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5章 酝酿的风暴


皇太极身体颤抖了一下,突然戒备十足地:那……便如何?

大福晋正色道:那你便能如愿!大汗的遗命,除了你我之外,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皇太极一怔,他目光锐利如剑地看着大福晋,问道: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大福晋勇敢而冷静地迎视着他,深思熟虑地说道:因为我知道,四大贝勒当中,虽然代善居长,不过却是以你为首。所以我才找你谈。多尔衮还年轻,如果你们四大贝勒不支持他,他是斗不过你们的。弄个不好,还会有性命之忧……

皇太极面有怒色,他打断大福晋的话: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大福晋忙解释道:我不是说你。好比阿敏,刚愎自用,谁也管不住他的坏脾气!

皇太极愠怒地:那你是想逼我们四大贝勒,现在就立誓效忠新大汗多尔衮吗?

大福晋严肃地:皇太极,方才我说的话,都是诚心诚意的。违反了大汗的遗命,这罪孽都在我身上;不过,为了多尔衮的性命,下地狱我都愿意!

皇太极想了想,冷静地问道:父汗的遗命,你已经告诉多尔衮了?

大福晋摇摇头:没有!在得到你的答案之前,我绝不会告诉多尔衮一个字。

皇太极微微冷笑道:汗位是多尔衮的,额娘倒真会慷他人之慨。

大福晋郑重地:多尔衮从小,就受你这位四哥的疼爱教导,他把汗位让给你,也不算是什么……皇太极勃然大怒,又一次喝断大福晋的话:住口!

大福晋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皇太极发怒道:让给我?你的意思是说,你们母子俩,把汗位施舍给我?

大福晋语无伦次:不,我丝毫没有这个意思……

皇太极怒不可遏:够了!我皇太极,岂能受人施舍?

皇太极转身怒气冲冲往外走,大福晋神色慌张地拉住他的衣袖,急得眼泪打转:皇太极,你听我解释……

皇太极甩脱她,用力摔门而去。

大福晋怔怔地:我说错了什么?我忘了,他是那么自负的一个人哪……

大福晋强打精神,盘算着:这会儿最要紧的,便是坚定两白旗对多尔衮的拥护;万一四大贝勒不服遗命,有两白旗的支持也许我们母子还能有一条生路!

沈阳大政殿前的十王亭附近,到处飘着蓝白纱幔,气氛凄凉肃穆。皇太极独自一人缓缓走过十王亭,来到努尔哈赤所建的大政殿前,仰视着它特殊的帐幕造型,感慨万千。

皇太极自言自语地:父汗,你说这大政殿,要模仿帐幕的外形而建,好让我们都别忘记,“大金国”是在战场上打造出来的!我皇太极,从来没有忘!可是父汗,你为什么忘了我?多年来,我跟着你,奔驰沙场,出生入死!你说,我是你爱如心肝、惜如眼珠的儿子!父汗……你真的忘了吗?

皇太极说着说着,眼含热泪,激动得直喘气。他脑海里回忆起攻打宁远城时的情景,那是艰苦卓绝的一场战役,攻城的将士死伤无数,连身经百战的父汗都受了重伤。那时,父汗愤恨,懊丧,陷入长时间的苦闷之中,他对自己是多么信赖和赏识。往事如昨,历历在目:帅帐内,沉重压抑,烛光随风摇曳着。努尔哈赤冷着脸,盯着帅案上的地图,好半天,突然他抽出匕首,用力一挥,匕首颤巍巍地钉在地图上。

努尔哈赤咬牙切齿道:二十万大军,竟然攻不下一座小小的孤城!

站在一边的皇太极见状,忙劝慰道:父汗息怒,身子要紧。

努尔哈赤:这么多年来,每一回班师,都带着无数的战利品。只有这回,咱们是带着无数弟兄们的尸骨!从宁远城下冒死夺回来的尸骨!

皇太极:父汗,明年再来报仇!咱们八旗铁骑一定要踏平宁远城!

这时,汉人传译进帐禀道:启禀大汗!那袁崇焕……他知道咱们要撤军了,竟然特派专使,前来送礼致意。

努尔哈赤意外地:哦?

汉人传译:专使还带来了袁崇焕的口信……

努尔哈赤:袁崇焕怎么说?

汉人传译恐惧地:奴才不敢说。

皇太极怒道:快说!

汉人传译:是。袁崇焕要对汗王说,“老将军久久横行天下,今日竟败于我这后生小子之手,岂非气数?……”

皇太极大怒地打断:混账!

汉人传译恐惧地:是……是……

努尔哈赤抬手制止皇太极,但他自己也面色铁青,强忍怒火半晌,努尔哈赤突然微微冷笑,说道:听着,去准备名马和礼物,作为回赠。还有,叫专使回去告诉袁崇焕,明年此时,相约再战!

汉人传译慌忙应“是”,匆忙出帐。

皇太极咬牙切齿:可恶的袁崇焕!总有一天要拿他千刀万剐!

努尔哈赤却突然笑了一声,摇摇头,深呼一口气,眼眼里放出锐利的寒光,狠狠挥了一下手,说道:袁崇焕他能坚定军民之心,把宁远孤城守得固若金汤,确实不简单!不过,倘若他以为我老了,那他就是大错特错!哼,我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手臂扯动了创口,疼得他皱起眉头,因前一段时间失血过多,他一阵晕眩,支撑不住。皇太极大惊忙上前扶住他。

努尔哈赤喘着气道:明年,如果我不能来,皇太极,我要你代替我,跟袁崇焕决一死战!这事关我的荣誉、大金国的未来……皇太极,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

皇太极当时心中一震,精神振奋地:父汗,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努尔哈赤听后欣慰地拍拍皇太极的肩膀,爽朗地笑了。

可现如今,这一切都变了,成了过眼烟云了吗?

皇太极猛转身,看着大政殿前飘着蓝白纱幔的十王亭,神情激动地喊:父汗,你不是把你的荣誉和大金国的未来,都交给我了吗?难道你都忘了?我不信,你怎么可能把这一切都交给乳臭未干的多尔衮?你是伟大的昆都伦汗,怎么可能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我不相信!

不远处,阿敏和莽古尔泰走过来,他俩听见了皇太极的喊叫。阿敏跟着情绪激动地怒吼:我也不信!皇太极大吃一惊,转过头来,见阿敏、莽古尔泰气势汹汹并肩走近。

皇太极有些尴尬地问:阿敏?莽古尔泰?你们在这儿做什么?

阿敏神秘地:找你商议大事!

莽古尔泰严肃地问:听说父汗的遗终遗言,是让多尔衮继承汗位,代善哥哥辅政?

皇太极诧异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阿敏态度坚决地:两白旗有人在悄悄散布谣言,我们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皇太极阴沉着脸道:这不是谣言。大福晋已然亲口对我说,这确是父汗的遗命……你们走吧!汗位已定,只待宣布,没什么好商议的了!

莽古尔泰叫道:毕竟,这会儿还没有宣布啊!

皇太极闻此言怔住,心中一动,看来不用他动手,有人比他更着急。

阿敏激动地:我就不信,偏生这么凑巧!大汗死的时候,就只有大福晋在身边!只凭她一句话,死无对证,谁晓得是真是假!

莽古尔泰恼怒地:绝对是假!没人会相信这是父汗的遗命!这些年,政事都是我们四大贝勒在掌管,要继承汗位,也该从我们四大贝勒之中挑选啊!

阿敏叫道:我阿敏和莽古尔泰是绝无奢望,四大贝勒之中,立长,该是代善哥哥;立贤,便该是皇太极!

皇太极别过脸去,强抑情绪,尽量作出心平气和的样子。而这时,他却看见德长安脚步匆匆地赶过来。德长安向几位贝勒请过安后,便报告道:二贝勒,我已经把十四爷和十五爷接出宫,送往四贝勒府了。

皇太极猛然转头看着德长安,皱着眉头问:德长安,你在做什么?

阿敏忙说道:别怪他,是我的主意。无论如何,先隔离他们母子再说!

皇太极面有愠色:德长安,你是我的人,为什么听二贝勒的命令?

德长安慷慨陈词:属下听二贝勒的命令,是为贝勒爷着想。正因为我是爷的人,才效忠于贝勒爷!不仅是我,两黄旗上上下下,都发誓效忠四贝勒!别人要想做大汗,两黄旗拼死也不答应!

皇太极很感动,一时说不出话来。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