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1章 争千秋


北京一座古寺前,多尔衮与范文程背着手伫立,聆听着撞钟声。然后,两人在古寺一角的老树林边漫步沉思。

多尔衮沉吟半天道:我心中有个疑难。范师傅可否为我解惑?

范文程似乎感觉到多尔衮想说什么:王爷的意思是……

多尔衮欲言又止:眼看着大清就要得天下了,可是皇上年幼,无法号召天下……

范文程冷静地:恕我直言,王爷是在犹豫着……要不要自立?

多尔衮为难地:我有我的难处,许多人都以种种理由来向我劝进。

范文程劝道:王爷已经是有实无名的皇上了,何必多此一举。

多尔衮不甘地说道:名实不符,总是令人不快。而且,我有我的隐衷,时时令我心潮汹涌,难以平伏。

范文程凝眉道:王爷与先帝之间的恩怨纠结,我也晓得,可是,为了大清国……

多尔衮接过话道:不错,就是为了大清国,怕我跟豪格的冲突引发内讧,才想出“另立皇子”这个折中的办法。可是如今,我率八旗入关,豪格却无尺寸之功。势力一长一消,从此他再也没有立场与我争夺了。

范文程道:王爷压制得了一时的不满,却压制不了后世的评价。中国几千年来,周公是最为世人钦仰的先圣先贤;周公和王爷一样,辅摄幼主,成就不朽功业,地位之高,远胜后世帝王。还有个例子,明太祖传位给孙子,儿子燕王不满,篡位自立;即使他的政绩不算坏,可篡位总是个洗不清的污点,难逃史笔诛伐。要做周公,还是燕王;要争一时,还是争千秋。以王爷的睿智,当知取舍。

多尔衮沉思不语,思忖着利害关系。

这时,一个侍卫走近禀报道:启禀王爷,盛京特使刚到,急着见王爷。

多尔衮奇怪地问:特使?兵部的?

侍卫答道:是宫里的。

多尔衮张望着问:哦?人呢?

苏茉尔远远地疾步走来,多尔衮一见大喜,快步走过去相迎。

多尔衮欣喜道:是你啊?你怎么来了?

苏茉尔:亲自来跟王爷贺喜啊!

多尔衮笑道:看见你真是太欢喜了!北京繁华得很,我命人领你逛逛。

苏茉尔忙道:别忙!正事还没办呢!

苏茉尔说着取出锦帕包着的东西:这是格格要我捎给您的。

多尔衮困惑地接过来,打开一看,竟是那荷包,不禁怔住。

苏茉尔正色道:格格还要我带句话呢。

多尔衮迟疑地:说吧。

苏茉尔转述道:这荷包,只怕比不上江山贵重;不过,这是我一片真心。

一句话千钧重,多尔衮顿时觉得心头沉沉的。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看着荷包,沉思良久,心中痛苦地挣扎着。

此时忽然传来寺庙的撞钟声,悠扬浑厚,似佛家偈语。多尔衮抬头聆听,神情似有所悟。半晌,他咬咬牙道:罢了!我做周公!

深夜,盛京皇宫清宁宫暖阁里,大玉儿、孝端后神情严肃地密谈着,顺治仰着小脸在一旁似懂非懂地聆听。

孝端后:这些天我愁得几乎不能睡。你想啊,如今多尔衮手握重兵,他要称帝,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大玉儿勉强笑着,安慰道:姑姑,你是看着他长大的,难道还不相信他?

孝端后叹道:唉!先帝对我说过,中原的花花江山,生在关外的咱们,根本无法想象,就算是铁石心肠也难自持,他难道就不动心?

大玉儿肯定地:他不会弃咱们孤儿寡母于不顾的。

孝端后低声道:他对咱们是有情义,可是……男子汉大英雄,哪个不爱权呢?

大玉儿无语,伸手剔烛心,神情凝重忧虑,她在心里疑虑道:一件东西,一句话,真能打消他的念头吗?

这时珍哥兴奋地奔入禀告道:皇太后!摄政王派了特使回京了!

大玉儿、孝端后一惊,相互对视了一眼。特使兴奋地进来,跪下磕头:两宫皇太后大喜,皇上大喜,奴才奉摄政王之命,特迎两宫皇太后和皇上,南下入关,定鼎北京,商讨军政大计,以定天下!

大玉儿、孝端后一怔,孝端后大大松了口气:祖宗保佑!

大玉儿心很是宽慰,百感交集,连忙站起身走到屋角,哭了起来。

顺治大惑不解,忙跑去为母亲拭泪,问道:皇额娘怎么哭了,你很伤心吗?

大玉儿哭得双肩抖动,哽咽不止,孝端后也拭泪笑道:傻孩子,你皇额娘是太欢喜,欢喜得哭啦……

顺治仍是一脸困惑,大玉儿蹲下,紧搂着顺治,泪水顺着脸颊小溪般流淌着。

山海关前,清军将士盔明甲亮,士气高昂。

多尔衮威风凛凛地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翘首远望。

远远地车队、卫队浩浩荡荡地向这边走来,走到近前时停住。

多尔衮翻身下马,向车队迎过去。孝端后、大玉儿、顺治在侍卫的搀扶下缓缓下车。众清军一起跪下,齐声道:恭迎两宫皇太后,恭迎皇上!

多尔衮激动地:两宫皇太后,皇上,多尔衮没有辜负祖先的遗志……

孝端后感动地:十四弟,我真是太高兴了!我替先帝……你四哥……谢谢你!

多尔衮忙跪下道:母后皇太后言重,多尔衮不敢当!

大玉儿上前虚扶一下,多尔衮起身,四目交投,大玉儿见多尔衮头脸肩上多处受伤,心一酸,泪盈于睫,忍不住低声哽咽道:你的伤……

她说不下去,心疼地流下泪来。

多尔衮故作轻松笑道:没事儿,早就惯了!

大玉儿泪流不止,多尔衮想伸手抚她的肩,又警觉地缩回手,压低声音,温柔地安慰道:真的不要紧,你别怕!

苏茉尔看他俩这般缠绵的情状,觉得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些不妥当,忙轻轻将顺治推上前去。

顺治仰着小脸道:十四叔辛苦了!你灭了李自成,帮明朝报了仇,为我大清立下千古功勋,大家一定敬重你,佩服你!

多尔衮俯下身惊讶地:皇上说得很好啊!谁教你的?

顺治大声答道:是皇额娘教我的!

多尔衮抬头柔情款款地看着大玉儿,大玉儿含着泪微笑着。

秋天的长城,雄伟壮丽,气象万千。

长城上,大玉儿站在北面城垛边,朝北眺望,感慨万千。

大玉儿感叹道:原以为,这道绵延的长城,是我大清国难以跨越的界限。想不到,这么快,大清国就能立足在这长城之内了!

多尔衮凝视着大玉儿,轻拉她的衣袖,转身走到南面城垛边,朝南眺望,感慨道:大清国不只是能立足在这长城之内,我的雄心岂止于此!玉儿,你看,这长城以南的无限江山,总有一天我全都要夺下来。

这话语豪情万丈,但也野心十足,大玉儿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多尔衮看出了她的心思,深情一笑道:放心,我会将夺下的江山,献在你的宝座之下。

大玉儿嫣然一笑:我又不要做女皇帝!你忘了?拥有江山的会是我儿子!

多尔衮淡淡一笑,取出那荷包,柔声道:玉儿,中原即将归我大清,我也会继续辅佐福临治理天下,我这么拼命地做,就是盼着有一天,你会过意不去,除了荷包之外,再加上一样贵重的礼物给我……

大玉儿摇头道:将来,想必你是权倾一时,哪里还会缺少什么?天底下会有什么是你得不到的?

多尔衮急火火地道:你明明晓得我想要什么。

多尔衮说着,轻轻去拉大玉儿的手,大玉儿轻轻挣脱,淡淡地道:姑姑受了风寒,病着呢,我该回去了!

多尔衮急了,拉住她的衣袖恳求道:玉儿,求你,好几个月没见到你了,多说两句话,求你!

大玉儿停下,没有回头,想了想,只说道:来日方长呢!

大玉儿袅袅婷婷地离去,多尔衮望着她的背影,怅然若失,随即微笑道:是啊,来日方长呢!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