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11章 龙佩与荷包


永福宫寝殿里,大玉儿在箱柜中细细翻找着什么东西,苏茉尔走近问道:格格,找什么啊?

大玉儿停下动作,看着苏茉尔,很少见地羞涩忸怩起来。

苏茉尔好奇地笑问:怎么啦?

大玉儿红着脸道:我是在找……找那个荷包。

苏茉尔不解问:哪个荷包?

大玉儿忸怩道:就是……就是那个……绣了一半的荷包。

苏茉尔恍然大悟:噢,那个荷包!

大玉儿忙问:你收在哪儿了?

苏茉尔假装皱眉想了想,问道:收在哪儿了?我想不起来了!

大玉儿不免着急:怎么会呢?

苏茉尔暗暗一笑,假装忽然想起,说道:啊,我想起来了!

苏茉尔找出藏在角落里一个蒙尘的小箱子,打开找出一个绵纸包,当年那荷包就在里面,苏茉尔取出,递给大玉儿。

大玉儿松了口气,微嗔道:没事儿藏这么牢做什么!

苏茉尔无辜地叫起来:不是您叫我藏起来,永远别再让您看见的吗?

大玉儿睨了她一眼,背转身去,细看荷包,思如潮涌。她低头轻抚着荷包,一滴泪落在上面,连忙拭去,又举起细看,喃喃道:手生了,不知道还绣不绣得出来?

苏茉尔望着她,心中感慨万千。

永福宫暖阁里,大玉儿帮小皇帝顺治穿上小龙袍,多尔衮在稍远的地方偷偷观瞧。

大玉儿慈祥地叮咛道:福临,待会儿的登基大典,得花挺长的工夫,记得要耐住性子,坐正了,不要乱动,大喜的日子,更不许哭喔!知道吗?

顺治点头道:知道了,额娘。可是……博果尔会来跟我捣乱啊!我也得坐着不动吗?

大玉儿嗔道:教了多少次,又错了。要叫皇额娘。还有,待会儿上了朝,不能说“我”,你得自称“朕”。

顺治学话道:朕,朕……喔,皇额娘,如果……博果尔他来跟我……喔,朕,跟朕捣乱,那怎么办?

大玉儿对福临说话,眼却望着多尔衮:福临,你听着。有你十四叔在,谁也不敢来跟你捣乱。十四叔会保护你,你就永远在龙椅上坐着,动也不动。王爷,您说是不是?

大玉儿深深看着多尔衮,多尔衮会意,想了想,也走到顺治面前,取出怀中龙佩问道:福临,这玉佩上刻的是什么?

顺治细看了看道:是……是龙。

多尔衮点点头:对了。这是我阿玛赐给我的。阿玛心里也许是这么想,多尔衮啊,先给你这个龙佩,瞧瞧你将来有没有福气穿上龙袍。毕竟……我是没有这个福气,这龙佩,就给了你吧!

大玉儿知道这些话是说给她听的,十分感动,噙着泪道:这是……你从小最珍爱的,怎么可以……

多尔衮仍对着听不懂这番话的顺治继续道:我珍爱这个龙佩,因为它是一个英雄的梦想。这个梦,我给了你,盼你做个好皇帝。你额娘说得对,有十四叔在,谁也不敢来跟你捣乱。十四叔会保护你,你就永远在龙椅上坐着,动也不动。

多尔衮说着将龙佩交给顺治,顺治道:谢谢十四叔。

多尔衮走到大玉儿面前,深情地看着她问道:这样你可放心了吧?

说完,多尔衮转身走了出去,大玉儿落下泪来。

顺治过来,大玉儿抓住他,流泪道:福临,你要谢谢你十四叔!

顺治不解地:皇额娘,我方才不是谢过了?

大玉儿郑重地:不,他给你的不只是一块玉佩,而是……而是他的梦想,他的承诺!

崇政殿里,顺治坐在龙椅上,龙椅后面是大玉儿、孝端后并排而坐。亲贵群臣身着礼服分列两旁。

代善居中在前,宣布道:众位亲贵,众位大臣,如今乾坤已定,由九阿哥福临继承先皇大位,两宫太后在上,大家跟我行礼,朝贺新君!

豪格突然越众而出,叫道:慢着,我有话说!

代善一怔,冷冷地道:肃亲王,你何必……

豪格慷慨地:我是基于谋国之忠,想请问礼亲王,新君年幼,倘若未来的摄政王,心怀不轨,意图废立篡位,那该如何是好?

众人不约而同看着多尔衮,多尔衮面色十分不悦。

代善果断地答道:那就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肃亲王多虑了,绝不会有这种事!

豪格睨视着大玉儿冷笑道:那可不一定!万一到了那时候,有人逼着皇太后出面……说是皇上应该让位,那怎么办?

大玉儿神色微变,她强迫自己镇定。多尔衮脸色铁青,眼睛里全是怒火。

代善怒斥豪格道:肃亲王不得有非分越礼之言!

豪格强辩道:两宫太后恕罪,我是无心的。只是……

孝端后不悦地摆手道:够了!别说了!

大玉儿冷静地道:如果肃亲王不放心,就请摄政王告天盟誓。

多尔衮突然大步走到大殿中央,高声道:好,既然是冲着我来,我就告天盟誓!

多尔衮潇洒地一撩袍摆,单膝下跪,抱拳望天道:人神共鉴,我多尔衮必然秉公辅政,绝不妄自尊大。如果有人向我进以非分之言,劝我图谋不轨,我就当他是乱臣贼子,立置典刑!

大殿里一片沉默,气氛有些冷清。

代善出来打圆场,说道:好了好了,这样总够了。大家行礼朝贺吧!

代善领头跪下,众人跟着下跪。

多铎低声自语道:豪格这个死东西!总有一天要他好看!

多尔衮面沉似水,低头不语。

多铎压低嗓音对一旁的多尔衮道:哥,我真为你可惜,高坐在龙椅上头的人,原该是你啊!

多尔衮想说什么,却又咬牙忍住。

代善磕头高喊:恭贺皇上登基继统,我大清国运昌隆。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齐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喊声突如其来,排山倒海一般,顺治吓了一跳,小嘴一扁,哭道:额娘!我怕!额娘!我不要在这儿!不要在这儿!我不要做皇上!

寂静中只有顺治的哭声。众人面色微变,尤其是大玉儿与多尔衮。

第十九章永福宫暖阁里,大玉儿坐在窗前,就着日光,绣那未完成的荷包,苏茉尔在旁边帮着理丝线。

大儿突然被针刺了一下,立即含住手指,苦笑着摇摇头。

苏茉尔忙道:格格,我来帮你?

大玉儿想了想,摇摇头又继续认真地绣起来。苏茉尔会意,暗暗一笑。

这日,大玉儿约多尔衮到郊外有事情商议。

为避人耳目大玉儿先行一步,在约定地点等候多尔衮。远远地多尔衮疾驰而来,他看见大玉儿的身影,很是激动兴奋,不禁加快了速度。

多尔衮在大玉儿身边勒马停下,望着她姣美俏丽的脸庞,欣喜道:玉儿,我真没想到,你会想要单独在这里见我!

大玉儿迟疑了半晌,终于取出那个荷包,捏在手里犹豫了一会儿,毅然递给多尔衮道:自己绣的粗东西,做得不好。权当是……你送福临龙佩的回礼。

多尔衮惊讶地接过,细细地观瞧。

大玉儿感慨道:你一定奇怪,怎么丝线针脚是一半旧一半新。这个荷包,是你第一回出征的时候,我开始绣的。后来一听见你……就停下了。如今,终于完成了。我只是想谢谢你。谢谢你答应保护我儿子。

多尔衮将荷包捏在手里,放在心口,心中一阵酸楚,喃喃道:太贵重了!我的龙佩,远远不及这荷包贵重。

两人沉默一会儿,多尔衮回过神来,想了想,将荷包递给大玉儿。

大玉儿愕然接过,惊异地问:怎么?你不肯收下?

多尔衮正色道:当然要收!不过,现在还不能收。这个荷包太贵重,就这么收下,我于心不安。等我再加上一样贵重的礼物。

大玉儿有些迟疑地问:那……会是什么呢?

多尔衮自信而坚定地一笑:明朝的天下!

大玉儿先一怔,接着微笑道:明朝的天下?只怕到时候对你来说,这荷包……又不及江山贵重了。

多尔衮眼神火辣辣地看着大玉儿道:那么,你也再加上一样贵重的礼物,这么一来就公平了。

大玉儿逃避似的:太贵重的礼物,我怕我给不起。

多尔衮坚定地说道:只要你肯给,一定给得起!你信不信?

大玉儿抬头,凝视着多尔衮炽热的眼睛,心中既彷徨又羞涩。她不敢看多尔衮,更不敢回答,转身催马疾驰而去。

多尔衮大声叫:玉儿!玉儿!

大玉儿没有回头,渐渐消失了。多尔衮孤独地驻马在一片茫茫的绿色草地上,许久许久……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