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9章 额娘“殉葬”


阿敏冷酷地:我们没工夫听你支支吾吾,肯不肯殉葬,爽快给句话!

大福晋愤怒地瞪了阿敏一眼,然后扫视众人,众人纷纷避开她的目光。

皇太极忍不住说道:两位哥哥,不要对额娘无礼!该怎么做,额娘自有分数。

大福晋转头看着皇太极,缓缓走近他,压低声音悲愤地问道:就为我一句话得罪了你,你就要置我于死地?你竟然自负到这种程度?

皇太极严肃地:没错,我是很自负,因此不屑于多做无谓的解释。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我一切都是为了大金国!

大福晋冷笑着问:杀我,也是为了大金国?

皇太极怒道:那你告诉我,是谁私下放消息给两白旗的?你这么做,激起了公愤,八旗的动乱一触即发,老实说,这条死路你是自找的!

大福晋含泪冷笑道:不过,有两白旗的支持,至少能帮我保住了多尔衮的性命!

皇太极冷笑道:别自作聪明了!你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大工夫,才保住多尔衮的性命?

大福晋果断地道:好!就冲你这句话,我成全你!她说完猛地转身,昂然注视着众人道:我知道你们拿不出遗诏。我不为难你们,更不会哀求你们饶我不死!

她沉默了一会儿,恢复了冷静,鼓起勇气坚定地大声道:自我嫁你们父汗,备受宠爱,即使你们不搬出遗命,我也舍不得离开他,原本就想追随他于地下!

众贝勒闻言不由得松了口气。

大福晋神情庄重地道:二十年来,我自问没有亏待过你们,也没有亏待过你们的母亲!看在这情分上,你们一定要好好恩养我的小儿子,多尔衮和多铎!

代善不能再缄默了:额娘放心,我们不敢辜负父汗恩德,一定会照顾两位小弟弟……

大福晋打断他的话:我晓得你会。不过……她停顿住,望向皇太极,一字一顿地冷冷接着说道:我要他发誓!

大福晋伸手一指,众人目光投向皇太极,皇太极一怔。

大福晋冷冷地问:如今你才是主子,不是吗?

阿敏、莽古尔泰看着皇太极,用催促的眼神暗示他。

皇太极不悦地道:照顾弟弟们,是我做兄长的责任,我本来就会这么做!一旦立誓,倒显得我仿佛是被迫才这么做,这对我不公道!

大福晋凄然地道:可是,我又跟谁去讨公道呢?我丢了性命,成全了你,难道你连一句保证都不肯给我?

皇太极看着楚楚可怜的大福晋,有些不忍心。

大福晋凄然地望着皇太极:我请求你……

皇太极深吸一口气,咬咬牙,开始立誓:我皇太极,向皇天后土和列祖列宗发誓,额娘殉葬之后,一定善待小弟弟多尔衮和多铎,如果我没有好好爱护他们、教养他们,祖宗不佑,天地不容!

大福晋突然变色,厉声道:好!这是你说的!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誓言!如果你不善待他们,我就算死了,也会变成厉鬼,找你算账!

皇太极闻言身体不禁哆嗦了一下,觉得有阵阵寒气袭来。代善和皇太极面无表情地站着,阿敏率众贝勒跪下高喊:请额娘升天!

大福晋犹自凄厉地盯着皇太极,皇太极不示弱地与她对视,气氛剑拔弩张。

窗外的苏茉尔心中一惊,脑袋碰上窗框,连忙悄悄溜走。

时间已是深夜,四贝勒府的偏厅里,还亮着灯火。多铎仍在熟睡,多尔衮、大玉儿携着手,低声密语。德长安和侍卫站在门外监视着多尔衮,神情紧张,生怕出半点差错。

多尔衮笑着问:玉儿,等我做了大汗,一定娶你做福晋,你可欢喜?

大玉儿微嗔道:什么节骨眼儿上,还说这些!

多尔衮苦笑道:不说这些,我就不能停止胡思乱想,不晓得额娘她……突然间,苏茉尔奔进来,一见大玉儿,话也说不出,忍不住眼泪直流。大玉儿很机警,故意要拉她走,强笑道:瞧你这副模样!是不是跑得太快摔了跤?走,先跟我去洗把脸,歇会儿再说……多尔衮却已知不祥,脸色倏变,拦住她们,大声问道:宫里出了什么事?

苏茉尔摇头,眼泪直流。

多铎被惊醒,睡眼惺忪地问:怎么啦?

多尔衮抓住苏茉尔急切地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告诉我!

苏茉尔还是摇头不语,眼泪直流。

多尔衮立即将随身的解手刀从木鞘中拔出来,眼中仿佛喷出火:我要进宫找额娘!

多铎气呼呼地翻身而起,就朝外冲:我也要去!

玉儿、苏茉尔死命抱住多铎,多尔衮却使出所有力气,挥刀夺门而出。德长安跟侍卫一面阻挡,一面乱嚷着:四贝勒令出如山,十四爷不要为难我们!

多尔衮红了眼,哪里听得进去,他挥刀冲了出门。大玉儿飞身扑过去,没拦住他,扑通摔倒在地。

大玉儿倒在地上使尽力气喊道:多尔衮!

东方旭日升起,灿烂的阳光照射进大福晋寝宫正厅内,皇太极、代善等人神情庄严肃穆。

依殉葬规矩,浓妆盛饰的大福晋,站在凳子面前,怔怔地看着梁上垂落的白练,千情万绪涌上心头眼眶一红,眼泪欲滴,整个人几乎要软倒在地。

代善上前低声道:额娘,照规矩,殉葬是不能哭的。

大福晋闻言,连忙将腰一挺,硬声道:谁说我要哭!

她回头深深又看了皇太极一眼,皇太极微微转过脸去,她知道自己惟有死这条路了。大福晋调转视线向前,众人都回避她的目光,她绝望地闭上眼睛,无声地叹了口气,努力站到凳子上,伸手握住白练。代善率众贝勒跪下。

突然间,外面传来一阵骚动,杂沓的奔跑扭打声中,传来多尔衮疯狂的呼唤:额娘!额娘!你在哪儿?额娘!……

大福晋、皇太极与厅里的众人皆是一愣,面面相觑。

听见多尔衮在外哭喊着额娘,大福晋一惊,心痛如绞,面上肌肉颤抖着,她再也忍不住了,突然大声嘶吼道:多尔衮!我的孩子!你永远不要忘了今天!不要忘了你额娘是怎么死的!多尔衮!额娘是为你死的!

莽古尔泰猛地站起,怒声叫道:她疯了,抓住她!

众贝勒闻言扑上前去。

阿敏大声喊:去拿大汗的强弓来!

代善正想上前排解,皇太极上前一步挡在他身前,逼视着他。代善无奈,只好退下。

多尔衮与拦在宫外的侍卫拼死搏斗,隐约听见大福晋的吼叫声,心中更着急,一面哭喊着额娘,一面挥刀乱砍,侍卫的血迹斑斑点点溅在他脸上身上。

大福晋寝宫正厅内,众贝勒七手八脚地抓着大福晋。

大福晋挣扎哭喊:放开我!我要见我的孩子!多尔衮!……

这时,一个侍卫拿着一把华丽的大弓走来。阿敏将弓夺在手中,仇恨地看着大福晋。

大福晋正在拼命挣扎哭喊,突然,弓弦迅速套上她细长光滑的脖颈。

阿敏手握粗重的弓把,突然大吼一声,猛地使劲翻手将弓扭成反向。

代善不忍地闭上眼,扭过头去。

纷乱中,皇太极反而平静地抬头望天,目光空洞。他喃喃自语:父汗,我为了你,为了大金国,非得打赢这场仗。

多尔衮像发疯的猛虎,与十几个侍卫搏斗在一起。没有里面的命令,侍卫们不敢下死手,怕伤着了多尔衮。多尔衮虽勇猛顽强,但撕不破众侍卫的铜墙铁壁。

多尔衮哭喊:额娘!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大玉儿突然踉跄赶至,使尽力气喊:多尔衮!不要这样!多尔衮!

这时,正厅内突然传出凳子倒地、众贝勒齐声高喊的声音:送大福晋升天!

多尔衮呆住了,挥刀的手像被寒冰凝在半空中;他凌乱的发丝,黏在交织着泪痕血痕的脸上。

大玉儿看着多尔衮这副模样,既心酸,又心疼。

半晌,厅门开启,皇太极率先走出,代善、阿敏、莽古尔泰随后。

皇太极缓缓步向多尔衮,以平静的语气说道:多尔衮,你额娘舍不得父汗,欣然遵从遗命,生殉去了。

代善抬袖拭泪,哽咽道:十四弟,你要晓得……我们虽然不忍心、不愿意,可是……

皇太极接过他的话:也不敢不从!

代善一怔,低下头,不再吱声。

多尔衮缓缓放下胳臂,解手刀从手中松落,在青砖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他震惊、茫然,欲哭无泪。

大玉儿看着多尔衮的神情,忍不住落下泪来。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