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6章 既是情人,亦是敌人


承乾宫东暖阁里,微风将烛光吹得摇摇摆摆,大玉儿咬紧牙关,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苏茉尔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低声道:格格,反正你跟十四爷自小就是青梅竹马,他爱怎么样……就随他吧!好歹先过了这一关,让皇上先回到咱们身边再说。

大玉儿沉默半晌,咬牙斩钉截铁道:不行!我不能答应。这着棋一错,我们母子就全盘皆输了!

苏茉尔一怔,想了想,怯怯地道:十四爷他性子虽然跋扈了一些,但也不至于对格格背情忘义的吧?

大玉儿郑重地:我不能不防!万一他的野心,变成了难以驾驭的烈马,自然有人撺掇他,把什么情义都踏在脚底下。到时候,我失了立场,我们母子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苏茉尔不解道:可是格格,我知道你对王爷始终是……

大玉儿神色坚定地道:我不只是一个女人,更是一个母亲!他要我只是一个女人,不可能!

苏茉尔沉默了一会儿,又落泪道:格格,你跟十四爷,又是情人,又是敌人。怕是心里都苦啊!

大玉儿差点落泪,但又强忍住,她沉声道:谁叫咱们身在帝王家!

虽近在咫尺,可母子俩却难以相见。寝宫内,李嬷嬷将顺治抱在怀里,顺治已经哭累,脸上泪痕犹在,他喃喃地道:嬷嬷,你不是老说,明天就找皇额娘?我要皇额娘……

李嬷嬷心疼地拍抚着顺治,低头不语,半晌轻声道:万岁爷睡吧,嬷嬷唱支歌儿噢……

李嬷嬷哼起儿歌,拍抚着顺治。

隐隐的儿歌声传到旁边承乾宫东暖阁里,大玉儿压抑着声音独自痛哭,身体颤抖不止。

此时,孝端后领着宫女怒冲冲走进承乾宫。

苏茉尔与众宫女忙走出迎上行礼:皇太后吉祥!

孝端后急匆匆地叫道:玉儿!玉儿!

大玉儿闻声忙擦干眼泪,理了理云鬓,走出来迎接。

孝端后满脸怒色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皇帝……

大玉儿使眼色打断孝端后,然后故意浑若无事地道:姑姑既然来了,不如散散心,我陪您上花园里遛弯儿去!

孝端后一怔,知道大玉儿有话要说,便压住火气,与大玉儿向御花园走去。

空旷的庭院四周,点燃着明亮的宫灯,院中花木葱茏,几个大缸里养着五颜六色的金鱼,众宫女在稍远处站立侍候。

孝端后、大玉儿假装俯身观赏大瓷缸里的金鱼,笑着指指点点,实则密谈。

大玉儿大声笑道:姑姑,您看这“水泡眼”生得多怪相!

随即她低声道:事情就是这样。所以姑姑,您别怪我拦住您,咱们要说的话,须防隔墙有耳。宫里难免人来人往,这儿空旷,反而妥当。

孝端后发愁道:原来是他在跟你赌气啊!如果,我来责问他呢?我不信多尔衮会张狂到……连我的话也不听!

大玉儿沉思道:他还是很敬重您这位四嫂的。不过,万一事情闹大了,被他身边那些有心之人一挑拨,说成是太后干政,这对咱们也不好。

孝端后有些迟疑地问:那……你们自小至今的情分呢?这也不管用?

大玉儿拉着孝端后朝另一缸金鱼走去,笑道:姑姑,这“水泡眼”不好看,那缸的“金狮头”才稀罕呢!

大玉儿扶着孝端后一面走,一面低声道:他不让我们母子相见,还不就起因自“情”!连先帝这样的大英雄,都不免为情失去理智,更何况是年纪比先帝更轻、性情比先帝更烈的多尔衮呢!姑姑,如果您理解先帝,一定也能理解他。

孝端后不甘心地:我理解是理解,但究竟怎么办呢?这样下去,那还得了!难道就任他……

大玉儿故意大声笑道:姑姑,您别发愁,到了冬天,自然有法子让缸里的水不结冰,金鱼还是能活得好好儿的。

孝端后一怔,大玉儿面上挂着微笑,语气却凝重,低声道:您心里发愁,也不要摆在脸上。唉,慢慢琢磨吧,总能想出法子的。我相信,多尔衮毕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算旁边有人撺掇,也不至于坏了他的心术,对福临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孝端后皱眉道:那这会儿呢?只有忍了?

大玉儿面上挂着微笑,暗自咬咬牙道:为了等机会,只有忍了。

孝端后心疼地道:可是,这样僵持下去,见不到皇帝……你……

大玉儿按住孝端后的手,将笑脸侧向宫女们,故意指另一缸笑道:姑姑,那边是新来的,叫“红绣球”,您来瞧瞧!

孝端后、大玉儿走过去,背对宫女,假装愉快地俯身观赏金鱼。

大玉儿难过地泪如泉涌,一滴滴泪水落在缸中水面上,她语气沉痛地道:福临是我生的,我能不揪心吗?可是,为了大清和福临的将来,我只有忍!

翌日,摄政王府书房里,多铎、硕托、阿达礼正与多尔衮议事。

多尔衮若无其事地问:硕托,你掌管禁宫,听见了什么消息吗?

硕托禀道:听说母后皇太后想见皇上,在宫门口碰了钉子。

多尔衮有些着急地接着问:那圣母皇太后呢?

硕托诧异地道:这倒有点怪,我安排的人前来回报说,圣母皇太后反倒像没事人儿似的,昨儿还跟母后皇太后有说有笑地逛花园。

多尔衮想了想,急躁恼怒地自语道:她这么沉得住气?好,我看你跟我强到什么时候!

硕托钦佩地:十四叔,您这着棋真高!隔绝了皇太后和皇上,皇上就在我们的手掌心里了!

多尔衮烦躁地斥责道:你懂什么!我哪儿是这意思!

多铎大声道:我说,用不着拐弯抹角,直接废了皇上!

阿达礼随声附和道:对啊!入关的大功,是王爷一手所建,称帝是理所当然的事!至于皇上,改封为王,尽领关外之地,这也就对得起先帝了!

多尔衮沉吟不语,凝眉思索。

硕托突然站起,拱手对多尔衮道:王爷,请当机立断,自立为帝,这才是众望所归,我硕托誓死相从!

阿达礼:如要起事,内大臣和宫中侍卫我都有把握,绝不误事,王爷放心!

硕托:把一个七岁娃娃赶下去,简直是探囊取物。

阿达礼:只要行动起来,要不了多大折腾,便能一举成功!

多铎喜形于色,重重地拍着硕托、阿达礼高兴地说道:硕托,阿达礼!你们叔侄俩真是痛快人!

多尔衮迟疑道:这事关系重大,代善哥哥会赞成吗?

硕托自信地:我是他的儿子,阿达礼是他的孙子,有我们极力主张,阿玛一定会赞成的!

阿达礼:玛父就算不赞成,也会袖手旁观。要不然,还杀了我们不成?

多铎鼓动道:没错!哥,趁这刚入关的当口,咱们就干了!

多尔衮犹豫道:天下未定,先生内乱,恐怕不妥,而且……

多铎暴躁地打断道:而且你就是顾忌着一个女人,对不对?

多尔衮不悦地警告道:多铎!

多铎还想回嘴,多尔衮猛然瞥见窗外人影闪过,冲过去开门,怒道:谁在外面?!

门外的侍女吓了一跳,在门口外头行蹲礼,强装自然道:福晋要我来问一声,午宴是不是开在花园里的金桂轩?

多尔衮沉着脸道:嗯。去吧!没有叫你用不着过来。

侍女应声行礼退下时,偷眼迅速瞅了一下屋里的人。

多尔衮回头对众人道:有话待会儿再说。

永和宫暖阁里,孝端后、大玉儿并坐,多尔衮在一旁陪坐着。大玉儿、多尔衮都微微转过头去,赌气地不看彼此。

孝端后脸色严肃地问:十四爷,我听说剃发令一下,闹得不得了。还传出了两句口号,叫什么……大玉儿冷冷地接话道: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

孝端后有些不满地叹道:是啊!听说剃头担子上还竖着旗杆,不愿剃发的即可砍下脑袋,悬在旗杆上示众,这……未免太过分了!

多尔衮不服气地禀道:回母后皇太后的话。百姓之中,谁是顺民,谁有逆心,实在不易分辨。剃发是最好的法子。

大玉儿略有些责备地问道:十四爷不是说过,当务之急就是顺应民情、安定民心吗?

多尔衮软中带硬地答道:回圣母皇太后的话。这剃发令可是汉官自己建议的。尊重汉官,不也是圣母皇太后的慈谕吗?

大玉儿还想说什么,但又不便争论,硬生生把话吞了回去。

孝端后沉默了一会儿,改用商量的口吻道:十四爷,还有件事儿想跟你商量。依我看,皇上还小,没有亲娘来照顾的话……

多尔衮状似诚恳地道:皇上虽小,总是皇上了!一天到晚黏着额娘怎么行?会弄得一点男子气概也没有!咱们大清,可不要那么没出息的皇上!我这做叔叔的,也是一番“盼铁成钢”的心意,请皇太后体谅。

孝端后说不下去了,沮丧地看了大玉儿一眼。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