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4章 皇后下嫁?


这日,代善与豪格骑着马缓缓行走北京繁华的街市上,感慨万千。

代善感叹道: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见到大清入主中原,定都北京。豪格,看来京城里的市面恢复了些。多尔衮毕竟还是有才干!

豪格不服气地:大伯,可是多尔衮他独断独行,军国大事只找那几个人商议,哪有把咱们这些亲贵放在眼里!再这样下去,难保他不会自己做皇帝!

代善反问道:多尔衮不是当着大家对天盟誓过了?

豪格气恼:可是内有圣母皇太后给他撑腰……

代善正色道:豪格,你看不出来吗?圣母皇太后精明着哪!说实话,我放心得很。

豪格不满地叫道:大伯……

代善打断他的话,安慰道:想出头,要靠实力,要靠功绩。目前两黄旗还支持你,接下来又要大举进兵中原,你还怕没有立功的机会?好好干吧!豪格。

豪格悻悻然不语,沉思着代善的话。

多铎接连几次都被驳了面子,心中很不痛快。这日,他与多尔衮到京郊长城边上散心,言语不和,争执起来。一怒之下他打马就跑,多尔衮在后面高叫着追赶上来。多尔衮马如旋风,很快就超过他,伸手去拉住多铎马缰。两人在马上争执了一番,多铎终于被多尔衮制住。兄弟俩喘着粗气,怒目而视。

僵持了好一会儿,多铎突然对多尔衮大嚷道:为什么要跟那些人商议国事?如今的大清国,还不就是你说了就算!

多尔衮耐心解释道:你怎么不懂呢?尊重汉官是圣母皇太后的旨意……

多铎愤怒地打断道:我早就想说你!你一见玉姐姐就什么都忘了!说到最初,阿玛死的时候,四哥死的时候,皇帝的宝座,两回都应该属于你!

多尔衮苦涩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两回都是形势比人强……

多铎质问道:就算第一回你比不上四哥,那这第二回呢?难道你还比不上一个七岁孩子?

多尔衮神情苦恼地:福临都进京登基了,难道要我废掉福临?

多铎叫道:废掉他又怎么样?他是皇太极的儿子,我见了他就不顺眼!你忘了玉姐姐的事吗?你忘了额娘是怎么被皇太极逼死的?

多尔衮痛苦地闭上眼说道:可是,四哥对我们的栽培教导,四嫂对我们的细心照料,这些……也不能昧着良心抛在脑后呀。

多铎继续责问:好,就算你跟四哥的恩怨能扯平,不过,带着八旗跨过这道长城的人毕竟是你!怎么?这还不够一言九鼎的资格?!

多尔衮为难地:可是……我并不想违背玉儿的想法。

多铎忍住怒气,认真地问:我问你,你想不想跟她在一块儿?

多尔衮脱口答道:当然想!不过,我得等时机。

多铎十分肯定地说道:那你就等着吧!只怕你永远得不到她了!

多尔衮有些生气地看着多铎,多铎装着没看见,自顾自地道:与其你听她的话,不如让她听你的话,你们才有在一块儿的希望!告诉她,想在一块儿,谁说办不到?横了心就办得到!

多尔衮闻言一怔,出神地望着远方。

承乾宫东暖阁里,大玉儿正在专心致志地看书。

这时,多尔衮走进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大玉儿,大玉儿微微一笑,请他坐。多尔衮像在自己家一样,很随意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

苏茉尔走进屋,向多尔衮施礼后,转脸问大玉儿:格格,是不是这会儿就传膳?

多尔衮笑着问:你们这儿今天有什么好吃的东西?

苏茉尔笑答:有鹿尾。

多尔衮皱眉道:太腻了。

大玉儿问:青海进贡的黄羊还有吗?

苏茉尔:还有,不过不多了。

大玉儿吩咐道:炒够一盘,够十四爷吃就行了。你告诉小厨房,菜要清淡。

苏茉尔笑问:我亲自下厨总可以了吧?

多尔衮大笑:那我就有口福了!

苏茉尔笑道:奴才告退,王爷宽坐。

苏茉尔出了东暖阁,没走几步猛然瞅见顺治动作粗野地追打小太监小柱子。

顺治叫道:你们赖皮!竟敢藏起我的弹弓,还给我!

苏茉尔忙上前道:是皇上呀?在闹什么呢?

顺治怒道:小柱子藏了我的弹弓,我绝不饶他!

小柱子哀求道:奴才不敢!是张公公藏的!

顺治大叫道:反正我就打你!

苏茉尔摇摇头,蹲下身子,一面为顺治整衣,一面慈爱地低声道:皇上呀,准是你又淘气了吧?乖乖的别闹,听苏嬷嬷说。做皇上,要有规矩,要有威仪,什么事儿吩咐一声就得了,哪兴这么又叫唤又动手啊!

顺治孩子气地问:我吩咐一声,他们就得听话?

苏茉尔答道:岂止他们哪!人人都得听你话。不过,可得是让人信服的话。

顺治又问:连十四叔也得听我的话?

苏茉尔为难地:这……皇上年纪还小呢,摄政王是长辈,皇上应该……

顺治不耐烦地:得了得了,苏嬷嬷说得太多,我也记不得!

说到这,他转念一想,摆出皇帝样子,吩咐道:小柱子,你得听朕的话不是?朕命令你,陪朕去掏蛐蛐儿,然后再去把朕的弹弓偷出来!

顺治拉着小柱子跑开了,苏茉尔苦笑着站起身,又恼又爱地摇摇头。

承乾宫东暖阁里,多尔衮吃饱了饭坐进靠椅中,满足地叹道:真好!这才像是回家了呢!

大玉儿嗔笑道:胡说!

多尔衮突然起身走了两步,迟疑半晌,正色道:我不是胡说。

大玉儿一怔,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多尔衮走到大玉儿面前,凝视着她的眼睛,大胆地表白道:玉儿,我直说,我要你!

大玉儿大惊失色,愣在那里,好半晌才喃喃地道:不……不行的……

大玉儿逃避似的转身要走,多尔衮拉住她低声叫道:玉儿,不要逃!

大玉儿摇着头痛苦地道:我不能对不起先帝!

多尔衮:是先帝对不起我跟你!咱们有哪一点对不起他?四哥要是对你始终如一,那也就罢了!可是他又宠上宸妃,冷落你欺负你!玉儿,只有我,我等了这些年,等着一个微乎其微的希望,始终爱着你,没有一天减少过!

多尔衮的话触及到大玉儿的痛处,她泪如雨下。

多尔衮激动起来,不顾一切地叫道:我要你!不管是情人还是妻子还是什么,反正我要你!

大玉儿苦苦哀求道:多尔衮,不要为难我,这样不行的!

多尔衮神情亢奋又失落地问:为什么不行?莫非你变心了?你对我不再……

大玉儿摇头打断了他的话,含泪道:你怎么可以说这话,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苦,你不知道我对你……

多尔衮打断她,坚定地道:玉儿!你听着!我们已经等了太多年,如今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障碍了!

大玉儿摇头哭泣着,不能言语。多尔衮见她如此,暴躁地问:为什么不行?我说过了,四哥不值得你为他……

大玉儿擦拭着眼泪道:说穿了,我也不是因为先帝!

多尔衮疑虑道:那你还顾虑什么?按咱们满蒙习俗,寡嫂小叔在一起根本是司空见惯的事,咱们没有汉人那些什么传统礼教、啰嗦规矩……

大玉儿打断他的话:我什么都不为,我只为我儿子!

多尔衮一怔:福临?

大玉儿:福临……他将来不只是满蒙草原上的汗王,他是天下黎民的皇帝,我们在一起,汉人会怎么想?怎么笑?我不能让福临因我蒙羞……

多尔衮生气地打断道:蒙羞?真心相爱有什么羞耻?

大玉儿咬着牙道:你知我知,可天下人不会谅解,福临更不会谅解!多尔衮,你不会懂的,我不只是一个女人,我更是一个母亲哪!

大玉儿说着痛哭不止,多尔衮被她这阵势弄愣住,脸上悻悻然地愠怒着。

突然,七岁顺治推门进来,雀跃道:皇额娘!你来看我抓的蛐蛐儿。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