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10章 是谁逼死了额娘?


四贝勒府大玉儿厢房内,苏茉尔在嘤嘤地哭。大玉儿进来,低声训斥道:你呀!这么沉不住气!你方才的神情,让多尔衮当场起了疑心,差点儿闯下大祸!苏茉尔抽噎道:可是格格……我是真的吓死了嘛!吓得什么都忘了……

大玉儿着急地:你究竟看见了什么?倒是快说啊!

苏茉尔抽抽搭搭地:四大贝勒……还有那些小贝勒,他们……活活逼死了大福晋!

大玉儿大惊失色:什么?

苏茉尔答道:我亲眼看见的!他们说大汗遗命要大福晋殉葬,大福晋根本不相信,他们……就干脆摆明了逼她,不让她活着!

大玉儿惊疑不定:可……可是姑父对多尔衮说,是大福晋舍不得大汗,欣然遵从遗命,情愿生殉……

苏茉尔意外地:四贝勒真的这么说?不对啊!大福晋真是被逼迫的!她还要四贝勒发下毒誓,一定得善待她儿子,否则她会变成厉鬼,找他算账哪……

大玉儿轻声打断她:不要说了!

大玉儿走到窗边,默默不语,整理着纷乱的思绪。

苏茉尔慢慢走过来,怯怯地道:格格,咱们回科尔沁吧!这里的事儿,真是想也想不通,好可怕!

大玉儿冷静地道:想通了就不可怕。

苏茉尔惊讶地问:格格想通了?

大玉儿沉思道:多尔衮他们年纪轻,又没有军功,大福晋一死,兄弟三个还不是任人摆布!这场闷亏,是吃定了!

苏茉尔问:任谁摆布啊?

大玉儿摇摇头:我不知道。

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一事,猛地抓住苏茉尔的手臂,苏茉尔吓了一跳。

大玉儿神色严肃,极度认真郑重地:你听着,方才你看见的事,如果没有我的准许,千万千万,绝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多尔衮!

苏茉尔不忍地:可是,那是他额娘啊!

大玉儿郑重地道:等我弄清楚了其中的真相,才能决定要不要或什么时候告诉他。懂吗?

苏茉尔怯怯地点点头:格格放心,我决不说!

大玉儿放开苏茉尔,转身看着窗外,眼中泪水盈盈。她喃喃自语:多尔衮……他一定心都疼碎了。我该怎么安慰他?

苏茉尔看着大玉儿道:格格,还是那句话,咱们回科尔沁吧!

大玉儿没好气地:你不是天生胆子大吗?

苏茉尔胆怯地道:胆子再大,也受不了这种场面啊!

大玉儿想了想,坚定地说道:不!我不走!我不会丢下多尔衮,永远不会!

深夜,大福晋寝宫里,死一样寂静。大院子里,断断续续的夜枭叫声,阴森恐怖。大厅黝黯一片,白纱随风微微飘动。

厅中燃着一个大火盆,多尔衮独自盘坐在火盆旁,神情呆滞。

多尔衮喃喃自语:额娘,你真像四哥所说的,是心甘情愿为父汗殉葬吗?

多尔衮脑海中响起大福晋遥远但凄厉的声音:多尔衮!我的孩子!你永远不要忘了今天!不要忘了你额娘是怎么死的!

多尔衮苦恼地抱住头:额娘,真是我听错了吗?为什么你的声音,就像烙在我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

这时多铎冲进大厅,神情激愤,直喘粗气。

多尔衮困惑地:多铎,你怎么了?

多铎突然顿足,放声大哭。

多尔衮连忙站起,上前抚慰他。他拍着多铎道:说啊,到底怎么回事?

多铎哭喊着怒吼:我恨!我恨他们!

多尔衮问:恨谁啊?

多铎咬牙切齿:我恨那些……说额娘坏话的人!

多尔衮勃然作色:谁在说额娘坏话?

多铎摇摇头:好多人都在说,我哪知道是谁在散播谣言!

多尔衮忙问:他们说些什么?

多铎哽咽道:他们说,额娘虽然容貌美丽,可是心地奸诈。父汗早就识破了,怕额娘将来扰乱国政,所以才预留遗言,叫额娘殉葬!

多尔衮脸色铁青,怒火在眼中燃起,神色深沉得可怕。

多铎叫道:我不信!这一定是谎话!哥,他们为什么要说谎?为什么要把额娘讲得那么坏?

多尔衮皱着眉道:不要吵,让我好好想一想!他强自镇定情绪,缓缓闭上眼。额娘的声音又回响在耳边:多尔衮!额娘是为你死的!多尔衮!额娘是为你死的!多尔衮突然睁开眼,眸中精光四射。

多尔衮怒吼道:我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多铎急切地:哥,那你快告诉我……

多尔衮打断他:等一下!让我先找一个人,问明白!

夜里,四贝勒府多尔衮厢房的窗户上人影晃动。

多铎探出头来,在门口四下张了张,见四下无人,才放心地进房关上门。

屋子里,多尔衮正凝视着苏茉尔,他的目光像刀子一样锋利,苏茉尔被瞧得心虚,勉强笑道:十四爷特地唤我,有什么交待我做?

多尔衮冷静地:这几天我都在宫里举哀,不得空。这会儿请你来,有件要紧事,想问问你。

苏茉尔不安地:这么晚了,两位小爷还不安置?有事儿明天再说吧!

苏茉尔请过安想走,却被多铎拦住。他问道:快告诉我们,那天你偷偷进宫,究竟看到了什么?

苏茉尔一怔,赔笑装糊涂:那天?哪天啊?

多尔衮阴沉着脸:我额娘殉葬的那一天。

苏茉尔的脸微微变色,强笑道:喔,我……我没,没看见什么啊……

多铎逼问道:你是不是看见,有人逼我额娘……

苏茉尔慌忙打断他的话:没有!绝对没有!

多铎怒道:我话都还没说完,你倒先急着否认,莫非你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

苏茉尔一怔,不知如何是好!

多尔衮咄咄逼人:况且,你能这么一口咬定,绝对没有人逼我额娘,那就证明你全都亲眼看见了,并不是像你所说“没看见什么”!

苏茉尔语塞:我……

多尔衮又道:如果我额娘真是自愿殉葬,没人逼她,那你就算看见了,也该只是难过、意外,何至于会吓得面无人色,话都说不出来?

苏茉尔急得想哭:唉!我真的不能说。她发现自己差点说溜嘴,一怔,忙改口说道:也……也没什么可说……十四爷,我讲不过你,你饶了我吧!

苏茉尔又惊又怕,不禁红了眼眶。多尔衮凝视着她,半晌,叹了口气:算了!你去吧!

苏茉尔闻言,松了口气,落下一滴泪,连忙拭去。她安慰道:两位小爷请节哀,别让大福晋……放心不下。

她擦拭着眼泪,急忙转身出了厢房。

多铎奇怪地:哥,你怎么让她走了?

多尔衮眉头紧锁:她有苦衷,再逼也没用。况且,你瞧她神情,还不明白吗?

多铎发怒道:我就知道!额娘不会甘心舍下我们兄弟!哥,到底是谁逼死额娘?

多尔衮沉着地:告诉你吧!逼死额娘的,就是想当大汗的人!

多铎不解地:为什么?

多尔衮咬咬牙,沉声道:因为我没听错!额娘临死前还在喊,说她是为我而死的!

多铎大惊:为你而死?

多尔衮坚信不疑地说道:父汗去世的时候只有额娘在身边,一定交待了即位大汗的人选。

多铎恍然大悟道:我懂了!哥,是你!父汗指定的必然是你!

多尔衮神色冷峻地:可是有人不乐意。他想当大汗,除非先逼死额娘,否则他怎么当得成?

多铎迟疑地:他逼死额娘,还……还要说她的坏话?

多尔衮:他想用那些坏话,消除人们心中的疑惑。可是那些坏话,等于揭穿了他自己的谎言。

多铎不解地问道:这又怎么说?

多尔衮沉声答道:如果汗位不是传给我,额娘怎么可能有机会扰乱国政?他们要额娘死,不为别的,只因为怕她说出父汗真正的遗诏!

多铎惊怒:这……这叫杀人灭口!

多尔衮心中一痛,缓缓取出贴身藏着的雕龙玉佩:这是父汗给我的。可是,额娘死了,就凭这个,也证明不了什么!

多铎大怒:不凭这个,咱们就凭手上的三旗兵马!

多尔衮摇头:可是,军务政务咱们都还不熟悉,连个亲信都没有,要是轻举妄动,非但三旗兵马保不住,恐怕连咱们自己,都要大祸临头。

两人沉默了半晌,多铎突然挥拳捶墙,恨恨地道:好!我就等着瞧!谁当了大汗,谁就是逼死额娘的人!

多尔衮咬牙切齿:没错,谁当了大汗,谁就是逼死额娘的人!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