泪却如断了线的珠子从脸颊上滑落。

“别哭,别哭!再哭,朕也要流泪了!”福临揽过了董小宛,可董小宛却一指正中 的御座,柔柔地说道:“皇上,好多日子没给您请安了,请上坐受妾身一拜!”

“来日方长,以后再拜不迟!”福临不愿意放开爱妃。董小宛咬着嘴唇,干瘦的面 颊上显出了一个时隐时现的酒窝:“皇上!小宛的日子怕是不多了,妾身实在是……舍 不得皇上呀。”说完偎在福临的肩头,恸哭失声。

福临的眼圈红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忽然长叹一声:“天覆吾,地载吾,天地生吾 有意无?一切为有法,如梦如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小宛,我的至爱,我们 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你不可能先我一步而去,我愿与你同年同月同日死!你与我二 人永不分离。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恸哭不已的董小宛从福临那颠三倒四的话中似乎体会到了什么,她抬起了泪眼: “皇上,你身为一国之君,大清国不能没有你呀!答应小宛,请你答应!无论怎样,皇 上都应该以国事为重!小宛请皇上多多保重!”

“朕心愿已了,这尘世再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云贵已经平定,郑成功的水师也已 被击溃,成不了气候。朕的江山已经一统,就是见了列祖列宗,朕也可以瞑目了!哈哈 哈哈!”福临突然爆发了一阵怪笑,吓得宫里的使女们直哆嗦。看来皇上倒像是病了, 而且病得还不轻呢。

清顺治十七年(1660)秋冬之交时节,北京城笼罩在一派萧杀惨淡的气象之中。

就在爱妃董小宛弥留之际,顺治帝也已经因哀痛和绝望过甚而陷入了精神恍惚、举 措茫然的失常状态,而这一切,做母后的孝庄太后却没放在心上,因为她最关心的是董 小宛的死活。

皇三子、皇四子染上天花,后宫朝中乱作一团;郑成功一度兵围南京,再一次震惊 了朝野,人心惶惶;京畿一带蝗灾,灾灾闹饥荒,京城里的乞丐越聚越多……为什么这 些恶兆接踵而至?一心参佛的皇太后忽然明白,这全是那个贼人董小宛带来的!

中国人古来就有这样的观念,认为浪漫邂逅而来的婚姻必大为不祥,不是蛇在引诱 女子,而是女人本身即为蛇蝎!本来是平平静静的后宫和朝野,因为儿子福临不顾一切 地爱上了董小宛这个歌妓而变得波浪迭起。朝中的王公贵族以济度和富寿为首,竟暗中 纠集力量,准备废掉福临!幸亏老臣索尼打探到了消息并及时禀告了太后。孝庄太后能 够理解王公大臣们对福临的失望,她本人也是恨不得猛煽福临几个耳光,让他清醒一下。 可,这个儿子一心一意迷上了那个美女蛇,闹得不理朝政,寻死觅活,一有空就往烟花 柳巷里钻!这成何体统?

万般无奈之下,太后答应了福临的要求——这哪是要求,根本就是要挟?没想到董 小宛入了宫,宫里反而更不平静了,她居然野心勃勃要当皇后,怂恿福临停止了中宫笺 表!孝庄太后又惊又气,一下子病倒了。思前想后,她终于做出了决定:除掉董小宛这 个灾星!于是,太后突然改变了对董小宛的冷漠和歧视的态度,常常送参汤给她喝,这 一喝董小宛的病就愈发地重了,终于一病不起了!

当然,孝庄后此举也曾有过良心上的不安,正因为如此她才吃斋念佛,一天到晚呆 在佛堂里闭门打坐,口里称着“阿弥陀佛”的孝庄太后心中很明了,儿子永远斗不过自 己的母亲,只要董小宛一死,宫中又会平静如常。唉,她怎么就生出这么个任性倔强做 事不顾任何后果的愣头青的儿子?真是造孽哟!

董小宛终于撒手西归!闻听噩耗的福临一言不发,将自己关在了养心殿东暖阁,挥 毫泼墨写了一天一夜。这情景令他想起了在西山参禅时诗兴大发的情形。他不停地写, 泪水和着墨汁滴到了纸上:

恼恨当年一念差,龙袍换去紫袈裟,
我本西方一衲子,缘何生在帝王家?
                        ——福临

洞房昨夜春风起,遥忆美人湘江水。
枕上传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
                        ——岑参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
分散避风转,此已非常身。
                        ——陶渊明

渐趋镇静下来的福临不再闹着要寻死觅活的了,他将一腔哀拗之情转化成了巨大的 怒火,他还是要向母后宣战!于是,一场清史上罕见而奇特的丧礼在这位痴情的少年天 子的一手操办下出现了,顺治追封董贵妃为“端敬皇后”,臣子不敢违旨,最终的溢号 为“孝献庄和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共计十二字,而清太宗皇太极的初溢也不过十 五个字!

时已临近霜降,北京城里家家户户挂起了白帏,一片萧杀,朝廷有旨举国为皇后发 丧,官吏一月,百姓三天。偌大的皇宫俨似一座大灵棚,在景山寿椿殿开设了水陆道场, 法器喧天,哭声撼地,直闹了七七四十九天!

顺治的“师兄”茹溪森一向喜欢作偈语,这一回自然也是“偈”兴大发:“景山启 建大道场,金刚坛、焚网坛、华严坛、水陆坛、一百八员僧,日里饶钹喧天,黄昏烧钱 施食,厨房库房,香灯净洁;大小官员,上下人等,打鼓吹笛,手忙脚乱。念兹在兹, 至兹到敬,耑申(特意为)供养董皇后,呵呵!”

到了火葬的那一天,顺治帝临寿椿殿,由茆溪森秉炬至棺前,他张口又作了一偈: “出门须审细,不比在家时。火星翻身转,诸佛不能知。”

当火熄烟尽之时,顺治号啕大哭,哭得昏天黑地,弄得做法事的师兄弟们慌了手脚。 白椎和尚扯了一下顺治的衣袖:“陛下,该请茹师众收‘灵骨’(骨灰)了。”

福临这才止住了哭泣,向茹溪森点点头:“有劳师兄了。”

白椎和尚突然冒了一句:“上来也请师接?”福临一时愣住了。而茆和尚闻言却变 了脸色,举起禅杖就打,口中呵斥着:“莫鲁莽!”

白椎和尚大概是触景生情,所以随口问了句:“将来皇帝死后也是由茆师父来超度 吗?”茆和尚一听怎能不大惊失色!谁知白椎和尚一语成谶。

少年天子顺治在爱妃仙逝后万念成灰,感到人世间的一切骤然黯淡无光,于是又演 了一出削发为僧的闹剧。仿佛历史在跟满洲人开玩笑——过去是他们强迫汉人剃发,而 现在汉族的和尚却在剃着他们主子的长辫子!

从皇宫出西华门入西苑门,即为“人间蓬莱”的西苑。这里曾是顺治避痘和处理政 务的经常所在。此刻,西苑的万善殿里却成了他礼佛参禅的神仙之地。大殿正中高悬着 顺治御笔“敬佛”大字。万善殿后是圆盖穹窿的千圣殿。内供七级千佛浮屠一座,左右 配殿挂满了仙气十足的楹联或条幅。

此刻,万善殿里烟缠雾绕,颂经木鱼之声不绝于耳,处处仙风道气十足。正当殿内 香光氤氲,法器齐鸣之时,法事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既入佛门为佛,顺治须遵守“染 衣”戒律,脱去了龙袍扔在一边,换上了僧衣和芒鞋,师兄茆溪森举起了手中闪亮的剃 刀……

当稍迟一步赶来的玉林诱进了万善殿时,见了顺治,一个光头和尚,一个光头皇帝, 乍一见面,两人不由得相视而笑。顺治帝的龙性佛心在师父玉林诱的苦心劝说下终于平 静了,万般无奈的顺治让自己的近侍太监吴良辅在悯忠寺作为自己的替身出家为僧。茹 溪森差一点惹下大祸,无颜留京,请旨南下,几年后园寂。据说他临终前立有一偈,对 此事念念不忘:“慈翁(即茹溪森字)老,六十四年,倔强遭瘟,七颠八倒,开口便骂 人,无事寻烦恼,今朝收拾去了,妙、妙!人人道你大清国里度天子,金銮殿上说禅道, 呀呀!总是一场好笑!”

谁说好笑?几个月之后,紫禁城再度举行了一场规模浩大的丧礼。顺治皇帝驾崩, 皇三子玄烨即位。

一切又归于平静,大清国如绚烂的红日高挂在蔚兰的天幕中,深情地俯视着她的国 土和她的臣民。金碧辉煌的紫禁城里,少年天子康熙正陪着白发苍苍的祖母孝庄太皇太 后,耐心地听祖母讲着那似乎永远也说不完的故事里的故事……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顺治皇帝 作者:杨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