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7章 大玉儿再当说客


珍哥在前面掌灯引路,多尔衮有些忐忑不安地跟在后面,他们一路向皇太极以前的书房走来。多尔衮跟着珍哥走进书房,见屋里早已点起明亮的灯,可却空无一人。

多尔衮狐疑地问:怎么不见皇太后?

珍哥:十四爷稍待,奴才给您沏茶去。

珍哥施礼关上门退出去。

多尔衮游目四观,内心感慨万千,他随意走到书桌前,拿起朱笔细看,神情复杂。

这时,多尔衮听见身后的门开了又关,忙转过身去,不禁大为惊讶,没想到来人竟是大玉儿。

多尔衮惊喜地:玉儿?怎么是你?

大玉儿微笑道:王爷好像不爱见到我似的?

多尔衮扔下手中的笔,忙上前握住她的手,急切地道:谁说的?我恨不能日日夜夜分分秒秒都看见你。

大玉儿轻轻抽出手,微嗔道:要当皇上的人了,还这么不尊重!

多尔衮神情一怔:皇上?

大玉儿似笑非笑地问:怎么,原来你不想当皇上?

多尔衮所答非所问:玉儿,是四嫂让你来的?

大玉儿:也是我自个儿要来的。

多尔衮正色道:好,那么告诉你也无妨。不错,我想当皇上,这原是我阿玛要我当的,也是四哥原该还给我的!

大玉儿严肃地:彼一时,此一时。如今情势又不同了,你当得成皇上吗?

多尔衮恼火地:要不是豪格,早就当成了!他阿玛夺了我的皇位,如今他还要来抢!

大玉儿平静地:照说,谁继承皇位,都不干我的事儿……

多尔衮打断她的话:谁说的!我当了皇上,最想做的就是封你做皇后!

大玉儿感动地一笑,随即嗔道:你啊!异想天开!你要是真这么做,也不用打明朝了,预备着跟蒙古打吧!蒙古多重要,能打吗?小玉儿是你福晋,你当了皇帝,她理所当然是皇后。

多尔衮迟疑地:这……

大玉儿神色黯然道:只怕她当了皇后,咱们要想这么见见面、说说话,都不能够了。

多尔衮心烦地问:那怎么办?难道你要我把崇政殿上的宝座,拱手让给豪格?

大玉儿眼睛里涌出泪水,哽咽道:我?我会要你把宝座拱手让给他?莫非我不明白,豪格当了皇上,你的日子只怕很难过?我……怎么忍心……见你再受委屈?

大玉儿说着掏出手帕拭泪。

多尔衮心软了,轻抚她的肩道:别哭别哭!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大玉儿郑重地说道:多尔衮,你听我说。眼前的局面,你跟豪格不管是谁夺了皇位,对大清都是危险。我太了解你们了!夺到的不放心,没夺到的不甘心,时时刻刻都得提防着,非把对方撂倒了才罢休。无论鹿死谁手,都免不了一场骨肉相残的悲剧。万一误了国事、伤了大清气运,到时候,拿什么脸去见祖宗?

多尔衮一时答不上来,哑口无言。

大玉儿伤心地:两年前,我去劝降洪承畴,回来以后整整几个月吃不下东西。我忍着莫大的羞辱,图个什么?还不是为了大清!

多尔衮也很难过,将大玉儿拥进怀里,心疼地为她拭泪,温柔地:玉儿,那你说!你怎么说,我怎么做!

大玉儿真诚地道:不是我说!我问你,姑姑、代善哥哥、范先生,这三个人你总相信吧?他们或多或少都曾经帮助过你,你该知道他们不会害你吧?

多尔衮点点头,没有说话。

大玉儿继续道:他们想了一个主意,来化解眼前的僵局。

多尔衮接过话道:我知道,另立皇子!

大玉儿很意外地:你怎么会知道?

多尔衮微微冷笑:这就说来话长了。

大玉儿:那我可没工夫听。姑姑说,要化解眼前的僵局,这是惟一的法子!

多尔衮忧虑道:可是……豪格愿意吗?

大玉儿:代善哥哥去跟豪格说了,非让他同意不可!

多尔衮沉吟不语,神色阴晴不定。

大玉儿:你要知道,我可不是为我自己。祖宗家法是子以母贵。论贵,不会是福临;论长,更轮不到福临。我是一片赤心,为了大清国,为了……

多尔衮接话道:玉儿,不用表白,你的心,我还会不知道!

两人陷入沉默。

大玉儿想了想,走到书桌前,拿起那支朱笔,自顾自地道:一支朱笔,拟圣旨,批奏章,象征着无限的权力。可是,重要的不是这支笔,而是握笔的人!你只要掌着实权,名分又有什么要紧!

多尔衮忧虑道:可是,四嫂会不会让豪格来跟我夺权?

大玉儿微笑道:夺权掌权,凭的是功劳、威望、才干!豪格除了“先帝长子”这个不太有用的身份之外,有哪一点强得过你?难道你就这么没有自信?

多尔衮沉默了半晌,恨恨地道:额娘、皇位,还有你!皇太极毁了我的一切,到头来,我还是得让他儿子!

大玉儿问:莫非你想得出更好的法子?

多尔衮赌气道:想不出!

大玉儿又好气又好笑:那不就结了?

多尔衮继续赌气说道:我不想结!

大玉儿不禁心灰意冷,她走向门口,回过头,平静地道:让不让步,全在你!反正我的一片心,对得起天地祖宗!王爷,您好自为之吧!等王爷登基那一天,该朝贺,该殉葬,我奉旨就是!

大玉儿说完,转身正要开门,多尔衮却从后面拦腰抱住她,将脸埋在她肩上,伤心地哭了起来。大玉儿心都碎了,泪如泉涌,她忍不住转过身,用泪眼看着多尔衮,轻抚着他脸上的泪。

多尔衮哽咽道:玉儿,我想你想得……好苦……好苦……

两人凝视半晌,再也忍不住,紧紧拥抱在一起。

多尔衮喃喃地:我也等得……太久……太久……

两人沉醉而狂热地吻在一起。

大玉儿突然回过神来,推开他,喘着气摇头道:不!不是今天,不是现在!

多尔衮急切问:为什么?

大玉儿:我是奉命来劝你的。这样仿佛成了……我利用我自己……来说服你……

多尔衮:我知道你不是!

大玉儿:但你仍然会被这件事影响你的判断!多尔衮,眼前是你人生中的大事,我要你自己决定,我不要你将来后悔!

大玉儿说罢,转身要走,多尔衮拉住她痛苦地道:玉儿,你真狠心!

大玉儿咬着嘴唇道:就算狠心,也是为了你!

大玉儿轻轻挣脱多尔衮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将备受痛苦煎熬的他孤零零地留在了书房里。

盛京郊野,多尔衮骑着马在狂奔,他奔驰过星光灿烂的郊野,向看不见光明的黑暗疾驰……

多尔衮终于疲倦了,他把马拴在树上,孤独地伫立在旷野中,取出怀里的龙佩,细细抚摸,然后举起龙佩仰望星空,忍不住怒喊:父汗!额娘!你们在哪里?为什么不让我讨回公道?你们见着四哥没有?你们问问他,他欠我多少?欠我多少?欠我多少?

想起种种伤心委屈,多尔衮频频举袖拭泪,他哭着表白道:玉儿,我知道,你又何尝快乐过!好,就算我不能得偿所愿,也要弥补你,只要能看见你的笑容,我……

多尔衮说到这,突然怔住,他想起了小玉儿的话,暗自道:小玉儿说得没错,忌我防我的大有人在,倘若我不支持博果尔,弄得不好,连辅政也得不到……

多尔衮沉思了一会儿,握紧手中的龙佩,下了一个坚定的决心,大声道:罢了!为玉儿,赌上我的权力、地位,甚至性命,也值得!

他仰望星空,用请求的眼神暗自祈祷:父汗!额娘!你们知道吗?玉儿虽是一个女子,可是为了大清和百姓,一片赤忱,比我还强!父汗,额娘!如果你们也愿意弥补她,那么,就让我办成这件大事吧!

福临道:额娘!父皇真的死了吗?

大玉儿红了眼眶,点点头。

福临又认真地问:额娘,父皇死了,他要到哪儿去?他还会回来吗?

大玉儿忍住泪水,摇摇头。

福临一脸恐惧:额娘,那你会不会死?

大玉儿落下一滴泪,忙拭去,勉强笑道:傻孩子,不会的。你几天都没好好休息了,快睡吧!

福临听话地闭上眼,随即却又睁眼问道:额娘,为什么这些天,我老是听见人家提起大哥哥和十四叔?

大玉儿若有所思问:哦?福临,你喜欢大哥哥还是十四叔?

福临想了想道:大哥会带我跟博果尔去打猎。不过,十四叔心里也很疼我们,对吧?

大玉儿点点头:嗯,对!

福临向往地:人人都说十四叔是大英雄,将来我要跟他一样!

大玉儿拍拍福临道:好!福临也做大英雄!乖,快睡吧!

福临含笑闭上眼,大玉儿怜爱地看了他一眼,起身放下帐子。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