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6章 囚禁继承人


阿敏激动地:我就不信,偏生这么凑巧!大汗死的时候,就只有大福晋在身边!只凭她一句话,死无对证,谁晓得是真是假!

莽古尔泰恼怒地:绝对是假!没人会相信这是父汗的遗命!这些年,政事都是我们四大贝勒在掌管,要继承汗位,也该从我们四大贝勒之中挑选啊!

阿敏叫道:我阿敏和莽古尔泰是绝无奢望,四大贝勒之中,立长,该是代善哥哥;立贤,便该是皇太极!

皇太极别过脸去,强抑情绪,尽量作出心平气和的样子。而这时,他却看见德长安脚步匆匆地赶过来。德长安向几位贝勒请过安后,便报告道:二贝勒,我已经把十四爷和十五爷接出宫,送往四贝勒府了。

皇太极猛然转头看着德长安,皱着眉头问:德长安,你在做什么?

阿敏忙说道:别怪他,是我的主意。无论如何,先隔离他们母子再说!

皇太极面有愠色:德长安,你是我的人,为什么听二贝勒的命令?

德长安慷慨陈词:属下听二贝勒的命令,是为贝勒爷着想。正因为我是爷的人,才效忠于贝勒爷!不仅是我,两黄旗上上下下,都发誓效忠四贝勒!别人要想做大汗,两黄旗拼死也不答应!

皇太极很感动,一时说不出话来。

德长安接着问:属下请示,如何处置十四爷和十五爷?

阿敏命令道:德长安,你给我拦住他们,关住他们,随你怎么办!反正别让他们坏了大事!

德长安道:遵命!

皇太极脑子里一闪念,伸手想拦阻,又迟疑了,终究没开口,他看着德长安转身而去,叹了一口气。

莽古尔泰劝道:皇太极,情势由不得你。我看,你跟多尔衮这个对头是做定了!

皇太极没有答话,他面沉似水,心中翻江倒海,十分矛盾。

四贝勒府偏厅里,摆设着一些红木家具和字画。多尔衮急匆匆奔入偏厅,而大玉儿正好奔出迎接,两人泪眼相望,终于不约而同地上前,四只手紧紧相握。

多尔衮哽咽道:玉儿!……我父汗他……去世了!……

大玉儿慌得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只能频频说道:多尔衮,不哭!……不哭!

哲哲闻声出来,十几岁的多铎正好也走进来,奔过去拉着她,大哭起来。

哲哲焦急地:你们回来了?怎么个情形,快告诉四嫂!

多尔衮抽泣道:父汗自觉病情有变,下令离开清河温泉,途中在鸡堡停下。等我们赶到的时候,父汗已经……已经去了,身边只有额娘一个人。

多铎哭道:四嫂!阿玛死了!四哥又不让我去找额娘!我要额娘!

哲哲听后心中诧异,也不好说什么。这时她听见大厅外有声音,转过头看见德长安低声指挥两名侍卫在厅门外左右站定。

哲哲奇怪地问:德长安,贝勒爷人在哪儿?

德长安进入厅内,躬身道:四贝勒正在议事,他特别交待,请两位小爷待在福晋这里,别出去,更不可入宫!

哲哲和大玉儿等人都大吃一惊。

哲哲困惑地:你没有弄错?这是……四贝勒的命令?

德长安答道:喳,福晋。

多铎生气地说道:我不信!德长安,你看清楚,我哥哥领正白旗,我领镶白旗,两个旗主在这里,四哥怎么可能叫你一个小侍卫把我们关起来?

德长安瞥了多尔衮和多铎一眼,不屑地牵牵嘴角:我是四贝勒的属下,只听命于四贝勒。我可不管什么别的旗主,尤其是,没有军功的旗主!

多尔衮脸色很难看,多铎愤怒地上前要抓德长安。

多尔衮伸手拉住多铎,忍怒道:德长安是听命行事,不用找他麻烦!我只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玉儿困惑地对哲哲说道:是啊!姑姑,多尔衮和多铎,不是应该陪着大福晋一块儿守灵吗?

哲哲对她使了一个制止的眼神,大玉儿噤声。

哲哲教训道:姑姑不是教过你吗?这里不是科尔沁,你要多听少说话!就算有话,也得先在脑子里转转,想想该不该说!

大玉儿不服气地说道:可是姑姑……

多尔衮激动地打断她的话:玉儿没错!这话当然该说!其实,这也正是我想问的话!究竟为什么不让我们去找额娘?

哲哲亦知事有蹊跷,想了想,先和悦地安抚多尔衮和多铎两兄弟:多尔衮,多铎,你们兄弟俩别急,让四嫂先去问个清楚,好不好?

多尔衮和多铎对望一眼,多尔衮道:好,那我们等四嫂的消息。

哲哲点点头,便匆匆走出偏厅,三人都急切地望着她的背影,心里惴惴不安。

哲哲神色紧张地在回廊里快步走着,迎面看见侍女珍哥匆匆跑来,她喘着气道:福晋,我正要去找您……

哲哲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珍哥焦急地:不知道为了啥,两黄旗在外头闹了起来,还嚷着要进宫,闹到大汗的灵柩跟前去呢!

哲哲诧异道:有这种事?你再打听去!

珍哥答应着离开,哲哲匆匆朝皇太极平日议事的书房走去。在回廊里,她隐隐听见府外有人群的鼓噪声,一怔,停下脚步。长廊尽头,出现皇太极背手而行的高大身影,后面跟着两个侍卫。哲哲连忙迎上去,急问:贝勒爷!外头究竟怎么回事儿?你又为什么让多尔衮和多铎……

皇太极蓦地抬手,制止了哲哲,转头对一个侍卫道:守着去!除了大贝勒之外,不许任何人过来!

侍卫答应一声,迅速走开。

哲哲还想问,皇太极却示意她停止。皇太极神情凝重,沉声道:这会儿没工夫多说,有大事急着商议。你入宫举哀去吧!

皇太极随即走入书房,重重关上门。

哲哲犹豫着,很不放心,只好在书房外凝神细听。

阿敏和莽古尔泰在书房内已经等候片刻,见皇太极进来,忙站起身。皇太极冷静沉着,阿敏、莽古尔泰却显得很暴躁。

皇太极责备道:我已经派人去压制两黄旗,而你们也应该……

阿敏抗议道:压制我们的人?为什么?是两白旗先挑衅的!

莽古尔泰怒道:两白旗只不过是听了谣言就如此张狂,多尔衮真要即了汗位,那还得了?就算压制得住,他们不会暗中争斗吗?这样离心离德的军队,还能打仗吗?

阿敏鼓动道:皇太极,你就让我们放手去干吧,反正除了两白旗,没人会相信那女人的话!

皇太极沉思道:大福晋得宠,她所生的儿子,阿济格、多尔衮、多铎,年纪轻轻便各领一旗。阿玛对他们的宠爱,可说是有目共睹。如果阿玛遗命多尔衮即位,倒也不算意外。会相信这说法的,只怕大有人在!

阿敏不服气地:想到这个就更气了!咱们多年来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流血拼命,好不容易才当上旗主,三个小弟弟并无尺寸之功,这教人如何心服!

莽古尔泰骂道:还不都是大福晋那个狐媚子,哄得阿玛都糊涂了!

皇太极叹息道:三个小弟弟倒是无辜,当不当大汗……我也并不那么在乎……

阿敏急忙打断他的话:皇太极,你……你不担心八旗子弟各拥其主、互相残杀?

皇太极沉痛地:我当然担心,而且我的忧虑比你们更深!我对大金国的未来,是有很多理想和规划的,但是父汗不肯把国家交给我,我也无可奈何!

莽古尔泰咬牙切齿地:我根本不信这是父汗的决定!你们想,三个小弟弟名下拥有镶红、正白和镶白共三旗,倘若多尔衮当了大汗,大福晋以国母之尊,控制儿子就等于控制三旗,合起来的力量超过我们任何一个,谁敢不听从她?

阿敏恍然大悟,惊怒道:对啊,那大福晋岂不就能左右八旗了?

莽古尔泰叫道:左右八旗就等于左右了整个大金国!我根本不信父汗会不肯把国家交给皇太极,而宁可交给一个女人!

阿敏冷酷地:为了大金国的将来,别无他法,只有除掉她们母子俩!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