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8章 水深火热


深夜,清宁宫暖阁里灯光明亮,孝端后与代善绞尽脑汁地想着对策。

孝端后突然眼睛一亮,叫道:对了!福临!

代善疑问道:福临?

孝端后兴奋地点头道:没错!其他皇子太平庸,可是福临这孩子,小小年纪,却出奇地聪明懂事,他额娘调教得又好,将来一定有出息!对了,他出生那会儿,一道红光……

代善打断她的话:皇太后恕我直言,光凭那异象,是无法令人心服口服的。

孝端后郑重地道:可是大哥,我提出福临,还有一个重要的缘故。

代善惊异地:哦?

孝端后分析道:照这情势看来,多尔衮必然摄政掌权。先帝曾经对我预言,豪格是敌不过多尔衮的,还要我答应,设法保全豪格。看来经过这回皇位之争,叔侄俩结怨是不免了。真要到那两虎相争的时候,谁来节制多尔衮?我照料过他几年,他对我总算尊重;可是,您晓得,这都不如玉儿跟他青梅竹马的情分深。玉儿心思细、口才好,只有她能跟我一块儿节制多尔衮,不让皇上担心的事情发生。

代善忧虑道:这话倒也有理。不过,要论子以母贵的家法,福临没有博果尔的地位高,很难跟他竞争。

孝端后深深地看着代善道:如果大哥出面支持福临的话……

代善慎重地道:我明日主持公议,要是显出偏袒谁的痕迹,那说话就没有力量了!要不,找庄妃来商议?

孝端后摇头道:不行,我一说,她立刻就会忙不迭地推辞,道理一套一套说出来,拖在那里,反而误事。这样吧!明天我让人把福临也带着,咱们走一步算一步,随机应变,总是朝这个方向去促成就是了。

代善沉吟了一会儿,缓缓点头。

小玉儿从多尔衮那里探过口风后,连夜兴冲冲地来到麟趾宫暖阁。

她拉着贵太妃,兴奋但低声地道:我好开心啊!多尔衮头一回相信了我!

贵太妃忙问:他到底怎么说?

小玉儿答道:他说……也许呢,他会跟您做成这笔买卖。

贵太妃一笑,拍拍小玉儿的手,自负地说道:多尔衮,他没有别的路,非得跟我做买卖不可!有他和豪格这两位最有权势的大亲王撑腰,我的博果尔还怕当不了皇上?

半夜里,人们都在熟睡,范文程悄悄来到礼亲王府暖阁。

代善尚未梳洗,睡眼惺忪地来见范文程。代善有些不悦地:范先生,什么事如此着急,天不亮就来找我?

范文程顾不上那么多了,开门见山道:王爷,我得到消息,肃亲王决定拥立十一阿哥博果尔!

代善闻言,一激灵打了个冷战,睡意全无,叫道:糟了,这跟皇太后的想法是背道而驰!那多尔衮呢?决定没有?

范文程:这倒不清楚。肃亲王府聚了不少人,连夜挑灯议事,但睿亲王府却毫无动静,打听不出睿亲王的意向。

代善焦虑地:这就麻烦了,我该怎么预备?

范文程安慰道:王爷别急,您要是能找到机会,暗示睿亲王支持九阿哥,睿亲王很可能会配合您。

代善诧异地问:何以见得?

范文程:九阿哥这面,皇太后、王爷、庄太妃,对睿亲王不是有恩就是有情。十一阿哥那面的贵太妃跟睿王妃,在他心里哪有这等分量!

代善忧心忡忡地说道:有恩有情,万一……恩情比不上利益呢?

范文程肯定地答道:不会的,据我长年观察,睿亲王是性情中人,他不至于为了利益,背弃恩情。

代善又问道:倘若,多尔衮真的感恩重情,皇太后跟我……也会多偏着他一些。可是,两王如果各有支持的对象,旗鼓相当,那岂不是又僵住了?

范文程笑道:要是真的僵住了,我倒有一个法子。

范文程对代善附耳献计,代善点头微笑地听着。

翌日一大早,孝端后就让人偷偷把福临领到了清宁宫暖阁,教给他一些话语。可是福临毕竟还小,又贪玩,没记住多少。

孝端后又紧张又着急地问:福临,记得皇额娘的话了吗?

福临玩着毽子,心不在焉地答道:记得!拿方的……不是,拿圆的!

孝端后有些生气:嘁!是拿方的!

珍哥提醒道:皇太后,时辰到了,没工夫再教了!

孝端后叹了口气,担心地看着福临,神色沉重。

永福宫正殿里,大玉儿与侍女们一脸焦急,谁也不知道福临去了哪里。

正在众人六神无主时,苏茉尔喘着气,匆匆走来,进门时急得被绊了一下。

大玉儿慌忙迎上去,抓着她紧张地急问:福临呢?人在哪儿?

苏茉尔喘着气道:原跟李嬷嬷在花园玩儿,后来珍哥说皇太后有点心赏他,带他上清宁宫。结果不知怎么的,被皇太后领到崇政殿去了!

大玉儿二话不说,转身快步往宫外走,却被苏茉尔拉住。

苏茉尔焦急地问:格格!你别吓我,究竟怎么回事儿?

大玉儿严肃地:跟我来,别出声!

两人匆匆出宫,向崇政殿奔去。

崇政殿威严肃穆,气氛压抑紧张。

大殿上皇帝的宝座空着,孝端后、贵太妃穿着孝服,坐在殿内深处。满殿亲贵大臣分成两派,彼此怒目而视。

代善站在大殿中间前方,清清嗓子道:众位亲贵大臣,两黄旗和两白旗在宫外已经快要火并起来了,我大清国正在非常之时,千万不能自相残杀。老实说,豪格继统是名正言顺,多尔衮接位则是众望所归。无论立哪一个,另一个都必定不服,以致到今天都还僵持不下,我忝居族长,必须做个公正的裁决。

众人都紧张地看着代善,不知他会偏向哪一方。

代善神色冷峻地大声道:既然如此,两个都不立!从先帝几位皇子当中,另择一位。

众人惊讶不已,表情复杂。豪格别过头去,一副悻悻然的神情。

紧张的气氛中,殿外福临与博果尔一跑一追笑闹着。

福临叫道:我不要做皇帝!皇帝给你!毽子给我!

博果尔嚷道:才不!我要毽子!皇帝你做!

这时,大玉儿赶至殿后,见此情景,想冲入殿中,却被苏茉尔拦住。

大玉儿不悦地命令道:让我出去!

苏茉尔劝道:格格,这会儿你真的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

大玉儿有些迟疑地:可是福临一定会找我……

苏茉尔鼓励道:格格!稳住!你可以,你一定行的!

大玉儿一怔,努力忍耐着焦躁的心绪。这时从宫外隐约传来人马杂沓的喧哗声,大玉儿及众人一惊,朝宫外方向看去。

盛京皇宫外,八旗将士数千,分为两派,严阵以待,剑拔弩张,互相陈兵示威。正白、镶白两旗这边呼喊的是“睿亲王”,正黄、镶黄两旗那边呼的是“肃亲王”,一声大过一声,两边较劲儿。

多尔衮单骑奔来,两白旗在将领的一声令下,毫不犹豫整齐地行礼。多尔衮策马缓缓行过两军之间,两白旗将士看他的眼神里充满崇敬和激动。多尔衮目光如电,扫视正黄、镶黄两旗,两黄旗将士犹豫了一下,便也纷纷行礼。

多尔衮威风凛凛地穿行过两军之间。

多尔衮在崇政殿门外飞身下马,大踏步向殿内走去。

福临与博果尔正在玩儿,见多尔衮正走近殿门,欢呼着跑过去迎接。

福临、博果尔一齐喊:十四叔!十四叔!

福临、博果尔开心地跑到多尔衮身边仰望着他,多尔衮看了小哥俩一眼,单手将福临抱在臂弯里,大步迈向殿门。

博果尔急了,在后面喊道:十四叔!你怎么不抱我?我要你抱!

多尔衮不语,径自进殿,在众人注视之下,走上前去,将福临放在宝座上坐下,转身向众人傲然道:要立,就立福临!

大殿内一片哗然,气氛又紧张起来。

孝端后满脸惊喜,大玉儿则是目瞪口呆,而贵太妃又惊又怒。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