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3章 打仗与抚民


小玉儿抬头,含泪的眼睛痴痴地看着他,动情地道:多尔衮,我真喜欢听你喊我的名字。

多尔衮为难地说道:小玉儿,唉,要我怎么讲呢?这些年都过来了,我对你,即便算不上多好,总也并不坏。别人的妻子都能这么过,你又为什么还是不满足呢?

小玉儿郑重地:因为,别人的妻子爱她的丈夫,远远比不上我爱你那么深。

多尔衮坦诚地道:如果你要我回报你同样的爱,那太难了!我是个男人,手中又操持天下,我的世界太大了,你要明白。

小玉儿较真儿地:我当然明白!可我求的只是你的一句话,别让我一辈子悬在半空中,渴望一个永远不会出现的答案。多尔衮,求你告诉我,你究竟有没有可能……爱我一丁点儿?

多尔衮怔住,迟疑半晌,方避重就轻地道:毕竟夫妻多年,哪能没有真心?你这话问得多余。

小玉儿哀求道:真心,未必是爱。多尔衮,别再逃了,告诉我吧,你究竟有没有可能爱我一丁点儿?我不求多啊,只求一丁点儿。

多尔衮沉默半晌,方道:“爱”这个字,太沉重了。我很累,实在没精神跟你琢磨这个字了。

多尔衮逃避似的快步走出花厅,小玉儿悲伤地看着多尔衮离去的方向,喃喃地道:你不是男子汉、大英雄吗?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怎么在你……就这么难呢?

皇宫永和宫暖阁里,孝端后与大玉儿并坐,孝端后抱着小皇帝顺治,听众亲贵议论国事。

多尔衮禀道:跟皇太后回话,我军在追剿李自成的同时,也招抚了山东山西两省,镇以重兵。有这东西两翼拱卫京师,我们在军事上算是立住了脚。至于下一步怎么走,亲贵大臣众说纷纭,所以要请两宫皇太后裁夺。

多铎抢先发言道:依我说,趁着大军都在,干脆像早年那样,大杀大抢一番,再回咱们关外老家去!天下汉人比满人多了不下百倍,谁耐烦去管啊!随他们爱怎么乱就怎么乱吧!反正南蛮子的地方,咱们也住不惯!

大玉儿、孝端后听了他的话忍不住一笑。

多铎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四嫂,玉姐姐,你们别笑啊……

多尔衮微嗔着打断他的话,训斥道:多铎!要叫母后皇太后、圣母皇太后!

多铎有些尴尬地:嘿……这嗦嗦的称呼,我还是说不惯哪!

孝端后宽厚地微笑道:得了,一家人说说话,用不着太拘礼。

多铎笑道:嗯,还是四嫂好!

豪格冷眼睨视着多铎,冷冷一笑,开口讥讽道:竟然会有人主张退守山海关,哼,真是没出息的想法!

多铎一怔,情绪一时转不过来,怒道:豪格,你说谁没出息啊?

豪格将脸往上一扬道:谁主张退守山海关,我说的就是谁。

多铎呵斥道:是我说的,你能把我怎么样?

豪格冷笑道:我不能把十五叔怎么样,不过,只要是爱新觉罗的子孙,都不会有这种没出息的想法!

多铎勃然大怒:你说谁没出息?豪格,你再讲一遍!

豪格提高嗓门,语速极快地说道:我再讲一万遍,你这是没出息的想法!你对不起祖宗,你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多铎扬拳怒吼:豪格,你要是爱新觉罗的子孙,就跟我出去打一架!你敢不敢?

顺治吓了一跳,扁嘴要哭,孝端后忙拍哄。

多尔衮见状,制止住多铎,平静地问豪格:那么豪格,依你说,该怎么做呢?

豪格傲然道:咱们应该仿效宋金议和,与汉人南北分治,由大清国占领原来金朝的版图。这正是先帝的理想,我身为先帝的长子,最明白先帝的心思!

豪格强调的语气、高傲的神情及话中的弦外之音,惹恼了多尔衮。

多尔衮冷笑一声道:这个想法,就很有出息吗?

豪格怒吼:你……你敢对先帝不敬?

顺治又被吓了一哆嗦,孝端后一面轻拍顺治,一面打圆场道:豪格,你别急,你十四叔没有这个意思。

豪格急赤白脸地:皇太后,他……

大玉儿打断他的话说道:让我说句公道话。先帝的想法原是不错,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以免扩张太快了,后患无穷。

豪格得意地睨了多尔衮一眼道:圣母皇太后明见。

大玉儿接着道:不过,环境随时在变化,策略上也得随机应变。先帝在时,明朝尚存,如今明朝等于是亡了,中原大乱,群龙无首。我相信,以先帝的英明果决,见了这样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也必然不会轻易放过。

多尔衮点头道:不错!这是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我们应该迅速发兵,乘胜追击!

多尔衮神情豪迈,豪格想说什么,但亦无言可辩,一副悻悻然的神情。大玉儿看着多尔衮豪迈的神情,不禁有些出神。

孝端后看着范文程道:范先生,你是三朝元老了,这件事……你的意思呢?

范文程恭敬地禀道:回母后皇太后,用兵之道,贵在一鼓作气。正如圣母皇太后所言,明朝是气数已尽,趁着此刻,八旗上下士气高昂,倘若挥军西进南下,必能像摧枯拉朽一般,迅速收功!

多铎击掌叫道:痛快!范先生说得好!

孝端后、大玉儿聆听至此,互望一眼,微微点头,看着多尔衮。

多尔衮下定决心道:皇太后放心,中原天下已是我大清囊中之物!只等人心稍定,粮草齐备,我多尔衮立誓要为太祖太宗实现心愿,一统江山!

御花园里,大玉儿、多尔衮轻松地谈着话,苏茉尔、宫女稍远处守着。

多尔衮夸道:玉儿,你真厉害,几句话就说得豪格那小子哑口无言。哼,口口声声先帝长子。自己没能耐,先帝长子又怎么样!

大玉儿劝道:不要低估他。双方能修好就修好,何必结怨呢?

多尔衮毫不在乎地:结怨怕什么!我多尔衮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怕!

大玉儿微嗔道:你这个人啊!从小就是这样,说你多少回也不听!

多尔衮笑道:你记错了!从小,只有你说的话我才听。

大玉儿斜着看了他一眼道:那是小时候,如今你人大心大,我可不太敢说你了!

多尔衮真诚地:我还是一样,只有你说的话我才听。因为只有你明白我。像刚才,你明白我志在天下,所以帮着我……

大玉儿嗔怪道:谁说我是在帮你!我是为了大清朝,也是……为了我儿子!

大玉儿说完,紧走了几步,多尔衮看着大玉儿苗条的背影自信地微微一笑。

夜里,承乾宫寝室里,大玉儿卸去大妆,正坐在床沿上,爱怜地凝视着熟睡中的顺治。

苏茉尔走过来轻声道:格格,皇上睡熟了,您也安置吧!

大玉儿低声问道:苏茉尔,你看,福临这几日是不是又长高了些?

苏茉尔笑着道:可不是嘛!

大玉儿皱着眉头道:长个子容易,长智能难,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成为一个好皇帝?

苏茉尔答道:十四爷的一颗心,都在格格身上。只要拿得住他,他自然会帮皇上。

大玉儿苦笑道:拿得住他?他那性情,他如今的地位,谈何容易啊!

苏茉尔鼓劲道:格格,为了皇上,再难的事也得担下来啊!

大玉儿想了想,点点头,凝视着熟睡中的顺治,帮他盖了盖被子。

养心殿里,多铎与洪承畴正面对面吵得不可开交。

多铎叫道:打仗要紧!

洪承畴毫不示弱:抚民要紧!

范文程过来打圆场道:原是在商议嘛!不要做意气之争,有话好好说。

多铎气哼哼地:哼!有什么好说的,反正大军所到之处,投顺的就是奴隶,不降的就是仇敌,不降的就杀!谁敢反抗!我阿玛的基业就是这样来的啊!洪先生非要主张抚民重于清剿,难不成你身为汉人,有私心?

洪承畴怒道:中原不同于关外,你看元朝的军事高压统治根本无法奏效就知道了。殷鉴不远,我是为了大清国的长治久安才这么主张。洪承畴受先帝和圣母皇太后特达之知,一片谋国之忠,会有什么私心?

多尔衮斜视了他一眼,神情有些不悦。

范文程想了想,清了清嗓子道:依我之见,两位的主张看似不同,其实,大可双管齐下,并行不悖。

多铎摇头道:我不懂!打仗、抚民,怎么能够并行不悖?

范文程:大军要打,但不是打下来就算了。大军打到哪里,就要把招抚使或总督巡抚派到哪里,建立起地方政权,守地治民、筹措粮饷。这么一来,大军打下的每一寸江山,都立刻能够稳住定住,这样,就可立于不败之地了!

洪承畴点头道:不错,摄政王入关时的宣示便极为英明,减免田赋,安稳民心,所以直隶和山东山西才能迅速平定,咱们也才有了继续征伐的本钱!

众人都看着多尔衮,多尔衮沉吟点头。多铎见状,不服地沉默着,以示抗议。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