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9章 考试 福临胜出


代善与孝端后互望一眼,取得默契,立即吩咐道:设座!请庄太妃。

这时豪格越众而出,恼怒地道:本朝家法,皇子是子以母贵。中宫无子,妃嫔中位号最尊的是麟趾宫贵妃,就算要立,那也自然是由她所生的十一阿哥博果尔即位。

坐在孝端后太后另一边的贵太妃闻言,不禁流露出得意之色。

大玉儿刚入座,突然一个毽子飞来,大玉儿伸手接住,福临、博果尔跑过来,争抢起来。

福临叫道:额娘,给我!给我嘛!

博果尔小脸通红地叫:不,是我的,给我!

大玉儿想了想,慈祥地笑道:福临,你是哥哥,有好东西就该让给弟弟,对不对?

大玉儿说着,将毽子给博果尔,博果尔一脸得意,福临只好噘起小嘴。

大玉儿的言行众人都看在眼里,暗暗点头赞许。

大玉儿搂着福临,用困惑的眼神望着多尔衮。

贵太妃则将跟前的博果尔轻轻一推道:博果尔,去告诉你十四叔,你的弓箭骑射进步多了,谙达好夸奖呢!

博果尔赌气道:十四叔都不抱我,我不去!

贵太妃一脸尴尬,很是气恼。

此时,福临、博果尔又为了毽子笑着打闹起来。

代善试探着说道:十四弟,豪格说的也有理,依祖制……是子以母贵……

多尔衮打断他的话道:不错,子以母贵,可是这“贵”,指的不仅是“位号较尊”。两位阿哥年纪都这么小,虽有亲贵在外辅政,却更需要母亲在内调教。永福宫庄太妃才德过人,连先帝都时常称许,说庄太妃足可称为“后宫第一谋士”,亲贵大臣众所皆知。福临由她来抚育,将来必是我大清的好皇帝!

豪格怒道:话怎么说都在你。十四叔,你太霸道了!

多尔衮大怒:霸道就霸道,你又能怎么样!

两人怒目相视,恨不能撕碎对方。要不是有人奋力拦着,豪格与多尔衮很可能就打将起来,气氛异常紧张。

五彩的毽子跌在代善身后空着的龙椅上,福临与博果尔跑过来,争先恐后地跳上龙椅去抢毽子,推挤打闹着。

博果尔叫道:我的!给我!

福临歪着头道:才不是你的呢!是我的!

博果尔认真地:毽子给我,皇帝给你做!

福临摇头:才不呢!我要毽子,不要做皇帝!

众人听着小哥俩的对话,都愣在那里。

好半晌,代善方对多尔衮、豪格二人道:你们也别争了,两位阿哥在,不妨当面试验。

多尔衮看了大玉儿一眼,想了想,走上前一步,温和地问博果尔:博果尔,你告诉叔叔伯伯们,做皇帝有什么好处?

博果尔想了想道:有什么好处?喔,我知道,当了皇上有一样好处。谁不准我爬树去掏小雀儿,我就打谁的屁股!

多尔衮睨了豪格一眼,豪格满脸尴尬,他也不甘示弱,上前问福临道:福临,你也说给大家听听,你知道皇上要怎么当吗?

福临眨着眼睛道:我知道,皇阿玛说过,当皇上,要用好人,不用坏人,要亲近百姓。还有……喔,还有要建立大清朝的天下!

大玉儿松了口气,爱怜地看着儿子。

代善与众人暗暗点头,而多尔衮则得意地微笑。豪格与贵太妃面色铁青,恨恨地紧咬着牙齿。

多尔衮挑衅地问:豪格,还要再试试吗?

豪格不服气地道:当然要试!说话不算数,保不定……是有人教他。

豪格说着斜视了大玉儿一眼,多尔衮满脸恼怒,正要说话。

代善劝道:好吧,那就再试一回!究竟选哪位阿哥,这回咱们问问一个人。

多尔衮道:问谁?

代善郑重地:老天爷。

代善向一个侍卫低语几句,侍卫点头会意离去。

多尔衮朗声道:其实老天爷早已给了答案。记得九阿哥降生之时,永福宫红光蔽天……豪格打断他的话,讥讽道:哼,这种以讹传讹的玄话,宫里头还少得了吗?

多尔衮训斥道:连我多尔衮都甘心相让,以免朝中因大位悬而未决,弄得人心惶惶。你为什么不识大体、一意孤行?

豪格叫道:谁说我不让?让,也要看让谁,我拥立十一阿哥,是依祖宗家法。不识大体、一意孤行的人,可不是我!

多尔衮怒道:你哪是为了什么祖宗家法?根本是为了跟我唱反调!

豪格冷笑道:怎么,十四叔硬要违反祖宗家法,还不许人唱反调?

多尔衮一怔,怒道:你……

这时,侍卫捧一托盘出来。盘上放着一串晶莹硕大的东珠,以及一方已有年代的玉印。侍卫走到龙椅前站住,小哥俩大惑不解。

代善走上前去,对小哥俩微微一笑,和蔼可亲地道:福临,博果尔,大伯要送你们一样礼物,一人只能选一样,我数到三,你们就去拿自己心里中意的那一样礼物。

福临看着东珠、玉印,仿佛在思考什么。他歪头看着孝端后,孝端后紧张地看着他,眼神里有鼓励和殷切的期盼。

代善弯下身问:大伯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吗?

福临、博果尔答道:明白!

代善点头:好!一,二,三!

福临、博果尔从龙椅上跃起,争先恐后地将手伸向托盘。福临拿了玉印,博果尔拿了东珠。

福临困惑地低声喃喃自语:拿圆的还是方的?是不是拿错啦?

博果尔欢喜道:谢谢大伯!我可以用它来打弹子吗?

豪格面色铁青,多尔衮纵声大笑。

众人议论纷纷,看着福临。孝端后大大松了口气,含泪笑了,大玉儿转头困惑地看她。

博果尔举着那串东珠,跑向贵太妃,笑道:额娘你看!大伯送我的!

贵太妃面色铁青,冷哼了一声,将博果尔用力扯到身边,博果尔叫痛,噘嘴看着贵太妃,委屈而不解。

多尔衮大声道:众位亲贵大臣,大家都看到了,两位阿哥谁是主富,谁是主贵。天意如此,依咱们的眼光,也是如此啊。

豪格大声阻拦道:慢着!这个试验的法子并不好。

代善闻言,恼怒道:豪格!你没完了是怎么着?还想试多少次?两次结果都很清楚,容不得你再任性胡闹!

豪格有些气虚,但嘴上强硬道:我只是觉得,这法子太容易做弊了!

代善责问道:你们俩会各自拥立不同的对象,事先根本没人知道,如何做弊?

豪格语塞,说不出话来。

代善恢复平静神情,走到福临面前,摸摸他的头,慈爱地道:九阿哥,你要听你皇阿玛的话,将来一定做个好皇帝!

福临闻言,神色惶惑,嗫嚅道:什么……皇帝?我不要……

代善不让福临再说话,忙打断他,很有权威地高声道:既然大位已定,新皇很快就会择期登基!

众亲贵大臣都松了一口气,纷纷议论。此时,孝端后满脸微笑,贵太妃气得面无人色。

大玉儿悄悄看了多尔衮一眼,那眼神中,有感伤、惶恐、爱恋……内容十分复杂。

苏茉尔躲在暗处,神情激动地自语:咱们九阿哥是皇上了!他是皇上了!

大玉儿拭着泪,轻轻对孝端后埋怨道:姑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孝端后自顾自地喜道:我跟代善昨晚才商量妥当,福临即位是最好的安排,没想到,多尔衮竟然跟咱们的心思一样,根本不用费咱们什么力气。

大玉儿:我明白姑姑的用意,可是……

孝端后打断她的话:行了!木已成舟,咱们还得说两句场面话呢!

说罢,孝端后起身,大玉儿无奈,只好跟着起身。

孝端后大声道:诸位亲贵大臣,今后可要同心协力,辅佐幼主!

众人齐声道:谨遵懿旨!

孝端后威严地道:那么,大家见过皇上,行礼吧!

众人或情愿或勉强地纷纷跪下,嘴里道:参见皇上。

大玉儿指点福临拱手回礼,代善连忙阻止:以君拜臣,于礼不合。

大玉儿正色地说道:今日福临尚未登基,这一礼,诸位伯叔兄长是该受的。她回头向福临道:福临,将来要好好儿跟王爷们学着勤政爱民,做个好皇帝,才不枉大家推戴你的一番苦心。

福临大声道:儿子谨遵额娘教训。

孝端后看着众人道:福临还小,亲贵们该推选一位王爷出来辅政吧。

代善道:大家都在这儿,我看,就请皇太后指派吧!

代善微微朝多尔衮瞥了一眼,孝端后想了想,点点头道:睿亲王,是大行皇帝的臂膀,堪当此重任。

多尔衮既惊喜又感动,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了。

代善高声道:奉皇太后懿旨,今后就由睿亲王多尔衮辅政。愿我大清国万世基业,国运昌隆!

众人一片欢呼,豪格又惊又气,怒瞪着多尔衮,多尔衮怡然视之。

贵太妃也恨得牙根痒痒,想撕吃了多尔衮,却又不敢失仪,只好强忍着怒火。

大玉儿牵起福临的手,怜爱地俯视他。福临仰起小脸,神情惶惑。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